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好吶!” 衆人羣散了。萊恩*修特幾人覺得臉面丟大了,對龍行雲一行恨之入骨,可在一品居里又不好發作,只得留下幾句場面話悻悻離去。

人都走了,龍行雲發現自己所帶來的人都站在了一起,龍行雲道:“你們還要不要買東西啊?要買的話各自散去挑選吧。”

“我們不買了!” 大家經過這麼一鬧,都沒有心情再買東西了。

龍行雲道:“好吧!既然如此,我們付帳後就離開吧。” 他們一行人買了不少物品,龍行雲把錢爽快的給,一行人出了一品居,外面還是行人攘攘,好不熱鬧繁華。

經過剛纔的事情,龍行雲一行雖然覺得很掃興,可天色尚早,他們都不想這麼快就回去休息。於是經過商量,他們決定繼續沿着街道走走,看看陵都城的繁華昌盛景象。

陵都城的行人雖然很多,但並不擁擠,因爲陵都城的街道非常寬,可以並排行走幾輛馬車。龍行雲一行人走在街道上,有說有笑,歡愉無比,尤其是四女,走到哪都惹來許多很駐足癡看,弄得發生了幾起交通事故。

紅日當空,龍行雲一行饒有興致,一路閒逛,穿過了幾條街道,路過了許多店鋪,他們也時而進店鋪看看,可走了許久也沒有看見皇宮在哪,連個影都沒有。

雷霆道:“不知道皇宮還有多遠,走了這麼許久還沒有看見,真是的。”

龍行雲道:“慢慢走吧,反正我們是四處閒逛,看不看皇宮都沒有什麼差別的。”

他們一行又繼續浩浩蕩蕩向前走去,突然,幾輛豪華的馬車從他們身邊經過,捲起一股風塵。龍行雲發現中間的馬車探出一個熟悉的面孔,只聽一聲‘停’ ,馬車都停了下來。從馬車上走下許多身着盔甲,手提長劍的戰士,他們都圍攏在中間那馬車旁邊,威武不凡。從中間馬車走下來一人,只聽他大聲道:“龍兄,是你們嗎?”

龍行雲轉身一看,原來是熟人二王子特克*裏古拉,他拱手道:“原來是二王子殿下,近來可好?”

一個侍衛道:“無禮……”

特克阻止了他,道:“這些人是我的朋友,不得無禮。龍兄、趙兄,你們都在啊,你們是來參加四大學院比武的吧?”

龍行雲道:“是啊,我們今天剛到,就出來轉轉,沒想到在這裏遇到特克兄,麗娜公主還好嗎?”

特克道:“她很好,不過就是有些想念某個人,陷入相思當中。” 幾人都會心的笑了。

龍行雲道:“特克兄急急忙忙,這是要去哪啊?”

特克道:“我是要去傲天劍士學院,去招待來參加比武的各國學員。”

龍行雲暗暗吃驚,竟然要王子親自去招待參賽的選手,看來傲天公國很重視這次比武,恐怕特克此去的目的除了招待來賓外,還有打探虛實之用意。

龍行雲笑着道:“哦!你是去招待參賽選手,那我們不是有幸得蒙特克兄親自招待了!”

特克道:“龍兄說哪話,你在嘯天城曾經救過我一命,我說過,只要你來到我們陵都城,我一定會好好招待你的。這次招待是奉命而行,作不得數的,等哪天得空,我們一起去好好喝一杯,那豈不好。”

龍行雲道:“特克兄客氣了,我們一定到。我們也逛了很久了,我們和你們一起回學院吧,你稍等一會,我們去僱傭幾輛馬車。”

特克道:“怎麼能讓龍兄親自去,讓我的手下去辦吧!”

龍行雲道:“那就多謝了!” 有票的全部支持新書咯。《九本道》 書號:11123 不一樣的精彩等着大家!!

