未分類

中年劊子手大驚失色,一股雄渾的真氣從體內涌動而出,化作無數劍影,密密麻麻,橫穿虛空,遮天蔽日,想要擋住陳天。

“喝!”

陳天一聲長嘯,如洪鐘大呂,四周隱隱有龍影浮現,勢若魔神,磅礴的拳勁如雷霆般傾瀉而下,狠狠轟擊在劊子手的身上!

砰!

劊子手臉上露出驚駭之色,他肌膚龜裂,口中大口咳血,狂暴的力道直接將整個刑臺崩毀,整個人渾身浴血,重重砸在地面,驚恐的看着虛空中緩緩走下來的年輕人!

“你…!”

還未等他說完一個字,全身龜裂,爆體而亡。

四周,安靜的可怕。

連那些守護刑場的士兵都不敢輕舉妄動,連他們奉爲仙人的劊子手都不是此人的對手,更何況他們。

祁樂怔怔的看着陳天,眼中露出無比熱切的目光,尤其是當陳天一拳打爆劊子手的一幕,非常的霸氣凜然,讓他冷漠淡然的眸子多了一絲崇拜和尊敬。

“刷!”

陳天大手一揮,一道精純的真氣遊走在祁樂的體內,修復着嚴重的傷勢。


同時,陳天手掌輕輕拂過,那些束縛在祁樂身上的鐵鏈枷鎖全部崩斷。

不過短短片刻,祁樂身上的傷勢便已恢復。

雖然傷得很重,但陳天的真氣卻是無比的強大和精純,能輕易治癒。

“前輩,請收我爲徒!”

祁樂傷勢痊癒後,目光炙熱無比,毫不猶豫的直接跪下。

“你想拜我爲師?”陳天收斂起一身氣息,與剛纔的霸道身影截然不同。

“是!請前輩成全!”祁樂很執着。

陳天微微一笑,他本來也正有此意,便點頭道:“好,不過你身上的暴虐之氣太重,若有朝一日你墜入魔道,我必親手斬你。”

祁樂咧嘴一笑,再行大禮:“謝師尊!”

由此,陳天也算是無意收得了一位弟子。

待陳天師徒走後。

四周百姓譁然,事情的發展遠超人們的想象,沒有人能料到會有一位神仙中人橫空殺來,一拳擊殺劊子手,救出了祁樂,並收爲弟子。

同時,人們發現了一個更加令人興奮的消息。

讓所有百姓羣情激奮。


陳天師徒正朝着城主府的方向走去。

這些貴門家族的爲非作歹終於走到了盡頭。

身爲神仙中人的劊子手被殺的消息迅速傳遍了整個小城,讓那些家族和城主府膽戰心驚,如臨大敵。

那十個家族很聰明,知道自己的家族力量絕非是陳天的對手,所有的嫡系子弟全都躲到了城主府,期望城主府能擋住那個神祕高手。

…….. 陳天並不急,先帶着祁樂祭拜了他的姐姐。


“師尊,我們走吧。”祁樂道。

“嗯。”

半個時辰後。

陳天和祁樂來到了城主府。

一股肅殺的氣息瀰漫開來。

城主府周遭非常的寂靜,陳天微微一笑,雖然看似無人,但在這門後最起碼藏了上千人。

“你們難道還不出來嗎?非要等到我打上門不可?!”

陳天的聲音猶如洪鐘大呂,如漣漪般激盪而開,震徹天地,金色氣血撕裂長空,直達千丈,隱約散發着勇不可擋的氣勢。

城主府的大門隱隱崩裂,整座城主府都在微微搖晃,幾欲倒塌。

過了片刻。

大門打開。

一羣身穿甲冑的士兵疾奔而來,手持兵刃,將陳天師徒團團包圍。

接着又有一羣人魚貫走出,其中一箇中年人身穿官服,是這座小城的城主,德明偉。

小城內最有權勢的一羣人已經全部出來了。

這些人身後有幾名修士,與那個劊子手差不太多,均是化神境六七重天,是這座小城的精銳,但都絕對不是陳天的對手。

劊子手被一拳打爆的消息早就傳來,那幾名修士面色慘白,低着頭不敢說話。

“前輩,我想此事應該是一個誤會….”德明偉恭敬的說道,他雖然不知道陳天的年歲,但料想能一拳擊殺神仙中人,叫一聲前輩應該不差。

陳天微微一笑,擡手打斷德明偉的話,淡淡道:“我來這裏並非殺人,只是想爲我徒兒祁樂討一個公道。”

“哎哎。”

中年城主連忙點頭,不由得苦笑一聲。

“去吧。”陳天眯着眼睛,將主動權交給了祁樂。

“是,師尊。”祁樂應道。

幾大家族的家主臉色都很難看,曾幾何時他們高高在上,連德明偉都不放在眼裏,哪會想到有朝一日會被一個少年掌控他們的命運。

“哼!從來只有我們去宣佈別人的命運,我看誰敢對我們指手畫腳,區區靈元境三重天修士也敢大言不慚!”

