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大吃一驚,急忙問道:“星星你怎麼樣?有沒有被灼傷?”

拓跋星低聲道:“我被那氣息噴到臉上了,臉上有些痛。”

我急忙打開手電,向拓跋星的臉上照了過去。只見拓跋星的左臉之上有一塊紅紅的印跡。但卻沒有潰爛,我這才放下心來。

我低聲對拓跋星道:“沒事的星星,你臉上只是被燒了一下,有一些發紅。”

拓跋星這才放下心來。

那一隻火蜈蚣在縫隙那裏噴了一會氣之後,見沒有效力,也就就此不動。就在這時只聽遠處望鄉臺斷崖下面,傳來一陣嗤拉嗤拉的聲音,似乎是什麼東西在巖壁上拖動,發出來的聲音。

我心中一怔,心道:“難道又是有什麼不乾淨的東西從那望鄉臺下面爬上來嗎?那望鄉臺下面可是忘川河啊。”

我和拓跋星都是側耳傾聽。只聽得那望鄉臺斷崖下面傳來的聲音竟是越來越近,不一刻功夫,那一個聲音便已經到了這望鄉臺上面。

隨即那聲音緩緩逼近我們所藏身的那一條石棺。

我們在石棺之中已然聽到這聲音正是一個人的腳步聲,這腳步聲之後,還有一個聲音在地上拖動的聲音,似乎是這個來人手上拖着一件東西,慢慢走來。

我心中好奇,心道:“那望鄉臺下面有什麼東西爬上來?是人?不大可能,這嘎仙洞太武皇帝的陵墓裏面千年囚閉,雖然有一個入口,但是那山谷一側的入口也是沒有人敢進入,這裏應該不會有人進來。如果不是人的話,那麼就只有一種可能,這個發出腳步聲的只能是一具從望鄉臺下面爬上來的殭屍,因爲鬼魂可以漂浮空中,鬼魂無聲,是不會也不可能發出聲音的。

這到底是一具什麼樣的鬼魂,竟然拖着東西爬上這望鄉臺的斷崖上面?我心中暗暗嘀咕。

我轉過頭去,望向拓跋星,只見拓跋星也是眼中疑惑,似乎也是不明所以。

只聽那腳步聲來到我們所藏身的石棺之前,跟着便聽得空中有東西募地飛起,似乎是那一火蜈蚣飛了起來。我心中暗道:“這一條火蜈蚣一定是發現了那個殭屍,這才飛身撲了上去,最好是這條火蜈蚣和那殭屍打個你死我活纔好。”

跟着我便聽到外面一陣翻翻滾滾的聲音,隨後這聲音一路遠去,片刻之後,便聽得這聲音來到望鄉臺的斷崖之前,隨後聲音便即消失不見。

我和拓跋星在那石棺之中良久良久,也不見有任何異動,這才慢慢推開頭頂的石棺棺蓋,站起身來,拿着手電向四處照了過去。

手電照耀之下,只見那一隻硃紅葫蘆還依舊靜靜的躺在地上,那硃紅葫蘆裏面的那一條極其可怖的火蜈蚣卻是影蹤不見。

適才爬上來的那一具殭屍也是不知道去了何處。

我一怔,看着地上那雲輕揚和史老大的屍身,心中暗道:“難道剛纔那一具殭屍和那一條火蜈蚣掉到望鄉臺斷崖下面去了?”

我正自心中琢磨的時候,拓跋星忽然一拉我的手,低聲道:“小五,又有人來了。”

我一呆,急忙側耳聽去,只聽遠處果然有兩個人的腳步聲慢慢走了過來。

我心中暗道:“這又是誰?是人還是殭屍?聽那聲音正是從自己適才和拓跋星一起過來的那一條通道之中想起的,看來一定又是不懷好意的人,進入這嘎仙洞。

我四處看了看,發現也只有我們剛纔藏身的這一口石棺還能藏住我和拓跋星,望鄉臺上一馬平川,除了這三口石棺之外,並沒有其他遮掩的地方,此時此刻,我們又不能不問來人是誰,上前冒冒失失的和這來人幹上一場,當次之際,最好的辦法還是到這將軍石棺之中躲上一躲。

沒有了那一條可怕至極的火蜈蚣,我們躲進棺材之中的時候,也可以將那縫隙留的大一些。

打定主意之後,我隨即招呼拓跋星繼續蹲下去,然後將棺蓋再次慢慢合攏,流出一條可以看到外面的縫隙,這才靜靜坐下來,和拓跋星靠在一起。

突然之間,我心中冒出一個念頭,要是可以的話,就是這樣,肩並肩和拓跋星在這石棺之中,一直到老,似乎也沒有什麼不好?

