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木宇當先沖入巨坑之中。只見三爺、八爺和九爺三人東倒西歪的躺在大坑之中一動不動!三爺還好點,渾身上下除了焦黑一片之外,還包裹著幾塊布片。

而九爺的整條左臂都已被炸沒了,躺在地上一動不動,一絲鮮血還如小蛇一般從嘴角徐徐的淌著!但三人中最慘的便是那位八爺,論三人的修為,恐怕就數這位八爺最弱了!

此時的八爺半條身子已被炸沒了,肚子里的零碎散落了一地,看樣子已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可惡,竟然死的這麼快,沒能親手報仇!」飛兒見狀不禁一皺眉。

木宇拍了拍飛兒的肩膀,說道:「算了,死了便死了,起碼是死在咱們眼前的,也算是出了這口氣!」

飛兒不禁甩開木宇的手,上前說道:「不行,萬一這傢伙再活了怎麼辦?讓我再補上一擊!」

說罷,隨著飛兒身前的六枚靈晶不停閃爍,八爺僅剩的半邊身體竟然憑空而起!一層冰霜同時在八爺的身上迅速蔓延開來,轉眼間便結成了巨大的冰柱!

眼見八爺在冰柱的包裹下飛到了半空之中,飛兒眼神突然一凝,半空中的冰柱頓時哄然炸開!八爺的身體隨即被炸成了無數碎片!靈光一閃,八爺的七枚靈晶在漫天的血雨中掉落而下,深深的插入鬆軟的泥土之中!

木宇見狀不禁輕輕地搖了搖頭,心道:飛兒這丫頭心也夠狠的!不過,惡有惡報,八爺一生壞事做盡,也應有此報!

此時,三爺、九爺也在陸文峰和胖子的手上了結了xing命,兩組靈晶分別被二人收了起來!

正在這時,唐舵主也帶人尋了過來,見三名首腦已死,頓時命人打掃戰場,與木宇眾人簡單說了幾句之後,眾人便又返回到之前的戰場之中。

回到空場后,木宇眾人發現這裡的戰鬥也早已結束,連戰場都已經打掃過了。除了留有一些打鬥過的痕迹之外,屍體和血跡都已被三界堂的人清理乾淨!

唐飛不禁對木宇說道:「木公子,眼下這些魔人組織的人已全被殲滅,相信附近一定還有其餘黨未除,不知木公子接下來有何打算?」

木宇不禁沉吟道:「大旗鎮是魔人組織的巢穴之一,城中定還有餘黨。你我雙方不如一明一暗,我帶人回去城中處理一下之後的事情,還要麻煩唐舵主帶人在城外設下埋伏,將出城報信的餘黨斬盡殺絕!」

唐飛頓時點頭笑道:「嗯,你我想到一處去了!那木公子可要多加小心,城中餘黨不知還有多少,敵暗我明,要防備他們的暗算!」

木宇不禁笑道:「唐舵主放心,我還巴不得他們都來暗算於我呢!到時候還省去我許多麻煩,將他們一網打盡!」

眾人聞言頓時會心一笑,憑木宇那妖孽的神識,想來偷襲,那還不是自討苦吃?就連剛才的三爺那麼高的修為,想要偷襲都沒能得逞!


步文勒突然上前問道:「唐舵主,不知斯奇堂主那邊可有消息?」

此言一出,曹老大眾人頓時紛紛圍攏過來,他們是知道此次行動的分工的。而步文勒口中的斯奇堂主正是帶人前去營救他們家人的。

唐飛見狀不禁笑道:「步文勒老師、曹老大、眾位!我們冥堂堂主斯奇大哥在幾天前便兵分幾路趕去大家提供的各個關壓點解救你們的家人了,此時雖然還沒有消息傳回,但請大家放心,有我三界堂出手,還沒有失手的時候!相信不久后你們便能與家人相聚!」

