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所以劍神宗這些年相當的低調,甚至幾乎不問世事,就連在金陵帝國境內三大皇族之一的疾風麒麟一族派來的族內高手上門,劍神宗也是拒絕了他們的脅迫,要不是劍神天恆強大實力震懾,或許疾風麒麟一族早就派遣族內高手橫掃劍神宗了。

鄧楓見劍神臉色不太好看,老臉如同蛛網般深深皺起,忙打趣道:“天恆前輩,我想在你們劍神宗內居住一些時日,不知是否能行個方便,我知道你對我們有很大的警惕之心,但我們都是人族,何必如此介懷呢?”

劍神天恆聞言,似乎被說中了什麼,他猛然擡頭,眼神中投射出一道精芒,細細打量着鄧楓,似乎要將鄧楓裏裏外外看個通透,良久後,劍神天恆才收起了那種攝人心魄的目光,其餘人等皆不明所以,只有鄧楓知道劍神心裏在想些什麼。

鄧楓虛眯着清澈的眼眸,等着劍神宗宗主做出決定,他並不着急尋找寶物,或許寶物已經被劍神發現,進而佔據己有,以劍神強橫無匹的實力來看,七階寶物自身的威能已經不是他的對手,除非他主人的實力也相當強大,能夠發揮出遠超器靈所掌控的威能。

劍神天恆面色頗爲的掙扎,似乎在下着什麼決心,因爲他已經知曉鄧楓乃是人族,和自己一樣,那麼,既然都是人族,又何必如此排斥他們呢,即便他們中還有着其他種族,但是看鄧楓的樣子,不像是懷着敵意而來,何況,劍神宗這麼多年來,也很少在外結仇。

“罷了,就讓你小子在這裏多住幾天,不過,我想知道你身上的祕密,若是你不答應,那就不要怪我驅逐你們離開了。”劍神天恆冷厲說道,他跟鄧楓雖然都是人族之人,可也沒有一絲一毫的交情,一切都只是他們屬於同族,其實,按照劍神天恆以往的性子,他可不會像今日這般妥協,近來發生的一件事讓他也鬆動了自己的狂傲之心。

“嗯,在下自是知無不言,還請劍神前輩放心接納我們。”鄧楓微笑道,劍神自然不知道他打的什麼主意,不過鄧楓如果真的發現這裏隱藏的超級寶物,他也不會讓劍神宗白白損失,他會付出相等的代價。何況,藍靈子的兄弟姐妹們本就是屬於遠古時期那強悍無匹,擁有赫赫威名的天尊龍皇!

於是,鄧楓、血紅、蕭雲他們瘋魔殿的高手們在劍神宗弟子們的帶領下來到了一處極爲幽靜修煉之地,這裏,離劍神宗核心之地頗爲的遙遠,已經出了山脈的範圍,只是劍神宗附屬的地盤,這般待遇,也是讓得鄧楓他們暗自苦笑,要不是鄧楓嚴令高手們不得有越矩之行,他們早就按耐不住驕傲的內心,殺向劍神宗總部呢。

“殿主,你爲何要在劍神宗內呆上幾日呢?我們完全可以不用鳥他們,直接前往金陵帝國,幫助童蒙的家族取得金陵帝國的領導權,還他們國家一片安定。”歐陽靜黛眉緊蹙,俏臉浮現一抹狐疑色,同時美眸緊凝鄧楓,她很想知道鄧楓心裏到底想幹什麼?

其他人也都面露疑惑,看向鄧楓的眼神頗爲的期待,鄧楓只是微微一笑,道:“我感應到這劍神宗內隱藏着超級寶物,並且是七階巔峯法寶,只是不知道寶物在哪裏,所以我需要一些時日的探查。”


當初鄧楓遇見藍靈子的時候,是藍靈子主動釋放氣息,鄧楓才能夠感覺到那種強烈的呼喚,可是現在,他剛開始卻沒有那種感應,畢竟他前世的記憶被封印了,要不是藍靈子的提醒,他還不知道此地的隱祕呢,而這隻有一種可能,寶物已被劍神宗內某位超級高手所獲得,寶物的氣息被他用強悍的實力所掩蓋,不過,藍靈子的感應能力非同一般,況且,藍靈子離那寶物也非常的接近,說不定就在劍神天恆的身上。

