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林凡點點頭,“走吧。你給我記住了,今天的事情你最好就當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你若是執意回來找我尋仇,那麼我也只能很遺憾的告訴你,你會因此丟掉性命。我知道,你肯定在懷疑,我是否有那個能力。沒關係,你現在就可以嘗試一下。嘗試一下自己是怎麼死的。”

“不敢不敢。”曹大頭悻悻的說道:“你們幾個,還愣着幹嘛,趕緊送我去醫院啊。哎呀,我的腿,你們特麼的能不能輕點。”

“曹大頭,多行不義必自斃,你給我記住這句話。你要是膽敢做出什麼過分的事情,我保證會讓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陽。”

在林凡的威脅下,曹大頭根本就不敢多說一個不字。萬般無奈之下,他只好帶着自己的手下,暫時離開了。

這一場戰鬥,最終還是以正義的一方,獲得了勝利。

圍觀的吃瓜羣衆,看到壞人已經走了,他們這個時候纔敢上前,看看有沒有遺留下來的,對自己有用的東西。一直以來,這都是人類的劣根性。湊熱鬧,貪便宜,這些問題,林凡曾經也染上過。只是現在,他已經通過對自己的剋制,完成了這一方面的進階。

“林凡,這一次真的是多虧你了。如果你不在的話,我都不知道應該怎麼辦了。”

“老舅,你這話可就見外了。咱們都是一家人,說什麼謝不謝的呢。對了,我老媽最近還好嗎,我還沒有到家呢。”

舅媽徐帆說道:“大外甥,這個你可就放心好了。我可是按照你的吩咐,一直好好照顧大姐呢。那什麼,我看不如這樣好了,我們一起回家,然後一起吃個團圓飯,你看怎麼樣。”

“嗯,這個主意好啊。”

林凡點點頭,“就這樣決定了,走吧,上我的車。”


林凡這次回來開的車子,還是自己的那輛帕薩特。舅媽徐帆知道,林凡有錢,他肯定不止這麼一輛車子。要知道,他當初可是隨隨便便就把一個廠子丟給了自己。你說這樣的男人,他手裏能沒有錢?

在他們看來,林凡開這麼一輛車子,目的就是爲了低調。這年頭,富人不都喜歡低調了嘛。

上了車子之後,舅媽和舅舅才發現,原來林凡的車子還有個女孩。

“舅舅、舅媽,這位是我的朋友柳溪。”

柳溪看到舅舅和舅媽上了車子,也是落落大方的給兩位打招呼。


“舅舅、舅媽你們好啊,我是林凡的女朋友。”

“我的天,原來是咱們小凡的女朋友啊。我就說嘛,還得是咱大外甥有能力,居然找了這麼一個漂亮媳婦回家。一會回到家裏,姐姐肯定會很高興的。”

徐帆嘴裏的姐姐,就是林凡的媽媽秦茹了。

林凡也沒多說什麼,直接發動了車子,趕回到了家裏。

此時,秦茹正跟自己的好姐妹在搓麻呢。她平時也沒有什麼事情要做,徐帆又給她在廠子裏安排了一個高大上的職務。這樣一來,秦茹可就真的是閒下來了。所以啊,沒事的時候,秦茹就喜歡跟自己的幾位好姐妹打麻將什麼的。

看到自己兒子回來,秦茹可是高興壞了。

“小凡啊,你要回來也不提前說一聲。你看看,老媽這還沒有去買菜。”

“姐,小凡剛回來,你就別出門了。這買菜的事情,就交給我跟老二好了。”


蝕骨纏綿︰痴情闊少強寵妻 ,實際上就是林凡的舅舅。徐帆這個女人相當強勢,在家裏可以說是說一不二。不過不是當初林凡狠狠地教訓了她一頓,恐怕她現在早已經爬在秦茹的頭頂作威作福了。

不過,畢竟是一家人嘛。徐帆有點小毛病,林凡還是可以忍受的。最起碼,現在的徐帆,就把秦茹照顧的挺好的。所以,即便是多花錢,林凡也覺得無所謂了。一家人嘛,何必把所有事情都搞得那麼清楚呢。

當然,如果徐帆對自己老媽有什麼不良企圖的話,他不介意讓徐帆從天堂再次回到地獄。他就是這麼樣的一個人,嫉惡如仇愛憎分明。

“那開我的電瓶車好了。”


舅舅因爲不會開車的緣故,就買了一輛電動小汽車。別看這電動車看上去土裏土氣的,可在鄉下還是蠻受歡迎的。而且,這車子也不是一般人能夠買的。只有那些所謂的土豪,纔有資格買這樣的車子。

“那就麻煩舅舅舅媽了。”

他們兩人走後,秦茹則是將林凡拉倒了一旁。

“小凡啊,你身邊這個女孩是誰啊,上次你給我看過的那個揚揚呢?”

