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車子到了工地附近,盧蔓蒂克讓他把車停到了工地對面的一處停車場裏,然後穿過馬路向工地的方向走去。

剛靠近工地圍牆大門,盧蔓蒂克就捂住肚子,滿臉羞紅,微蹙眉頭說道道:“小少爺,真是對不起,我又要那個了。”

“那個哪個?”

“我要上洗手間。”


“不是吧,關鍵時刻你都是這樣啊,哎呀呀,女人啊!”林陽捂臉,比她還要無奈。

“對不起,對不起,我憋不住了。”盧蔓蒂克喊叫着,就跑到附近一家酒店方便去了。

撇下林陽一人,只好站在工地大門前等她回來,此時工地裏開出一輛混凝土攪拌車,林陽趕緊讓開,一會兒,工地的門房跑來一名保安,朝林陽喊道:“兄弟,趕緊走,這車來來往往的,不安全。”

“哦,保安大哥,我在這兒等人。”

“不行,等人到別處去。”

“但我等的就是這工地裏的人。”

“那趕緊打他手機啊,讓他出來不就得了。”

“不是啦,我等的是要跟我一起進工地的人。”

“這是工地重地,如果沒什麼事,你趕緊還是走吧,出了事可不關我事。”

“那當然,我能到門房裏等嗎?”

“好吧,過來吧,工地車一般都開得很兇,小心點。” 林陽跟着保安進了門房,找張凳子坐下。

保安五十多歲的模樣,掏出了一顆香菸,自個吧嗒起來,還泡上了茶,招呼林陽喝茶,然後說道:“小兄弟,你是來找工作的吧?”

“哦,不是,不過我們這次來跟工作有點關係,我就是來體驗體驗工地上的生活。”

保安乜斜了他一眼道:“還體驗呢,看你穿戴還不錯,大學剛畢業?”

“不是,我剛高中畢業。”

“哎呀,現在大學生都多如牛毛,高中畢業有什麼用,只能乾點粗活啊,不過沒關係,個把月後你就跟我們一樣,又黑又糙,都是大老粗了,再說,這人的體格也都是平日勞作練出來的。”

“是,是。”

“反正人要放得開,什麼活都可以幹,就算沒有文憑,幹多了,有經驗了,你也可以當施工員,也可以當工程師,倒是一邊工作一邊考證就行。”保安啜了一口茶,咕嚕嚥下道:“有機會我幫你引薦引薦,建築公司的趙老闆還是我的親戚呢。”

說話之間,保安一臉得意,好像他跟老闆沾親帶故是一件多麼榮光的事。

林陽聽着,覺得保安特別有意思,人蠻不錯的,就說道:“謝謝啊!”

“謝什麼,都是出來謀生討生活的嘛,互相照顧應該的。”

“不過我有好幾個人呢。”林陽在心裏數了數,紫狗、矮腿、林楷署、陳二宕、張志彪,還有三個小混混,就說道:“還有八個人,工地要不要人這麼多人啊?”

“工地現在正在大建設呢,是需要人,不過一下子來八個,我得跟趙老闆說說看。”保安沉思了一小會兒,神祕地笑着道:“就是我的那個親戚老闆。”

此時,工地上走來了一名中年男人,一邊打手機一邊走進了門房,保安急忙小聲說道:“真巧了,趙老闆來了,快快,小兄弟你讓讓座。”

“好嘞。”

林陽站起,將凳子讓給了趙老闆,保安立馬泡上一杯茶端給趙老闆,然後小聲道:“你小子運氣真是太好了,趙老闆平時是很少進入門房的。”

趙老闆接過茶,一屁股坐下,一邊聽電話一邊咕嚕喝了茶。

掛了電話,趙老闆陷入沉思,似乎有什麼心事,保安就小心翼翼地說道:“趙老闆,這位小兄弟想到咱們工地打工,你看現在工地上也需要人,是不是讓他過來,打打雜都可以的?”

“哦,趙老闆,我們一共有八個人呢。”

“之前都是幹什麼的?”趙老闆似乎心裏還裝着事,有心沒心地問道。

“哦,之前我們都是賣菜的。”林陽可不能說紫狗他們是在市場上混的小混混。

“這樣啊?暫時還不需要,你們到別的工地問問吧。”

“哦,趙老闆,我看這小兄弟長得挺高的,身板又結實,要不呆會我去問問各個分隊長,看看他們要不要人。”

“也行啊,我還有事得走了。”

趙老闆心事重重,說着就站起,剛邁開步子,盧蔓蒂克就跑了過來,趙老闆趕緊迎上去道:“盧祕書,你怎麼一個人來了,曹董沒過來嗎?”

“曹董是沒過來,不過,他的外孫過來了。”

“曹董外孫?在哪兒?”