龍行雲一行以及二王子特克一行很快到了傲天劍士學院,特克先去探訪了華寒楓,法庭告辭離開去拜訪其他兩國來的參賽學員。特克走後,華寒楓把有關參賽的事宜告訴了龍行雲等人。

從華寒楓那瞭解到,這次的比賽比以前稍有改變,除了前面的單打獨鬥外,還增加了團體比武。評分的規則也改變了,這次比武的勝負採取積分制,最後積分最多的爲冠軍。前面單獨比武,四個學院輪流比試,兩個學院比試五場,也就是一個學院一共要比試十五場,勝利一場積五分,平一場也有三分,負者不得分。一天四個學院分爲兩隊比賽,然後過三天在繼續分組比賽。單鬥比武后休憩五天後進行團體比賽,每個學院派出五人,比賽的方法和***樣,團體比武勝一場積二十分。最後算總積分,分多者勝。

而且比賽的安排已經出來了,第一天上午是龍騰魔武學院對雷神皇家魔法學院,下午是天聖騎士學院對傲天劍士學院,三天後龍行雲等人的對手是傲天劍士學院,最後一場是對天聖騎士學院,團體比武的輪次也和***樣。

華寒楓所完比賽的情況,又道:“這次的比武適值局勢緊張的時刻,勝負非常重要,關係重大,所以四大帝國都非常在意,都想取得冠軍,顯示自己國力的強盛,而且一個不好這次比武的勝負有可能成爲戰爭開始的導火線。你們千萬要小心,不能有絲毫驕傲大意,我知道你們都非常厲害,興許比我這個做老師的還強,可你們還是不能大意。” 華寒楓爲人很嚴厲,教訓起人來也很刻板,但他在學院卻非常有人氣,學員都喜歡他的課。他的訓話,龍行雲很有同感,所以答應得很痛快。龍行雲都乖乖聽訓,那其他的人就更沒有什麼話說了。


華寒楓對龍行雲等人的態度非常滿意,露出了難得一見的笑容,道:“龍行雲,你準備讓哪五個人當主力參賽人員?”主力參賽人員的挑選很重要,因爲一旦主力參賽隊員選出來後,比武之時如果不是受傷就不能更換後備隊員上去。

龍行雲道:“我準備讓趙雄、林風、張雷、雷霆、陸恆五人當主力參賽人員,其他五人都後備隊員。”

華寒楓疑惑道:“怎麼?你不當主力隊員嗎?”

龍行雲道:“恩,我暫時不上場,如果敵勢強大,我再上場不遲。”

比武的事情就讓他們這麼定下來了,所有人都心服口服,沒有任何異議。

事情已成定局,各自都去休息了。龍行雲和四女調情一翻,送四女離開房間後才坐在榻上打坐休息。沒過多久,他感覺有人直奔他的房間而來,少時,敲門聲響起。龍行雲起牀開門一看,卻是二王子特克獨自一人來找他了。

龍行雲道:“原來是特克兄,請進!不知特克兄這麼晚找小弟有何事?”

特克走進去,道:“也沒有什麼事情,只是想找龍兄去我那喝一杯,不知龍兄可有興趣?”

龍行雲道:“既然特克兄相邀,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兩人很快到了一個獨立的小院,小院不大,但很整潔,而且龍行雲發現周圍有不少高手暗中保護,進了特克的房間,出乎龍行雲的意料,房間非常簡陋,裏面佈置也很質樸,入眼的只有一張牀鋪、一張桌子以及一個書架,書架上面有些書籍。

桌子上面有兩個下酒的小菜,特克拿出一罈酒來,道:“龍兄請坐!這裏很簡陋,你請隨意。這裏沒有什麼菜餚,今天我們就小酌一翻。”

龍行雲也不客氣,坐了下來,道:“特克兄客氣了,其實喝酒聊天是非常愉快的一件事情,何況有特克兄相陪呢!”

特克笑着道:“好,我們先乾一杯!”

“幹!”