我轉頭向拓跋星望去,只見手電的亮光照耀之下,拓跋星的臉龐竟是異常的美麗,那一雙眼睛更是深邃如夢,明亮的似那天上的星光一般。

拓跋星被我看得一張臉有些微微發紅,然後就見她眼波流動,低聲道:“我有什麼好看?”

我低聲道:“你就是好看啊,我就是看一輩子也看不夠。”

拓跋星噗嗤一笑,低低道:“就怕等我老了,滿臉皺紋褶子了,到那個時候,你就不想看了。”我急忙表白道:“不會的,不會的,星星,我可不是那一種人。再說了,我要是不想看你,你也可以將我綁在那裏,讓我目不轉睛的盯着你。”

拓跋星眼珠轉動,嘻嘻笑道:“到時候你纔不會這麼聽話,再說了你不會閉上眼睛的嗎?”

我搖搖頭,對拓跋星道:“有你在我身前,我怎麼捨得閉上眼睛?”

拓跋星臉上一紅,低聲道:“小五,你就一張嘴巴甜。”說完這一句話,拓跋星將那手電拿了過來,隨即按滅。

我一怔,道:“怎麼了?”

拓跋星低聲道:“你沒聽到那腳步聲又近了一些嗎?手電開着的話,恐怕一會就被別人發現咱們倆躲在這裏了。”

我臉上一紅,心中暗暗慚愧,幸好這時候星星把手電關了,石棺裏面伸手不見五指,拓跋星纔不會看到我臉上的囧態。

我適才和拓跋星說話,一時間色授魂與,竟然忘了那漸漸逼近的來人。

來人是敵是友全然不知,自然不能讓這二人知道我們藏身在這石棺之中。

我和拓跋星凝神傾聽,只聽那兩個人的腳步聲來到這望鄉臺下,停頓了一下,這才邁步上來。

其中一個男人一邊走,一邊口中嘀咕道:“師兄,你看這條路,上寬下窄,面如弓背,背如弓弦平列,這,這上面是不是望鄉臺啊?”

另外一個粗豪的聲音低聲喝道:“就算是望鄉臺又怕什麼?你又不是第一次跟我來倒鬥摸金了,咱們每次都是這麼膽小?”

那個師弟低聲道:“師兄,你沒聽過嗎?一天不吃人間飯,兩天就過陰陽界,三天就到望鄉臺,望鄉臺,望鄉臺,上了望鄉臺,一去魂不來,這歌謠裏面可說了,這望鄉臺可不是隨隨便便上去的,上去了恐怕就下不來了。”這師弟聲音之中竟是帶着一絲恐懼之意。

那師兄大聲喝道:“劉大年,你要是害怕,你就留在這望鄉臺上面,我自己一個人上去——”

我和拓跋星在石棺之中側耳傾聽,聽到這師兄喊出這個名字,拓跋星的眼睛一亮,,低聲用脣語對我道:“小五,我知道這兩個人是誰——”夏烈陽聽到夏林龍和夏林果的對話,他的心就像是被刺扎了一樣,他的心是那麼疼那麼疼,在接到夏茹的電話時夏烈陽甚至把手頭的工作都丟了,趕忙的從上海飛到英國,下了飛機他就直奔醫院而來, 夏林果來到房間看到夏林龍卧躺在地上,夏林果上前把夏林龍扶到床上,夏林龍挺沉的,夏林果廢了好大的力氣才把他扶到床上去,夏林果拿了一杯醒酒茶給夏林龍喝下,剛喝到一半夏林龍就覺得有點反胃,他推開正在喂他和醒酒茶的夏林果,然後往衛生間跑去,夏林果被這麼一推直接摔在地板上,,醒酒茶也全灑了。