“喏,就站在你身後。”

“什麼?”趙老闆轉身瞧了一眼林陽道:“盧祕書真會開玩笑,他是來工地找工乾的。”

“小少爺,你過來,我跟你介紹一下。”盧蔓蒂克走到林陽的身邊,親暱地挽起了他的胳膊說道:“這位就是曹董的外孫林陽,他現在是曹董的助理,工地上有什麼可以找他,當然,他接下來還要去讀書讀大學的,有什麼事直接找我也行。”

趙老闆和保安呆呆地站着,沒有說話。

“小少爺,這位就是花椰市永劍建築公司的趙啓冬總經理,工地上的工友都叫他趙老闆。”

“幸會,幸會!”林陽微笑着伸出手來。

經過這段時間的摸爬滾打,加上踏上修真的道路,林陽已經練就一種神清氣閒的氣質。

趙啓冬愣怔了一下,臉上一點一點地展開,突然滿臉笑容,緊緊握住了林陽的手喊道:“原來是林助理啊,幸會幸會,真是抱歉, 變身科技女神 ,真是對不起啊。”

“我的媽呀,這小子原來有來頭啊!”保安心裏咯噔了一下,卻依然站立不動,剩下兩隻眼睛滴溜溜地轉着。

“哦,趙老闆,這次我真的是來找工作的,不過,是爲了我那幾個不成器的哥們找的,不瞞你說,我有八個朋友,他們都是混市場的,我想將他們都引到正道上來,所以特地來找你了。”

“那還不容易啊,都叫過來,我保證不出半年,就將他們都訓成建築能手。”趙啓冬拍着胸脯喊道,很是豪爽。

“那謝謝了,我立馬打電話叫他們都過來見工,都是年輕人,乾點重活不會累死的。”

林陽即刻彈出手機,打起電話來,瞧得大家都目瞪口呆的,“這人,手法也太他麻的快了吧。”

保安靠近曹啓冬耳畔道:“這小少爺是什麼來頭,曹董又是誰?”

保安雖在工地看門裏,卻不知道萬河集團公司是怎麼回事,更不知道曹寅龜這些人。

“曹董是我們這些樓房的開發商,也是我們建築隊的甲方懂嗎?他來過工地的,你應該見過。”


“這樣啊,這麼說這小兄弟就是咱們的甲方老闆?”

“可以這麼說。”

保安聽得一愣一愣地,雙腿一軟,“我的媽呀,這小兄弟原來這麼牛逼,來頭不小啊。”

“林助理,哦,不,小少爺,要不我們進工地參觀參觀,呆會你的朋友來了,就讓老魯帶他們到工地辦公室找我們就行。”

“好,謝謝。”林陽感激地瞧着保安老魯道:“那就麻煩老魯叔了。”

“不麻煩,交給我就行。”能爲這麼尊貴的人辦事,保安老魯可是巴不得呢。

趙啓冬帶着林陽兩人進了工地,只見工人們正熱火朝天地忙碌着,各種機器轟隆作響,帶着一種原始的衝勁和動力。


趙啓冬打了個電話,辦公室裏就有人拿來了幾頂安全帽,每人都戴上,然後在工地上溜達參觀起來。

“現在是萬丈高樓平地起啊,不像以前大多靠人工攪拌混凝土,還靠人工挖土,如今混凝土有攪拌站直接按砼標號運過來,挖掘機、推土機、吊塔各種建築工具齊全,所以工程進度挺快的。”趙啓冬介紹起工地的進度和他們建築公司的建築設備什麼,侃侃而談,意氣風發。

可以看出,趙啓冬在建築行業那是一把老手。

盧蔓蒂克小鳥依人地跟緊着林陽,也談談工程進度什麼的,可見她也經常跟着曹寅龜上工地,對工程隊的運轉也頗爲熟悉。

此時,一名施工隊分隊小隊長灰頭土臉跑過來喊道:“趙老闆,不好了,工地上又有人暈倒了,症狀還是跟幾天前的那兩名工人一樣,嘴脣黑紫,不省人事。”

“快叫救護車,工地不能連連出事。”趙啓冬臉色一變喊道。

林陽噏動鼻翼,立馬就嗅到一股渾濁之氣,只見工地不遠處的上空一片陰暗,面積不大,但隱隱感覺有一股煞氣,急忙朝那名隊長喊道:“別動他,帶我們過去。”

小隊長瞧了林陽一眼,一臉狐疑,趙啓冬喊道:“林助理要過去看看,趕緊帶路。”

“是。”

小隊長跑了起來,林陽等人趕緊跟了過去。

“兩天前工地就這樣死了兩人,都是莫名其妙的,到醫院也搶救不過來,連醫生都無法診斷得的什麼病。”趙啓冬緊跟着的林陽說道。

“嗯!”林陽鼻子噏動之處,心裏已然知道了幾分,就加快了腳步。

來到了那名工人倒地的地方,正是建築區域的尾端,南面高樓林立,旁側還許多殘垣斷壁的舊屋,以及建有許多堆放建材的屋棚,就算是陽光充足也照射不到這兒來。

工人已經被人擡到一邊,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嘴脣發黑發紫,雙眼緊閉,呼吸困難,拼命想睜開卻睜不開的樣子。

