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別以為有高手撐腰,你就可以為所欲為!」

呂沅道:「發信號,召喚我們的人!」

沒人阻止呂沅這群人,很快這群人就發出信號,辛兆侖臉色漸漸地沉下來,他一直隱忍不發,試圖化解,可是對方絲毫不肯放過自己,如果只是他一個人也就算了,可是身邊還有一個師妹,一個小師弟,他就沒法隱忍了。

也就是片刻時間,來了兩個人。

一個精瘦的女人,一個腦袋奇大的男人。

呂沅見到那個女人,一頭就撲過去,拱在那女人懷裡,撒嬌道:「師叔,他們欺負我!」

那女人的目光猶如刀鋒般橫掃過來,只是她僅僅一眼,臉色就大變了,以她的修為,竟然看不透辛兆侖的修為,至於其他四人,竟然有兩個八環,一個七環,還有小孩子都有三環真身,看著很是嚇人。

呂沅繼續道:「師叔,殺了他們!殺了他們!」

雷星峰微微搖頭,他說道:「師兄,她要殺我們哎!」

那女人鬆開呂沅,來到五人面前,說道:「呂韋瑚,八環真身,心印真人!」

呂韋瑚身邊的那個大頭男人,也上前一步道:「巴童,九環真身,蒼印真人!」

雷星峰心裡不由得苦笑,八環九環的真人就像是不要錢的,怎麼到處都是,以前還以為真人就了不起,現在看,真人真的不值錢,滿大街都是的,隨便跑出來一個人,就有八環或者九環真身,難怪師傅不讓自己單獨跑,這個世界真的很危險。

對方用的手段很正規,所以辛兆侖也只有上前說道:「辛兆侖,九環真身,蒼印真人。」

呂沅頓時嚇住了,她捂住嘴道:「你……你……」

辛兆侖很是無奈的搖頭,他說道:「九環真身……沒什麼了不起的,你不用那麼驚奇。」

呂沅一直以為對方僅僅比自己強一點,最多也就是六環真身,沒想到竟然是九環真身,她一直看不起辛兆侖,沒想到對方竟然有那麼高的實力。

辛兆侖嘆口氣,說道:「這是我和呂沅的恩怨,其他人就不要攙和了,讓我師妹和師弟離開吧。」

呂沅冷笑一聲:「讓他們離開,憑你實力,我們根本就留不下你……你別做夢了,投降吧!」

辛兆侖再次嘆口氣,說道:「既然這樣,那我也就沒有了顧忌,呵呵,你以為真的吃定我們了?」說完陡然長嘯了一聲。

頓時從城中四面八方飛起三十來人,也就是幾息間,就圍攏上來,清一色的真人,而且都是高階真人,其中甚至還有九環真身的高手,全都落在呂沅這些人四周。

………………

對了,說一下更新時間,上午八點,中午一點,晚上八點后,第二更,求票。 巴童只是掃視了一番,臉色就白了,開玩笑了,這群人太可怕了,這不是一個大勢力可以擁有的實力,這更像是隱居超級高手的門下,這種隱居高手,沒人敢得罪,他們很少出現,可是一旦出現,那實力簡直可怕到了極點。

呂韋瑚心裡也慌了,對方的實力超乎想象,如果動手,也許自己和巴童還有機會逃走,但是其他人根本就逃不掉,甚至她和巴童都未必能夠逃走。

巴童心裡已經有了計較,打是不能打的,一旦打起來,絕對會超出他的控制,對方的實力,可以完虐自己這一方人,哪怕自己這一方再來這麼多人,依舊沒有任何勝算,他說道:「小沅,你退後,這事不是你能做主的。」

呂沅再也想不到辛兆侖有那麼強的實力,她一直以為辛兆侖就是一個沒有門派的修鍊者,實力比較強大而已,仗著自己強大的師門,她肆無忌憚的下毒圍攻,沒想到對方竟然逃走,更沒有想到,那麼快就又見面。