夏林果哼了一聲站起來,她揉了揉手肘,然後把地上那摔碎的被子掃走,這時夏林龍走出來了,他問夏林果沒事吧,夏林果笑了笑說沒事,夏林龍坐到了床上,夏林果走到他旁邊輕輕的問他怎麼了,夏林龍看了看夏林果,說:「哼!一切只是我自作多情罷了。」

「哥,什麼事能讓你變成這個樣子,你跟我說說好嗎?」夏林果說

「她,,,她走了。」這三個字很簡單,可夏林龍卻用這種方式說,可見他真的很傷心。

夏林果也預感到了,這個「她」可能是哥哥喜歡的那個女孩,可她為什麼要離開哥哥,難道她不喜歡哥哥嗎?

這種事夏林果也不知道該做什麼,她看到夏林龍這個樣子她實在是於心不忍,可她也不知道該怎麼勸夏林龍,她只好離開房間,她想夏林龍現在應該想一個人待著吧,

夏茹看到夏林果出來了就連忙上前去詢問,由於是在夏林龍的房間外夏茹只好輕問:「他怎麼了?」

夏林果把夏茹拉到客廳去,夏林果說:「哥哥好像失戀了,他喝酒就是因為這件事。」

「啊!失戀!」聽到這個消息夏茹表示很吃驚……

第二天早上夏茹做好了早點,吃早點時只見夏林果不見夏林龍,夏茹以為夏林龍經過昨晚的事會一蹶不振,她沒打擾他,作為媽媽她應該給他一些空間,現在這個時候他只想靜靜,夏林果也看得出來夏茹的心事,她拉著夏茹坐下來,夏林果把早點端到夏茹面前對著夏茹說這些全是夏茹親手做的她應該要嘗嘗吧,夏茹沒什麼心情吃東西,即使是她做的她也沒什麼胃口,夏茹簡簡單單吃一下就去上班了,看著眼前這些動就跟沒動過的早點,夏林果也無奈的放下了筷子,夏林果看向了樓上,這個時候夏林龍還沒起床,他不會就這樣消沉下去吧,夏林果嘆了口氣然後拿上書包就去上學了,只是她們並不知道夏林龍早已不在房間了。

夏茹來到公司就看到夏林龍坐在辦公室里忙著,夏茹欣慰的笑了,原來夏林龍沒有她想象的那麼脆弱,看到夏林龍在忙夏茹也就沒過去騷擾他,等夏茹離開后夏林龍抬頭看向夏茹剛剛站的位置,他不屑的笑了笑!

四年來夏林果的生活還是一個樣,上學放學,上學放學,她的生活除了學習還是學習,乏味無趣!

這天晚上學生們在教室里辦了一個較簡單的告別儀式,大四的畢業生即將步入社會今天他們要跟曾經美好的大學時代說再見了,每個人總是依依不捨的,楚世娜穿著一件黑色連衣裙,她就畫了個簡單的裝,不過看起來還是那麼美,楚世娜剛下車林心怡就走過來撞了楚世娜一下。

「哎呀!不好意思哦,誰知道你在這下車。」林心怡說后完就進去了,楚世娜想也不用想就知道林心怡是故意的,不過她沒怎麼計較,就當做什麼都沒發生吧!

儀式正式開始,大夥都說完自己在大學一些有趣且印象深刻的事後,負責這個派對的幾名同學說他們為了這個告別儀式準備了幾個有意思的遊戲,遊戲很簡單就看誰不敢玩,他們起初還擔心沒人玩,可沒想到這次大夥都這麼捧場,一個個喊著要玩,大夥按照那幾個同學說的圍成了一個圓,遊戲規則是用嘴吸住一張撲克牌然後傳給下一個人,以此類推按照這個順序一直傳,直到傳到最後一個人那裡這才算贏,輸了重來。