歐陽靜她們聽到這個消息後,這才釋然,這種等級的寶物遠超他們的想象,放在這塊大陸,都是能夠引起巔峯強者爭奪的,鄧楓身上就有幾件七階寶物,他能夠感應到七階寶物的存在,這份能耐讓在場所有高手皆羨慕不已,如果鄧楓再次得到一件七階法寶,那他的實力或許還能再次攀升,想到此處,衆高手皆面露喜色,面龐自傲無比。

劍神宗核心之地內,這裏,幾道氣息強大的身影挺拔而立,他們皆身着灰黑色衣袍,個個實力強悍,顯然這是劍神宗的高層人物,他們齊聚於此,想來是有些重大事情商議。

“宗主,依我看,這些到來之人恐怕不懷好意,千萬不要上他們的當,憑藉你和副宗主二人真王境的實力,定能夠戰勝他們,何況還有我們這些長老。”一位鶴髮童顏的老者顯得頗爲的憤懣,對於外來者他是頗爲排斥的。

其他長老皆點頭表示贊同,劍神宗雖然十分低調隱忍,但是如果外來的勢力欺負到自家家門來的話,他們也不必再忍,即便對方實力也極強。

“最近這些年,我總感覺到有種不安的情緒,似乎有什麼大事發生,好久沒有這種感覺了,上次還是三千年前,那一次,真王強者大部分都去了樓蘭古國,而我卻憋縮在劍神宗內,從此以後,我卻遭受到了人族高層的唾棄,以後不管發生什麼事,人族高層都不會對我施以援手。”劍神天恆無奈苦笑,有些事連他這大名鼎鼎的劍神也無能爲力。

“就算人族高層不會幫助我們,我們也沒怎麼惹事,宗主不必擔憂,別忘了我們還有鎮宗之寶,真要廝殺起來,除了三大皇族之外,我們不懼任何強大種族!”坐在劍神旁邊的一位中年男子說道,此人面容冷峻,濃眉大眼,虎背熊腰,眉宇間散發出一股無形的威嚴。

他就是劍神宗副宗主天殺,同樣擁有真王境的實力,劍神天恆的追隨者,當年,劍神外出歷險,與天殺共患難,此後,他們義結金蘭,開宗立派,創下一番赫赫功業,天殺的名字也是那時開始威震天下。

“你說的是青靈子麼?可這麼多年來我從未見他展現過他的威能,我也沒有獲得他的認可,要是青靈子肯助我一臂之力,那我的實力能媲美巔峯真王強者,那我們,保護劍神宗應該沒有任何問題。”劍神天恆與副宗主天殺對望一眼,皆能感受到對方的興奮色彩,青靈子可是七階巔峯法寶,他們內心都期盼着青靈子展現威能的一天。 “宗主,待明日我們再好好盤問他們,先讓他們歇息一天,相信一天之內他們還不敢有所造次,劍神宗內佈下強大陣法,如果他們真敢亂來,哼哼,我會讓他們付出代價。”天殺陰沉着臉,眼神兇狠可怕,他的經歷同樣傳奇,實力同樣強橫,對於對手的狠辣程度絲毫不弱於旁邊身居高位的劍神宗宗主天恆。

正當劍神宗所有高層人物商議着大事之時,遠處天空突兀出現一道極端強橫的威能,那道滔天威能劃破天際而來,攜帶着驚人的能量風暴,宛如閃電般快速奔襲向劍神宗所在地。

“大膽!何人膽敢闖我劍神宗!”劍神天恆感受到那道滔天威能後,立刻沖天而起,同時施展強大劍招帶着同樣強大的威能怒衝向那即將到來的浩瀚能量光芒,若是任由這道兇悍的威能轟擊而來,恐怕劍神宗的弟子們會死傷大半,那般慘烈的結果劍神天恆可不希望看到。

嘭嘭!

