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願意徹底臣服.」冰峰學院院長全身匍匐在地上.

「我也願意.」

「我也願意.」

陸續的.一個個宗門宗主.全都將頭深深低了下來.

「很好.」秦逸望著他們.這些高高在上的宗主.此刻在自己面前.頭都不敢抬起.

秦逸全身.搜散發出一種.我為帝王.睥睨天下的雄霸味道.

猛然之間.秦逸一拳打出.一股似魔非魔.似血非血的強大力量.一下子湧入了這些宗主體內.迅速和他們的血肉.融合到一起.

這些宗主.只覺得體內氣海一熱.全身都暖洋洋的.無比舒服.像是泡了個熱水澡一樣.

「這股真氣打入你們體內.可以為你們恢復傷勢.提升實力.但是從此以後.你們一舉一動.心中所想.我也了如指掌.」

秦逸聲音冰冷.直抵這些宗主心臟深處.

「只要你能敢有一絲反叛的心思.我立刻就引爆真氣.

雖然你們一個個.都是炎王境界.就算被絞成肉泥.也能重生.但是我會將你們肉體.炸成血漿.將你們的靈魂.拋入吞天大墓.讓群魔看守.日夜火燒油煎.受盡痛苦.再把你們徹底煉化.永不超生.」

秦逸的話.讓在場這些宗主.噤若寒蟬.膽戰心驚.恐懼到了極點.

「你們現在就回去各自宗門.反正看到今天事情的.無論是弟子.還是其他宗主.或是魔頭.都已經死光.不會有其他人知道.

你們就假裝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繼續當你們的宗主.

不過皇無極安插在你們學院中的棋子.你們要給我立刻找出來.監視他們.表面上做出.繼續和皇無極保持良好關係的樣子.」

這些宗主.此刻對秦逸的話.不敢有一絲反對.每一個都牢牢記在心底.

經過秦逸的敲打.再加上利益的誘惑.他們對秦逸.只剩下屈服. 和當時交代伊文律身事情一樣.秦逸將一些緊要的細節.又仔仔細細吩咐了一下.確定在場每一個宗門的宗主.都完全理解了自己的意思.

聽完秦逸的計劃.在場每一個人.望向秦逸的眼神.都又發生了變化.

「皇無極野心極大.不過他依靠的是自己的蠻橫.囂張.讓所有人屈服.但是秦逸卻不同.許多事情.都不是自己出手.而是交給他收服的人去做.


無論收服的人.是否真心實意臣服.至少都被他控制住了.如果想要反叛.第一時間.就會被殺死.

豪門誘寵:惡魔總裁吃不飽 .就能夠借別人的手.做出許多驚天動地的大事.」

「這麼強大的對手.皇無極到現在卻還沒有正視他.恐怕他自己都沒有想到.短短一年時間.秦逸就能成長到現在的地步吧.」

一個個宗主.心中紛紛感嘆.雖然隱有不甘.但是秦逸許諾的利益.已經足夠讓他們平靜下來.

就在眾人心裡感慨的時候.突然一陣狂笑.從秦逸體內.傳了出來.

「哈哈哈哈.你們這些廢物.一群連九等大陸都排不進的大陸上出生的廢物.竟然還煞有介事地想要提升到仙人境.哈哈哈哈哈.」

「是子夜君王.」冰峰學院院長.臉色一寒.

「他竟然還沒有死.」眾人臉色.也是齊齊一變.

他們都是親眼看到.秦逸將子夜君王收入吞天大墓.

大墓中的血水.彷彿沸騰銅汁.熔金化鐵.魔氣滾盪.不知道多少恨意、怨念.在裡面緊緊糾纏.就算是在場這些宗門宗主.達到炎王境界.落入吞天大墓.恐怕也會立刻就血肉分離.神魂炸毀.

而子夜君王被鎖入吞天大墓血水裡.已經過去了這麼久時間.竟然還能開口講話.

肉身堅固.可見一斑.

「子夜君王.你不要得意.我的奇遇.你根本沒法想象.

再加上我手握無數礦脈.熔煉仙靈礦石.晉陞仙人境.只是時間問題.只要再斬了皇無極.踏入仙人境的時間.可以說還能夠大為縮短.到時候踏入仙人境.指日可待.」秦逸冷哼一聲.

「呸.修道者.我承認你的體內.的確蘊含極為蒼老.強大的力量.這可能是一門極為古老的神通.威力無邊.凌駕上天.甚至連我都沒法看清.但是你真的以為.你能夠活到那個時候.」子夜君王咬牙切齒.聲音叫人毛骨悚人.

一股股叫人恐懼的死亡氣息.逐漸瀰漫在眾人心頭.

