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兩位朋友,可否請我喝一杯茶?」

這人正是森林神,陳青伸手做了個請的手勢,蕭媚媚趕緊擺好座椅,並倒了杯茶放好。森林神笑著坐下,拿起茶杯品了一口,眼睛立刻亮了,接著一口而盡,蕭媚媚只好再給他滿上,剛又要再喝,狂神卻開了口。

「一杯茶一塊神石,你看著辦。」

森林神洒脫的一笑,「此等好茶,確實值一塊神石。」


又是一口而盡,在滿上卻不敢喝那麼快了,開始細品,接著將一個儲物戒指摸摸的放到桌案上。陳青和狂神看都沒看一眼,只是蕭媚媚拿起后查看了內部,粗略估算了下向著陳青一點頭。陳青也默默的向著森林神點了下頭,接著給他的茶杯滿上,算是完成了贖人。

「呵呵,都是這些不爭氣的傢伙徒惹是非,兩位多擔待。」

森林神乾笑著說完,就看向身後的偽神和紈絝子弟們,「還不滾……」

一幫傢伙連滾帶爬的就跑了,剛跑出院子就傳來那些紈絝子弟的慘叫,一幫偽神對著他們就是一頓爆揍,若不是他們,怎麼會受如此屈辱。


「兩位,對如今天下局勢怎麼看?」

等慘叫結束,那些人全部離開,森林神沒有起身離開,而是沒話找話的開了口

狂神一翻白眼珠,「該吃吃,該喝喝,還能怎麼看?」

「魁拔現世,數萬神靈被徵召上界,卻落得慘死下場。神族已經對咱們舉起屠刀,難道就這麼坐以待斃嗎?」

陳青眨眨眼,看來聰明人還是有的,猜出數萬神靈死亡的真正原因,可他還是選擇了沉默,這種話題還是不參與的好。

陳青不吭聲,狂神只能打馬虎眼,「魁拔不是已經很久沒出現了嗎,估計早死了。神族沒了威脅,也就老實了。」

「話可不能這麼說,人類的潛力是神族最為忌諱的,大家不能忘了上次神戰。如果不是那次神戰,人類還處在被奴役的階段。如今神族勢弱,如不趁機反抗,將來他們必定又開始消弱人類,屠刀將落在你我頭上。」

「你管那麼多幹嘛,到時候再說啊!」

狂神和森林神竟然開始有些爭執,時機還未成熟,主導人類反抗的狂神並不想把話說得過於明了。而這森林神竟然屬於與神族徹底決裂的那一派,還想把狂神拉入自己陣營,聽得陳青直想笑。

兩人爭論起來沒完沒了,陳青乾脆的收起分身塔就往外走。

狂神看到后趕緊出聲,「你去幹嘛?」

陳青一翻白眼,「當然是找個地方回家。」

狂神也早就想跑了,立刻跳起身,「先把我送回去啊!」

明顯的已經開始逐客,森林神無奈的搖頭離去,看得狂神也直搖頭。

「你把他收了不得了,一個神靈可是助力。」

陳青的話語讓狂神又是一搖頭,「很多時候,人類比神族還不可信,畢竟神族不會說謊,而人類為了活命,什麼事情都幹得出來,上一次神戰失敗,就是因為內部出現大量姦細。」

陳青一聳肩,姦細這事避免不了,反正暫時跟他沒關係,扔出分身塔要送狂神回去,狂神臨近門時,陳青又叫住了他。

「師傅,當初神戰死了不少神靈吧?」

狂神猛的一回頭,臉上全是感慨,「何止死了不少!」

「那些神靈的屍體存世的還多不?」

這個問題問的狂神一愣,「你想幹嘛?」

陳青撓撓頭,「額……我又弄得個神物發財樹,那東西除了吃神力,還吃神屍。所以……」

不用說的太明白,這貨是打算盜屍。聽到他又弄到了神物,還是發財樹,狂神眼珠子都快瞪了出來。

「你……你……我不活了!」

狂神捂著胸口直喘粗氣,扔出來一卷獸皮轉身就走,打開獸皮陳青笑了,竟然是一張上古地圖,上面標註著很多地方,其中就有神靈的埋屍之地。

除了埋屍之地,上面還標註著戰敗神族所在位置,可惜沒有如今火系神族的消息。神族的屍體都是怎麼處理的?

陳青突然對這個問題大感興趣,挖人類神靈的墳,哪有挖神族祖墳心安理得,不過狂神已經走了,只能是有機會再問。

分身塔起飛,直奔最近的一處神靈墓穴,數天後陳青就來到一處茫茫戈壁灘,這裡以前是戰場,人類和神族部隊亡命廝殺之地,到如今都寸草不生,土地呈暗紅色,狂風捲起沙塵露出累累白骨。 戈壁灘上還有處白骨堆積而成的大山,那是當初戰死的人類被堆積到一起慢慢腐化而成。狂神給的地圖沒那麼精細,只是標註這裡是神靈埋屍之地,不過陳青也有辦法,惡鬼群飛出,進入地下探查。

沒有太久的時間,惡鬼就傳回消息,在那白骨山下發現了完整的神靈屍體,而且數量不少,足有數十具。陳青大喜過望,可當惡鬼們將這些屍體挖出來,他的笑容卻立刻消失不見。

這些神靈屍體的棺木早已腐朽,屍體也變成了乾屍,更是沒有一件陪葬品。曾經威嚇一方的頂級強者卻落得個這樣的下場,讓人忍不住唏噓不已。


屍體上的精華早已消失不見,陳青向著這些屍體三鞠躬,派出人從新入殮掩埋,還為他們刻上了石碑,利用數十萬年前神屍的願望算是落空了!