轟鳴聲響徹天地,震得這周圍千里的所有生靈心生惶恐,即便隔着極爲遙遠的距離,都能感受到那股兇悍到極點的碰撞是何等的驚人,好在劍神抵擋住了那道強悍無匹的能量風暴!

劍神宗內所有弟子們皆疑惑無比,同時心中驚懼不安,從那餘威擴散帶來的強大壓迫來看,這種等級的交手已經足以給劍神宗帶來威脅,甚至至尊境的高手也會被餘威波及。

劍神天恆與副宗主天殺以及衆多長老們站在一起,他們盡皆凝望着遠方,那道狂暴能量的源頭,他們很想知道到底是誰與劍神宗爲敵,又是爲什麼會這般作爲,難道是與劍神宗有些仇怨的超級強者?

不過天恆想了許久都想不出此人是誰,按理說劍神宗這麼多年來並未與任何宗門,帝國結下樑子,也就是剛剛創建劍神宗的時候可能有些飛揚跋扈,斬殺無數強者,立下過赫赫兇威,纔有了今日劍神宗數千年的安寧,以及對手的無比畏懼。

或許是隱忍數千年的超級強者,今日便來劍神宗尋仇,但是即便過去了這麼多年,劍神天恆也不是白過,他同樣取得了巨大的成就,自身實力也達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離那巔峯真王境也只差一絲。

從方纔的交手來看,雙方實力不相上下,所以,劍神宗高層人物並未出現什麼慌亂色,反而是安排各大高手們啓動護宗大陣,一般只有宗門遇到生死存亡的時刻方纔開啓這種防禦力極爲強橫的陣法。

鄧楓、歐陽靜、血紅、蕭雲、紅鸞、青鸞他們也都被驚懼到了,紛紛停止尋寶,來到高空中,跟所有人一樣,雙眸眺望着遠方。在場所有高手皆驚奇這道駭人威能到底出自何人之手?

“這攻擊劍神宗之人真是強悍,絲毫不懼劍神的赫赫威名,直接隔着遙遠的距離出手轟殺劍神宗之人。看來今日有熱鬧看了。”蕭雲眼神閃現一絲驚懼色,心中欽佩無比。這份實力可不是他能夠相比的。

曾經不可一世的蕭雲,現在也不得不意識到自身實力的羸弱,即使他已經站在這塊大陸的頂端,也沒有之前在華夏帝國時那份狂傲無比的心,自從走出華夏帝國,跟隨鄧楓去到更加廣闊的天空後,他才發現原來自己是井底之蛙,這天地間強者無數,比他強的人依然不少,這也使得蕭雲逐漸領悟出生命中的大道,修煉速度不可同日而語,畢竟他的修煉天賦本就驚人。

鄧楓依然平靜如水,那深邃的眼眸不曾泛起一絲波瀾,在衆多高手皆露出濃濃的忌憚之色時,他卻注意着劍神天恆以及他身邊那位實力強大的中年男子,說不定七階巔峯法寶就在這二人手裏,他只關心這件超級寶物的下落,因爲這關係到他未來走上巔峯的道路。

轟隆!

遠處一道龐大無比的身影穿透時空而來,他所過之處,空間被切割成虛無,同時一道無比驚人的颶風橫貫天際而來,比之前那道能量風暴更加讓人心悸!

“是神獸,三大皇族之一疾風麒麟一族的超級強者!”劍神天恆和副宗主天殺幾乎同時出聲,他們眼神皆露出濃濃的懼怕之意,若是三大皇族派遣族內超級高手而來,那麼劍神宗這次危亡矣!被滅門都是遲早的事,因爲三大皇族已經對他們動了殺心,那麼劍神宗將不復存在,劍神天恆心中知道人族高層人物可不會再幫助他們。

說時遲,那時快,劍神天恆與副宗主天殺急忙轉身回宗內掌控護宗大陣,藉助陣法之威或許能夠抵擋這次到來的神獸麒麟,劍神天恆這次無比的凝重,或許疾風麒麟一族已經對劍神宗徹底失去耐心。

