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小心翼翼的運動身上的金藍色靈氣,開始慢慢的推演那招式,一開始向東察覺不出來有什麼特殊的變化,可是久而久之,發現了不對勁。

以前向東打起這個招式的時候,身上的經脈毫無變化,雖然也十分的強大,不過依靠的全是他**的強度以及力量,但慢慢加入這金藍色靈氣后,打起這些招式,經脈中開始產生不同,拳掌之間透露一股氣勢。

力量雖然還是依靠著本身**,但是加入的靈氣后力量再次加強,打起來也比以前好看,有一種韻味,原比以前僵硬怪異。

向東在這間密室中不停的試煉,而在昌郡城中,許多客棧此時也燈火不斷。

其中在一間豪華的包房中,幾人正在攀談。

「三王子,這一次你確定要參加這默門測試?」這幾人中有一個年輕人正坐在椅子上,而其餘人都戰力在一旁,其中一個面色有些蒼老的人開口說道。

「沒錯,這次我要參加。」 重生軍婚:吻安,首長大人 ,卻十分的確定,年歲不大,約有**歲的模樣。聲線嘹亮,氣質不凡。

「可是在帝都不是也可以參加嗎?為何要參加這昌郡城的?」那人有些不解,詢問道,畢竟這默門測試不僅僅在昌郡城有,在大荒各地都有,不過分為不同的小世界,每一次都有會晉級者再次前往更高一層的小世界。最後直到留下五千人。

「這默門其實也算是一個學院不過非常神秘,由未央洲的幾個家族聯合掌控,尋找大荒所有的天才,此次舉辦在上層早已經不是什麼神秘的消息。

默門測試時間不定,隨機性的,但是每次發生,都會引起大荒一批批青少年的爭鬥,也是各大家族比拼後輩的手段。這三王子身份一看也不簡單。

「大哥在帝都我在那裡很不方便,還不如趁此機會來著昌郡城看看,正好參加默門測試,在這裡總沒有人來煩我了。」這三王子語氣無奈,緩緩開口。

「可是帝君那裡…………」這人沒有多說,他知道三王子一定明白。果不其然,這三王子一聽面色陰沉了下來,緩緩站起身子,雖然才**歲的模樣可是個子卻不小。

「你要知道,你是誰的人。父王那裡我早就說好了。」三王子語氣雖然一如既往的平淡,可是雙眼中卻開始冷漠,殺意流動。

「是,三王子,是屬下多嘴了。」這人並沒有什麼不妥,他是三王子已逝母親所託孤之人,對三王子的安危比誰都在乎,雖然每次對著干,可都是為了三王子好。

這三王子也清楚,這人十分的忠心,可心中也十分芥蒂。

除了這三王子外,其他地方也有許多的大家族子弟,這次默門測試在昌郡城可謂是暗影流動。

默門測試在大荒上都十分的文明,條件也十分苛刻,只有十歲以下包含十歲的少年才能夠參加,但是所進入的小世界不同,想昌郡城這種進入的小世界比較低等。

而如果是王都,帝都或者是傳說中的仙王城,默門測試所進入的小世界完全不是昌郡城能夠相比的。沒辦法默門並不能處處相同。

在這些小世界中有許多的寶地,傳承,這些世界都是大人物隕落的寶地,大荒無數年出現過無數的人雄,而他們的小世界也被默門逐一收集起來,供大荒青少年探索。

默門這個組織背後有著太多太多的勢力存在,所以各相競爭非常激烈,最幾千年默門測試已經逐漸演變成這些勢力之間的爭鬥。

默門測試也開始變了味道。龜仙人之所以讓向東參加也不是打得獲得名次而去的,主要是打著小世界之中的一些寶物而去。

這一夜的時間很快流逝,天空中漸漸發白,炙陽慵懶的爬了出來,昌郡城一會這大荒各地各城氣氛都開始有些凝重。雖然這測試關注的人並不算多,可也是大荒上不大不小的盛事。

能夠在這個測試中聲名遠揚,得到一些大人物的主意,甚至被其收為徒弟,是最好的結果。畢竟現在的大荒規則已變,瓶頸越發的難以突破,強者也越來越少,很多人都希望能夠得到那些絕世強者的培養。