兩人這一喝就是兩個小時,酒沒喝多少,話到談了不少,而且大多數是特克在說,說的都是當今天下大勢。從特克的談話中可以看出他是一個很有抱負和野心的人,對當今局勢瞭如指掌,分析得頭頭是道。不過,從他的語氣可以看出他有些不得志,加上上次他坐特使出使騰龍帝國,龍行雲已經猜測到,畢竟他上面還有個大王子,以後的繼承人很困難不是他。要是他很得寵的話,是決計不會派他去出使別的國家的,畢竟做特使是非常危險的活計。從他的字字句句中還可以看出他對龍行雲非常重視,而且有意拉攏龍行雲,最後還提出要和龍行雲合作的要求。不過,龍行雲無意捲入皇室之爭中,所以就婉言拒絕了。特克雖然沒有得到龍行雲應承,也不生氣,依舊不停勸酒,不斷談論天下大勢,最後兩人歡笑而散。

離開特克後,龍行雲徑直回去休息。他躺在榻上,思緒泉涌,他感慨萬千。從他出生到現在,到了一個異界大陸,而且他機緣巧合,獲得了不世奇緣,實力突飛猛進,勢力也逐漸增加,身價自然水漲船高。很多人都想拉攏他,要不然就想出掉他,搞得龍行雲是焦頭爛額,不勝其煩。龍行雲捲入大陸掙霸的戰爭中去,也沒有興趣去管那些皇室掙權奪位的無聊事情。他只想有自保的實力和勢力,在戰亂中能夠保護好自己的親人和朋友,其他人的死活他管不了,也不想去管。所以,雖然龍行雲和特克很投緣,而且也算是朋友,而且對特克的雄才偉略也很佩服,可他還是沒有答應和特克合作的事情。皇室的事情是陰謀詭計層出不窮,令人防不勝防,一旦捲入其中就被想脫身。龍行雲是聰明熱門,他可不想陷入這些無謂的爭端中去。

第二天,龍行雲等人沒有再出去,一是怕再惹上什麼麻煩,再則明天就要比賽了,所有的人都要養精蓄銳,以應付明天的比武。四女雖然想出去,可她們都是識大體的人,也都沒有說什麼,乖乖的待在了學院裏。特克是負責招待各國參賽人員的,他一早就來到龍行雲等人住的小院,笑着和龍行雲等人攀談,對昨晚的事情隻字不提,而且表面上沒有絲毫不快。他聊了一陣就離開了,說是要去看望其他學院的參賽人員。龍行雲也不挽留,任他離去。趙雄等人要靜坐休息,而華寒楓也出去拜訪他的熟人去了,龍行雲無所視事,就和四女一起出去參觀傲天劍士學院的校園。

傲天劍士學院不愧爲大陸四大學院之一,學院不僅大,而且環境非常優美,花草樹木處處可見,鳥語花香,好不迷人,裏面還有湖泊溪流,小橋流水,學院裏的學生三五成羣在路徑上行走聊天,坐才草地上看書討論,悠閒自在,各得其所,好不快活。龍行雲到着四女在裏面毫無目的的閒逛,男的英俊不凡,女的猶如仙女下凡,一路上吸引了衆人人的眼球。不過卻沒有人去打他們五人的主意,這裏畢竟是傲天第一學府,很少有人敢正在裏面鬧事,當然他們在五人後面議論紛紛是少不了的,龍行雲五人也不在意,依舊談笑風聲,若無其人的樣子。他們這一逛就是半天,直走得幾人都有些累了,他們纔有回去的意思。可他們剛纔遊玩之時只顧玩去了,沒有記路,而傲天劍士學院又非常大,大道小路,交叉縱橫,猶如迷宮,他們都迷路了。最後還是龍行雲問了好幾個人才回到住的地方。回去時,趙雄等已經用了午餐了,龍行雲只得再去要了五人份的,吃了一點,就去休息了,再也不想出去閒逛了。