神靈的屍體,就算經過了數十萬年,按說也不應該變成這樣,很可能是當初就被人吸取了屍體上的精華。其他埋屍之地比較遠,陳青不死心的讓屬下們先去探查一番,也免得自己白跑一趟。

接下來去哪裡,該幹什麼,這個問題又擺在陳青面前,抬頭看看天空,乾脆的取出神艦直奔上界去偷浮空島,他的屬下早已給他辦理了到上界的時限卡,這卡到了上界會自動計時,到是很方便。

倒霉的是,剛一到上界,就被神族的巡邏隊碰上,直接攔在了陳青前邊。有了上一次到來的經驗,陳青輕車熟路的去處時限卡,又打開艙門等著他們過來檢查。倆神族聊著天就過來了。

「昨天那個妞怎麼樣?」

「你還別說,火系的女人那裡面都燙人,若是再找個冰系的雙飛,那滋味肯定更爽。」

說著說著倆人還露出淫笑,隨便看了眼陳青手中的時限卡就往回飛,陳青一聽有火系神族的消息立刻問出聲。

「兩位大哥,火系神族搬上來了?」

兩個神族立刻回頭,「你是怎麼知道的?」

「我就是隨便問問!知道他們搬到哪個區域不?」

陳青說著遞過去一箱子好酒,這東西只要是有血肉的種族都喜歡,倆神族看了眼,其中一個接過箱子,可說的話卻讓陳青七竅生煙。

「問得多,死的快,看在這箱酒的面子上,趕緊走吧。」

陳青弄死他們的心都有,可在這上界,尤其是對方大型神艦里還不知道有多少神族,只能是忍了!

不告訴我我自己找,就不信碰不到一個火系神族!

陳青也只能這樣安慰自己,一反常態的不再去人煙稀少之地,而是專門去那些少數神族混居的島嶼區,不過這些地方並不歡迎人類,他只能遠遠的望一眼裝作路過,還真沒看到火系神族。

折騰了好幾個月,他也想通了,就算現在找到了火系神族又能怎麼樣,也沒本事將那都不知道名字的女神族搶回來。神族的孕期起碼百年,他還有的是時間。

想通之後,神艦的方向一變,立刻開往那些人煙稀少之地,開始了他的偷島之旅。

事情往往是這樣,你越想找就越找不到,越不想找他就自動出現在你面前。惡鬼群在檢查一座島嶼時,就看到了一個火系神族成員,這傢伙竟然躲到了這原本沒人的島嶼上與一個幽冥系女神族私會,陳青得知后立刻趕了過去。

隱秘的山洞中,兩個私會的神族剛剛完事,相擁在一起享受餘韻,陳青突然一出現,嚇了兩人一大跳。

「該死!」

男性火系神族立刻護在女子身前,以免春光外露,還想著等身後女子穿好衣服在對付陳青。

「啊……」

一聲慘叫傳來,再一回頭,那女子已經身首異處,一個面目猙獰的惡鬼正歪頭看著他。猛的往後一退,一把刀已經架在了脖子上,嚇得立刻不敢動,接著一個惡鬼就衝進了他的額頭。

「哈,幽冥系的女子禁止與外族通婚,而且這倆人才兩百多歲,在神族裡還算沒成年,只是仙境而已,這是出來偷腥來了!」

火系男性神族開了口,徹底被一個惡鬼掌控,陳青腦門抽筋的呵斥出聲。


「說重點。」

「額……火系神族搬到了幽冥星上,與幽冥系達成了什麼協議,這傢伙並不知道!」

「咔嚓……」

剛一說完,陳青就揮刀砍斷了這神族的腦袋,惡鬼無語的從掉落的頭顱中飛出。

「主子,這傢伙還沒對火系主神獻出靈魂印記呢,還不如讓我完美融合打入火系內部。」

「那你丫不早說!」

陳青說完,把兩具屍體就扔進了識海內部的發財樹下,不成想發財樹很喜歡神族的屍體,而且屍體腦內神晶本就是大補之物,立刻傳來欣喜的情緒。

有喜歡的東西就行,陳青臉上露出陰狠的笑容,立刻問向剛才那個惡鬼。

「那傢伙記憶里有沒有神族的埋屍之地?」

「主子,神族不埋屍體啊,他們都是把屍體化成灰灑在上界的虛空里。」

陳青被這話差點噎個跟斗,美好的想法再次被敲個粉碎,這傢伙也發了狠,沒屍體就是讓活的變成屍體。以前他偷取浮空島時,遇到有少量神族的島嶼都是放棄,這一發狠,立刻變成遇到后只要數量不太多,實力也相差不大,立刻展開暗殺。

