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華少鋒這個人的性子還算是可以,不管冷如風再怎麼說他,他都沒有跟冷如風發生過矛盾,因為他深知一點,自己跟冷如風都是紫陽學院的人,自己人不打自己人,是他身為華家子孫應該做的。

「哈哈,瞧你這氣的今天的事算我不對還不成么這一頓由我請客,就當是答謝你們好么?」

「本來就應該你請。」


令狐蘭在旁邊說道。

「逍遙皓天為什麼會突然跑出來,管你跟東方學院那些人的事?」

華少鋒帶來的女人問道,這個女人也就是華少鋒的女朋友。

令狐蘭說道:「安璐璐,當今的無雙城,最紅的,就是那個逍遙皓天了。」


華少鋒的女朋友安璐璐說道:「我倒也聽說過逍遙皓天的事情,剛加入無雙城,進入聯盟學院,就敢跟古家為敵,很明准挑釁龍九跟武家,並且還在聯盟學院以四個人的形式成立一個跟龍九一樣的逍遙盟,九天玄女廟出現時,跟你們幾個一起進去,還能活著出來,在狄家是敢與長老會為敵,這樣的人物,的確是個角色。」

華少鋒說道:「就是因為他這段時間所做的這些事情,才令的他名震全城的,現在全城誰不知道他逍遙皓天的大名,那小子才加入我們無雙城幾天,就能把名頭打響,我都不得不佩服他。」

令狐蘭說道:「逍遙皓天的實力,是我們親眼所見的,如果當天不是因為他的話,我們也不可能活到現在,早就死在九天玄女廟了。」

冷如風說道:「如果不是因為幫他的話,我們也不至於會進入九天玄女廟。」

「能進入九天玄女廟,並且活著出來,本身就是一個奇迹了而且你們還都知道了……」


安璐璐話未完,就被令狐蘭給阻止住了,說道:「這件事不能說。」

「就算不說,很多人也都是知道的,這對於你們可是一點好處都沒有如果哪一天逍遙皓天突然離開了無雙城,或者是死在了武家他們的手中,那知道這件事的,也就只有你們幾個了,試問長老會那邊,武家他們,會放過你們嗎。」

「不是我挑事,我只是想提醒你們一下,不要以為現在所有人都將注意力集中在逍遙皓天身上,你們就可以安枕無憂了,該防備的時候還是要防備的,最好是在事情發生之前,將這件事完全撇開,就當從來沒發生過,你們也從來沒進入過九天玄女廟。」

冷如風說道:「安璐璐說的也不是並無道理畢竟這件事太大,不是我們能承當的起的他逍遙皓天膽子大,又有擊殺神拳吳狄的實力,他肆無忌憚那是他的事,可我們,卻不能因為他的關係,讓所有人都盯在我們的身上看樣子,這幾天之內,我們就要想辦法,將九天玄女廟的那件事,全部轉移到逍遙皓天身上去。」

「全部轉移到他身上去?怎麼轉移,當天可是很多人看到我們與逍遙皓天一同進入九天玄女廟的,除了逍遙皓天他們四個之外,就我們幾個了就算我們現在還不知道那人的身份,但如果我們照實直說的話,估計也沒人會相信我們的。」

安璐璐說道:「如果不能轉移,那就只能盡一切力量保逍遙皓天的周全,只要逍遙皓天在無雙城一天,那就不會有人打你們幾個人的注意,畢竟,逍遙皓天是第一個進入九天玄女廟的人。」

這個安璐璐還真是有點心眼的,她說這些,雖是為了冷如風他們幾個的安全,但對於逍遙皓天來說,可不是什麼好事。

現在逍遙皓天正想辦法,將預言是什麼加在華雲龍的身上,如果在這個時候他們幾個搞出什麼名堂,那對於郝月天跟蘇光那邊的行動就很是不利了。

華少鋒說道:「現在想逍遙皓天死的是龍古武三家,如果要保逍遙皓天周全,那就等於跟龍古武三家為敵以我們華家跟紫陽學院的勢力,對抗龍古武三家還是遠遠不如的,狄家的事情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何況我們華家的強者雖比狄家單單一個神女多很多,但一但跟龍古武三家正面打起來,吃虧的總是我們。」

