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說來,這個蒲團還是陳風從蒼莽山脈的寒潭裡面撿到的,應該是江仙兒用過不要的。

陳風沒事的時候也研究過這個蒲團,發現這個蒲團能夠幫助武者快速入定,達到最佳的修鍊狀態。

陳風雖然不知道茗兒為何在這裡修鍊速度會變得坐火箭一般驚人,但也知道,這是茗兒提升修為的絕佳機會,茗兒絕對不能錯過了。

看著茗兒已經入定,進入了最佳的修鍊狀態之後,陳風也是盤膝坐下來,靜靜的看著茗兒修鍊,同時也在觀察著幻靈天火的變化。

一個時辰之後,茗兒的身體猛然一震,身上的氣息暴漲了一節。

一個時辰的時間,茗兒再一次突破,達到了凝真境七層。

又是兩個時辰過去,茗兒的修為達到了凝真境八層,四周瀰漫的霧氣變得稀薄了一些,包裹住幻靈天火,幾乎凝結成實質的霧氣不安的翻滾起來。似乎幻靈天火在裡面跳動一般。

一天之後,噗的一聲輕響從茗兒的身體中傳出來,茗兒驚喜的睜開了眼睛。

「少爺,我突破到了凝真境九層了!」

陳風也是很高興,笑著點頭,但下一刻,他的面色猛然一變。沒有絲毫猶豫,一把抱起茗兒,蠻神霸體訣施展,身形瞬間漲到了兩米。

一股暴戾恐怖的氣息散發出來,他的身形化作一道黑光,瞬間就衝出了這片霧氣空間。

而在陳風和茗兒的身體剛剛消失的一剎那,一股翻湧的雲霧剎那間就籠罩了整片空間,雲霧裡面似乎有一尊極其恐怖的存在,恐怖的氣息散發出來,欲要毀滅一切。

這是幻靈天火已經發怒了。

這處空間瀰漫著的霧氣是幻靈天火身體的一部分,茗兒修鍊的時候不自覺的將四周空間的霧氣吸收了。而茗兒修鍊的又是幻妙寶訣,一種修鍊幻術的功法,恰好和幻靈天火的屬性相同。

所以茗兒吸收了幻靈天火的散發出來的霧氣之後,修鍊速度才這般快的。

要是換了一般人,來這處空間吸收幻靈天火散發出來的霧氣,分分鐘就會被幻靈天火燒成虛無。

噗!

陳風抱著茗兒,化作一道黑光,幾個呼吸的時間便從海底洞穴衝到了海面之上。感受到身後的恐怖氣息消失了,陳風這才大大鬆了一口氣,解除了狂化狀態。

月姚 ,陳江流,何必求,陳無風和吳老四個人的身形出現在了陳風的面前。

陳江流上前,震驚問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剛才好像感覺到了一股天地奇火的氣息,是不是有人追殺你?」

陳風搖搖頭,將茗兒放下來。茗兒還有些愣神,不是很明白剛才發生了什麼事情。大眼睛眨啊眨,長長的睫毛忽閃忽閃的看著陳風。

陳風長長呼出一口氣,一臉心有餘悸道:「不是有人追殺我,而是我差一點被一朵天地奇火燒成灰燼了。」

「什麼?」陳江流馬上震驚的跳了起來。「你怎麼會差一點被天地奇火燒成灰燼,難道……」

一個震驚的念頭閃過,陳江流不自覺將目光看向了一旁的何必求。

何必求點點頭,數天來,一直如啞巴的他第一次開口了。「我也感覺到了,是天地奇火的氣息。而且這朵天地奇火就在你們陳家的這處島嶼的下面。」

聞言,陳江流和陳無風吳老三人的臉上頓時露出了喜色,三個人躍躍欲試,就要去收取天地奇火。

但隨即何必求的一句話就如一盆冷水,瞬間澆醒了陳江流三人。

「我勸你們還是別打那朵天地奇火的主意,因為就算是我和陳江流加起來,也不可能收服得了陳家這處島嶼下面的天地奇火!」

陳江流還好一些,陳無風和吳老兩人的面色馬上垮了下來。

何必求來陳家也有好多天了,陳江流又是跟何必求經常接觸,陳無風當然是稍稍了解一些何必求的底細的。

對於何必求的話,陳江流三人是深信不疑。

雖然明知道他們沒有可能收取天地奇火,但陳無風還是不死心的問道:「敢問求老,你可否找到一些辦法來收取陳家這處島嶼下面的天地奇火?」


「沒有辦法!」

何必求沒有絲毫考慮的搖搖頭。陳無風和吳老兩人頓時頹喪的低下了頭,拳頭用力握緊,心中極其不甘。

陳無風和吳老兩人不是初出茅廬的小子了,對於天地奇火的價值,兩人都是知只識甚深。可以說,不管陳家誰得到了天地奇火,也就相當於得到了一個玄丹境的高手。而且遺失之地還沒有幾個人敢招惹這位玄丹境的高手的。

眼看著腳下一朵能讓陳家實力大增一倍的天地奇火,卻是不能收取,陳無風和吳老兩人怎麼能甘心?