“所有弟子聽令,各自回到自己的位置,傾盡全力保護好劍神宗!”劍神天恆怒吼道,此刻形勢無比嚴峻,稍有差錯便會萬劫不復。

“是,宗主!”八千劍神宗弟子齊聲喝道。那聲音直衝雲霄,響徹大地。

鄧楓也感受到了這裏形勢的緊迫,他帶着血紅他們也回到了劍神宗宗內,有劍神宗陣法庇護,加之瘋魔殿強橫的實力,他們還不至於出現恐慌,只是眼眸中出現許多複雜色,三大皇族果然要與人族開戰了,恐怕滅掉劍神宗只是第一步,後續他們還會有更大的動作。

轟鳴聲在劍神宗周圍響徹不斷,一道道颶風攜帶着滔天的兇威劃破天際而來,那般能量風暴似乎要將整片蒼穹撕裂開來,那種恐怖的衝擊波帶來的聲響震得所有人頭皮發麻,耳膜幾欲崩潰!

“哼,任你劍神宗護宗大陣再厲害,今日必難逃一死!”那橫貫天際的巨大獸影也到了,那蘊含無盡威嚴的聲音穿透所有高手的心靈,劍神宗所有弟子皆露出驚懼之色,護宗大陣在一道道颶風的猛烈轟擊下,已經變得搖搖欲墜,再過一些時辰,恐怕會被那佔據半壁天空的恐怖身影以力破法!

鄧楓擡頭望向那道龐大的麒麟獸影,清澈的眼神此刻也不免出現一抹凝重,這位超級強者比起劭樺來,強太多了,劭樺雖然也是疾風麒麟一族,但是他畢竟只是至尊巔峯,而佔據半壁天空的那道麒麟身影,實力恐怕達到真王境圓滿,離那巔峯真王境只差一絲,加之他的神獸血脈,就連劍神恐怕都不是他的對手!


這是比霸天虎一族的獸王虎青更加強大的神獸,如果今日劍神宗不能抵擋住他的滔天兇威,恐怕在場所有高手都會慘遭他的毒手,就連鄧楓他們也不會例外。

不過鄧楓依舊穩如泰山,他經歷了太多的風浪,對手也是愈來愈強大,他心中對實力的渴望也是越來越強烈,如果是一對一戰鬥,在場比他更強的高手都有好幾位,所以,鄧楓的真實實力依然弱小,他極度渴求突破至真王境。

劍神天恆掌控着這護宗大陣,由他親自掌控陣法,那到來的疾風麒麟一族的恐怖強者不會這麼輕易轟破防禦陣法,不過劍神見神獸麒麟太過囂張跋扈,他忍不住怒吼道:“你是誰?爲何要進攻我劍神宗?”

神獸麒麟大笑,絲毫不在乎這些弱小的人族,只是淡淡出聲:“你們劍神宗不願意歸附我皇族,那麼留着你們只會後患無窮,倒不如今日便將你們連根拔起,除掉這潛在的敵人!”

劍神聞言,心中想起了些什麼,心道原來如此,他們皇族前段時間便派遣高手前來說服,不過被劍神婉言拒絕了,想不到今日會給劍神宗帶來災難。

不過這也怨不得他,雖然人族不再跟劍神宗有絲毫的瓜葛,但是劍神天恆卻做不到背叛整個人族,所以今日之局他絲毫不覺得歉疚,相反,神獸麒麟卻激怒了他,一代劍神,豈能受此等屈辱!方纔只是不明所以,懼怕整個疾風麒麟一族罷了,若是因爲不屈從他們的淫威,而滅掉劍神宗的話,劍神天恆第一個不答應!