秦逸心念一動.雖然說不出來是什麼.但是不詳的念頭.卻是在心裡一下子湧起.

「你們先走.回去之後.就按照我說的去做.」秦逸一抓.虛空塌陷.露出條條時空通道.緊緊纏繞.通向四面八方.

「要是敢耍花招.我保證你們比之前死的每一個人.下場還要慘烈一百倍.」

秦逸的話.讓眾人心頭一寒.靈魂顫抖.看到秦逸隨手就打開時空通道.冰峰學院院長等人.更是心驚無比.

以他們的實力.雖然也可以打開時空通道.但是絕對沒有秦逸這麼自然、輕鬆.打開的時空通道.也只有一條.遠遠沒有秦逸這麼多.

送這些宗門宗主回去.秦逸剛剛抹平虛空破裂的痕迹.天空上面.轟然聚起一團紅霞.盤龍似的.巨大神威.滾滾蕩蕩.嗡嗡轟鳴.星河日月.都要被震落下來.

「哈哈哈哈.修道者.你這次怎麼也逃不掉了.」子夜君王浸泡在血水裡.連連咆哮.得意洋洋.「就算你現在放我出去.我也要將你碎屍萬段.」

「這是你找來的幫手嗎.」秦逸傲立狂風中.眼中神光湛然.抬頭上望.

強大無比的魔氣.簡直要將整個蒼穹都魔化.隨便一刮.就卷出數不盡的惡魔國度.

浩浩蕩蕩的魔氣魔光.絕對是秦逸生平見到過最強大的.簡直是子夜君王的數十萬倍.

整個空間、時間.彷彿都一下子被壓得凝固了下來.

層層重壓.讓秦逸甚至都產生了一種.要被壓進地里的感覺.

「父親.救我.我在這裡.」

子夜君王一聲吶喊.讓秦逸心頭猛地一突:「竟然是子夜君王的父親.那豈不是一頭來自十八大獄的魔尊要出現了.」

秦逸猛一抬頭.剎那之間.天空雲層炸開.狂濤似卷.龍蛇起陸.無窮魔氣崩塌下來.武功蓋世.氣動天下.

一道青光.凝聚成一隻大手.遮天蔽日.攪動星河.摘星攬月.朝著地面.狠狠一把抓了下來.

手掌手臂經過之處.虛空全部炸碎.露出的無數星辰.紛紛崩潰.四分五裂.形成大片混沌.

秦逸眼中.神光凝聚.真氣猛烈催動.狠狠一拳.將面前虛空打破.頭也不回地一下子鑽入時空通道.進入茫茫宇宙.

這麼強大的力量.毀滅一片大陸.一個世界.都輕而易舉.秦逸明白.要是自己現在和對方硬拼.無異於以卵擊石.

「修道者.你跑不掉的.」子夜君王拚命掙扎.想要從吞天大墓的血海中.掙脫出來.但是每次.都被一條漆黑鎖鏈.貫穿手掌腳掌.重新狠狠拖了回去.疼得他面目猙獰.狂聲怒吼.「我的父親.喬天魔尊.可是足足炎皇境界第八層的強者.要擊殺你.吹一口氣.都能讓你死千萬次了.」

「閉嘴.」秦逸一聲怒喝.一股強勁真氣.化作利箭.狠狠一下.擊穿子夜君王的額頭.血光和真氣利箭呈承接狀態.從子夜君王後腦猛烈炸開.狠狠噴射.

這一下.不至於讓子夜君王死亡.但是卻讓他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痛苦.嘶聲咆哮.痛不欲生.

「竟然一不小心.讓你把一頭魔尊給召喚來了.」秦逸一聲長嘯.使出全速.在宇宙中穿梭.每飛行一段距離.就打破一次虛空.進入時空通道.在不同的位面中.反覆穿梭.

但即便如此.身後那股恐怖的魔氣.如同發狂的太古怪獸.和秦逸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

狂暴的魔氣隨便一動.數以百計的星辰.全部炸得粉碎.在宇宙中長龍一般.璀璨絢爛.

秦逸甚至始終能聞到.背後傳來陣陣火和血的味道.

「一頭魔尊.炎皇境界……」秦逸冷笑連連.但是神色.顯得極為嚴峻.

「前面的螻蟻.給我停下來.」


猛然之間.一聲怒吼.彷彿主宰萬物的神魔.聲波滾盪.宇宙中一顆顆星球.都被震得連連顫動.搖搖欲墜.

秦逸只覺得胸口後背.如遭錘擊.體內真氣.不由自主微微一滯.