(ps:不好意思這章有點水了,十一狀態不是很好,對不住。。。) 第二日清晨,武穆很快就來到了這裡。喚醒了向東,這一晚上向東修鍊的時間很少,大部分都在熟悉鼎天術凶術以及配合金藍色靈氣運行流暢的黑色古樸殘篇上的招式。

當向東走出密室的時候,武小茜那間密室卻一點反應也沒有!武穆看了看向東,向東也看了看武穆,隨後武穆緩緩走上前去,動用特別的法門將密室打開,然後卻發現這件密室中空無一物。武小茜的人影消失不見了。

絕色梟妻,霸道總裁,寵上癮 。「死老頭,仙道哥哥,我去參加默門測試了就不和你們一起走了,嘻嘻!仙道哥哥我們默門測試中在相見。」

從這句話的語氣來看是武小茜留下的無疑了,不過他這個行為把武穆嚇了一跳,直接跳出密室,走到向東身邊開口說道。

「仙道,來你抓緊我我們現在直接去默門測試的地方,小茜他簡直太胡鬧了。」看得出來武穆十分關心武小茜,特別的緊張。可是向東覺得就算去恐怕也找不到武小茜。

這個機靈鬼向東雖然沒有接觸多久,但是對其的性子還是了解的差不多了,乖巧時讓人心疼,胡鬧起來卻又十分的惹人氣憤。

「好!!」向東清楚事情的大小,所以開口十分簡單。武穆見此,一把拉住向東的手臂,沒時間多想向東為何一晚上就恢復如初,此時在他心裡滿滿的都是在擔心武小茜。

武穆的實力在封王境界中期,短暫的御空飛行已經沒有問題。可況武穆現在已經心亂,武小茜的情況十分特殊讓他不得不謹慎擔憂。

一路上許多的行人都看到了天空中飛速而過的兩人,在昌郡城中基本上不讓修士御空飛行,可是今天不同,默門測試來了許多的大人物,有些人連昌郡城的勢力都不敢招惹,所以今日有很多的修士御空趕往默門測試的地點。

向東他們幾人算是來的比較早的。可是默門測試的規矩不同,只要來到了這裡,報了名那麼就會立即被送入測試,這也是武穆之所以這麼擔心的原因。

他沒有想到這一次武小茜如此的倔強,直接背著他來參加默門測試。其中的兇險如何是她一個小女孩能夠清楚的。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個鬼靈精般的身影已經來到了默門測試的地方,站在還沒有檯子高的報名點上。奶聲奶氣的說道。

「我要報名。」測試人員一看,武小茜一副乖乖女的模樣,笑了起來。「呵呵,小姑娘,你家裡人呢?我勸你還是別參加這個測試,很危險的。」

這個測試人員沒見過武小茜,默門的人在昌郡城都很神秘,基本上不與昌郡城的勢力來往走動,所以根本不清楚武小茜的身份。

「啊!我就是要來參加的,我都氣旋一重了。」武小茜覺得這個測試人員在瞧不起他,於是將自身的氣息流露出來,眉眼間浮現一抹印記。

「天眼旋?這!!」這測試人員見狀大驚失色,這是誰家的天驕,如此年歲竟然在氣旋第一重匯聚出來天眼旋。身邊不少人也見到了,全都震驚,看相武小茜的眼神滿是驚訝。

「好!你可以參加。」這個測試人員恢復過來說不出什麼阻攔武小茜的話,只好同意,讓她滴血留下印記。

武小茜看了看粉嫩的小手,一臉痛苦的咬了咬手尖擠出一滴妖艷的血滴,滴在了一片之上,隨後上面浮現出她的面貌。隨後武小茜連忙允吸住那隻小手,一臉的可憐樣。

「額!」那測試人員見狀,心頭冒汗,隨後帶她來到一片光幕面前。這是測試入口,也是昌郡城默門測試所進入那篇小世界的唯一入口。

此前已經有一些人進入了其中,他們想要奪得先機。畢竟這小世界中好東西不好,也有一些神物,或者奇獸。如果能夠得到一些,或者抓捕一個神獸那麼就算沒有通過主動放棄也是值了。