安璐璐輕笑一聲,喝了口茶,說道:「如果不想跟龍古武三家為敵,那唯一的方法,就是與龍古武三家結好了。」

結好。

安璐璐這話說的很是輕鬆,但在這份輕鬆之外,她的雙眼在說出這翻話的同時也非常留意華少鋒三人的表情,像是在捉摸著他們三個的想法似的。

見華少鋒三人都不說話,安璐璐又說道:「當然,我也只是隨便說說罷了,如果你們覺得這樣行不通的話就當我什麼都沒說過不過,我身為我們紫陽學院隊員,跟其他學院自然是有著聯繫的,與聯盟學院逍遙盟的關係也還算不錯,需要我的地方,我自然可以跟逍遙盟的武不凡交談一下。」

逍遙盟的武不凡。

這個安璐璐認識武不凡,而且她還不說別人,單單就說跟武不凡交談,可見,安璐璐跟武不凡的來往應該很密切,否則,她一個沒有任何家世的人,怎會有資格跟武家的繼承人交談。

「璐璐,你什麼時候認識武不凡了?」華少鋒問道

「也就前段時間的事你們忘記了,院長不是要我跟各大學院的勢力搞好關係嗎,可我卻覺得,與其跟每個學院搞好關係,還不如只跟其中最大的一方搞好關係,像無極學院一個狄傑,根本就無法對我們紫陽學院造成威脅,黃銅學院的郝月天只不過是個地痞流氓罷了,跟蘇光那等貨色是一路子的,只有一個聯盟學院,龍九那一夥,才值得去結交。」

令狐蘭說道:「那是以前,你以前那樣做是正確的,我爺爺也會同意可今時不同往日了狄家發生事情的時候,逍遙皓天剛好在場,還站在狄家那邊,估計狄家定會將逍遙皓天當成是自己人看待。

至於黃銅學院,郝月天雖是地痞流氓,但他現在卻跟聯盟學院的蘇光,沙馬龍,逍遙皓天連成了一線,逍遙皓天他們三個又是聯盟學院的人,正與龍九為敵,可以說,現在黃銅學院跟無極學院也已經連成了一線,一但逍遙皓天他們幾個在聯盟學院也混出點什麼名堂,那就等於逍遙皓天把握住了四大學院中最為強大的一條命線。」

「逍遙皓天想要混出名堂不是不可能,畢竟他有著擊殺神拳吳狄的實力,這等實力已經遠遠不是一個隊員應該擁有的,可你們別忘了,神拳吳狄是什麼人,聯盟中的第三號人物,武天佑的結拜兄弟,逍遙皓天殺了他,武家跟整個聯盟都不會罷休的,他逍遙皓天想在聯盟學院混出點名堂那是絕對不可能,除非他轉去黃銅學院或是無極學院。」

就在這時,突然旁邊有人接話道:「那如果我轉去你們紫陽學院,不知是否歡迎?」

其實逍遙皓天早就來到了這酒樓,但卻沒有隱藏,只是坐在了冷如風他們隔壁,但這兩者之間卻以屏風給擋住了,所以冷如風他們沒發現逍遙皓天是很正常的,但逍遙皓天卻一直都聽著他們所說的每一句話。

本文來自看書網小說 第569章華家的危機

這個安璐璐很明顯不是個簡單的貨色,表面看上去朴樸實實的,但她剛才所說的話語中卻隱藏著心機。

什麼叫只要結交上聯盟學院逍遙盟就好了,龍九的逍遙盟是你爹嗎,武不凡是你娘嗎,你只要結交上他們,就就能在四大學院中站穩嗎,在這個聯盟上哪有那樣的好事,如果單單隻靠結交上幾個人就能令自己一飛衝天的話,那大多數人都不需要去修鍊了,只要一味的去結交那些有勢力的人就好了。

當然,安璐璐嘴上雖說是結交,可逍遙皓天卻聽出了另一翻意思,她那是巴結,而不是結交,還是以紫陽學院隊員的身份,直接去巴結武不凡的,現在還想拉上華少鋒他們幾個,且不管是安璐璐自己的注意,還是武不凡那邊給她提的建議,至少讓逍遙皓天對這個女人有所防備了。

華少鋒他們都沒想到,逍遙皓天就像個幽靈般,只是什麼地方都有他的出現,出現的還是如此之巧,話到重點上,他就冒了出來。

「怎麼又是你。」

令狐蘭深嘆了口氣,還好自己幾人剛才沒說什麼太過分的話,否則,這麻煩又要找上門來了。

逍遙皓天說道:「這酒樓好像是龍家開的,跟你們沒有任何關係,為何你們能來,我就不能來呢再說了,你們剛才不是說我的事說的很起勁嗎,現在我本人親自來聽聽,說不定還能給你們出個好注意呢。」