說罷,唐飛又轉身對木宇說道:「木公子,此地不宜久留。城中趕來的那些衙役也已被我們拿下,此時都關在城主府內,還請木公子回去加以解救,咱們就此別過,隨時聯繫!」

木宇馬上點點頭,雙方人馬隨即各自離去!曹老大帶領的那些人雖然沒有得到確實的消息,但對三界堂的辦事效率看在眼中,也都沒有異議,跟著木宇眾人又趕回了大旗鎮。

一直忙到傍晚,木宇眾人終於通過毒蟒佛珠的威力以及胖子血的貢獻將擒獲的魔人組織眾人體內的魔蟲給清除乾淨。被解救的眾人在聽說自己的親人也正在解救之中時,紛紛表示要協助木宇徹底擊垮魔人組織的邪惡力量!

於是,在木宇的安排下,獲救的衙役們還是按自己之前的職責維持著城內正常的秩序。同時,通過各種熟識的關係,將城內隱藏的魔人組織的力量逐漸拉攏了過來!

另一方面,由於城內的靈師團隊和府衙的於文禮被誅。木宇特意安排曹老大擔任靈師團隊的隊長,曹老大手下的那群人依然歸曹老大管轄,擔任大旗鎮的靈師團!

在曹老大的推薦下,任命跟隨他多年的得力手下小三子擔任府衙大人,管理城中諸事。木宇還特意在城中劃分出一片區域,做為這些人被解救出來的家人將來的居所,以安人心。

同時,木宇還命人張榜公佈於文禮和張遷二人與魔人組織的關係以及二人的下場,二人的屍體更是被高懸於城門之上暴屍三天,讓天下百姓唾棄!這倒是便宜了被飛兒分屍的那位八爺了。

當然,此舉並非一向仁心宅厚的木宇所願,而是胖子豐子榆出的主意。胖子認為,這樣做或許會引來魔人組織的報復行動,而木宇眾人卻是巴不得魔人組織趕快過來報復呢!所以提議一出,立即便得到眾人的一致支持!

就這樣,於文禮和張遷的屍身在城頭之上整整被火熱的熾靈星烤了三天!然而魔人組織卻依然沒有任何報復行動展開!

只不過,在這三天之中,城內倒是有不少魔人組織的人被拉攏了過來。在被木宇眾人解脫之後,對這些人過去所范下的過錯,木宇一概不糾,更是全都編入了府衙之內當差,每月享受豐厚的待遇!

在一系列的舉措之下,幾天過去,城內不但沒有出現慌亂的事態,各行各業以及人們的生活起居等事項反倒越發的欣欣向榮起來!

轉眼到了第七天,城外突然湧來了許多人,一個個扶老攜幼,推車擔擔的向大旗鎮湧來,彷彿逃荒的饑民一般!

而在這些饑民的前面,卻是有一名身穿大紅羅衣的中年女子大刺刺的騎在一匹駿馬之上!雖已人到中年,但容貌卻仍然俊美異常,騎在馬上讓人有一種不敢直視之美!

此一情景,早有人飛奔著將此事報告給了木宇眾人。

木宇聞言心中不禁一動,心道:莫不是被解救的這些人的家眷們趕來了?於是帶著眾人馬上來到城頭觀瞧。

此時,貌美女子已經帶著長長的難民隊伍來到了城下!木宇一見來人,頓時閃身跳下城頭,笑道:「我當是誰,這不是沈心楠沈姐姐嗎?」 沈心楠一見是木宇,頓時從馬背上跳下來,喜道:「哎呀,原來是木宇弟弟,一年多不見,你倒是越髮長的英俊了,姐姐險些認不出你!」

一扭臉,沈心楠頓時被木宇身邊的飛兒所吸引,不禁問道:「這位應該就是傳說中美若天仙的飛兒妹妹吧!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飛兒聞言不禁心中暗爽,笑道:「姐姐過獎了,早就聽木宇提起過您,說沈姐姐不但人長的漂亮,修為更是高深莫測,飛兒若能得沈姐姐指點一二,定能受益匪淺!」