每個人進入這個小世界手中都會有一塊符文,關鍵時刻捏碎可以直接傳送出小世界,保住一命,不過測試資格卻沒有了,得到的東西也不會被帶出來。

只有通過這一關測試,存活下來之後,才能把這個小世界所得到的東西帶出,並且選擇繼續還是放棄。

也就在這個時候,向東和武穆身形降落在了這裡,聲勢十分的浩大,畢竟武小茜的情況已經佔據了他的心思,顧不得多少。他們二人的來臨,惹得一些側目。

方才那一個孤單單的少女給他們著實震撼了一番,而此刻這個威武的男子所帶來的少年年歲與方才那少女相仿,觀其氣息也十分強大。


「你好,請問,剛才有沒有一位和旁邊這個少年差不多大的小女孩來參加測試。」武穆直接來到了測試人員身邊,一路上擠開了許多人,引起他們的不滿,不過見武穆一副凶神惡煞的模樣,也沒有說什麼。

「什麼?你說那個小女孩啊?她剛才進入測試。」測試人員望了一眼向東,察覺出來這個少年不凡,看著向東彷彿見到了一尊凶獸一般。

「啊~~~」武穆一聽,面容捉急,可是沒辦法,武小茜已經進入了其中,只好轉身朝著身邊的向東開口道。

「仙道,你快現在進去,找到小茜,保護好她,算是我武穆求你。」如武穆這般強者,為了那個武小茜竟然如此低聲下氣,可是在周圍人看來,值得,畢竟那個少女的資質太過妖孽。

「仙道?這個人敢以此為名諱真是囂張。」有人聽見武穆這樣稱呼向東於是嘲諷道。

「沒錯,仙道這等名諱就算是未央洲的那些天驕怕也不敢,他有那個實力嗎?」其中有些人來自王都眼界十分高,在他們看來方才的那個小女孩也最多能夠和那些未央洲的天驕相媲美,眼前這位少年雖然看著不俗,可是還有點不夠。