「我沒有辦法收取那多天地奇火,但不代表沒有人不能夠收取啊。」何必求戲謔的目光看向了陳風。

陳無風三人這個時候才想起來,剛才是陳風發現了天地奇火,要說能夠有辦法收取天地奇火的人,那只有陳風莫屬了。

陳無風連忙拉著陳風的手,急切問道:「好小子,快說說,你是怎麼發現陳家這處小島底下有天地奇火的?還有,你有沒有辦法收取這朵天氣地火?」

說完,陳無風三人都是一臉期待的看著陳風。顯然,比起如何知道陳風是如何發現幻靈天火,陳無風四個人更想知道陳風有什麼辦法收取天地奇火。 「在我們陳家這處島嶼的底下是幻靈天火……」陳風緩緩將如何發現幻靈天火的事情說了一遍。

陳江流幾人聽后連連點頭,幾個人都陷入了沉思。

「幻靈天火是迷幻屬性的火焰,這裡方圓百里的海域上升起來的霧氣正是幻靈天火散發出來的。」陳風道:「我覺得,幻靈天火散發出籠罩百裏海域的霧氣本身就是一種修鍊,靠著這些霧氣來提升等級。」

「你說的很對。」何必求點點頭,隨即問道:「老夫對這幻靈天火同樣是十分感興趣,老夫倒是想要看看,你是用什麼辦法來收取幻靈天火的。」

何必求說完,和陳無風三個人一起,都是一臉希冀的看著陳風,就連一旁的茗兒也是睜著大眼睛,期待的看著陳風,想要聽聽陳風有什麼辦法來收取幻靈天火。


陳風緩緩踱了兩步,猶豫了一下,這才說道:「說實話,我並沒有十足把握能夠收取幻靈天火。」

陳無風目光閃動,心中不覺有些緊張了起來。

陳風也沒有刻意吊幾人胃口的意思,便說道:「在收取幻靈天火之前,我需要收集大量的寶物,煉製出來一些陣旗法寶。還需要煉製許多的丹藥,來抵禦幻靈天火的恐怖高溫。」

「除此之外,我還需要父親和求老兩個人同時出手幫忙,我才有三成把握收取幻靈天火。」

「三成把握,已經足夠我們拼一回的了。」陳無風和吳老兩人的臉上馬上露出了喜色來。

別說是三成把握,就算是一成把握,陳無風和吳老兩人都會選擇去搏一搏的。沒辦法,幻靈天火對陳家來說實在是太重要了。

有了幻靈天火,凌天宗就必須忌憚陳家,就算是面對隱神殿,陳家也有了一拼之力。

而如果沒有幻靈天火的話,陳家只有陳江流一個人能夠抵抗隱神殿,太過勢單力孤了,在隱神殿面前討不到任何好處。

「老夫可以出手幫忙,但老夫出手是需要一定報酬的。」

人情歸人情,生意歸生意,一碼歸一碼。何必求與陳江流這段時間私交確實很不錯,但是收取幻靈天火也是有一定的危險性的,收取一些報仇也是應該的。

「我請求老出手,當然不會虧待求老了。」陳風笑笑,拍拍胸脯道:「我最近已經在著手準備煉製破障丹了。以我的煉丹造詣,最少能出丹十二顆丹藥出來。古澤師兄和古琴那裡兩顆,我手上還剩下十顆丹藥。我可以做主,送一顆破障丹作為求老出手的報酬。」

何必求早已經在古澤大師那裡得知了破障丹的妙用,甚至其中還有幾株煉製破障丹的靈藥是他送給古澤大師的。

何必求卡在玄丹境三層已經有將近百年的時間了。

救世星 。也就是說,他在今後的兩百多年時間裡如果沒有突破的話,便只能化作一堆黃土,消散在天地之間了。

作為遺失之地曾經的絕世天才,現在的玄丹境頂尖強者,何必求是無論如何都不甘心壽元耗盡,化作一堆黃土的。

只要有一絲修為提升的機會,他都會不遺餘力的抓住。

當然,何必求是個有原則的人,對於傷天害理的事情他是堅決不會做的。

他在玄丹境三層已經停留了百多年時間,真元的積蓄已經到了一個非常渾厚的境界,現在只需要一個契機。

只要這個契機一到來,他就有五成以上的寶物突破到玄丹境四層。

別看玄丹境三層與四層只是相差了一個小階位,但這對於遺失之地玄丹境武者來說,就是一個天和一個地的區別了。

只要有破障丹的輔助,何必求就有把握突破到玄丹境四層,所以他只是稍稍考慮了一下,便答應了下來。

之後的事情就好說了。陳風羅列出來一大堆的天材地寶,包括靈藥,一共不下五六百種。這些都是陳風用來輔助收取幻靈天火的。

當然,如果是陳風本人收取的話,所需要的天材地寶就不僅僅是這些了。

經過方才的試探已經表明,幻靈天火對茗兒有些親和力,或者說不排斥。這也就是說,茗兒很有機會收取幻靈天火。

茗兒現在要做的就是提升修為,拚命提升修為。修為越高,對於茗兒收取幻靈天火的把握也要稍稍大一些。

丹藥茗兒不缺,現在缺的就是一顆築元丹,幫助茗兒衝破築元境。

為了幫助茗兒收取幻靈天火,陳風也是豁出老本了。他將剛剛得到的兩萬多顆聚氣丹,還沒有捂熱乎,就給了陳無風。並且將他身上的幾乎所有用不上的礦石材料,獸皮獸骨,等等東西裝進了一個儲物戒指,一股腦的丟給了陳無風,讓陳無風拿到遺失之地售賣,換取他之前羅列的數百種天材地寶。