林凡說道:“老媽,揚揚在城裏工作呢。這位是柳溪,也是我的朋友。”

秦茹狠狠地敲了一下林凡的腦袋,沒好氣的說道:“你小子可不能有了錢就學壞啊。這姑娘,不會是你的小三吧?我可告訴你,你要是敢對不起揚揚,信不信我打斷你的腿。”

“媽,您說什麼呢。”林凡很無語的吐槽:“我的事情,我自有分寸。放心好了,柳溪是我正兒八經的女朋友,不是什麼小三。”

“這麼說來,你跟揚揚分了?” 這話要林凡怎麼說啊,要說分了吧,很顯然他並沒有分手。實際上,他現在正式的女朋友,也只有於揚一個人而已。至於柳溪,充其量也只能說是曖昧吧。雖然,於揚並不反對柳溪的存在。

“媽,這事您就別問了,成不?”

看到林凡這個態度,秦茹也只能是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算了,你們年輕人的事情啊,我就不過問了。那什麼,這丫頭叫什麼名字啊,也怪好看的。”

林凡:“……”

什麼時候,自己的老媽變得這麼開明瞭。本來林凡還以爲,自己會迎接一場暴風雨的洗禮呢。看樣子,是自己想太多了。

其實,這也不能怪秦茹。畢竟,秦茹肯定是站在自己兒子這邊的。不管自己兒子有什麼樣的變化,秦茹肯定都是最關心的。

“我來給你們介紹。”林凡招呼了一下柳溪,然後介紹道:“這位是柳溪,現在是我公司的一把手呢。 我叫李白慕 ,這位就是我的媽媽了。”

第一次看到林凡的媽媽,柳溪這心裏還是有些緊張的。

“阿姨您好,我叫柳溪,我……那個我是林凡的……”

說到後面的時候,柳溪自己都沒有底氣了。畢竟,真要說起來的話,自己這個女朋友,還是個冒牌貨。

“我知道的。”秦茹一臉溫柔的笑意,“你是小凡的女朋友對不對。溪溪啊,我家小凡有沒有欺負你啊,這個傢伙,可是從小就不讓人省心呢。”

“這個,沒有啦。我現在可是公司的一把手呢,要是沒有我在的話,恐怕公司都要涼涼了。光是憑這一點,林凡就不敢欺負我。”

“是嗎。”秦茹心裏這叫一個美滋滋啊,“這麼說來,小凡是在外面開公司了?這個臭小子,怎麼沒有告訴我呢。”


“他前段時間太忙了,所以忘記把這個好消息告訴您了吧。真是的,他這個傢伙,就是喜歡丟三落四的。阿姨你別生氣,回頭我好好說說他。”

秦茹搖搖頭,“那就不必了,自己兒子有了正經事業,我這個當媽的也開心啊。只要小凡他能夠好好的,我也就無所謂了。所以啊,這件事情也沒有必要再提了。對了,小溪啊,你今天多大啊?”

看着秦茹跟柳溪很快就打成了一片,林凡表示很無語。本來還以爲,會是一場惡戰呢,現在想想,完全就是自己想多了啊。

百無聊賴的林凡,只好陪着三位阿姨打麻將。可是,林凡這手氣實在是太臭了。一圈下來,林凡兜裏的一百塊就這麼沒了。

平時的時候,林凡也不喜歡怎麼帶現金。所以,他這兜裏也沒有帶多少錢。

可是,在三位阿姨的眼裏,林凡就成了十足的窮小子了。

“我說小凡啊,你媽不是說你在外面掙了大錢嘛。怎麼,這才輸了一百塊就心疼了?”

“依我看啊,什麼掙大錢,肯定是騙人的。那個姑娘,恐怕也是租來的吧。我聽說,現在很多女孩都出來賣呢。明碼標價,做別人家女朋友。”

林凡:“……”

靠,什麼時候,這羣老孃們都這麼刻薄了。

本來林凡覺得她們是長輩,也沒有打算跟她們過不去。可是,這三個老孃們越說越過分,林凡實在是聽不下去了。

“夠了,幾位阿姨,你們三個人加起來都快兩百歲的人了,能不能嘴下積點德。我有沒有錢那是我的事情,跟你們無關。還有,柳溪是我的女朋友,不是什麼租來的。我奉勸你們一句,別閒的沒事就說人家閒話。不然的話,很容易被人盯上的。”

“切,嚇唬誰呢。老孃是嚇大的嗎?再說了,我們可以從小看着你長大,你小子什麼德行,我們能不清楚?還掙大錢,吹牛吧你。”

“就是,掙大錢了,難道還連個寶馬都開不起?”

這一次,林凡是徹底火大了。

他拿出了自己的手機,然後給牛犇犇打了一個電話。

牛犇犇正在跟竹葉青商量幫派的發展呢,沒有想到,居然接到了林凡的電話。這段時間,林凡一直沒有找自己,牛犇犇都以爲林凡已經不需要自己了呢。

再次看到林凡的電話,牛犇犇這心底還是有些激動的。因爲他也不知道,林凡找自己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

“喂,犇犇嗎?”