下午,衆人都靜坐休息,龍行雲也閉目沉思,思考修煉的問題。華寒楓回來看見所有的人都在備戰,滿意的回自己房間去了。

朝陽初升,霞光萬道,是一個晴朗的日子,碧空如洗,萬里無雲。

早早的,龍行雲等人就起牀梳洗吃飯,天雖然剛亮不久,可學院裏面已經沸騰了,人聲鼎沸,好不熱鬧。

匆匆吃過早飯,龍行雲一行在華寒楓的帶領下來到比賽場地,比賽的地方已經人山人海,龍行雲等人在別人的引領下徑直到了學院早安排好的席位上。

比賽場地是一個邊有五十米左右的正方形,地勢很低,周圍有數十根巨大的魔法拄,只要魔法拄一啓動,就會形成一個巨大的防護罩,這樣裏面的比武纔不會影響到外面的人。看臺很大,可以容納上萬人,看臺逐級升高,讓所有的人都能看見擂臺上面比武的情況。這時候看臺上已經坐了很多人了,而且人還在不斷涌來。傲天劍士學院派了很多志願者維持次序以及給人領路,場地裏安排得竟然有序。 評委席上五個評委都已經就坐,歷年來,評委都是由主辦國派選的,都是本國鼎鼎大名的人才有機會做評委。傲天公國這次的評委除了傲天劍士學院的校長外,還有一人是傲天公國的大將軍,其他三人都是聖級高手。傲天劍士學院的校長站起來說了一起無關緊要的話,然後才進入正題,道:“比武大賽現在開始,上午是由龍騰魔武學院對雷神皇家魔法學院,現在請雙方派選人手上場。”

話音一落,觀衆的心就緊張起來了,大家都睜大眼睛望着比武臺邊上要參賽的兩個學院隊員。龍行雲道:“張雷,第一場就由你上吧,來個開門紅。”

張雷大喜,他本來就是一個武癡,幾天不找人打一架,心裏就好象有小蟲在爬一樣,現在第一個就讓他上場,他當然求之不得了,大聲道:“大哥,放心吧,這一局就交給我了。” 說完,他大步走上臺去。

雷神皇家魔法學院看見龍行雲這邊已經派出了人選,他們低語一陣,也派出了隊員。 極品盜竊系統 ,顯然她是一名魔法師。

張雷看見對方是一個女孩,就有些不知所措了,他雖然好武,可從來不喜歡和女人比武,何況對方弱小得好象風都能把他刮跑似的。

那嬌小的女生倒也乾脆,道:“我叫麗美*泰勒,我要出招了。”

張雷漲紅着臉,吞吞吐吐道:“我…我叫張雷,這個…這個….你出招吧。” 他是極不情願地拿起武器,他的武器是一把關雲長用過的堰月刀,長三米,可分爲兩節,一刀一棍,四龍行雲專門爲他打造的,重有一百斤,也只有張雷如此神力才能使用。他的堰月刀不僅是戰士的武器,而且可以作爲魔法師的法仗。龍行雲打造的武器都有這個特點,因爲他手下的人都是魔武雙修。

麗美*泰勒看見張雷窘迫的樣子,忍不住輕笑出聲,她馬上又覺得失態,連忙捂住櫻桃小嘴,樣子勝是嬌俏可人。

小姑娘也不客氣,爲了掩飾窘態,舉起魔法仗,嘴裏唸唸有詞。只見她的身前出現了一隻大熊,是一隻七級的的大地之熊,肥胖的身材和小姑娘形成了強烈的對比。隨後周圍魔法元素快速流動,很快他的頭頂形成了兩條巨大雷電,她用的是萬雷降世,這可是一個八級魔法,而麗美*泰勒控制得那麼好,她能輕易的使出萬雷降世,顯然她實力很強,不愧是雷神皇家魔法學院的參賽隊員。

龍行雲微笑地看着,自言自語道:“這個小姑娘不會是西亞*泰勒的後人吧,雷系魔法用得如此純熟,不容易啊!”

兩道巨大的閃電直撲張雷而去,從他的頭頂劈下,張雷見對方已經出招,也不得不應戰了,也不見他有任何舉措,連鬥氣也沒有用。只見一刀劈向閃電,速度極快,連刀影都不見了,只聽見劈啪兩聲,兩道閃電消失了,而張雷依舊威風凜凜的站在那裏,手握大刀,猶如一尊天神。

小姑娘看見張雷輕易而舉破了自己的魔法,非常驚訝,隨後又很生氣,好象受了很大的委屈,美目的眼淚都在打轉了。張雷手足無措,不知道該怎麼辦。他雖然不笨,可不知道怎麼樣安慰人,要是林風和雷霆在,他們一定知道該說些什麼。這個時候,麗美*泰勒道:“小寶貝,給我上,打他。” 大地之熊搖搖擺擺地走向張雷,她也再次高舉魔法仗,嘴裏念着咒語,天空又開始現閃電了。