林陽蹲在工人的身邊,通感五官,就看見一條灰色的影子正盤踞在他的體內,死死將他按壓,意欲強行拉走他的魂魄,林陽禁不住大喝一聲:“大膽,光天化日之下竟敢亂奪人命。”

林陽的這一聲斷喝,如雷貫耳,使在場的人都不由一顫,都感到莫名其妙,心裏卻都掠過一絲恐懼之色。

噏動鼻翼,催動丹田的玄清氣,林陽的鼻子就像加足了馬力的抽菸機,硬生生地將那灰影的腦袋吸了出來。


灰影拼命地抵抗,竟然乖戾得很,發出一聲聲的怪叫聲來。


除了林陽,其他人都無法見到這灰影,不過,他們的心都感到一陣陰冷,耳畔似有似無地聽到某種詭異的聲響,卻不敢確定這是不是真實的,都以爲自己出現幻聽了。

林陽再次催動丹田的玄清氣,在腹部滾動起來,形成一個漩渦,加大吸取的力度,那灰影就一點一點地被吸坐起來,已經至腰部。 林陽騰出右手,回想着琥珀女劃過的攝魂符籙,朝灰影一拍,灰影更是怪叫一聲,倏地就被林陽吸進了鼻腔,壓進空間巢裏。

林陽舒了一口氣,蹲下探了探他的胸膛,硬邦邦的,冰涼涼的,就朝趙啓冬說道:“趙老闆,你能不能幫我找幾個美女過來?”

此話一出,所有人都大吃一驚,繼而面面相覷。

尤其是盧蔓蒂克,瞪大眼睛,嗔怪地喊道:“小少爺你這是幹嘛呢,正在救人呢,你怎麼叫起美女來啦。”

林陽笑嘻嘻道:“你當然也是美女,但我還要多幾個美女來配合我爲他療傷。”

盧蔓蒂克一陣難爲情,沒想到小少爺這麼猥瑣啊。

趙啓冬有點震驚地瞧着林陽,要不是他是曹董的外孫,都想罵他幾聲了,不過,做爲一家建築公司的老總,他手頭還是有美女的,就狐疑地說道:“真的要叫美女過來才能救他嗎,如果是真的,我倒是有?”

“就算不是真的,多叫幾個美女過來讓我試試總不難吧?”林陽說着,感覺自己說着話怎麼有點怪味,就喊道:“哎呀,我林陽雖猥瑣,但不是好色之徒,你們要相信我。”

“什麼?林陽?”

“對啊,我是花椰市超級魔術師林陽啊,今天你們所見到的一切都是幻象,就是一場空前的魔術表演。”

許多人都笑出了聲來,有一名工人說道:“我聽盧祕書叫他小少爺,他大概就是個花心大少吧。”

“對啊,我們工人的命也是命,不能拿來開玩笑。”有的工人已然憤怒了。

“大家想想,按他現在這症狀,就算送醫院也是死定了,何不讓我試試,還有,你們那麼多人在這,我還能對美女怎麼樣,放心吧,我雖猥瑣,但不污穢,我只是要她們過來配合我爲人治病而已。”

盧蔓蒂克想起他爲自己治好了傷疤,爲顧小影治好了疤痕,爲武依蹈治好了臉上的坑坑窪窪,只覺得方法特別,自己還誤會過他,他這麼做肯定是有自己的道理的,就說道:“小少爺的魔術氣功我見識過,挺厲害的,趙老闆你就聽他的吧,多叫幾個美女過來。”

要說建築公司的老闆手頭沒有幾個美女那說不過去,有時候材料供不上來,到了晚上,工地裏就空蕩蕩的,幾乎只剩下看門保安老魯,因爲,工人都去找髮廊妹去了。

趙啓冬想了想就拔通了一個電話,很快就從夜總會叫來了五個打扮妖豔的美女來。

林陽精神一振,說道:“美女們,你們只要靠近我,圍觀我就行,什麼都不用做的。”




林凡點點頭,“走吧。你給我記住了,今天的事情你最好就當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你若是執意回來找我尋仇,那麼我也只能很遺憾的告訴你,你會因此丟掉性命。我知道,你肯定在懷疑,我是否有那個能力。沒關係,你現在就可以嘗試一下。嘗試一下自己是怎麼死的。”

Previous article

就在眾人紛紛討論的時候,其它四個妖孽此刻也是目光變得凝重了起來,這些年來五大妖孽之間的競爭也是十分激烈的。他們如今的修為都是通靈境大乘,若是全力施展。恐怕連通靈境大圓滿都可以一戰,但卻是沒想到這杜守炎居然能使出這炎皇體,這也就意味著他的修為將直線攀升到通靈境大圓滿!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