沈心楠連忙擺手道:「看木宇弟弟把我誇的,我哪有那麼出色,倒是飛兒妹妹實乃人中龍鳳,木宇弟弟能夠得你這紅顏知己,不知令天下多少男人羨慕呢!」

木宇和飛兒不禁相視一笑,木宇隨即上前小聲道:「沈姐姐,你帶來的這些人難道是?」

沈心楠頓時點點頭,笑道:「沒錯,我便是奉命帶這些人來你這交差的,如何處置,就由木宇弟弟做主吧!」

木宇聞言不禁朝沈心楠身後的龐大隊伍望去,此時竟然已經有人跑上前去與家人抱在一起痛哭起來!而且此舉一發不可收拾,那些聞訊趕來的衙役以及靈師團隊的人紛紛沖入人群之中找尋起來!

木宇頓時喊來擔任府尹的小三子,讓他命人先將這些家眷們遷到城中預留出來的區域,再逐一登記。

一通忙乎,一直到了天近傍晚才算將這些人都安頓了下來!木宇馬上命人在城主府中設宴,邀請所有有功之人前來慶賀。

介於沈心楠等人的特殊身份,木宇還特意在裡間屋為三界堂眾人擺了一桌酒席。席間,除了唐飛和手下另兩名香主以外,沈心楠又領來了一名中年女子。

與沈心楠相比,這名女子長的也算是美女一名,但卻天生帶有一種冷冷的肅殺之氣,令人不敢直視!就連沈心楠對她也是非常拘謹。

經過介紹,木宇眾人方才知道,原來這名女子名叫楚華辰,是三界堂冥堂東方白虎分舵的舵主!

大旗鎮地處遺迹大森林外圍不遠,正好處於大陸的東方。按地界劃分,正是楚華辰掌管的地界。前些天,楚舵主因為對自己轄區內的地形比較熟悉,聯合麒麟舵同時展開了營救行動。

麒麟舵唐飛舵主負責接應胖子等人,對大旗鎮的魔人組織進行清剿。而楚華辰則是帶領手下暗殺團在冥堂斯奇堂主的帶領下兵分幾路,對幾處關壓魔人組織家眷的地方進行突襲,並成功解救下眾多人質!

酒過三巡之後,木宇不禁對楚華辰說道:「楚舵主,如今魔人組織中,十三霸已滅其九,但咱們也僅是傷了其皮毛,並未傷其筋骨。以後,這大旗鎮還要請楚舵主多費心,不要讓魔人組織的人再鑽了空子!」

楚華辰聞言不禁面色一冷,說道:「木公子的意思是說,我以前就沒有用過心嗎?」

「不不不!」木宇忙解釋道:「楚舵主千萬不要誤會,木宇只是想說,如今對魔人組織的清剿已告一段落。木宇打算這幾日便起程,我這大旗鎮以後還請楚舵主幫忙關照一下!」

楚華辰不禁冷冷地道:「這個不必木公子操心,我的地盤,我知道怎麼管理!」

唐飛聞言不禁哈哈一笑,說道:「哈哈,這麼多年不見,楚舵主還是這麼冷若冰霜,真不愧你這冷美人的稱號!木公子,你不必介意,楚舵主屬於外冷內熱型的,你的事我替她答應了!」

「要你管?」楚華辰聞言不禁送了唐飛一個白眼。

木宇則笑道:「唐大哥,楚姐姐雖然嘴上不說,但話里已經表明要幫我關照這大旗鎮了,我謝還來不及呢!怎麼會介意?」

「哈哈!看來我倒是多此一舉了!」唐飛頓時端起酒杯,笑道:「來,我自罰一杯!」說罷,一飲而盡!