雷星峰想不通辛兆侖為什麼如此窩囊,但是對方流露出來的殺意,他很清楚的感受到,要不是護衛們快速趕來,他可以肯定,對方一定肆無忌憚的下手,他忍不住小聲道:「師兄,你太早召喚護衛回來了。」

戚梅雲臉色鐵青,剛才的威脅她聽得明明白白,以她的性格脾氣,就算是小師妹尹妖無理,她都會毫不客氣的鬥上一回,這群陌生高手的威脅,她就更加沒有理由退縮了。

要知道,戚梅雲的貼身護衛,有一個已經是九環真身的蒼印真人了,她怎麼會怕對面這群人,說道:「師兄,既然他們要殺我,嘻嘻,我們怎麼能躲避呢?那就殺吧!」

巴童聽得明白,他大叫一聲:「等一下!」


他走到呂沅身邊,說道:「到底是怎麼回事?」他這時候才想起要問,為什麼發生衝突,如果他的實力壓到一切的話,他根本就不會管誰有理無理,殺了再說。

呂沅道:「他……他欺負……欺負我!」

巴童道:「怎麼欺負你的!」

呂沅道:「他……他親了我……我,我……」

雷星峰難以置信的看著辛兆侖,說道:「為了這個……她下毒圍攻,讓你九死一生?師兄,你……太,太……」他也太不出什麼話來,難道說,師兄你太窩囊了!

巴童和呂韋瑚面面相覷,這也太狗血了,人家一個九環大高手,就算長得磕磣點,也不至於這樣。

戚梅雲徹底木了,她難以置信的看看辛兆侖,又看看呂沅,半晌,她說道:「他媽的!這都是什麼事啊?」

辛兆侖滿臉通紅,一時間手足無措。

雷星峰苦笑,心道:「宅男啊,宅男!這是典型的宅男,什麼都不懂,師兄可憐了。」

巴童道:「就這個?」


呂沅氣道:「這個還不夠嗎?他欺負我了!」

辛兆侖慘然道:「是我冒昧了,讓你受委屈了,今後你我不再有關係,是我痴心妄想,以後各走各的路吧!」一時間他心灰意冷。

雷星峰知道感情的事情還是少摻合,以辛兆侖的實力,若不是動了真感情,哪裡會如此好說話,戚梅雲就要上前理論,被雷星峰一把抓住胳膊,他小聲道:「師姐,還是讓師兄處理吧,他說動手就動手,他說放手就放手。」

辛兆侖感激的看了一眼雷星峰,就算這樣,他也不想和對方生死相見。

呂沅頓時不知道說些什麼好,她從來就沒有覺得自己過分,一直認為自己受了委屈,以她的身份地位,受了委屈就殺了對方,這根本就不是問題,可是,當知道對方的實力遠超自己的時候,她就不知道該如何應對了,她是一個被寵壞的女人。

巴童和呂韋瑚再次對視一眼,兩人都有點無奈。

呂韋瑚道:「既然沒有造成什麼損失,那就算了,這只是一點小誤會而已。」

戚梅雲實在忍不住,她說道:「小誤會?你知道不知道,你那狗屁師侄,為此下毒圍攻我師兄,要不是師傅出手,師兄就死了,小誤會?他媽的……親一下就下如此毒手,你是個什麼東西,碰一下會死啊!一副狐狸妖媚樣,還不知道是如何騙師兄的,我師兄……瞎了眼看中你啊!你……」

辛兆侖急忙道:「師妹!師妹……算了!」

戚梅雲氣得跺腳,按照她的脾氣,才不和對方爭吵,直接上去打殺了事,要不是師兄阻擋,她可不僅僅是罵人。

呂沅的臉都青了,她長那麼大,就沒有被人這樣罵過,頓時爆了。

「哎呀,你又算什麼東西……」

沒等她發揮罵人,就被巴童強行拉到一邊,他低聲呵斥道:「你給我住嘴!」

呂韋瑚也小聲說道:「小沅,別衝動,我們實力不如,衝動會吃虧的!」

呂沅咬牙道:「我會殺了他!我要殺了她!」她恨上了戚梅雲,也恨上了辛兆侖。

巴童道:「回去再說!現在,你給我閉嘴!」

呂沅很不甘心的退到一邊,就算她怒火衝天,也必須忍耐,這時候如果矛盾激化,死的一定是他們這群人,這點巴童和呂韋瑚非常清楚,以兩人的見識和閱歷,如何肯讓矛盾激化,那和找死差不多。