“是我,老大,您有什麼吩咐?”

“幫我去銀行取點錢吧。不用太多了,一千萬就行。另外,給我開幾輛車過來,要豪車,聽到嗎?嗯,座標我會發給你的。記住了,可別把事情給我搞砸了,不然的話,我要你的命!”

“是的,老大。”

牛犇犇聽得出來,林凡的火氣。這一次也不知道是哪個不長眼的傢伙,居然敢惹上自家老大。牛犇犇決定,這一趟自己要親自出馬。

“怎麼,是林凡?”

“是啊。”牛犇犇說道:“我就知道,老大打電話肯定沒有什麼好事。青姐,那我就先出門了。關於這件事情,你一個人處理就是了。我相信,你的選擇不會有錯的。”

竹葉青打了一個哈欠,然後搖了搖頭,“別,你可別這麼擡舉我。這件事情,還是等你回來再說吧。我可不想自己一個人處理這麼多事情,所以咯,你快去快回。”

“那好吧。”

這一邊,林凡氣呼呼的掛斷了電話。他剛纔說話的聲音很大,目的就是爲了給這幾個不長眼的娘們聽的。

這幾個人都是林凡的長輩,又是自己老媽的老姐妹,林凡自然不能對她們怎麼樣。既然不能用硬的,那就直接用實力來讓她們閉嘴好了。省的這些長舌婦,閒的沒事老是在後面說人壞話。

“我說小凡啊,你也用不着這麼跟我們演戲。咱們都是多少年的老鄰居了,你有多大的能耐,我能不知道嗎?對了,忘記告訴你了,我兒子小輝已經當上經理了,哈哈哈,年薪二十萬呢,怎麼樣,是不是很厲害?”

林凡:“……”

“我兒子就稍微差點了,剛剛出國留學,還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呢。聽說,光是獎學金,就足夠他花銷了呢。”

林凡:“……” 林凡也不着急,反正自己已經通知了牛犇犇,等會你們就會知道什麼才叫真正的牛掰了。

“小凡啊,你就給阿姨透個底,你到底在城裏做什麼工作啊?實在不行,我讓我兒子給你安排個工作啊。”

林凡搖搖頭,“不用麻煩了,阿姨。我在城裏有自己的公司,看到沒,那個姑娘就是我公司的一把手。我們公司的生殺大權,可就在她的手裏了。”

“不是吧?”阿姨一臉驚訝的看着林凡,“那你可得小心啊,那小姑娘那麼漂亮,能看上你嘛。萬一哪天,她找個小白臉什麼的,你這公司可就黃了啊。”

林凡一臉的無語,這幾個阿姨,這是恨不得自己要涼涼啊。

繼續打了幾圈麻將之後,算算時間上應該差不多了。又過了沒多久,林凡門外響起了一陣車子的引擎聲。聽這聲音,絕對不只是一輛車子這麼簡單。

“是這裏嗎?”牛犇犇看着眼前的農家,“確定沒有搞錯啊?沒有想到,老大居然會住在這種簡陋的地方。”

“放心吧,幫主。之前我就讓人打聽好了,這裏絕對就是林凡老大的家。 當時我覺得,林凡老大說不定哪天就會讓我們來家裏幫忙照顧家裏人。所以我就提前讓人,在這裏進行了打探。嘿嘿,想不到,今天還真的派上了用場。”

牛犇犇對於自己的這個新手下很滿意啊,這腦子也不是一般的靈活。

“很好,你小子夠聰明。我老牛最喜歡的就是你這種聰明人,等回去的時候,我給你發獎金!”

“謝謝老大,那我們現在就進去嗎?”

“當然!”

牛犇犇讓人將車子停好,然後所有的整齊劃一的下了車子。

“一會大家都給我注意點,不要喊什麼幫主啊老大啊什麼的,要叫領導或者林總,明白了嗎?”

“明白!”

牛犇犇挑的這些人,可都是最精明能幹的手下。要是這羣人都無法完成林凡的任務的話,那自己這個冷魂幫的老大,也就算是做到頭了。

很快,牛犇犇便帶着人魚貫而入了。

“林總,按照您的吩咐,我已經帶着員工們過來了。”

剛纔麻將桌前的阿姨們還在討論,外地到底是在幹什麼,居然來了這麼多的車子。沒有想到,這些人居然都是來找林凡的。天啊,林凡這小子到底是什麼人啊,他有什麼資格,居然能夠召集這麼多的小弟。




衆天才真想衝上去暴打韓長歌,但此刻,即便是各大武校的特等學員也不敢貿然上去。

Previous article

車子到了工地附近,盧蔓蒂克讓他把車停到了工地對面的一處停車場裏,然後穿過馬路向工地的方向走去。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