張雷見大地之熊近身,也不驚慌、不退讓,他一手拿着武器,另外一手一掌揮出,打得大地之熊疼呼一聲,接連翻了好幾個滾才停下來。麗美*泰勒一見大地之熊受傷,魔法也半途而廢,跑到大地之熊身邊,看了看它,道:“小寶貝,你沒事吧?受傷重不重/” 看了大地之熊之後,她氣呼呼的站起來,對着張雷道:“我認輸就是,你爲什麼要傷我的小寶貝?哼!要是我的小寶貝有個三長兩短,我決不饒你。”

張雷根本不知道怎麼應付,道:“我不是有意的,我這裏有一顆藥,給你的幻獸吃,吃了就會好了。” 說着,拿出一顆藥丸出來,這藥丸專門是龍行雲煉製出來療傷用的丹藥,人獸皆宜,而且效果極佳。他走過去,把丹藥遞給麗美*泰勒,道:“你的幻獸沒事吧,我真不是有意傷他的,我沒有怎麼用力啊。”

麗美*泰勒俏臉微紅地看着他,道:“你的藥真的有效嗎?”

張雷連忙道:“有效,有效1吃了一會就好了,你快餵它吃吧。”

麗美*泰勒純潔無比,也不懷疑,接過丹藥就喂大地之熊吃下,丹藥的療效可不是吹的,一會大地之熊就站起來了,而且比沒有受傷前更加精神。麗美*泰勒道:“謝謝你,我輸了。”

第一局就以雷神皇家魔法學院告負。張雷在評委宣佈結果,麗美走了之後,才茫然的走下臺。龍行雲微笑道:“看樣子四弟的春心動了。” 林風、雷霆都附和着笑了出來,張雷的臉紅得跟猴子屁股一樣,低着頭不敢說話。

比武繼續進行,第二局龍行雲派出了林風,對方派出的是一個魔法師。林風本來最擅長的是弓箭,不過,他比武並不想使用弓箭,於是他拿出了龍行雲爲他做的武器,是一把細劍。兩人通報過姓名之後就出手了,對方是一個風系魔法師,而林風恰好也四風系的。於是場面上就出現了非常怪異的一幕,每次雷神皇家魔法學院的人選出手,而林風都使用和他一樣的魔法,而且每次都後發先至,兩個魔法相互抵消,不分勝負。怪異還不止這樣,最讓人奇怪的是林風拿着一把劍在那裏使用魔法,而且還沾了上風,這讓所有的觀衆都吃驚不小。下面都紛紛議論起來,對林風很是好奇。兩人就一直這樣耗着,直到雷神皇家魔法學院的學員當選抵擋不住了,自動認輸,第二局就此結束。

龍騰魔武學院兩戰全勝,已經積的十分,對方兩站皆負,選手的信心都受到了打擊,如果再不取勝,就會使選手信心動搖,以後的比賽就會輸得更快了。

雷神皇家魔法學院的人小聲議論一陣,終於派出了選手,又是一個美女,這個女子比和張雷比武的麗美的還要漂亮一些,多一分成熟美。雷霆看見對方又是一個美女出場,眼睛都看直了,道:“這局讓我出場吧,我一定獲勝的。”

龍行雲搖搖頭,道:“你去吧!別被美女把魂兒給勾走了。” 雷霆也答話,迫不及待地走上臺去。

雷霆上得臺去,高興道:“在下雷霆,不知道小姐貴姓芳名?”

那美女完全不理他,冷冰冰道:“注意了,我要出招了。”

雷霆道:“誒!你還麼眼告訴我你叫什麼呢?你…..” 話還沒有說完,對方的魔法已經近身了,雷霆來不及發魔法或者運鬥氣,只得閃開。

雷霆大聲道:“誒!你怎麼回事?”