殺人殺的手軟,偷島偷得手麻,陳青成了流竄作案的慣匪。神族也發現了碎星之地的變化,一些島嶼無故消失,總會引起注意。隨著丟的島嶼越來越多,巡邏的神族也不敢再隱瞞,上報之後自有一些部門負責,他們派出了一隊調查員,進行徹查此事。

原本陳青不缺警惕之心,可事情進行的太順利,三天兩頭就把通天塔弄到上界偷取島嶼,慢慢的警惕之心就淡了。當再次看好一處島嶼,這島個頭還不小,上面很適合人居住,就要下手時,他被人堵了。

剛剛出現的通天塔突然被不知道哪裡打來的光柱擊中,雖沒有造成傷害,可被打的一歪,四面八方更是突然出現很多大型神艦,看得陳青心裡一驚。

沒有猜錯的話,這些神艦一直埋伏周邊,並且隱藏了行跡,就是在守株待兔等著陳青自動送上門。

陳青趕忙收回通天塔,正打算放棄一座分身塔逃回下界時,空間也被封鎖,讓他無處可逃。

更狠的是,周邊神艦一起發出炮火,整個島嶼被炸個粉碎,只留下了分身塔孤零零的處在虛空之中,沒有了任何遮擋物。

「你已經被包圍,若不投降,我們將發動進攻。」

陳青很想說投降個屁!可還是將儲物往識海里一扔,乖乖的從分身塔里走出來,因為他看到了數位神靈已經出現,並且死死鎖定了分身塔。神族這麼興師動眾,讓他大感意外。不過卻看出沒有殺人的意思,若不然就直接動手了,根本不會跟自己廢話。

「原來是個低賤的人類,抓起來扔進神獄中。」


一個神靈看到陳青后大失所望,一幫偽神圍攏過來,立刻給陳青帶上了手銬腳鐐。陳青的身體立刻被禁錮,絲毫無法反抗,就連與分身塔的聯繫也斷絕,當被帶進一艘神艦里時,還看到有神艦開始拖拽分身塔,接著就被戴上頭罩,什麼也看不到了。

不知道多久,他的頭罩被人掀開,接著就被往外拖,一出神艦,他就發現自己已經來到一座比星空堡壘還要龐大的金字塔形金屬建築上,一路被拖著來到一處大廳。

大廳對面又一排很高的桌子,幾個神族端坐在後面,看了眼陳青,又接過押送人員遞過來的罪狀書,幾個神族商量了一下,坐在最中央的神族開了口。

「人類,你犯了盜竊重要物資罪,如果有人為你出罰款,可以減免刑罰,有什麼人可以聯繫嗎?」

陳青沉默的搖頭,他總不能說讓神族去狂神門取罰款吧,弄不好神族會把狂神門一鍋端了。

「那好吧,盜竊重要物資罪成立,判決如下,監禁千年後釋放。」

靠!這到底什麼情況?

陳青心裡咒罵出聲,接著就被拖著往外走,直接被兩個神族拖進一處升降梯,升降梯啟動,向著下方急速下墜。

很長時間之後,升降梯的大門打開,幾個身穿密閉式金屬盔甲的獄卒已經站在門外等待,接過陳青后就將其又往深處拖,一連過了十幾處防禦嚴密的大門。又在一處大廳停下,一個獄卒直接打開了陳青的手銬腳鐐。

陳青站直身體,揉了揉手腕,卻感受不到一絲的魂力波動,這裡整個空間都被禁錮。

「乙等三四八七號房間。」

一個首領模樣的獄卒開了口,接著另外一個獄卒就一推陳青,龐大的力量傳來,陳青差點沒站穩,只好乖乖的跟著走。

有過了幾道大門,來到一處天井似得大廳內,陳青掃往四周,如鴿子籠似的牢房密密麻麻排列四周,這裡足可以裝下上千人,不少牢籠里都關著人,見有新人送來,一個個好奇的觀望著。

一直又被推著,沿著金屬樓梯上了三樓,在標註三七八七號牢房前停下,獄卒打開牢門就把陳青推了進去,接著關閉牢門,一句話不說的走了。

陳青到現在都感覺暈乎乎的,看著狹窄的牢房更是生出一種不真實感,自己就這麼要在這裡被關上一千年?這不扯淡呢嗎!

「小子,煩什麼事情被關進來的,又判了多少年?」

旁邊牢房裡傳來一聲粗獷的問話,陳青扭頭就看到了一個長絡腮鬍子的大漢,大漢的眼神全是好奇,陳青無所謂的回答出聲。




眾皆愕然,很快就興奮起來,有人挑戰葉風,好戲登場了。

Previous article

早在聖戰之前,甚至是更早的時候就歪曲教廷教義,想要削弱教皇權柄的迪龍毫不在意這位損友的挖苦譏諷,只是翻過一頁,淡淡地回道:「總比某些人花了將近半輩子去信任一個人,然後又被人欺騙了要好吧?」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