「前輩,你放心吧,我如果找到小茜,一定會護得她周全的」向東面色一整,對武穆認真的說道。

武穆的眼光不淺,能夠看出向東不凡,而且實力遠不是表面這般,昨日還絲毫靈氣都不能凝聚,可是現在渾身已經流動著磅礴的靈氣,那鋒芒連他都能感覺到。

一開始猶豫擔心武小茜所以沒有察覺,可是現在冷靜下來看出了向東的變化。

隨即,向東也沒有多言,直接走上前來問清楚如何報名后,擠出手指尖流出一滴血液,這血液十分不同,不像一般人鮮紅,而是金色的,十足的金色。

彷彿灼日一般,讓人無法直視,血液中包含的能量十分強大,暴躁。測試人員震驚的看向向東,他一直都感覺到眼前這個少年不凡,可是心中還是輕看了。

而四周人則是在差異,向東的血液怎麼回事金色的?不過並沒有讓他們覺得多麼驚訝,在大荒上這種事情很常見,但是一些有眼光的人卻暗中記住了向東的容貌。

他們和武穆以及測試人員都清楚知道金色血液代表著什麼。

「古族出世了。古族出世了。」測試人員心中吶喊,而武穆心中定下心來,明白了向東為何不凡。古族血脈大多為金色,並且金色血脈的多是直系傳人。

這些古族先輩中都出現過了不得的人物,讓這些後輩的血脈都產生了變化,而向東的血液雖然以往並不是呈現金色,可是被鼎天術刺激后,慢慢的轉化。

與古族中那些血液不同,他的金色十分霸道,暴躁。如他大哥向南,血液金色中帶著王者威嚴,這是因為向南出生時麒麟紋伴生,而麒麟又是大地王者。所以不凡。

向東的血液從小就是紅中帶金,讓一些向族的老輩都看不出來是什麼情況。


很快向東結果測試人員地給他的符文。轉身走入了光幕之中。武穆焦急的心臟也慢慢平穩下來。武小茜不簡單他是非常清楚,可是從小看著她長大,什麼危險的事情都沒讓其做過。

所以才非常的擔心。但是在武穆的心中根本不覺的武小茜會出危險,他只不過怕武小茜受委屈。武小茜身體中的那個東西……

向東的為人他經過接觸也了解,正義,不拘小節,重情重義,所以有了向東照顧武小茜他也放心了。終究武小茜還是會離開自己的身邊去外面闖蕩,自己不能總是保護她。

慢慢的來默門測試報名的人越來越多,一直持續到了午時才堪堪結束。此刻所有的人都在為自家的孩子祈禱,祝福希望他們能夠通過這第一輪的測試,亦或者幫到家族取得一些神物。

這種情況在大荒上不時地又發生。雖然沒有得到默門的栽培。但在小世界得到的東西瞬間就讓一個小家族壯大起來。

甚至傳說中都有一些人得到神物,最後成長為一代強者,皇者。這種奇聞在大荒上非常多,有哪些是真事的還有待確定,不過這種事情還真的存在。

想那元帝國老祖當年就是參加了默門測試在其中獲得了兩件仙器,一座傳承,最後成長起來打下了元帝國這個江山,成為五大帝國之一。

但這都是數萬年前的事情了,之所以被反覆提起來,都是因為默門測試不斷,一些人抱著這種心態來參加。使得默門測試在大荒上久傳不息。 向東的身形被傳送到了一片山脈中,四下滿是大樹,遮天蔽日,一個樹腰比得上十個向東,向東的運氣不錯,落在的地點十分平靜沒有危險,也沒有凶獸。

在進入這片小世界的時候,那測試員就提醒過,這小世界是隨機性的,每個人傳送的一地方都不一樣,運氣好了也

許一落地就在一處寶地或者傳承之中,而運氣不好的,也許就落在了凶獸巢穴,亦或者凶獸群中,往往這類人如果實力不強很快就會成為凶獸的口中之餐。

在這裡面無法運用修為,外界的物品也無法動用,只有在這小世界得到的東西才能運用。

向東仔細觀察了一下四周圍的環境,慢慢發現這裡不過是一片很尋常的樹林,暗中並沒有隱藏危機。於是找到身邊的一顆大樹坐下。


伸手將懷中的龜仙人拿了出來,輕聲道。「龜仙人?龜仙人?」這是龜仙人囑託向東在進入小世界后就把他喚醒,可是向東呼喚了好幾聲,龜仙人一點反應都沒有。

向東眉頭一蹙,撇了撇嘴,拔高了聲調,怒吼到。「死王八~!!!!」這一聲傳的遠,將樹林中不少的飛鳥驚起,四處飛散。

「誰誰?那個混蛋罵我?」龜仙人將白白的大腦殼慵懶的伸出那漆黑如碳的龜殼,睜著大眼迷迷糊糊的說道。

「死王八?你竟然睡著了?」向東額頭冒起三根青筋,他就知道這個龜仙人很不靠譜,沒想到還真是,這個默門測試說的重要十分重要,可是他自己卻自顧自的熟睡,以向東這溫和的性子也有些怒火中燒。

「啊!!到了嗎?這片小世界,我看看啊看看!!」龜仙人有些尷尬,連忙拿出那殘鐵片,細細感悟,彷彿在占卜如同一個老神棍。

「你!!……」向東不耐煩正要詢問的時候,龜仙人身前的鐵片開始顫抖,隨後一道道神秘莫測的符印飛出,摸進龜仙人的雙眼中,隨後只見龜仙人盯住一個地方看了良久后。開口道。