一股無名的怒火自劍神天恆身體中升騰而起,到了這個時候,哪管對方是何背景,大不了拼着自身身死的結局,也要保護整個劍神宗,或許今日一戰後,神獸麒麟還會再次到來,那也是以後的事。

“今日,你想要滅掉我劍神宗,先從我劍神天恆的屍體上踏過去!”劍神天恆眼神中瘋狂之色顯露無疑,一張老臉漲得通紅,白鬚紛紛抖起,所有人都能感受到劍神心中的怒火。


“哈哈,就憑你這小小的人族,也妄想跟我鬥,給我破!”神獸麒麟施展更加強大的颶風風暴,那一道道滅世般的攻擊降落在防禦陣法上,彷彿白色的蓮葉被狂風呼嘯而過,那般強橫威能,使得防禦陣法轟然破碎。

見護宗大陣被神獸轟擊成虛無,劍神天恆怒衝向天際,與神獸麒麟戰在一起,他們之間的戰鬥驚天動地,能量餘威浩浩蕩蕩,任何一道餘威都能輕易滅殺至尊境強者。不過在副宗主天殺以及鄧楓他們的庇護下,餘威沒有傷到任何一位劍神宗弟子。

“靈犀一線!”劍神天恆早已手握高階寶劍,同時怒喝出聲,施展這一毀天滅地的強大劍招,身爲一代劍神,天恆的劍招威力無窮,比鄧楓所施展的太上十二劍劍法第九式‘萬古留名’強上太多,或許只有魔王師尊施展太上十二劍劍法方能與他匹敵。 神獸麒麟驚奇這劍招攜帶的滔天威能,這般能量足以引起他的重視,如果輕敵的話,即便他神獸的身軀無比的強硬,也會因此受傷,所以,神獸麒麟收起了輕視之心,將劍神天恆當成了能與他一戰的對手。

“疾風裂天!”神獸麒麟連忙施展這無比恐怖的一招,頓時這方天地皆籠罩在狂風呼嘯之下,那般風暴,似乎要將整片蒼穹撕裂,任何能量在那威能浩蕩的颶風之下,盡皆化爲虛無,這道兇威帶來的震撼,超乎在場所有高手的想象。

轟鳴聲響徹而來,劍招破開那道颶風中央處,斷裂那道颶風裹挾的巨大能量風暴,不過,那道無比龐大的風暴貫徹天地,很快便重新癒合,依舊順勢不減,直衝劍神天恆而來。

不過,那風暴蘊含的能量減弱了不少,所有高手都能感受得到比起之前來,弱了太多,劍神的恐怖一擊也不是吃素的,不過,劍神天恆也不敢怠慢,人族的身體畢竟羸弱,若是任由這道風暴再度襲來,那也有可能使劍神天恆出現重傷,所以,劍神沒做多想,便再度施展強大劍招轟擊了過去。

劃破長空的巨大能量巨劍攜帶着滔天的威能再度劈向那龐大無比的能量風暴,轟鳴聲再度響徹而起,震得所有人耳膜生疼,同時心中驚懼無比,這一戰,堪稱驚世一戰,是鄧楓他們所見過的最強個人之戰,所以,鄧楓以及在場的所有高手皆面露緊張的看着他們之間的對轟。

巨大的能量風暴終於煙消雲散,露出佔據半壁天空的龐大麒麟身影,不過,神獸麒麟絲毫未受到損傷,他的眼神顯得頗爲的憤怒,身爲皇族,他豈能容忍別人挑釁他的威嚴,從雙方的交手來看,劍神天恆也未受到一絲傷勢,神獸麒麟不再像之前那樣保持鎮定,而是施展更加強大的手段怒衝了過去,那般驚人的速度甚至超越了紅鸞的最快速度。

幾乎是眨眼便至,即便隔着頗爲遙遠的距離。神獸麒麟的速度那是相當恐怖的,他們天生便掌控風的力量,這和鳳凰一族天生掌控火的力量,古龍一族天生掌控雷霆的力量一樣,屬於極爲強悍的種族,位列所有種族之巔,成爲萬族所畏懼的三大皇族。

劍神天恆瞳孔微縮,還不待他反應,神獸麒麟便穿透虛空而來,這要是被他席捲進周身風暴範圍,那麼,劍神再厲害,也難逃一死,因爲神獸麒麟周身所攜帶的風刃便可以滅殺劍神天恆,難怪三大皇族那麼強大,他們的手段幾乎防不勝防,同等級對手只有被他們揉膩的份。