“真是笑話!”

突然間,遠處傳來一聲冷哼。

猶如平地炸雷,一道由星辰之力匯聚的大手突然當空蓋下,遮天蔽日,虛空都被壓塌!

直直壓向陳天。

轟!

恢弘的力量驚得所有人都發呆,如山嶽一般,厚重無比!

“嗯?虛靈境巔峯?”

陳天眉宇一皺,打出一道柔和的力量將祁樂送出百丈。

隨後,一聲長喝,凌空而起,一股拔山舉鼎的威勢迸發而出,猶如虎嘯山林,天崩地裂,一拳擊碎了這道手掌。

刷!

一條白色身影從虛空飛來,漫天的星辰之力幻化一座山嶽,朝着陳天鎮壓而下!


“是少爺!”

城主府的人激動地大喊。

“是浩兒,真的是浩兒,原來這些年他已經成爲了神仙中人。”城主府的一些族長激動的全身發抖。

德浩氣勢迫人,雙目冷漠且犀利,殺伐手段驚人,一拳之力非常可怕。

兩條人影,一金一白,沖霄神芒輝映長空,即使是白晝也無比的璀璨。

“啊!”

德浩一聲長嘯,眼眸冰冷,身上的氣息暴漲百倍,一拳打出似能崩塌山嶽!

“鎮!”

陳天目光如電,一聲大喝,一股金色氣血如汪洋一般席捲而出,深不可測,散發出絕強的氣息。

一條金色神龍從背後浮現,朝着德浩鎮壓而去,浩大的龍吟響徹九天,硬撼一拳,狠狠撞在了他的身上。

“噗!”

德浩面色雪白,一口鮮血噴出,全身肌膚龜裂,倒飛了千丈。

大地震動,被撕裂出一道道裂縫,足有數十丈。

敗了!

自己竟然敗了!

還是敗在了一個靈元境三重天的修士手上,這不可能!

德浩臉色慘白,滿臉的不可置信,他很清楚自己的戰力,即便是同輩中也是佼佼者,而且不同境界的差距非常大,而這個人竟然無視境界修爲,強勢而果斷的擊敗自己!

他才僅僅靈元境啊!

更可怕的是,他身上的真氣比他還要雄厚許多,也就是說,這個人已經可以比肩半步玄天境修士了!

此人低境界就有如此戰力,絕對是某個大派的天之驕子,潛力極度的恐怖。

陳天目光冷冽,掃視全場,四周鴉雀無聲,一片寂靜。

“道兄,我們認栽,希望能給一條活路!”

德浩從地上爬起,非常恭敬的道。

“我本就沒有打算趕盡殺絕。”陳天淡淡道。

“浩兒,難道我們就…”

“閉嘴!”德浩打斷一位族長的話,眸子非常冰冷。

“你想做什麼,就去做吧。”陳天大手一揮,將祁樂從百丈外拉來。


祁樂恭敬的點了點頭,鞠了一躬,隨後冷哼一聲,說了不下幾十個人名。

“師尊,這些人全都是我們這裏的大奸大惡之輩,不少人家都被他們害得家破人亡,全部處死也不爲過,今日要讓他們血債血償。”

陳天聞言點下頭,隨後看向德明偉,似笑非笑:“你看如何?”

德明偉立即喝道:“將這些人抓起來,明日全城公審!”

“是!”

一衆士兵齊聲應道。

這些人中有人試圖反抗,但都被當場格殺。




「蓬!」腦海中,熟悉的聲音響起,林風倏地睜大眼睛,那股熟悉的威壓再次傳來,心中震動莫名,「試煉者,擊殺遠古巨巫超出十個,獲得巨獸崇拜,敬仰度3.6%。」

Previous article

不一會兒的功夫,兩條雪白的鯉魚便被他拋擲地面。曦晨也一躍縱出深潭,落在玄真子面前,抹了一把臉上的水,因爲頭上沒有頭髮,倒是乾的甚快。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