那美女道:“你贏了我,我就把名字告訴你,你如果連我也打不過,你就沒有資格知道我的名字。” 她的話語還是冷冰冰的。可雷霆聽在耳朵裏卻高興無比,道:“好,一言爲定。你小心了,我要出招了。我用劍法打敗你,你可能不服,既然你是魔法師,我就用魔法和你比試一翻。”

那女子是水系魔法,而雷霆是風系魔法,只見比武臺上水花飛濺、狂風呼嘯,場面好不強大。雷神皇家魔法學院在關鍵時刻派那女子出場,顯然她是雷神皇家魔法學院參賽隊員中數一數二的高手。她有不愧爲有數的高手,發魔法的速度極快,而且用什麼魔法都掌握得很好。可不幸的是他遇到了雷霆,雷霆可是達到了九級的高手,雖然才達到不久,可在全大陸也是少有的高手了,即使歷史上最有名的人在他這個年齡也沒有他厲害啊。

步步誘婚:總裁的臨時新娘 ,以劍爲魔法仗,發魔法的速度極快,比那女子還要快了三分。也難怪這樣,平時龍行雲總是要求他們在速度方面下工夫,一年下來,他們無論是發魔法還是使用武技,都沒有多少人能快得過他們。雷霆一個魔法接一個魔法的發出,連續不斷,好象有用不完的魔力一樣,把觀衆和評委的眼睛都看直了,內心驚駭無比。沒要多久,那女子魔力不濟,敗下陣來,氣匆匆的跑下臺去。雷霆大聲道:“哎!你還沒有告訴我名字呢!怎麼就跑了。” 比賽雖然贏了,雷霆卻悶悶不樂地走了下臺。

最後兩局也接着舉行,有趙雄和陸恆出手,勝利是唾手可得。最後,龍騰魔武學院五場全勝,來了個滿堂紅。這不僅讓看的人驚訝,連華寒楓也是震驚無比,他沒想到趙雄等人竟然比自己還要厲害一些了,只有龍行雲幾人好象理所當然的樣子。 上午龍騰魔武學院大勝,比鬥雖然精彩,但比之下午的比賽就遠遠不如了,下午是天聖騎士學院對傲天劍士學院。他們的比武不僅精彩,還可以說是慘烈非常,不象是比武,倒象上陣殺敵。天聖騎士學院實力強悍,取得四勝一負的成績,每一場都有人見血,要不是大賽有規定不能殺人,估計已經鬧出人命來了。

一天的比武結束後,有三天的休息時間,龍行雲等人也沒有出去玩。看了天聖騎士學院的比武后,他們也有些擔心,天聖騎士學院的學員不僅實力強悍,而且出手毫不留情,是龍騰魔武學院的最大對手。這還不是讓龍行雲最擔心的,他最擔心的是他發現了一個大祕密,他發現天聖騎士學院的五個選手裏面竟然有兩個身俱光明屬性,雖然他們都極力掩飾,但怎麼瞞得過龍行雲的雙眼。而且那兩人也都達到了聖級初級,和趙雄幾人差不多,天聖騎士學院的另外三人也有一人達到聖級初級,其他兩人是八級高級,由此可見,萊西帝國是多麼重視這場比武了,竟然連神族的人都也可能插手,不得不防啊。而反觀龍行雲一方,四個聖級初級和一個八級高級,可謂實力相差無幾,勝負乃五五之數。

三天的時間一晃即過,比武又開始了,這次龍騰魔武學院對戰傲天劍士學院,由於上次和天聖騎士學院的比武,傲天劍士學院都已經受傷,所以只有派後備人員上場,龍騰魔武學院輕易取得勝利,而且是全勝。下午是天聖騎士學院和雷神皇家魔法學院,天聖騎士學院全是武士,而雷神皇家魔法學院全是魔法師,在單打獨鬥中,魔法師本來就吃虧一些,再加上天聖騎士學院兇悍無比,出手毫不留情,打得雷神皇家魔法學院大敗虧輸,而且個個都是重傷。

現在的局勢是天聖騎士學院積四十五分,而龍騰魔武學院積五十分,其他兩個學院幾乎沒有分,也就是所最後冠軍的爭奪將在龍騰魔武學院和天聖騎士學院展開。到底誰勝誰負,就要看三天後的一場龍爭虎鬥了。

龍騰魔武學院落腳的小院,雷霆和張雷都有些焦躁不安,來回走動,片刻不得息。而雷霆更是在嘴裏不停嘮叨,說什麼那美女不知道傷勢如何的話,顯然他在擔心第一天和他比武的那個雷神皇家魔法學院的那個美麗女生。而張雷雖然表現沒有那麼明顯,可龍行雲等人都知道他是對雷神皇家魔法學院的麗美*泰勒動心了,麗美*泰勒在今天的比武中也受了傷,還不知道傷勢如何,所以張雷坐立不安的。

龍行雲道:“擔心就過去看看,順便送些療傷的藥過去豈不是好!”