「向東,這方圓萬里沒啥好東西,不過離這百裡外的西邊,倒是有一個奇物,你可以去那裡看看。」龜仙人收起片爬進向東的懷中開口說道。

「我說龜仙人你非讓我參加這個默門測試到底想幹什麼?」向東雖然在發問,可是腳下卻在朝著龜仙人所指的方向前行,雖然有的時候龜仙人很不靠譜,不過卻從沒騙過他。

「嗯!到時候你就知道了,現在我先帶你去找寶物,哈哈!咋們偷偷摸摸的發悶財」龜仙人並沒有說,不過十分


猥瑣的對著向東說到,這第一層測試並沒有規矩,只要這片小世界中最後剩下五千人就算過關了。到時候開始進入第二到測試。

「你難道可以預測到什麼地方有寶物?」向東對著龜仙人猜測道。龜仙人一聽,白了向東一眼,道。「什麼叫預測,老夫這叫占卜懂嗎?」

「奧!」向東什麼反應也沒有,氣的龜仙人牙痒痒,占卜這類手段在大荒已經幾乎絕滅,除非一些少數的家族或者妖獸神魔傳承的一些手段會占卜,大荒已經很少出現專業的占卜師了。

傳說中強大的占卜師,能夠預測一切,星辰詭變,末世災難等等,也許是太過逆天,連大道也不放過這占卜師,每每占卜都回遭遇天劫降臨,所以導致現在已經沒有占卜師的存在。

「武小茜這個小丫頭也不知道怎麼找到她。」行了一段路程后,向東忍不住嘀咕,這片小世界原比在晏城的那片小世界大,人煙稀少,其中危機四伏的,到現在向東一個人都沒遇見。更別提找到武小茜了。

「我說向東,你就別擔心那個小丫頭了。就算你發生危險,她也不建的有事兒。咋們還是先找寶貝。」龜仙人聽聞,懶羊羊的躺在向東的懷中開口道。

武小茜的神秘,向東雖然也可以感受到一點,不過卻不清楚,於是問道。「龜仙人小茜的體內是不是有什麼東西」

「嗯!這你就別多問,反正你小子和她處好關係就行了,實在不行等你大一點直接把她拿下也不錯。」龜仙人沒有告訴向東,反而十分猥瑣的對著向東說道。

向東聞言,面色一紅,他現在才六歲, 三國之極品皇帝 。隨即也不再理會龜仙人自顧自的趕路。

在這一路上向東一個人都沒有發現,還時常小心,此時他並不能運用靈氣,鼎天蟻凶術也無法施展,所以格外的謹慎。在這片小世界中不乏強大的凶獸。

在這個樹林中不時地從深處傳來一聲聲吼聲,強大的氣息連向東都能夠清楚的感受到,就算是向東能夠運用靈氣也不是能夠招惹的存在。

偏偏這個時候向東還在逐漸的望著密林中行去。一路上更是小心翼翼,甚至有時候遇到一些厲害的凶獸都不得不繞開走遠路。

「龜仙人,你不會在坑我吧?這哪裡是去找寶物,根本是深入虎穴去了!」此時向東已經滿頭大汗,一路上的謹慎小心已經讓他筋疲力盡。

「啊!沒辦法啊,這東西雖然不是多好,不過對於現在的你來說有些用處,你放心這東西所在的地方沒有什麼強大的凶獸,我的卦象上沒有顯示,一片平和。」龜仙人也有些擔心,畢竟有些年沒有占卜了,於是神棍的再次占卜起來。

這次龜仙人直接把卦象給向東看,鐵片上白光點點,幾個符印四散,這個卦象就是龜仙人所說的平和,向東也看不出個所以然來,不過這個卦象確實感受不到危險。



木宇當先沖入巨坑之中。只見三爺、八爺和九爺三人東倒西歪的躺在大坑之中一動不動!三爺還好點,渾身上下除了焦黑一片之外,還包裹著幾塊布片。

Previous article

總覺得,剛剛那一下是不是將神經線給銜接上了,有種這雙靴子也是自己身體一部分的錯覺。隨著時間的推移,那種感覺也越來越明顯,最後那些細小的痛感也消失了,一切恢復正常。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