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衆人黑洞洞的槍口指着酒吧,她纔剛剛準備喊話就看到一個人影走出來,面色頓時一變。

“我來救人。”

林傑此刻沒有心情和杜夢晴寒暄,擡手一指那一輛漆黑如墨的寶馬車,道:“不信你可以問問這位美女海洋專家,我相信你是認識她的。”

杜夢晴看着這般冷漠的林傑,先是一愣,旋即靠近了那一輛車子,還沒有來得及問話,便是看到孟新雅衝下來,直接撲到了林傑的懷裏。

“你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不知爲何,在兩人相擁的瞬間,一股濃郁的醋意,涌上了杜夢晴的心頭。 隨着鄭梓辛等人的離開,酒吧裏漸漸恢復了平靜,孫思華和方明華也沒有繼續浪費時間,早已經是從後門離開,先行前往了黃天琅的別墅。

而此時的林傑,則是在酒吧的門口,迎上了前來的杜夢晴以及幾十個荷槍實彈的警察。

“林傑,你老實交代,這是怎麼回事?”眼見得林傑和孟新雅抱在一起,杜夢晴只感覺心頭很不是滋味,一種難言的酸意,不斷的在胸口瀰漫、翻涌。

連她自己都有些弄不清楚,爲什麼會有這樣的情緒。甚至,身爲刑警隊長,居然沒有壓抑住自己的情緒,徑直冷喝出聲。

“我已經解釋過了,是爲了救人,而且,現在我還要繼續去救人,實在沒時間和你在這裏浪費。”

林傑安撫了孟新雅幾句,看着杜夢晴這副樣子,禁不住的眉頭一皺,他也有點不清楚杜夢晴這麼生氣幹嘛,心頭掛念着方彩鈴的安危,語氣也沒有好到哪裏去。

說完,徑直就要上車走人。

“你站住!”

杜夢晴喝了一聲,竟是閃身攔在了林傑的身前,道:“你來救人?那其他人呢?酒吧裏怎麼一個人都沒有?難不成,他們看到你就都被嚇跑了麼?”


“杜隊長!”

林傑的臉上漸漸攀上了一抹陰沉,擡眼冷冷的望着杜夢晴,沉聲開口道:“現在我沒時間和你計較這些,人命關天,你們的出警速度我也不想過多的指責什麼,你最好不要來阻攔我。”

“我就要阻攔怎麼,這可不是兒戲,絕對不能任你胡來!”

杜夢晴看着這副樣子的林傑先是怔了怔,旋即面色也是泛上了冷峻,不依不饒的站在林傑的面前,顯然是不想讓他就這樣走人。

“你現在必須和我回警察局,去做筆錄,交代今天發生的事情。”

話音落下,還真的有兩個警察直接走過來,看樣子是準備將林傑帶上警車。

“你不要得寸進尺。”

林傑面沉如水,上前一步,冷聲道:“還記得那天夜裏被人一擊致命的倒黴鬼們麼?現在,他綁了方彩鈴,萬一出了什麼事情,我想別說你這個刑警隊長,就算是你爸那個公安局長,也扛不住的吧?”

“什麼?”

聞聽此言,杜夢晴的面色陡然一變,腦海中這才浮現出那些相關的資料,眼眸中也是攀上了濃濃的擔憂之色。

“那你一個人,也做不了什麼啊,我陪你一起去!”

杜夢晴不是傻子,以方家的勢力,如果方彩鈴出了什麼事情,壓力最大的無疑就是他們這些人了。

“隨你,我沒時間和你繼續浪費了。”

然而,面對她的關懷,林傑卻是顯得並沒有很在意,而是閃身避開了她,倒是將孟新雅推到了她的面前,囑咐道:“這位是樑京來的海洋專家,麻煩你照顧了。”

說罷,不等杜夢晴有所反應,便是徑直上了車,伴隨着發動機的嗡鳴聲,等到杜夢晴擡頭的時候,只能堪堪看到個排氣管而已了。

氣憤的杜夢晴也只能的跺跺腳,將孟新雅交給幾個警察去照顧,而後便是發動車子,帶着剩餘的人馬,緊追着林傑的車子而去。

這一片荒郊再度恢復了寧靜,但是這件事掀起的風波,可遠遠沒有到安靜的時候。

鄭梓辛狼狽的逃離了酒吧,卻是發現手機等所有的通訊設備,連同錢包等都被人拿走了,閃電更是不見了蹤跡,僅剩下同樣奄奄一息的狂狼和幾個大漢跟在身邊,簡直如喪家之犬一般。

最終還是憑藉着狂狼的聯繫方式,找到了黑龍會的一個據點,這才得以喘息,趕快聯繫了馬尚龍。

相比黃天琅,他還是感覺到馬尚龍的可靠性更好,畢竟黃天琅是來自樑京的人,而且家中勢力也不弱,就算是出了什麼事情,只需要拍拍屁股走人。

而他就不一樣了,他的根可是在南海,黃天琅走了,方家和孫家可不代表能夠輕鬆放過他,這個時候,唯一能夠依仗的就是馬家了。

“你去綁架了孟新雅?還和黃天琅聯手,把孫思明和方彩鈴給控制了?”