“青靈子,請你助我一臂之力!”劍神天恆意識到此刻的嚴峻形勢,若是沒有七階巔峯寶劍青靈子相助,恐怕今日難逃一死,整個劍神宗都將成爲歷史。

一道青色光芒沖天而起,那光芒極爲耀眼,照透整片蒼穹,衆多高手紛紛擡頭,望着那從劍神天恆身體中衝出的青色光芒,那道光芒替劍神抵擋住神獸麒麟的風刃攻擊,劍神天恆同時拔高了身形,手握之前的六階寶劍施展他最強的劍招怒劈向神獸麒麟,有了青靈子的幫忙,劍神頓時輕鬆了太多,他不必面對那無窮無盡的風刃,能夠施展最強一擊全力攻擊着神獸。

“風起雲涌!”神獸麒麟即便失去了收割劍神天恆的強大攻擊,但他依然可以施展強大手段,與劍神最強一擊交鋒,雙方的你來我往驚天動地。周圍的天空不時出現一些真空地帶,那由於恐怖的威能所席捲的天空,宛如無盡深淵般黑暗,看得衆多高手眼眸露出濃濃的驚懼之色。

轟鳴聲此起彼伏,劍神天恆與神獸麒麟竟鬥得個旗鼓相當,雙方毫不相讓,猛烈的碰撞帶着的能量風暴席捲向四面八方,震懾這片天地,周圍的時空頗爲紊亂,若是至尊強者被席捲而進,恐怕立刻會被絞殺化爲虛無。

數個時辰過後,雙方的猛烈碰撞依然在持續着,絲毫沒有減弱的趨勢,下方的大地早就裂開出數百道無盡的深淵,那般場面宛如末世降臨般,可見這兩位接近真王境巔峯的強者之間的碰撞是何等的恐怖!

“主人,那道青色光芒或許就是青靈子,我感應了許久,應該不會有錯。”藍靈子的聲音再度響起,鄧楓其實一直緊盯着那道青色光芒,他早有一絲感應,他和藍靈子一樣,同樣不確定罷了,此刻見藍靈子出言提醒,鄧楓眼眸迸射出一道金光,他真想見識一下那道青色光芒中隱藏着什麼寶物,到底是不是青靈子?

“藍靈子,我要怎麼樣得到青靈子?難道他沒有感應到我的存在嗎?”鄧楓心底與藍靈子溝通,疑惑問道。

藍靈子此刻也感到疑惑無比,青靈子智慧奇高,絲毫不弱於自己,他爲什麼感應不到主人的存在呢?似乎想到了什麼,藍靈子猛然說道:“青靈子被劍神動了手腳,器靈在劍神的潛移默化之下,恐怕意識模糊,會逐漸成爲劍神的法寶,從方纔青靈子幫助劍神抵擋神獸麒麟的舉動來看,只怕是這樣了。”

鄧楓聞言,心中冒出一股無名的怒火,這劍神如果真敢這麼做,那他定要讓劍神付出代價,雖然劍神情有可原,都是爲了獲得更加強大的實力,但是鄧楓不能容忍此種行徑。

若是劍神自己煉製的法寶,隨便他怎麼做,鄧楓自然管不着,可是青靈子是他崛起的希望,是藍靈子、黑靈子他們的兄弟,鄧楓此刻無論如何也不能平靜心境。

“那我該怎麼辦?難道毫無辦法了嗎?”鄧楓急切問道,此時只有藍靈子有辦法了,哪怕只有一絲希望,他也不會放棄。

藍靈子深思良久,道:“我思來想去還是毫無辦法,或許只有等主人您得到他之後再來想辦法了。”藍靈子畢竟只是器靈,對於修復神智這種事情他還真是束手無策。

鄧楓暗自點頭,想來也是,連自己都毫無辦法,藍靈子怎麼會有好的辦法呢,所以,只有待這一戰過後,親自逼劍神交出青靈子,相信此戰過後,劍神的實力也會大打折扣,那麼,鄧楓奪取青靈子的把握無疑會增大許多。

轟隆!