放下酒杯,唐飛不禁嘆道:「唉,木公子說的對,這魔人組織分散在整個大陸之上,成員數以萬計!連日來,我們斬殺及解救的人員還不足兩千,的確是沒有傷到魔人組織的筋骨!」

沈心楠頓時笑道:「怎麼會沒傷到筋骨呢?雖然我們斬殺的人數比例很小,但這些人卻都是魔人組織中的首腦人物!先不說十三霸中已去其九,光是大陸北方和東方這兩大區域,我們就已將他們組織中的中層人員全部斬殺及解救出來!所謂蛇無頭不行,沒有了這些小頭目,這兩大區域魔人組織的餘孽便不會有任何作為了!」

步文勒也點頭道:「沈香主所言不假,通過這些天我對解救的這些人的了解,魔人組織對中層管理者的控制都是以魔蟲和家人相要挾,而對於下層的成員卻通常都是以威逼利誘等手段。而且每一名中層所管理的手下都是單線聯繫,沒有了中層管理者的牽線,這一段鏈條便斷掉了!」

胖子聞言,不禁眨巴眨巴一對小眼睛問道:「這麼說,那大陸北方和東方的魔人組織便算被我們連根拔除了?」

步文勒點頭道:「正是!據我打探出來的消息稱,如今這十三霸中僅存的四名匪首,大爺鎮守在遺迹大森林中負責對大陸各處發號施令;四爺、十爺在中原區域活動;而十三少則遠在大陸南方。信息中眾人對這個十三少的了解都非常少,是最神秘一個人!」

唐飛聞點不禁點頭道:「看來,回去后,我也要在這兩名匪首頭上開刀了,咱們的行動便以斬首為目標進行,讓整個魔人組織癱瘓下來!」

一扭頭,唐飛又對楚華辰說道:「我說冷美人,這遺迹大森林周圍就交給你了,這裡是魔人組織的總部所在,所有信息都會在這裡彙集擴散,你可要把口給封的死死的!」

楚華辰頓時瞪了唐飛一眼,斥道:「用你多事?先管好自己那攤吧!」

眾人聞言不禁竊笑,心道這唐舵主明知道會碰釘子,還敢往上撞,果然不愧是舵主風範呀!

唐飛對此權當沒看到,扭頭沖木宇問道:「木公子,你說要離開這裡,不知道要去哪?如果是回紫禁城的話,咱們還可以搭伴回去!」

木宇略一沉吟不禁說道:「這個,恐怕走不到一塊了,我打算去一趟南方的精靈神域!」

「哦!」唐飛點點頭,說道:「既然這樣,那木公子可要多加保重,南方不但是魔獸肆虐之地,更有魔人組織沒有被剿滅。如果碰到麻煩,可以到我冥堂的青龍分舵求助。青龍分舵的蕭逸舵主與我關係不錯,你身上有我信物,蕭舵主一定會鼎力相助的!」

木宇點頭謝過唐飛的好意,又打了幾圈酒後,眾人便按計劃分頭而去!

兩日後,見大旗鎮依然沒有什麼動靜,木宇在安排好各種事情之後,便與步文勒師生眾人離開了大旗鎮。

一路上,步文勒不禁說道:「宇兒,如果沒有什麼事的話,你也隨為師回去玄冰城吧!天兒如今已經可以滿街跑了,你還是在他剛出生不久見過一面呢!而且,你義母沈凌雲也經常提起你。」

