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秦風有些頭痛,道:“這是神獸族族長的女兒,叫琪連,本來是個很懂事的姑娘,今天不知道怎麼了?”

沈麗同是女人,怎麼會不明白?

她白了秦風一眼道:“怎麼了?看不出你這傻小子,人長得不咋地,勾引小姑娘卻是一套又一套。”

秦風臉一紅,忙解釋道:“天地良心,我一直把她當妹妹看,可沒存什麼非分之心。”

沈麗輕笑:“你把她當妹妹看,可她把你當情郎看。”

秦風的臉更紅了,道:“我本來想把她介紹給聶宏的,沒想到她老纏着我不放。”

沈麗道:“這女人的心海底的針,你是不會明白的。”

秦風長長地嘆了一口氣。

夜裏,秦風把衆人聚在一起,衆人向秦風詢問下一步的打算,秦風道:“先按兵不動,看血宗他們的動靜再說。不過,如果我沒猜錯的話,肖恨他們也肯定會聯合大進國宗門的力量來對付我們。”

衆人一驚,大進國的宗門力量和大遠國也差不多,要是許雲楓和肖恨得他們相助,倒是不可小視。

方連城問道:“那我們該怎麼辦?”

秦風道:“你們宗門與大進國宗門之間有沒有交往?”

張啓初道:“有是有一些交往,平時我們也偶爾在一起研討賦技什麼的。”

秦風道:“這就好,現在我們要做的就是各位掌門立刻悄悄到大進國的宗門裏找到自己有交情的人,趕在許雲楓和肖恨之前把他們拉攏過來,至少要他們保持中立。”

程萬里忍不住道:“你說得倒輕巧,他們憑什麼會聽我們的話。”

秦風笑道:“血魔之名臭名昭著,你只要跟他們說肖恨是血魔的徒弟,他準備拉他們進入血宗,他們一聽,即使不和我們聯盟,也肯定不會同意肖恨的請求。”

程萬里喜道:“這倒是個好辦法。”

北定城,王府。

許雲楓想控制大遠國宗門的計劃失敗後,正在悉心照顧肖恨的病傷,有人輕輕地向他交了一張紙條,說是有人求見他。

許雲楓告別肖氏父子,向外走了出去。

只見一個五十幾歲的老者渾身破爛不堪,對許雲楓道:“掌門,大事不好了。”

許雲楓見是自己的親信朱光,大驚道:“朱光,出什麼事了?”


朱光訴說了秦風帶人血洗血宗的過程,他本身是個賦皇,乘衆人不注意,才得以逃出來。

血魔聽後臉色大變,自己辛苦經營幾十年的血宗就這樣沒了,幸好大部分精英高手都被他帶出來了。

肖恨此時傷已好差不多,走了出來,見血魔緊緊皺着眉頭,當下問道:“師父,你怎麼了?”

許雲楓向他說了血宗大本營被洗的事。

他恨恨地道:“我一定要讓他們負出血的代價。”

肖恨道:“光憑秦風的勢力,要想最快速度把我們血宗的留守力量殲滅很難,除非……”

許雲楓道:“除非什麼?”

肖恨道:“除非大遠國的宗門已經聯合起來了。”

許雲楓大怒:“媽的,幫他們作嫁衣。”

肖恨笑道:“他們大遠國有宗門,我們大進國也有宗門勢力,他們可以聯合宗門,我們也可以去拉攏宗門勢力。”

許雲楓喜道:“是啊,我怎麼沒想到。這件事交給你去辦,我出面不大好。”

其實他知道自己名聲不大好,再說肖恨是大進國皇子,去辦這件事也比較適宜。

肖恨道:“放心吧,我會着手去做的,另外,我還有一個借刀殺人之計可以對付秦風他們。”

許雲楓忙問道:“什麼計?快說。”

肖恨道:“我們派人去大顯國,就說秦風殺了他們的使者,大顯國惱怒之下,一定會向大遠國興師問罪,到時候我們來個坐山觀虎鬥,最後一舉消滅秦風他們。”