安璐璐的臉色頓時就是一變,本人親自來聽聽,這句話,就足以證明眼前這人的身份了。

「你就是逍遙皓天?」

「沒錯,就是我了,想必你們應該不會介意加加雙筷子吧?」

逍遙皓天也不客氣,加不是在詢問華少鋒他們同不同意,直接就坐了下來。

逍遙皓天這一座,還真搞的華少鋒他們不好說什麼了。

令狐蘭見這氣氛有點不對頭,也很明顯不對頭,說道:「逍遙皓天,你不要誤會我們剛才可沒打算害你。」

「明白,明白,你們只是想自保而已,這也不怪你們,畢竟像龍古武三家那樣的存在,可不是你們一個華家,一個紫陽學院得罪的起地畢竟嗎,在這無雙城,不是每一個人都叫逍遙皓天。」

逍遙皓天說這話說帶著譏諷,根本就是在變著法的罵人,罵華少鋒他們的膽子小。

安璐璐說道:「關於古廟的事情,我們都不想再提了,現在所有人都盯著你,你才是古廟一事的關鍵人物,希望你不要把我們紫陽學院的人拉下水。」

「哈哈,當然不會了,我也不是那樣忘恩負義的人,再怎麼說,上次古廟的事情,他們幾個也算是幫過我的,我這個人向來都是有一句說一句,你們幫了我,我自然也會幫你們。」

「你言下之意,就是說我們能從古廟活著出來,是你救我們的,這份恩情,要我們記住?」冷如風問道。

「我可沒這樣說,話可是你說的。」

「既然大家都不想提古廟的那件事,現在就不說那些了,今天我們能坐在一起吃飯,也算是一種緣分,逍遙皓天,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們就是朋友。」

「這朋友嘛,我看還是算了,畢竟我逍遙皓天在這無雙城是人單勢孤的,不如她武不凡,有著武家跟聯盟做靠山,我想,你們去跟她做朋友會比較適合。」

「看樣子,我剛才所說的話,你是聽見了?」

逍遙皓天臉上帶著笑容,但這種笑容在漸漸的消失,轉為了一種陰森,面對安璐璐,說道:「如果我介意的話,你覺得,你還能坐在這裡嗎?」

華少鋒猛然起身,道:「你想做什麼?」

「給我坐下。」


強大的力量,直接壓在了華少鋒的身上,將華少鋒給死死的壓制下來。

「華公子,不要衝動,我也沒說要對她怎麼樣,只是想提醒你一下,看人,不能光看表面,很多人表面如白紙,內心卻不一樣,而自己的路,也要選擇好,人生就這麼一次,絕對沒有重頭再來的可能,如果你選中了你將來的路,那定是一條巔峰之路,相反如果你將路給選錯了,那就註定是個杯具。」

華少鋒這個人可沒那麼多心眼,他怎能聽的懂逍遙皓天話中的深意,而冷如風就算聽懂了,他也不說話,現在對於他來說,就是事不管己,高高掛起,反是令狐蘭覺得逍遙皓天說這話並不是說給華少鋒聽的,而是說給華少鋒旁邊的安璐璐聽的。