每個人絲毫不怕,竟然真的玩起來了,楚世娜下意識的走到高遠樹身邊,結果林心怡也湊到了高遠樹身邊,高遠樹還渾然不知他已經被兩個女人包圍了,然而吳長風那裡樊明妍也在悄悄的靠近他,紙牌傳到了楚世娜那裡,楚世娜用嘴吸住了紙牌然後傳給高遠樹,高遠樹看到楚世娜把紙牌傳向自己,他想要去接,可是不知道為什麼他竟然停頓了,3秒鐘后他又迅速的把那張紙牌接過來傳給林心怡,林心怡傳給了鞏凡,誰想林心怡面對鞏凡這麼漫不經心還毫無耐心,鞏凡要接牌的時候牌竟然掉了,來不及剎住就直接親到了林心怡的嘴,看到這一幕全部人都笑了起來,有的人甚至還起鬨,鞏凡也在跟林心怡說對不起,對不起,沒想到林心怡被鞏凡這麼一親就生氣了,更過分的是這些人居然還起鬨,她打了鞏凡一巴掌就跑出去。

有人說鞏凡和林心怡會不會是一對呢?看著他們挺配的,這時又有人說:「如果鞏凡和心怡是一對,那遠樹和世娜是不是也是一對啊?」全部人的目光又轉到了高遠樹和楚世娜身上,這麼多人都在看著自己楚世娜瞬間臉紅了。

回去時楚世娜問高遠樹,說:「遠樹,剛剛同學說的你也聽見了,你有沒有那個打算?」

聽到楚世娜這麼問,高遠樹瞬間停住了腳步…… 我心中詫異,低聲用脣語詢問道:“你怎麼知道的?這兩個人是誰?”

拓跋星低聲用脣語道:“這兩個人是長白山下的兩個參客,那個劉大年膽小如鼠,他師兄叫張大春,兩個認識一個師父教出來的,曾經在長白山上當了幾年的參客,後來在一次火拼之中差點死在長白山上,這兩個人跟我大哥哥李進認識,也不算太熟,在一起喝過幾次酒,我和爺爺也就因此認識了這二人,只不過最近幾年沒了這兩個人的消息,後來有人說這二人嫌棄採參利潤太低,這纔去做了盜墓賊。想不到今天在這嘎仙洞裏面遇到了這兩個人。”

我這才明白。心裏暗暗道:“這採參確實沒有盜墓來錢快。採參長年累月在山上,有時候一年一年遇不到一隻七品參。更別說那九品參王了。有的參客一輩子也不見得挖到一支九品參。那盜墓卻又不同,找到一個大墓,挖出來幾件冥器,就夠一輩子吃的了。更何況即使不算那大墓,就是那鄉野間的孤墳野冢,挖開了以後,裏面都差不多有幾件金銀玉器之類的好東西,到那市場上好歹一賣,就是千八百的,比參客是強勝百倍了。

只聽那師兄張大春說完這一句話之後,冷哼了一聲,隨即邁步向這望鄉臺上走了上來。

那膽小鬼劉大年猶豫一會,這才急忙趕了上來,一路氣喘吁吁的道:“師兄,你倒是等等我啊。”

師兄張大春冷冷道:“你不是不上來嗎?”

劉大年嘿嘿一笑,道:“咱們師兄弟有福同享,做師弟的怎麼可以讓師兄獨自一人上這望鄉臺呢。”

說話間這二人已經走了上來。

我和拓跋星凝神傾聽,只聽這二人的腳步聲來到望鄉臺上之後,在這三口石棺之前停了下來,忽然間那劉大年啊的一聲驚呼,似乎是看到了這地上雲輕揚,史老大還有那一具殭屍的殘骸。

劉大年顫聲道:“師哥,你看這三人怎麼會,會這麼慘啊?”