看著兩萬多顆聚氣丹,還有那些珍貴之極的礦石材料,即將要拿出去售賣,換取換取其它寶物,陳無風就是一陣陣的心疼。

但沒有辦法,為了能夠保證收取幻靈天火,就算是把他這副老骨頭賣了,他也是非常願意的。

三天之後,陳風成功的煉製出來一爐破障丹,沒有任何意外的得到了十二顆地級七品的破障丹。

陳風第一時間給了古澤和古琴一人一顆。稍稍猶豫了一下,還是將一顆破障丹送到了何必求的手中。

何必求倒是有些意外陳風會如此做,欣然的收下了破障丹,同時對陳風的好感大增。

得到破障丹之後,古澤便迫不及待的在陳家這處島嶼之上閉關了。

陳江流跟何必求這兩個玄丹境的高手在島嶼之上,古澤不擔心有任何人來打擾他的閉關。

倒是古琴這彪悍的丫頭讓陳風實在是意外加震驚了。

古琴先是服用一顆長青丹之後,修為如同坐火箭一般,一路飆升,從凝真境八層一直提升到了築元境九層巔峰。

也不知道古澤給了古琴這丫頭什麼好東西,短短的幾天時間裡,古琴便穩定了築元境巔峰的境界。

從陳風手中得到破障丹之後,沒有半分猶豫的,便和古澤一起閉關,衝擊玄液境了。

火靈之體的變態,讓陳風既是感嘆,又是羨慕。同時心中還為古琴小小的高興了一把。

古琴如果在十六歲年紀突破到玄液境的話,那對她將來無論是衝擊玄丹境,還是衝擊玄級煉丹師都有極大幫助。

至少,她可以短時間內不用為修鍊而煩惱,可以一心一意的提升煉丹師品級了。

幻靈天火的事情只有陳風等少數幾個人知道,陳家的其它族人都不知道。

陳風的那些聚氣丹和礦石材料都交給陳青青去售賣了,沒有人會懷疑什麼。

一時間,陳家的這處島嶼再一次陷入了寧靜。

三天的時間過去,一股獨屬於玄液境武者的強悍氣息從古琴閉關的密室中傳了出來。陳風等人連忙將古琴所在的密室圍了起來,以防有什麼不測。

玄液境已經是遺失之地普通武者的最強境界了,古琴的突破不容有失。

在古琴密室中傳來玄液境的氣息不久,另一邊古澤大師閉關的密室也爆發出一股玄液境的強悍氣息。

古琴和古澤兩人的氣息在天空中交織,形成了兩個界限分明的世界。所有陳家武者都能夠感受到,兩股極其強悍的氣息在古琴和古澤兩人閉關的密室裡面運量,即將要爆發開來。


一天之後,四面八方的天地元氣瘋狂朝著陳家這處島嶼上彙集而來。

濃郁的天地靈氣形成了兩個漩渦,分別在古琴和古澤大師閉關的密室上旋轉起來。如同鯨吞溪水一般,無窮無盡的天地元氣瘋狂湧入古琴和古澤大師閉關的密室裡面。

越來越強的氣息從古琴和古澤的密室中傳出來,一些實力在凝真境的陳家武者被這兩股強悍氣息壓得有些喘不過氣來,身形不住的往後倒退。

冷面邪王:傲世毒妃別想逃 ,這才稍稍好了一些,感受到了壓力沒有之前那麼強了。

又是一天過後,天空中的兩個天地元氣漩渦陡然瘋狂旋轉起來,猶如兩個直衝雲霄的龍捲風一般。

天地元氣漩渦旋轉的越來越快,並且緩慢縮小,一點一滴的全部沒入了古琴和古澤大師閉關的密室之中。

直至四周圍瘋狂激蕩的天地元氣平復下來之後,古琴和古澤大師兩人閉關的密室大門吱呀一聲打開,古琴和古澤兩人同時從密室中走了出來,兩人身上同樣是散發出玄液境的渾厚氣息。

「哈哈,恭喜古澤大師和令孫女同時突破玄液境。」陳無風馬上笑著來到古澤大師面前,抱拳笑道:「古澤大師能夠和令孫女一起突破玄液境,真是遺失之地一大美談,日後遺失之地的人更加會羨慕讚揚古澤大師的。」



靈魂一旦受損的話.這個生靈也就可以說徹底廢掉了.

Previous article

“不知道這次誰會勝,玄黃戰體畢竟不凡,他和姚奕的那一戰可是驚豔至極呢!”有人感嘆,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競武場,生怕錯過任何一個細節。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