其實,不但戚梅雲想要動手,就連雷星峰也想要動手,這群人的實力真的不差,一旦為敵,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

無奈辛兆侖不肯,他雖然對呂沅絕望了,可也不想動手殺了他們。

兩邊都有強力人物阻止,因此這場戰鬥註定無法進行,雷星峰嘀咕道:「如果師傅在就好了。」他相信師傅若是在,這些人根本就活不了,戚梅雲一個勁點頭,她很不滿辛兆侖的窩囊。

辛兆侖心裡也是不停的苦笑,面子和裡子全沒有了,直接就被師弟師妹鄙視,不過,他心裡並不後悔,他是真的不想殺呂沅,哪怕她如此陰毒。

雙方退卻,很快巴童和呂韋瑚帶著一幫人離開,戚梅雲一副不開心的樣子,說道:「好不容易找到一群對手,就讓師兄放掉了,可惜了的。」

雷星峰道:「師姐,你很想打架?」

戚梅雲道:「廢話,多好的機會,理直氣壯,對方又弱,還不是弱到你沒法動手的程度,好對手,可以很痛快的虐他們,可是被師兄浪費了……唉,這機會多好啊,太可惜了!」

雷星峰目瞪口呆道:「你不是要為師兄報仇嗎?」

戚梅雲道:「報仇就是一個借口而已,哼哼,可惜師兄不幹……」

雷星峰這才明白,戚梅雲就是為了打架而打架,她才不在乎什麼理由,有理由很好,沒有理由,也一樣可以打,這傢伙很有點暴力狂的味道,而且她喜歡打稍微弱一點的對手,喜歡欺負人。

「師姐……還有機會的,還有機會的!」

雷星峰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師兄很奇葩,師姐也不差,兩人都很極品,不過,他感覺自己沒有太多的抵觸,竟然會有點喜歡這樣的師兄師姐。

戚梅雲道:「大家都散了吧,自己找樂子去,別圍在我們身邊了。」轟蒼蠅一般將護衛轟走,她轉身道:「師兄,你要補償我!」

辛兆侖說道:「我請你們喝酒,好不好?」

雷星峰就知道辛兆侖的苦悶,他說道:「好啊,好啊,這裡有酒店嗎?」

戚梅雲嘀咕道:「喝酒有什麼好,真是的……」其實她也知道師兄心裡難過,所以也沒有拒絕去喝酒。

辛兆侖說道:「我知道一個大酒店,是太盟的酒店,跟我來。」

五人順著大街向前,大約走了幾分鐘,就看到一群建築,有一個很大的木牌,上面寫著一個大大的酒字,雷星峰說道:「就是這家嗎?」

辛兆侖道:「就是這裡,我們去修鍊者專門喝酒的地方。」

修鍊者是不和普通人在一起喝酒的,不是說看不起普通人,而是兩者的距離實在太遙遠,因此這座酒樓有專門的建築,是給修鍊者吃飯喝酒的。

太盟在這裡的勢力很大,加上太盟也是修鍊者的組織,因此這酒樓對於修鍊者而言,是一個很不錯的消息傳輸地。

酒店夥計眼光不錯,立即就看出這幾人都是修鍊者,而是還不是一般的修鍊者,所以他很是恭敬將眾人請到後面的大廳中,這裡並沒有什麼包間之類的地方,大廳很寬敞,大約有百十來桌,只要有客人進來,立即就有夥計進來用屏風遮擋,所以空位一目了然。