許雲楓一聽,這倒是個好辦法,便同意了。

肖恨笑道:“這一段時間,我的魔血大法已經完成得差不多了。”

許雲楓一聽,大喜過望,自己果然沒看錯肖恨的天才。

原來肖恨這段時間傷痛不止,不停地咳血,沒想到竟然被他研究出魔血大法的修習方法。這魔血大法前期的修煉需要自身的血作爲引子,過去血道人和血魔之所以沒能成功練習,就是沒想到這一點。

當然,肖恨並沒有告訴許雲楓,許雲楓也不知情,還以爲肖恨靠悟性參透這魔血大法的修習方法。

秦風教衆掌門的方法果然有效,大進國的宗門一聽說血魔兩字,一個個嚇得直打哆嗦,有的表示願意暗中和乾坤盟聯合,有的表示看情況再說,當然也有搖擺不定的。

有這樣的結果,秦風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肖恨的人顯然去遲了一步,幾科所有的大進國宗門早已知道肖恨是血魔的弟子,都推說他們與世無爭,不問世事,不宜過問國與國之間的事情。

肖恨的人不明就裏,只好如實向肖恨回報。

肖恨聽後,心知這些宗門人確實如此,只好作罷。 秦風這些天天賦等級又升了一級,達到了賦王四級,可羨煞了旁人。

尤其是霍青,前不久他還比秦風多一級,如今就扯平了,他不得不承認秦風天資確實比他要好。

衆人見秦風實力漲得飛快,對乾坤盟的前景也大爲看好。

而令衆人更爲吃驚的是,秦風把這段時間煉的丹藥全都發給各掌門,要他們把這些丹藥作爲獎勵優秀弟子或表現突出的弟子。

“這是固元丸、增靈丸……怎麼,你是四品賦藥師?”

“不對,這是本元丸啊,秦盟主,你是五品賦藥師?”

衆人心情激動,有了這些丹藥,各宗門弟子提升等級可就容易多了。

尤其是賦將九級弟子,各宗門都有很多,但賦將九級升到賦王是賦者一生中最難跨越的門檻,這也是爲什麼羅文君一成爲賦王就可以打敗聞一海的原因。

衆人終於明白風雷門在弟子大賽上羅文君明明天資不高,卻能先其他人一步進入賦王的原因。

秦風其實煉製六品丹藥回魂丹也有小成,他卻不說破,道:“在下機緣巧合學會了煉製賦藥,沒想到還能派上用場。”

衆人此時對秦風的看法又高一層,要知道賦者們在賦王以後要提升等級全靠個人修煉,而之前丹藥是起着很大作用的。

但西北大陸地處偏僻,不要說五品賦藥師,即使是個二品賦藥師,也不大願意來這晨發展,這就使得這一帶賦藥奇缺。

這也是藥城中烏一旦召開拍賣大會,整個西北大陸的人都趨之若鶩的原因。

“我們下一步該怎麼辦?”

秦風和歐陽炎亮及衆掌門正在籌劃如何對付許雲楓和肖恨,聶宏匆匆走了進來。

“陛下,飛鴿傳書。”

這封在大顯國邊境軍隊的飛鴿傳書,寫的內容竟是大顯國陳兵邊境,要大遠國對費仁的死給他們個說法。

大顯國可不比大進國,它是第二層次的國家,皇室高手如雲,將領一般來自世家,天賦等級也普遍比較高。與這樣一隻軍隊作戰,大遠國勝算幾乎爲零。


除非把賦者也搬上戰場。

“肯定是肖恨那小子惡人先告狀。”聶宏咬牙道。

秦風知道事情緊急,大顯國早就對鄰近的西北大陸虎視眈眈,想要插一足,但苦於沒機會,而費仁的死,正好給了他們進攻大遠國的藉口。

秦風雖說有乾坤盟,但如果乾坤盟的賦者參與戰爭,大顯國肯定也會和國內其他勢力聯合起來對付大遠國,而且肖恨和許雲楓的勢力還在虎視眈眈,這樣,大遠國就會處於危險之中,剛剛建立起來的乾坤盟也可能被消滅在萌芽狀態。

