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過眼下這情況也沒法打撲克了……

江北對那玩意沒什麼興趣,而且估計老爹和老媽也不可能跟着他玩,也就一個厲豐。

再說眼下。

正午時分。

隨着江南一腳轟出去,江北醒了。

只覺得屁股有點疼,然後睜開眼睛,發現自己坐在地上。

雙眼,有些迷茫。

“哥,你幹啥?”江北轉過頭,脖子感覺跟灌了鉛一樣。

“呼~呼~”

那連續的呼嚕聲傳出,只見根本就沒睡醒。

肉眼可見,江北的嘴角狠狠抽了兩下,沒辦法,這都是命……

無可奈何之下,再次爬上了這小炕。


不過你別說,這老和尚弄的這小炕,住三個人還是綽綽有餘的,就是……有點硬。

嗯,沒有以前住的那大別墅的牀墊子舒服,是時候搞一點出來了。

想着,江北又一次坐在了小炕上。

不過睡意卻是沒了。

扭頭看了看靠在小炕邊上,靠着牆睡着的厲豐,江北也只能暗暗嘆了口氣。

還好。

還好沒把厲豐安排在老哥旁邊……

不然這一腳下去,也只能希望人沒事了。

是個美好的期望。

但是現在……


“哎!”江北悠悠的嘆了口氣,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好。

看着厲豐舅舅這胸口還凹陷着。

多半……以後就這麼躺着了。

等着老爹把那什麼三轉回還丹煉出來再說。

如果單單是按照神識之力來判定的話,他倒是也能幫上這點小忙。

再看看自家這老哥。

明明是一個鐵血無情的玩球漢子,怎麼就到了如今這一步呢?

造孽啊!

再在這小炕上待着也沒什麼意思了,江北便穿上自己的名牌鞋,下了地。

臨到門口前,還朝着老爹和老媽的住所看了一眼,當然,那頭大門緊閉,江北也不敢亂用神識看……

沒準老爹是在爲給他造個小弟而努力呢?

嘿,畢竟老爹現在還年輕力壯,沒什麼不可能的!

“咯吱~”

推開房門。

便看到了門外的小和尚在劈着柴。

“法海師兄,您起牀了。”三葬小和尚看到江北,趕忙拍了拍手,把手上的灰塵拍散乾淨,站了起來,朝着江北看去。

“嗯,睡醒了。”江北摸了摸大光頭。

你別說,自從頭髮禿了之後,就覺得光頭的老哥老弟們,特有親近感。

“誒?你師傅呢?”江北突然問道。

“師傅在誦經。”三葬做佛禮,朝着江北躬身道,“法海師兄,你是要去見師傅嗎?”

“嗯……是該去見見。”江北雙手合十,還了一禮,隨後便朝前走去。

“法海大師……我和師傅這些年也不容易,我覺得師傅好像……”

突然,只聽得小和尚那明顯有些稚嫩的聲音傳來,江北便狐疑的轉過頭去。

“你師父怎麼了?”江北心裏一咯噔,別是這大佬出了什麼問題吧!

別罩不住我啊!

“沒……就是覺得師傅這裏好像有些問題。”小和尚指了指自己的腦袋,又看了看身前不遠處那個不大的殿宇,如是說道。

江北:“……”

“我覺得法海大師是高人,所以……還請大師能幫幫我師傅,三葬感激不盡。”小和尚一臉虔誠的說着,又是雙手合十,深深地鞠了一躬。

“善。”江北答應一聲,隨後便朝着那殿宇走去。

對於小和尚說的……無量老和尚腦袋有問題?

估計也挺好理解。

這老和尚心裏苦啊,畢竟那一怒之下,許下如此大宏願,魔域無魔,永世不出,可是……魔域無魔,得用多大的神通才能做到?

就算是蒼天老頭巔峯時期,能做到嗎?