看樣子,逍遙皓天對安璐璐有了敵意,這種敵意一但沒處理好,安璐璐就將有生命危險,逍遙皓天也足以給她帶來生命危險。

「安璐璐,我們一起去看看還有什麼好吃的。」

安璐璐很是識趣,知道令狐蘭在幫自己,立即起身,跟令狐蘭一起走開了。

逍遙皓天很是滿意的點了點頭,說道:「看樣子,令狐蘭那丫頭,比起你那女朋友要懂事的多?」

華少鋒的臉色不太好看,剛才被逍遙皓天一壓,他覺得很沒面子,可自己又不是逍遙皓天的對手,一但叫起真來,會加沒面子。

「我知道,你心裡有點不舒服,但你要知道,現在不舒服只是一時半刻的事情,如果等生命受到威脅的那天,就是永遠了。」

冷如風問道:「逍遙皓天,你到底想說什麼?」

「我只是想告訴你們,他們今天可以對狄家下手,對無極學院下手,那明天,就能對你們華家下手,對紫陽學院下手。」

「這點我明白,不需要你提醒。」

「你們明白是最好的,那要做怎麼樣的選擇,就是你們自己的事了,還有就是我這個人有一個壞毛病,吃飯會比較慢,跟我一起吃飯的,如果半路離場的話我會很不爽。」

話落,逍遙皓天體內一股殺氣散發出來,直接朝令狐蘭她們那邊涌去,這意思很明顯,既然不傷害令狐蘭她們兩個,那就是在警告她們,最好不要提前離場,不然後果自負。

蘇光跟郝月天今天晚上來到了無雙城最大的酒樓,在這裡,每天的生意都非常好,人們在忙碌了一天之後,晚上都喜歡出來轉轉,消遣一下,吃點東西,朋友之間聯絡一下感情什麼的,加上無雙城最近的事情又多,這導致居民們之間的話題也多了,不是關於前幾天逍遙皓天的事情,就是關於下月大比武的事情,一系列的討論下來,也算是一個個不符合現實的八卦傳的滿城飛!

蘇光二人在晚飯的時候就已經接到了逍遙皓天那邊的話,華少鋒他們三個已經被逍遙皓天給「軟禁」了,這個時候,正是蘇光二人辦事的最好時機。

兩個酒鬼在酒樓吃起了霸龍餐,導致酒樓很多人對蘇光他們兩個不滿,但又不敢跟他們兩個計較,深怕他們兩個喝了酒之後發酒瘋,將自己的酒樓給砸了。

「郝月天,你他娘的不要給臉不要臉。上次在九天玄女廟得到的寶物,馬上給老子交出來。」

頓時之間,在夜宵一條街的中間位置,蘇光跟郝月天兩個人開始發起酒瘋來了,但並不是在這裡鬧事,而是兩個人之間鬥了起來。

「蘇光光,你他娘的什麼東西。九天玄女廟內如果不是老子救你的話,你他娘的早死了,現在還有臉跟老子要東西,滾你的!」

「靠,你丫的還真有臉說!你救老子,你他娘的拿什麼來救老子。九天玄女廟能活著出來,那都是逍遙兄弟的功勞。你真當你是個角色了,第九座古廟你進去了嗎,那都是人家逍遙兄弟不怕生死的衝進去好不好。你個不要臉的,居然還想搶功勞。」

「誰說老子沒進第九座古廟,當時我們幾個人,也就你怕死不敢進去罷了,老子可是見到過預言的。」

「哈哈,笑話,實在是笑話!預言是什麼都是逍遙兄弟出來之後才說出來的,你娘的還真有臉說。」

「那又怎麼樣,反正老子就是知道預言是什麼,你他娘的知道嗎?」

「老子有什麼不知道的。 文娛大崛起 ,他娘的跟你就一路貨色,算個什麼東西。」

蘇光跟郝月天這一鬧,兩個人酒後的話,讓整條街上的人全部都圍了過來。

「聽到了沒有,蘇光說預言是華家的華雲龍。」

「是,聽的很清楚,還是逍遙皓天告訴他們的。」

「他們幾個可都是當天一起進入九天玄女廟,還能活著出來的。 回天號 。」

「沒想到,預言里出現的居然會是華雲龍。看樣子,我們要馬上去巴結一下華家了,否則等華雲龍強大起來,那跟他們華家做對的人,就是死路一條。」

「別說這麼多了,馬上買點禮物什麼的,去華家一趟。」

「兄弟,你馬上去古家一趟,將這件事告知城主。」

「嗯!這個消息可大條了,必須要馬上通知城主大人。」

「你,馬上回家族,將這件事個武老二,就說蘇光跟郝月天兩個傢伙酒後相鬥,將九天玄女廟的事情給說出來了。預言是什麼不是別人,正是華家的華雲龍。」

一時之間,整條街上的人全部散去,就連那些夜宵攤子,也全部收攤走人了!

蘇光跟郝月天還在相互叫罵著,兩個人都已經入戲了,過了好一會才反應過來,整條街上,只剩下自己兩個人了。

「別罵了!靠,全部走了。」

蘇光看了看周圍,現在除了自己二人之外,連個鬼影都看不到了。

「速度還真夠快的,看樣子,我們這邊是已經成功了。」

「先不要急,武家他們跟各城的那些傢伙又不是傻子,他們不會就這樣就相信的。我們必須再搞點事情出來才行。」



不過眼下這情況也沒法打撲克了……

Previous article

所以劍神宗這些年相當的低調,甚至幾乎不問世事,就連在金陵帝國境內三大皇族之一的疾風麒麟一族派來的族內高手上門,劍神宗也是拒絕了他們的脅迫,要不是劍神天恆強大實力震懾,或許疾風麒麟一族早就派遣族內高手橫掃劍神宗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