能量風暴還在肆虐,巨響聲依然響徹天際,半日下來,劍神與神獸麒麟之間的戰鬥愈來愈慘烈,劍神天恆身上早已出現些許傷痕,那破碎的衣裳外加清晰可見的血痕,凌亂的白髮,似乎都在訴說着劍神此刻的狼狽,而神獸麒麟卻越戰越勇,本來神獸的戰鬥力就極端強橫,連續戰鬥一個月都是常有的事,再戰下去,只怕劍神天恆很快就會出現嚴重的傷勢。

“青靈子,釋放你強大的威能吧,隨我斬殺神獸!”劍神天恆衝進那道青色的光芒之中,爾後手握一柄青色的長劍,劍身玲瓏剔透,豪華無比,雕刻得非常的精緻完美,劍刃散發噬人的氣息,那種冰冷刺骨的殺伐寒意看得所有高手盡皆膽寒!

劍神天恆立刻施展強大無匹的劍招怒劈向神獸麒麟,那般威能震懾天地,橫貫整片天空,空間寸寸斷裂,出現許多虛無地帶,那種耀眼的青色光芒席捲開來,讓人靈魂忍不住戰慄,恐懼。七階巔峯法寶青靈子的威力恐怖如斯!

劍神大喜過望,原本他以爲青靈子並不會相助自己,但是今日一戰,青靈子不但幫助自己抵擋神獸的恐怖風刃攻擊,還相助自己施展這最強的劍招,配合青靈子那滔天的威能,重重疊加之下,相信就算是神獸體質,也難免出現重大傷勢。

果然,神獸麒麟眼神凝重的望着這媲美巔峯真王境強者的恐怖一擊,恐懼之色盡顯無疑,他連忙施展‘風起雲涌’外加無數的風刃一起抵擋劍神滅世般的攻擊,在與劍神的長期對轟中,他以爲劍神天恆不過如此,沒想到,劍神居然爆發出更加強大驚人的恐怖一擊!

轟鳴聲再度響徹而來,颶風般的風暴以及那些輕易滅殺至尊強者的風刃盡皆被劍神天恆轟擊得煙消雲散,並且那道青色劍光順勢不減,依然蘊藏可怕的威能降臨到神獸麒麟的身上。

“嗷嗚!”

神獸麒麟發出驚天的哀嚎聲,他的皮膚炸裂出一道血柱,噴薄而出的血液染紅了一片天空,此刻神獸非常的憤怒,猶如被徹底激怒的兇獸般,再也不能保持一絲冷靜,身爲皇族,內心的高傲讓他忘記了逃遁,張開巨大的血口瘋狂吸扯着劍神天恆。

這股吸扯之力極端強橫,劍神天恆也沒有預料神獸麒麟隱藏着這一暗招,以劍神的閱歷來看,顯然神獸是想吞吃自己,想到魔獸那種恐怖的吞吃絞殺之力,劍神心道不妙,不過爲時已晚,此刻他已經被神獸一口吞進了肚子裏。

“不好,神獸施展了強大的祕術,這種祕術我以前見過,你們宗主恐怕凶多吉少!”鄧楓大聲喊道,這道聲音傳遞進每一位劍神宗之人的耳中,他們皆感受到了宗主劍神天恆的危險之境。

“還請小兄弟想個破解之法,我劍神宗定當重謝!”劍神宗副宗主天殺沉重說道,那言語中頗爲的誠懇,他也是意識到此刻情況的惡劣,若是少了劍神的庇護,劍神宗將萬劫不復! 鄧楓眉頭緊鎖,面對此種情況他也束手無策,神獸麒麟施展的祕術可不是那麼容易破解的,何況那是一隻接近真王境巔峯的神獸,比之劭樺,強大了無數倍,他可不敢魯莽施展五行遁術衝進神獸麒麟體內,現在他的實力還不足以撼動眼前那佔據半壁天空的神獸一絲。

連劍神天恆都有可能隕落,何況是至尊境的他,不過很快他便鎮定自若,劍神不可能這麼快就被神獸麒麟吞噬絞殺,起碼還能堅持幾個時辰,如果合幾大真王級高手的力量,一起出手圍殺神獸,一定能夠使神獸分出部分精力,那麼劍神便得救了,到時候再合所有高手之力,定能夠將此神獸斬殺於此!