馬尚龍聽到鄭梓辛的彙報,差點沒從牀上跳起來,面色十分難看。

“馬少,我這也是迫不得已,黃天琅都這樣脅迫我了,要是我不做的話,我哪裏是他的對手啊?”鄭梓辛幾乎是帶着哭腔開口。

原本在之前,根據馬尚龍的提議,他們是準備恐嚇方彩鈴,迫不得已的情況下,可以綁架方彩鈴來脅迫林傑。

但是以鄭梓辛和黃天琅的心思,卻是不願意對方彩鈴下手,這纔將目光落在了孟新雅的身上,看那之前林傑和她的關係,也不尋常。

事實也的確如他們所預料的一般,林傑果真來了,但是令他沒想到的是,香榭裏的事情被林傑輕鬆化解,連黑龍會的人也不是他的對手。

此刻的鄭梓辛,真是有種吐血的衝動,這個林傑,就像是他的剋星。

“唉!”

在被馬尚龍好一頓教訓之後,鄭梓辛無奈的掛斷了電話,這條小命,也不知道還能夠保存多久。

“怎麼辦呢!”

忽然,鄭梓辛的腦海中閃過了一抹電光,整個人忽然想到了什麼,焦急的撥通了電話,漫長的忙音之後,聽到一個慵懶的聲音響起。

“哥,什麼事啊!”

……

林傑也是察覺到了身後緊緊跟着的杜夢晴一行人,倒也沒有多說什麼,相對於他們單槍匹馬的衝進去,警察或許也是個不錯的幫手。

畢竟,救人才是重中之重。

“怎麼樣?”

眼見得林傑下車,先到的孫思華兩人也是快步走過來,面對林傑的詢問,卻是無奈的搖搖頭,道:“這傢伙早就做好了防備,到處都是人,我們除非的硬闖,否則不可能進去。”

“那就先等會兒吧。”

林傑微微眯着眼睛,眼眸中閃過了點點的凝重之色,倒是讓方明華和孫思華看的一愣,有點不明白林傑的意思。

但是很快,烏拉烏拉的警笛聲,便是讓他們清醒過來,眼見得數輛警車呼嘯而至,兩人的臉上也是閃過了驚異之色。


“傑哥,你該不會想要靠警察打垮這些傢伙吧?”

“當然不是。”

林傑微微眯着眼睛,眼眸中閃爍着點點精光,道:“黃天琅的性格,可不會懼怕這些的,在樑京他都不會忌憚這些,更何況是在南海。”

“那我們要怎麼辦?”

“等人。”

“還有誰?”方明華和孫思華面面相覷,臉上滿是驚異之色。

然而,林傑卻是默不作聲,只是冷冷的望着不遠處陸陸續續下車的警察,似乎在等待着什麼。直到兩人都有些急不可耐的時候,林傑終於是開口。

“來了。”

不僅是兩人,杜夢晴和一衆警察也是眯起眼睛,朝着不遠處的方向望了過去,臉上都是攀上了凝重之色。

“方家的人!”

方明華微微一愣,這些車子他最是熟悉不過了,儘管因爲姐姐的原因,他也很少回家,但是這些東西還是很熟悉的。

尤其的爲首的那人呢,更是從小陪着他身邊的老管家,福伯。

“福伯,你怎麼來了。”

見此情形,方明華趕忙迎了上去,疑惑的問了一句。

“大小姐的事情,老爺已經是知道了,這次特地派我來處理,二少,這次的事情,你就不要摻和了。”福伯說着,擡手一招,就有兩個人走過來,將方明華直接架起。

“不是,福伯,我怎麼能走呢!傑哥,傑哥!”