那雲輕揚和史老大都是被那火蜈蚣裂屍而死,那一具殭屍也是破體而亡。

這兩人一屍的慘狀,任誰看了都是心驚膽戰。

張大春過了一會,這才低聲道:“大年,別膽小,這地上的這三個人一定是看到這三口石棺,想要打開石棺,取出冥器,然後在分贓的時候,鬧了起來這才火拼而死的,一定是這樣,你看那個硃紅葫蘆就一定是個寶貝。”

劉大年顫聲道:“師哥,你看那個好像不是活人,似乎,似乎是一具殭屍——”

我心中暗道:“這個膽小鬼倒是眼鏡夠毒,一眼就看出那殭屍與衆不同。”

只聽張大春低聲道:“說不定這地上死的這兩個人就是爲了那一具殭屍身上的東西,這才大打出手。”

劉大年遲疑道:“可是,可是那兩個人的死狀,好像不是互毆而死的。”

這劉大年一定是看出這地上兩個人的死狀極其慘烈,可是又說不出原因來。

張大春似乎詞窮,忍不住罵道:“偏你就有這麼多問題,咱們進來這嘎仙洞是來盜寶的,可不是讓你來個十萬個爲什麼的,你要是這麼好學,以前怎麼不見你努力了?哼,師傅要是知道你這樣,早就被你氣死了。”

那劉大年嘟囔了幾句,聽得張大春不滿,也就不再說話。

張大春的腳步聲隨即走到我們身旁那第三口石棺之前,停了下來,隨即聽他喃喃自語道:“這口石棺外面這麼漂亮,又是雕刻的這麼多的花紋,一定裏面大有名堂。大年,跟我將這石棺打開。”

那劉大年答應一聲,隨即奔到那第三口石棺一側,站好之後,隨即對張大春道:“師兄,我準備好了。”

張大春沉聲道:“咱們兩人一起用力,知道嗎?”

那劉大年哦了一聲,二人隨機同時發力,口中喝道:“起。”隨即聽的格格聲響,那一口石棺棺蓋被這二人給擡了起來,二人將石棺放到一旁地上,隨即湊到那石棺之前,向那棺中望了過去。

這一眼望去之後,二人都是臉上露出訝然之色。

我和拓跋星蹲在棺中,透過那一絲縫隙,看到這二人臉上的這一副詫異的神情,都是一怔,我心中暗暗道:“那第三口石棺,未來棺中放置的到底是什麼?”

心中狐疑,可是也只能蹲在這石棺之中,偷偷觀看。只見那張大春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低聲道:“這是什麼?”

那劉大年皺眉道:“這是一朵花啊,師哥。”

那張大春沒好氣的道:“我知道是一朵花,可是你難道沒有想過嗎?爲什麼這麼一口棺材之中,放置了一朵這麼大的花?這裏面難道沒有古怪嗎?”

那劉大年不說話了。

石棺之中的我心中也是大爲好奇,不明白爲什麼那一口未來之棺中,放置一朵花?

那朵花是什麼樣子的?放在棺中是什麼意思?

我側頭望向拓跋星,拓跋星看見我望向她,眼睛之中有疑問,拓跋星搖了搖頭,似乎在告訴我,她也不大明白,爲什麼那一口石棺之中放置了一朵花。

劉大年看着那棺中,忽然鼻子深深吸了一口,對張大春道:“師哥,這棺中的這一朵花,這麼好聞。你也聞聞看。”

張大春遲疑了一下,但還是將身子湊到那石棺之前,深深聞了一下,這才點點頭,道:“確實好聞。”

張大春皺起眉頭,似乎還是不大明白,爲什麼這石棺之中會放置這麼一朵花。

這一件事情也太過匪夷所思。

二人站在那石棺之前,思謀了十幾秒鐘之後,似乎都是全無頭緒。

那張大春對劉大年道:“師弟,咱們打開這一口棺材看看裏面有什麼古怪的東西。”隨即便欲邁步向我們藏身的這一口石棺走來。

可是張大春轉身看到劉大年的那一刻,卻是被嚇得臉色立變,只見那劉大年臉上帶着癡癡傻傻的笑意,竟是呆呆的看着那棺中的那一朵花,一動不動,全然忘了自己。

張大春大驚失色,向那劉大年大聲招呼道:“劉大年,你怎麼了?”

走了過去,伸手一拉劉大年,劉大年卻彷彿丟了魂一樣,任由張大春拉着自己,走到一旁。

我和拓跋星在那石棺之中看到這一幕,也是心頭震駭不已。

我低聲道:“星星,你看這兩個人是怎麼了?”