爲了對付這場突如其來的危機,秦風決定親自走一趟大顯國。


歐陽炎亮道:“你一個人去太危險,還是讓我跟你一起去吧。”

上官飛雲、聶宏、小龍、歐陽豹也要求一起去。

秦風道:“師父您不能去,萬一許雲楓帶人來襲,其他人是沒辦法對付的,掌門也留下來幫師父吧,我和歐陽大哥一起去就好。”

聶宏、小龍實力還偏低點,去了反而有危險。

歐陽炎亮知道大顯國高手如雲,二人此去可謂是危險重重,可是秦風說的也有道理,如果他自己親自出馬的話,血宗的人來襲,這裏的人是絕對擋不住的,爲了大局着想,他也只好同意秦風的建議。

一旁的上官飛雲道:“乾坤盟裏這麼多人,難道就不能派別人前去?非得你親自去不可?”

秦風道:“事關重大,還是我親自前去比較放心。”


臨行前,歐陽炎亮把歐陽豹叫到面前道:“盟主此次去大顯國,他的安全就看你的了,如果他有什麼閃失,我唯你是問。”

歐陽豹一挺胸道:“主人放心吧,有我在就有盟主在。”

秦風與歐陽豹二人告別衆人,坐上閃電鯤鵬向大顯國京城賀蘭城飛去。

臨近賀蘭城,秦風忽然發現空中居然有無數守衛騎着飛行騎獸在城外巡邏,其中不乏在空中來回飛動的賦皇高手。

一座城池還有空中守衛,秦風是第一次看見。

秦風放慢了速度,閃電鯤鵬從雲層中降下。

“站住,什麼人?”

一名空中守衛早已見到了二人,出場喝道。

立刻有無數飛行騎獸向他們飛來。


秦風向守衛們一抱拳道:“在下二人是大遠國皇帝派來的特使封清和歐陽豹,求見你們皇帝,請你們去彙報一下。”

一名身穿鎧甲的中年賦皇高手飛了過來,聽說秦風二人是大遠國特使,倒也不敢怠慢,當下道:“你們在這裏等等,待我到皇宮裏彙報下。”

說完如箭一般消失在空中。

秦風暗贊,這名賦皇好快的身手。

過了一會兒,中年賦皇折返回來,對二人道:“我們陛下請二位明日早朝上見,今日便由本將軍負責招待二位客人。”

秦風有些急道:“貴國軍隊已兵臨城下,在下二人希望立刻見到陛下。”

將軍道:“你們的事是朝議決定的,當然也要通過朝議才能解決,陛下也做不了主。不過尊使放心,陛下讓我轉告你們,在沒做出決定前,大顯國軍隊是不會私自向貴國出兵的,你們大可放心。”

秦風無奈,只好道:“好吧,如此有勞將軍了。”

將軍道:“不敢。”

秦風笑着問道:“敢問將軍尊姓大名?”

這位將軍頗有禮貌,沒有那種大國傲慢無禮的派頭,讓秦風對他有些好感。

“本將軍馬衛城。二位請吧。”

他向衆人一揮手,騎着飛騎獸的守衛立刻退了下去,回到自己的守衛範圍。

閃電鯤鵬在城外停了下來。

賀蘭城高大雄偉,給人一種仰視的存在,秦風覺得大遠國的南興城和它一比,簡直是小巫見大巫。




“那是,你也雖爲經理,但是你那點工資註定只能貸款買的這個房子吧?哪裏還能有餘錢買高檔傢俱?想必你去過琪芯家裏吧?那些傢俱什麼的夠高檔吧?不瞞你說,那都是她給我們的兒子準備的。可是你知不知道那買房買車的錢,她是怎麼”

Previous article

陳幸冷冷的看着熊二,他猶豫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