想罷,鄧楓傳音給衆真王境高手們,情勢緊迫,所有在場的真王皆毫不猶豫騰空而起,紛紛各自強大手段圍攻神獸麒麟,鄧楓將水火之海釋放出來,那橫貫天際的幽藍色夾帶着橘黃色光芒極端耀眼,整個天地皆在顫抖,山脈中的萬獸膽戰心驚,爾後,水火之海以蠻橫的身姿怒衝向神獸麒麟。

浩蕩的威能引起了神獸麒麟的警惕,那種滔天般的氣勢似乎要震破蒼穹,大地在怒吼,世界在顫抖,要是他全盛時期,根本不懼這媲美真王強者的一擊,但神獸體內還存在一位超級強者正施展恐怖劍術破開他堅硬無比的身軀,神獸不得不分出五成的力量抵擋來自四面八方那些快若金光的無盡威能!

任何一道龐大威能皆能引起神獸的重視,臨近了,就在數道強大無匹的攻擊將要落在神獸龐大身軀上時,神獸麒麟體內立刻飛出無數的風刃以及肆虐天地的風暴,那般景象,震天動地,大地崩碎,滿目瘡痍。

即便只是五成的力量,神獸麒麟依然可以跟幾大真王級高手周旋一二,那般姿態,猶如這方天地的神靈,萬族共尊,那道道能量風暴席捲向四面八方,與鄧楓他們施展的強大能量匹練碰撞在一起。

轟轟!

轟鳴聲響徹天地,震耳欲聾,能量雲猶如九天下凡的神女,精彩奪目,絢麗多姿,那碰撞的中心迅速形成真空地帶,道道巨大的裂縫閃現而出,宛如無盡的黑暗,看之驚懼人心。

嗷嗚!

神獸麒麟遭受內外夾擊,忍不住痛苦哀嚎,聲音貫徹雲霄,騰雲駕霧般傳達千萬裏,四周萬里的生靈皆驚恐匍匐,那種來自血脈的威壓使得萬獸惶恐之極,仿若高高在上的天空崩塌了般,內心戰慄不安。

噗!

一道耀眼無比的青色劍光沖天而起,貫穿神獸麒麟的身軀,直達九霄,帶起一片如柱石般的血光,衝上天際,爾後那道青色如同碧綠河流般的光芒圍繞周圍天地,彷彿真龍降臨般,發出陣陣雷鳴聲,雷音滾滾,震懾世間。

“是劍神!”

所有高手皆驚呼道,沒想到劍神天恆這麼快就破開神獸麒麟的剛硬無比的身軀,連他的祕術都奈何劍神不得,此刻的劍神,宛如洪荒神人,睥睨着衆生,手持青色神劍,威猛異常,任何膽敢挑釁他的人,皆會亡命於他手!

鄧楓眼神如漆黑的夜空般深邃,他此刻靜看着劍神,不,是他手上那立下赫赫神威的青色神劍,這本是屬於他的法寶,此刻,卻將成爲劍神斬殺神獸麒麟的強大神器,他內心冰寒徹地,眼神凌厲無比,此神劍,他必得之,一股無名的怒火升騰而起,兇戾到極點的氣息席捲天地…

衆高手們紛紛看向鄧楓,皆不明所以,但見到鄧楓施展強大祕術轟殺此時受傷嚴重的神獸時,他們纔將注意力轉移到神獸麒麟身上,配合着鄧楓以及劍神圍殺神獸。



華少鋒這個人的性子還算是可以,不管冷如風再怎麼說他,他都沒有跟冷如風發生過矛盾,因為他深知一點,自己跟冷如風都是紫陽學院的人,自己人不打自己人,是他身為華家子孫應該做的。

Previous article

說完后他忽然將雙腳砰的一下子在地上一跺,眨眼間地面上的那些黃沙,竟然變成了一片片洶湧連綿的流沙,呼呼呼的將那些屍體全部卷了下去。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