拓跋星聲音之中有了一絲恐懼道:“那劉大年似乎被招了魂。”

我們二人正用脣語低聲說話,只見那張大春的神色似乎也突然變了,變得和劉大年一樣癡癡傻傻。然後張大春放開劉大年,二人都是走到那石棺之前,對着那棺中的那一朵花呆呆發愣。

突然之間,那劉大年一口鮮血噴了出來,撒到那石棺之上,那張大春隨即也是噴出一口鮮血,也是撒到面前的石棺之上。

二人的身子都是相繼歪倒,看着二人的模樣,竟是在這瞬息之間,死了。

死了?!

我心頭震駭,眼睜睜的看着這二人在我和拓跋星的面前死去,卻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我心裏只是生升起一絲莫名的恐懼來,我不知道那 第三口石棺之中,爲什麼那一朵花竟然可以在一瞬間要了這張大春和劉大年的性命?

那一朵花是什麼樣子?莫非是來自地獄之中,開在忘川河畔的魔鬼花?

我慢慢伸出手去,握着拓跋星的手,只覺得拓跋星的一隻手也是冰涼,似乎適才的這驚人一幕也讓拓跋星心中巨震……為了 吃飯時,夏林果沒見到吳長風很是失落,她都不知道這頓飯是怎麼過去的,吃飯的時候夏林果也聽到了吳長風和吳正森還是跟以前一樣父子關係並不怎麼好,不知道他們怎麼想的,明明是父子卻要跟仇人一樣。

夏烈陽跟大夥介紹了夏林龍,夏烈陽說夏林龍是英國的分公司派來協助太陽服飾的,竟然夏林龍回來了,夏烈陽打算把總經理的職位安給夏林龍,他和夏茹說好了的,夏茹的意思是要讓夏林龍能定下心來好好工作,只有這樣子夏林龍才會想著要結婚,這樣子夏林龍也就事業有成家庭有成,夏茹何樂而不為呢。

聽到自己要當總經理而不是來出差的,夏林龍一下子拒絕了,可夏烈陽一再堅持自己的原則,最終把夏林龍逼得同意了,讓夏林龍沒想到的是這件事居然是他媽出的主意,迫於無奈夏林龍也只能答應了。 我和拓跋星面面相覷,誰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爲什麼那一隻石棺之中,會出現如此詭異的一幕?

就在我和拓跋星不知所措之際,遠處又有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奔了過來。

這腳步聲來的好快,每一下響起都是距離這望鄉臺近了十來米,似乎這來人足不點地一般。

我心中暗暗覺得這來人的腳上功夫似乎比那大哥哥李進差不了多少。

我心中暗道:“今天這望鄉臺上好熱鬧,我們在這石棺裏面剛剛待了這一會功夫,便來了這麼三撥人馬。就是不知道這一次來的是誰?

那來的兩人腳步聲落地之後毫不停留,一直奔到這望鄉臺下,依舊快速異常的奔了上來。到得這望鄉臺上之後,藉着那縫隙,我依稀看到來的二人竟然都是光頭,穿着僧袍,我心中一呆:“怎麼這嘎仙洞還來了和尚?這和尚不會也是爲了這嘎仙洞裏面那太武皇帝陵墓之中的冥器吧?”

我看向拓跋星,只見拓跋星的目光也望向我,拓跋星的一雙星眸之中也是滿眼迷惑。

只見那兩個和尚都是手持火把,奔到這望鄉臺上之時,看到這滿地的屍骸,都是嚇了一跳。

其中一個眉目清秀的和尚低聲道:“這裏怎麼這麼多死人?”

另外一個眉間有一個刀疤的和尚低聲笑道:“這裏是望鄉臺,望鄉臺上怎麼會沒有死人?”