辛兆侖選擇了靠窗的一張大桌子,馬上就夥計抬著幾扇屏風,立起一個不大的空間出來。

邊上還有一桌人,不過有屏風遮擋,雷星峰並不知道是什麼人,但是他們可以清楚的聽到隔壁的說話聲,畢竟只是一扇屏風阻隔,聲音是絕對擋不住的。

「這裡除了太盟外,還有什麼厲害的門派?」

清脆的聲音,雷星峰聽得很是耳熟,其他人也轉頭看去,可惜有屏風遮擋,一時間哪裡能夠看到。



…………

三更結束,有票就投吧。 也就是幾秒鐘時間,戚梅雲首先反應過來,她驚訝道:「小妖?」說著一把就拉開屏風。

只見尹妖端坐在椅子上,地下跪著兩個人,都是修鍊者,不過才是千輪師的修為,應該給尹妖修理的很慘,兩人都是鼻青眼紫的,眼淚汪汪的樣子。

尹妖也驚訝的抬起頭,她頓時大叫一聲:「哇!那麼巧……好啊,終於給我逮到了,師兄,你說過帶我出來的!怎麼偷偷的跑掉了?」

辛兆侖頓時啞口無言,他可不是有急智的人,期期艾艾了半天,才說道:「這個……我們走的時候,找過你……說你出去了,就,就算了……」

尹妖怒道:「師兄胡說!我一直等在家裡,哪裡也沒有去!師兄……你欺負我!」

辛兆侖一頭兩個大,他急忙道:「呃,是師兄不對,我給師妹賠禮了!」

尹妖哼了一聲,眼珠一轉,說道:「師兄,你要補充我!」

雷星峰忍不住要笑,以師兄那種老實脾氣,絕對被這兩個師妹吃的死死地,辛兆侖忙不迭道:「一定,一定,師妹要什麼?我給你去找……呵呵。」

戚梅雲翻了一個白眼,說道:「補充什麼呀,你不知道你很討嫌啊,沒人喜歡帶你出來!」

尹妖氣得起身就撲了過去,說道:「我殺了你!」

辛兆侖一揮手,就隔開了兩人,他頭痛之極道:「我說,兩位師妹啊,別折騰了,我這把老骨頭,經不起你們折騰,都坐下,準備吃飯!」

雷星峰心裡琢磨,他想不通戚梅雲和尹妖兩人為啥見面就**的,彷彿要不打一次,就沒法安寧,而且他也看出來了,別看兩人爭鬥的厲害,但若是遇到外敵,兩人只怕會立即聯手制敵,他明智的躲到一邊,傻瓜才會插一腳,女人之間的鬥爭,還是不要攙和了。

辛兆侖是師兄,他不能不管,所以強行隔開兩人,尹妖和戚梅雲也明白,有師兄在就打不起來,兩人悻悻然的各自找了一張椅子坐下,尹妖還對那兩個修鍊者道:「滾吧!對了,待會兒去付賬,記住了,別想逃……」

那兩個修鍊者如蒙大赦,連聲道:「不敢,不敢!」兩人簡直就是屁滾尿流般的逃了,只是兩人沒敢真的離開酒店,而是找到老闆,先付了一筆錢,將尹妖他們的酒席錢付掉,兩人很清楚,對方實力已經高到沒邊,他們兩人根本就不是對手,不想死的話,還是按照對方的指令辦。

各種各樣的菜肴流水般的端上來,雷星峰道:「這個,我們好像還沒有點菜吧?」

尹妖道:「有人請客了,你白吃還那麼多話?」

雷星峰忍不住腹誹道:「你才是白痴呢!」不過他可沒有勇氣直接罵師姐,知道這個師姐就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女魔頭。



拿來了飯卻不讓人吃,只讓人聞味道,這不是折磨人嘛,這石頭也太不懂事兒了!一邊在心裡邊嘟囔,那些山民們一股腦向著石頭涌去,想要搶奪木盆。

Previous article

“好吶!” 衆人羣散了。萊恩*修特幾人覺得臉面丟大了,對龍行雲一行恨之入骨,可在一品居里又不好發作,只得留下幾句場面話悻悻離去。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