就這電光火石的功夫.青光一閃.一道魔影.唰一聲.將太空如皮肉一般撕得綻放開.擋在了秦逸面前. 青光電影.快速凝聚成一團.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從光芒中邁步而出.

每一步.都沉穩厚重.彷彿將諸生諸靈.都踩在腳下.


中年人長得格外英武、英俊.不苟言笑.目光如電.全身都被一層淡淡的青色光芒籠罩.顯得挺拔.高大.厚重如山.深邃如海.

隨便一動.就能掌控眾生生死.

「父親.父親.救我啊父親.」看到中年人.子夜君王連連嘶吼.拚命掙扎.

秦逸面色一冷.真氣一動.唰唰唰唰.數條黑色鎖鏈.如利矛.破浪而出.一下子就貫穿了子夜君王的手腕腳踝.將他死死釘在血海深處.

「喬天魔尊.」秦逸望著中年人.

「放了他.」喬天魔尊面無表情.全身緩緩撒發出濃烈殺氣.四周空間.都扭動起來.

「你兒子真廢物啊.」

「放了他.」

「他的天資在天國神族中.算是天資很低的吧.」

「放了他.」

「據我所知.天國神族裡.就算是剛出生的嬰兒.至少也是炎宗境界吧.」

「放了他.」喬天魔尊一聲暴喝.修羅殺意.彷彿千軍萬馬.奔騰而出.

「他都這麼大了.還不到炎王境界.並且只能躲在惡魔泥潭.看來十八大獄.他連回去的資格都沒有吧.」

「放了他.我殺了你.」殺意滾滾.

「那你就來啊.」秦逸猛然一聲怒吼.手掌一握.貫穿子夜君王的鎖鏈.猛然緊繃.一下子把他從血海里提了出來.狠狠一掙.

皮肉炸裂的聲響.和子夜君王痛苦的慘叫.齊齊發出.撕心裂肺.遠遠傳出去.叫人毛骨悚然.

「放了他.我們就有的談.」喬天魔尊拳頭緊握.長長指甲.將掌心戳得鮮血淋漓.咬牙切齒.眼中血色滔天.


「炎宗境界.現在被我炎師境界的人類給抓住.對你們天國神族來說.也是奇恥大辱吧.」秦逸神色平靜.


喬天魔尊能在這麼快的時間.從十八大獄撕裂空間.跳躍到這個位面.就是為了這麼廢物兒子.那就說明.子夜君王對他來說.格外重要.

秦逸明白.自己和喬天魔尊的境界.相差實在太多.唯一的籌碼.就是手裡的子夜君王.

只有不斷逼迫喬天魔尊.逼他犯錯.才有一線生機.

喬天魔尊絕對是秦逸到目前為止.正面接觸到的.最強大的對手.

至尊無賴 .秦逸現在.都不能算是喬天魔尊的對手.

「你要怎麼樣.才能放了他.」喬天魔尊深深吸一口氣.目光一凝.四周虛空.方圓十萬里.噼噼啪啪.全部被厚厚的青色晶壁包裹.就像是一個巨大的蛋殼.

「你逃不掉的.把他放了.我們就有的談.不然的話.我不僅會殺了你.連同你的家人.朋友.所在的大陸.全部都要斬殺.毀滅.」喬天魔尊怒意壓制怒意.

「你憑什麼威脅我.」秦逸冷笑.

「只要能夠回到御風大陸.喬天魔尊絕對不敢隨意降臨.那些宗門的宗主.雖然幾乎都是廢物.但是每個強大的宗門.都必定會有隱藏在宇宙深處的創始者.老古董.他們絕對不會眼睜睜看著一頭魔尊.在御風大陸胡作非為的.」秦逸心中.不斷思索著破局的方法.

「我說過.我殺了你.輕而易舉.你竟然能抓住他.無論是用什麼方法.奇遇也好.計謀也好.都說明你具有成為強者的潛力.

天國神族.絕對不可能輸給一個平凡人.就憑這一點.就表明你絕對不一般.

如果你珍惜自己的潛力.現在就放了他.我以魔尊的名義起誓.只要你放了他.我們就有的談.

不然的話.我會讓每一個和你有關係的人.遭受滅頂之災.」

喬天魔尊身上.散發出的絕世威嚴.讓遙遠的星辰.都黯淡下去.




早在聖戰之前,甚至是更早的時候就歪曲教廷教義,想要削弱教皇權柄的迪龍毫不在意這位損友的挖苦譏諷,只是翻過一頁,淡淡地回道:「總比某些人花了將近半輩子去信任一個人,然後又被人欺騙了要好吧?」

Previous article

不過眼下這情況也沒法打撲克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