方明華哪裏肯走,眼見得福伯沒有鬆口的意思,趕忙求救林傑。然而,後者卻是搖搖頭,道:“小方少先回去吧,這裏的事情我來處理就好了。”

無奈之下,方明華也只能是任由被人帶到了車上,很快便是消失在大路的盡頭。

福伯和林傑點點頭,笑着道:“林先生準備怎麼做呢?”親切的樣子,完全不像是第一次見面,倒是杜夢晴一衆人,全都被晾在了一邊。

“福先生是吧,還沒有足夠的證據,證明這裏的確有人被綁架了,所以我們是不能貿然闖入的,要不我們先……”

“大小姐出了事情,你擔得起責任麼?”

杜夢晴的話還沒有說完,就是被福伯冷聲打斷,眼眸中分明的閃過一抹精光,一絲若有似乎的氣息掠過,饒是杜夢晴常年與窮兇極惡的罪犯打交道,依舊是有些抵擋不住,身體不由的倒退了半步。

“如果你們麻煩的話,儘管回去,我也不需要你們的插手。”

福伯的話絲毫不留情面,杜夢晴也只能是有苦說不出,以方家的勢力,即便她是個刑警隊長,也不能改變什麼,尤其方家從來沒有做過什麼出線的事情,反而是對南海是發展做出了巨大貢獻。

就在這時,林傑上前一步,笑着道:“福伯也犯不着和他們計較了,現在還是救人要緊。”

“林先生是有什麼想法了麼?”


“能有什麼想法。”林傑望着守衛森嚴的別墅,笑着道:“當然是人擋殺人,佛擋滅佛了!” “林傑,你不能……”

“年輕人,你不錯!”

林傑的話音才落,杜夢晴和福伯做出了完全不同的態度,而林傑,則是選擇性的忽略了杜夢晴的態度,滿臉笑意的看着福伯,道:“這還需要福伯出手呢!”

“無妨,老夫本就是爲了這件事來的。”

說着招招手,二十幾個人便是圍在了兩人的身邊,儘管稱不上個個臂大膀圓,但是相比之下,這些人的眼神明顯勝過了指孫思華身後的那幫人。


每個人的眼神都充滿了深邃之感,顯然都是經歷過生死搏鬥的。

“上!”

福伯輕喝一聲,身邊的二十幾個人便是一涌而出,徑直朝着別墅的大門而去。身後的杜夢晴即便是有心攔截,也不好出手,只能是安排警察護住周圍,以免傷及無辜。

“福伯,我也去了。”

林傑點點頭,也是甩開大步,帶着孫思華和那幾十個人,跟在打頭陣的二十幾個人身後,朝着別墅之中而去。

此時的別墅之中,方彩鈴就被困在一處閣樓上的房間裏,滿臉的疲憊之色,卻是始終不敢閉上眼睛。靠在牀頭的位置,緊張的看着房門的位置。

自從酒宴散後,她就感覺到腦袋有點發暈,本想乘着孫思明的車子離開,沒想到,路上卻是遭遇了一個實力強橫的人,連孫思明和她,都是被困在了這裏。

很快她就得知了這些事情的始作俑者是黃天琅,而爲了防止這個傢伙趁機做什麼不軌之事,她始終不敢閉眼,即便是腦袋暈乎乎的,幾乎要炸裂。

但是也不知道爲何,黃天琅始終都沒有出現,連孫思明的面,她也再也沒有見到,心頭的焦急越來越濃。她的手機不知道去了哪裏,房間裏更沒有半點可以用來通訊的東西。

伴隨着時間的流逝,恐懼也是一點點的積攢,她一直勸說自己要冷靜,其實也在暗暗擔憂,繼續下去的話,不知道什麼時候,她就會被自己逼瘋的。

嘭嘭嘭!

就在這時,一陣陣的慘叫聲傳入了耳中,她本能的起身,想要聽個清楚,但是四面無窗的地方,根本看不到任何人的身影,更別說這幾乎飄渺的聲音了。

但是很快,她的門外,也是響起了急促的腳步聲,使得本就神經敏感的她,臉色頓時慘白。

房門被人打開,面色難看的黃天琅大步走了進來,冷冷的望着她,哼道:“果然有人來救你了,開心麼?”



梅利接着說,他們世界快要崩塌,惡魔實力太強,本來他們想帶大量的丹藥回去戰鬥,當發現何龍的時候,改變主意了,他以前在本魔書裏看到,需要另外一個世界人去解救,這個人必須能穿梭空間,他發現何龍很符合這個條件。

Previous article

所以寧無華打算潛入爲主,吹寧無華這個時候,抓着船的邊緣,靠着自己驚人的臂力,一步一步的挪,挪到了後面,他在用力擡起頭看了一下。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