飛兒聞言頓時喜道:「好呀好呀!小天一定變的非常可愛了吧!我可以帶他滿世界去玩了!」


步月月不禁笑道:「你還是省省吧!小天還小,怎麼經的住你這麼折騰!」

飛兒聞言頓時一噘小嘴說道:「怎麼會是折騰?我還可以帶小天去買各種好吃的!」

胖子頓時上前說道:「唉,這個我喜歡,我也跟你們一起去!」

步月月一把拉住胖子的耳朵說道:「豬,你還是死一邊去吧!整天就知道吃!」

木宇笑道:「好了,大家也不必掙了。義父,木宇這次去神木學院卻是有一件喜事要去辦的!」

「哦,什麼喜事?」步文勒不禁疑惑道。

木宇看了看步文勒身邊的葉藍天眾人,對步文勒說道:「義父,不知道葉師弟他們的修為如何了?按我推算應該快畢業了吧?」

步文勒頓時笑道:「嗯,小野和葉藍天前不久剛剛突破到四級大靈師修為正式畢業了,其他四人也都差不多了!」


木宇不禁笑道:「那就好!義父,我這次去神木學院,是要為您找一個好徒弟去的!」

「哦?」步文勒眾人不禁一楞。

只聽木宇繼續說道:「一年多以前,我與飛兒曾經去過神木學院一趟。我的小侄子哈雷真在那時先天靈力便已達到60多了。今年真兒已到了入學年齡,我想他的先天靈力應該會突破到70點以上了吧!如果接到義父這裡進行教導,我想,對真兒的發展會有更大的幫助!」

步文勒聞言頓時高興地捋了一下須髯,笑道:「哦?真若如此,那便太好了!看來我玄冰學院的輝煌成就還能長時間的持續下去!」

飛兒則喃喃道:「不會吧!又一個70多?怎麼現在的妖孽都相約出來逛街嗎?先是一個木宇,又來一個小野,這次又出來一個哈雷真!讓我這天才少女的地位往哪擺呀!」

胖子聞言不禁腆著肚上笑道:「你這天才少女現在還真是沒地位了!不光神木學院這學期出了一個妖孽哈雷真,我們紫禁分院今年也同樣出了一名,而且決對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妖孽!」

「切!」飛兒頓時斥道:「你呀,就會吹牛,還前無古人!再妖孽還能比我家木魚兒妖孽嗎?」

「哎!你還真別抬杠!」胖子頓時一臉神秘地說道:「我說的這個妖孽還真就比木宇還狠!」

此言一出,眾人頓時疑惑地圍了過來!飛兒不禁嗔道:「死胖子,你說的有準沒準呀?」

胖子神秘一笑,頓時說道:「胖爺我什麼時候騙過你們?我說的這個孩子你們還都認識,尤其是木宇與他最熟了!」

「哦?」木宇不禁眉頭微皺,說道:「胖子,你就別賣關子了,你倒說說,這孩子到底是誰?妖孽到什麼程度?」

步月月突然笑道:「算了,還是我說吧!木宇,你還記得虹玉姐嗎?」

〖 木宇聞言不禁笑道:「怎麼會不記得?我看虹玉姐人不錯,與玄明大哥倒是很相配,只是不知為何二人卻始終以兄妹相稱!不知虹玉姐怎麼了?」

步月月笑道:「那你一定記得虹玉姐的孩子玄夜?他今年正好歲,已經進入紫禁分院修鍊了!」


木宇不禁疑惑道:「你是說玄夜?難道說他的先天靈力值非常高嗎?」

胖子頓時腆著肚子說道:「沒錯,而且還不是一般的高!」

步月月沉吟道:「木宇,我記的你的靈力值當初是93,你知道玄夜的靈力值達到了多少嗎?是94!」

「94?」此言一出,在場的所有人不禁紛紛面露驚訝之sè!

這未免也太妖孽了!沒有過什麼特殊的際遇,也沒有什麼特殊的身份,只不過是玄明救回來的流浪母子,玄夜的先天靈力值怎麼會這麼妖孽呢?



“好!你果然沒有讓我失望,現在你既然已經達到了王級,那麼有關靈魂方面的運用我也可以傳給你了,還有這裏有一枚魂果你也吸收了,等你穩定了境界我們就去給你報仇,了卻你的心願,哈哈。。。。。。”

Previous article

小心翼翼的運動身上的金藍色靈氣,開始慢慢的推演那招式,一開始向東察覺不出來有什麼特殊的變化,可是久而久之,發現了不對勁。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