雷霆道:“對呀!我馬上就去看看,四弟,我們一起去。”

張雷道:“這個…這個…”

龍行雲道:“別這個那個的了,趕快去看看吧,我陪你們去一趟吧。”

陳雨道:“我們也要一起去。”


龍行雲道:“好吧,我們七個人去,有女生方便一點,其他的人就不要去了,人多打擾別人休息了。我這次去要禮貌一些,這可關乎雷霆和張雷兩人的終身大事啊!”

四女嬉笑着答應了,雷霆倒沒什麼,他臉皮厚嘛,張雷就不行了,落了個大紅臉。七人穿戴整齊,一起出了獨院,向雷神皇家魔法學院的獨院走去。幾個學院的獨院都相隔不遠,龍行雲一行很快就到地方了。他們的到來,讓雷神皇家魔法學院的人都很驚訝,不過還是馬上把他們都迎了進去。

一個四十多歲,身穿魔法袍的人說道:“我叫亞戈*百晟,是雷神皇家魔法學院的老師領隊,不知道幾位龍騰魔武學院的高足此來所謂何事啊?” 他說話倒很恭敬,不過語氣中充滿了疑問。畢竟兩個學院都是爲了比武冠軍而來,雖然不是生死大敵,但也不是朋友,龍行雲等人前去,確實有些冒昧。

龍行雲道:“亞戈老師,我們來是看看你們隊員的傷勢如何,我們這裏有一種療傷的靈藥,興許對你們的隊員有用。”

亞戈道:“真是謝謝各位了,裏面請!” 他一邊帶路,一邊繼續道:“這次我們五個隊員都受了不同程度的傷,其中三人重傷,兩人輕傷,可以說已經沒有什麼戰鬥力了。這次的比武也只有看你們龍騰魔武學院的了,千萬不要輸給天聖騎士學院。他們這次有備而來,對冠軍志在必得,你們千萬不要讓他們得逞。”

龍行雲道:“我們會全力以赴的,至於勝敗如何,就要看三天偶的比武了。我們這次來,主要是看看你們學員的傷勢,不然我們裏面有兩個人要寢食難安了。” 說完,還有意無意看看雷霆和張雷兩人,把張雷又弄了一個大紅臉。

亞戈人老成精,怎麼會不知道龍行雲的言外之意,他意味深長的看了雷霆和張雷一眼,微笑着在前面帶路。

雷神皇家魔法學院的五個選手三女兩男,躺在兩間屋子裏,裏面幾個後備隊員正在照顧他們。

龍行雲道:“雷霆,張雷,你們親自把藥給他們送去吧。” 雷霆會意,笑着去了,張雷雖然有些不好意思,但也跟去了龍行雲和四女走在後面。


他們先進了是女生住的房間,裏面有三張牀鋪,上面躺着三個如花似玉的美女,不過現在她們都臉色蒼白,非常憔悴。張雷一走進去就眼睛看着麗美*泰勒,再也不願離開,雙眼盡是擔憂。而雷霆也是目不轉睛的看着和他比武的那個美女。

雷雪很明白自己哥哥的心意,就走到雷霆心儀女子的牀邊,道:“不知道這位姐姐怎麼稱呼啊?”

牀邊的一女子道:“這是我們的師姐拉碧絲*凡特,她平時對我們最好了,可現在她受了重傷,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好。” 說着她烏嚥着哭了出來,而且很傷心的樣子,看來拉碧絲*凡特平時確實待人很好。


「別以為有高手撐腰,你就可以為所欲為!」

Previous article

當於樑醒過來的那一瞬間,尤其是轉過頭四周看了看,這才發現那種非常燥熱的感覺已經沒有了,換而言之的是稍微有點微風的天氣。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