先前那個和尚低聲道:“智光,我總覺得咱們這一趟遼東之行,有些不大吉利。剛剛進到這嘎仙洞裏面,就遇到這麼多的死人。

那個智光和尚對他道:“是啊智秀,我也感覺有些不大吉利,這幾天心裏總是有些不好的感覺,這不一進入這嘎仙洞,就看到這麼多血腥的屍體。”

我心裏暗暗道:“智光?腦袋倒是很光,其他的那裏光了?那個叫什麼智秀的,倒是長得挺秀氣。”

只聽那智秀低聲道:“這兩個人身上帶着洛陽鏟,一定是盜墓的,那一個身上穿這奇裝異服的,似乎不像咱們漢人,倒像是苗疆一帶的,那個黑大漢倒是這遼東一帶的,我和師傅有一次吃飯的時候,就看見過這個人,師傅還和這個人喝了幾杯酒呢。”

我心裏一動,心道:“這個和尚言語之中似乎認得那個黑水溝的史老大,而且這個和尚的師傅還跟那個史老大喝過酒,看來這個和尚和他的師傅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只聽那個智光道:“智秀,你看這二人是怎麼死的?怎麼臉上身上也沒有什麼傷痕啊?”

只見那個智秀和尚慢慢走到那張大春和劉大年的身前,低頭看了看,這才擡起頭來,沉聲道:“這二人竟似是中毒而死,你看,這二人口中噴出的鮮血都是黑色,只是這望鄉臺上有什麼劇毒呢?”說話之間,這二人已經慢慢走近那第三口石棺。

距離那石棺還有數米之遙,那智秀和尚突然止步,側耳傾聽起來。

這智秀和尚只要再走近數步,便會聞到那石棺之中的花香,便會如同那張大春和劉大年一樣,被迷失了魂魄,隨即口噴鮮血中毒而亡。偏偏就在這個時候,這個智秀和尚停下了腳步。

那智光和尚奇道:“怎麼了?智秀。”

智秀和尚微微皺着眉頭,對智光道:“你聽那望鄉臺下面似乎有什麼東西正在慢慢爬了上來。”

智光側耳傾聽,藏身石棺之中的我和拓跋星也是側耳聽了起來,原來先前那個嗤拉嗤拉從望鄉臺斷崖下面漸漸上行的那個聲音又慢慢響了起來。

我心中好奇,心道:“莫非是適才和那一條可怕的火蜈蚣滾下斷崖的那個殭屍又爬上來了?那個殭屍竟然沒有死,也真的是一奇了。”

石棺外面,智光和智秀兩個和尚都是目光炯炯望着那一座斷崖,似在看看到底是什麼東西從斷崖下面爬將上來。

片刻之後,只見一具身穿武士衣袍的殭屍手中握着一杆鐵槍,從那斷崖下面慢慢爬上望鄉臺。

第一次我們沒有看到這武士,這一次我們藏身的這口石棺的縫隙刻意留的大了一些,這纔可以藉着外面那兩個和尚手中的火把,看到爬上望鄉臺的這一具殭屍赫然正是被我和拓跋星從那冰壁之中冰俑裏面挖出來的那一具神麚武士。

我心中暗暗嘀咕,看來適才和那一條火蜈蚣一起滾落山崖的一定也是這神麚武士了。之前我竟然沒有想到,這水克火,冰也是水的一種形態,那火蜈蚣再如何厲害,遇到這冰凍而成的神麚武士,也一定是束手無策。

那一條火蜈蚣不知去向,看來一定是被這神麚武士殺死了,或者是落入那忘川河中,淹死了。

水克火,那火蜈蚣掉到忘川河之中,一定活不了。

那一具神麚武士爬到望鄉臺上之後,先是俯伏在地,爬上一會,就在我以爲這神麚武士不會再起來的時候,那神麚武士竟然慢慢的站了起來,只見他手持那一杆鐵槍,一雙灰濛濛的眼睛慢慢從智光和智秀兩個和尚的臉上掠過,這二人臉上肌肉都是跳了一下,隨即雙眼眯了起來,滿眼緊張的盯着那個神麚武士。只見那神麚武士似乎對這二人視若無睹,隨即目光再次從這望鄉臺上掠過,最後目光竟然落在那一具將軍的屍骸之上。

神麚武士灰濛濛的眼神在看到那一具將軍的殘骸之後,似乎雙眼裏面冒出一絲亮光,跟着這神麚武士手持鐵槍,向那將軍的殘骸奔了過去。

“是我!”一聽到是他的聲音我就放下了心來,下意識就用手臂圈着他的脖子往他懷裏靠了靠。

Previous article

褚一刀不做他想,趕緊推開車門,飛快的下車。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