怕是不見得吧。

何況是無量和尚現在這個狀態,多半他連個主宰境都沒達到。

那三大魔域君王隨便來一個,他都不是對手。

就在這種壓迫之下,在聖城外的小樹林裏找了個地方虛度餘生,是個人心理都得犯嘀咕啊!

嘀咕得多了……那可能就是抑鬱症了。

所以,按照三葬小和尚剛剛所言,再加上無量老和尚昨晚所說的經歷,江北可以初步的斷定。

無量老和尚可能是得抑鬱症了。

想這些的這麼會兒功夫,江北已經來到了那小殿宇的大門前。

大門緊閉着。

裏面有什麼,他也看不透,並沒有用神識去探查,他這種羸弱的神識,如果貿然感知裏面情形的話,定然會被無量老和尚發現,這是極不尊重的一種行爲。

“砰砰砰。”

清脆的敲門聲,自江北的手中傳出。

“是法海師弟吧?進來吧!”

片刻之餘,裏面那邊傳來了無量老和尚的聲音,而後,那緊閉着的大門便也自行打開。

江北便看到了那老和尚背對着自己。

只見:

紅紙豎於香爐之後,僧人端坐蒲團之上。

青煙繚繞殿宇穹頂,金光凝於無量周遭。

定睛再看,那紅紙之上的字樣,卻是有些虛浮,憑江北封川一階的實力,竟然有些看不通透。

神識聚攏,那紅紙卻是直接將這道神識反彈了回來!

刺得他頭腦都是一痛,身形也有些搖晃,腳下虛浮。

不能再探查了!

江北心神一震,已然知曉,這定是某種超乎自己理解的手段製作而成!

“呼……”

江北深吸一口氣,並未急着邁步進入這大殿,反而是雙手合十,先做佛禮,輕聲開口道:“無量前輩,法海失禮了。”

這失禮,一個便是自己突然到訪,可能會讓人家覺得唐突,第二個,便是由於自己剛剛探查那香爐之後的紅紙被反彈了一波,很可能已經被這無量老和尚給探查到。

“無事。”老和尚頭都沒回,搖了搖頭繼續道,“法海師弟,你我只需以平輩倫交便是,談何失禮一說,過來坐吧。”

“善。”江北點頭答應一聲,這才擡腳步入這殿宇之內。

而就在這一刻,他竟突然覺得自己的周身都被施了定身法一般!


上上下下的將他給打量了一遍!

這一瞬間,卻是讓江北入贅冰窟!

怪不得,怪不得這老和尚能在這魔域之中安身立命,原來是有這種靠山!

而這種“打量”的感覺,卻並沒有持續太長時間,不過給江北的感覺,卻如過了一個世紀那般漫長。

且不說他的特殊性,亦或者自己有系統的存在,單單說這裏是佛門之地,就算再小,也是佛門。

但是,他卻是個魔修……

當這探查散開之後,江北的額頭已經出現了一抹冷汗。

江北再次擡腳,卻覺得自己的腿已經有些痠軟了……

來到無量老和尚的邊上,老老實實的拉過一個蒲團,坐在地上。

便是看到:

這老和尚的身前擺放着一個看起來有些古樸的木魚,而前方一米處,便是一個案臺,那案臺上三根細香點燃,一旁還有個青燈,那裏火苗動盪,青煙散出。

三根細香散發着的灰色煙霧,竟然被這青煙所緩緩同化着。

不知怎的,當這一律青煙進入江北的鼻腔中,只覺得……好像有一股別樣的道蘊出現在了江北的心神。

一時間,江北的心神狂震!

再擡頭看去,那燒着細香的香爐後,便是一個懸掛着的紅紙。

那紅紙上,用金粉寫着的大字,竟然一時間變得極爲清晰!


「我願意徹底臣服.」冰峰學院院長全身匍匐在地上.

Previous article

華少鋒這個人的性子還算是可以,不管冷如風再怎麼說他,他都沒有跟冷如風發生過矛盾,因為他深知一點,自己跟冷如風都是紫陽學院的人,自己人不打自己人,是他身為華家子孫應該做的。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