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眾皆愕然,很快就興奮起來,有人挑戰葉風,好戲登場了。

「噗!」葉風一口酒噴出,全都噴在紫色小獸身上,酒水順著柔軟光華的毛髮流下。

「呀呀!」小傢伙頓時憤怒了,一口酒箭激射向葉風,它要報仇。

葉風揮手將酒箭盪開,悻悻的道:「失誤失誤,真不是故意的。」

「呀呀!呀呀!」紫色小獸仍然怒氣未消,瞪著大眼睛,和葉風交流著。

「行行行!我都答應。」葉風苦笑,無奈答應小傢伙若干不平條件。

見葉風點頭答應,紫色小獸立刻眉開眼笑,一副得逞的樣子。

「三哥,你答應小紫什麼了?」葉雷好奇的問道。

「酒樓全部的美酒,一個月的烤肉,每天一株萬年靈藥。」葉風頭疼無比,美酒和靈藥倒是其次,他不缺靈石,多少酒水都買得起;靈藥更是無數,也不缺那點,小傢伙平常吃得也不少了;關鍵是每天要烤肉,這才是最麻煩的事情。

「好狠!」葉雷笑嘻嘻的道,轉頭和紫色小**流,分贓去了。

「葉風,休要做縮頭烏龜,我知道你在裡面,趕快出來和我大戰一場。」雷吼聲又響起了。

酒樓中的人群都看著葉風,等待他出戰,可惜讓他們失望的是,葉風無動於衷,自顧自暇的飲著酒,好似沒聽見般。

「咚咚咚!」

腳步聲如雷動,地板都在震動著,一個雄壯的青年擠開人群,闖入酒樓中。

青年古銅色的皮膚,一頭亂髮,雄健的肌肉鼓起,眸子中充滿著凶光,霸氣盡顯。

雄壯青年目光在酒樓中搜索,很快目光凝聚在葉風身上,瓮聲瓮氣的道:「葉風,你為何不應戰,難道是瞧我不起?」

「沒有,絕對沒有!」葉風饒有興趣的看著李元霸。

「你就是看不起我,你身上沒有戰意,沒有怒氣,根本就不想和我動手。」李元霸怒聲道。

「真的沒有。」葉風苦笑。

「那你就和我打一場。」李元霸目露精光,興奮的道。

葉風看得出來,李元霸性格直爽,敦樸憨厚,有顆赤子之心,是真的想要挑戰他,沒有其他的心思。

「元霸兄,問你件事,你是否有兄長叫李世民?」葉風微笑道。

「你問這個幹嘛。不過我兄長不叫李世民,他叫李元吉。」李元霸納悶的道。

「呃!」葉風愕然,驚呆了。

好意外,好強悍!

眾人也是慕名奇妙,疑惑不解,不知道葉風為何問起這個。

李元霸才不管這些,只是盯著葉風,說道:「現在該答應我了吧,我都有些迫不及待,想要和你打過一場。」

葉風看了看李元霸,此人不過二十五六歲,卻有著凝神後期修為,也是天才人物,吟吟笑道:「元霸兄想要和我比什麼?」

「我知道你劍法絕世,和你比技巧,我不是你的對手。所以,我要和你比力量。」李元霸眼中閃過一絲狡詐,看來他不是莽撞之人,知道揚長避短,以己之長攻彼之短。

不過可惜,他不知道的是,相比起劍法,葉風的肉身更強悍,聖體無敵。天下英豪無數,天才如過江之鯉不可勝數,肯定有人劍道修鍊要強過葉風,比如劍一,但同代之中,絕無人肉身能強過他。

上古之戰後,百萬年來唯一肉身進入『九五至尊境』,修成聖體的人,豈是等閑存在。 「你確定要和我比力量?」葉風臉上浮現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

李元霸也知道自己的要求有些過分,難為人家,但他修鍊的剛猛霸道之道,若不如此,只會成為挨打的靶子,無絲毫勝算。眼睛中閃過一絲愧色,不好意思的道:「這樣吧,我也不佔你的便宜,只出一半的力量。」

葉風更有興趣了,這個看似粗莽卻又有些狡詐的青年,其實很敦厚,讓人絲毫不生厭,眉頭一挑,開口道:「不必,你儘管出手,不要大意喲,我的力量並不比你小。」

「那你小心了。」李元霸憨厚的一笑。

酒樓佔地很大,這底層直徑五六十米,非常廣闊,百多人站在裡面,也不見擁擠。

「轟!」

李元霸大步踏開,陡然一拳轟向葉風,拳風凜冽無比,勁氣如同狂暴的火焰,焚燒一切,給人一種炙熱的感覺,宛如置身於熔爐之中。

葉風看得出來,李元霸的這一拳只使出三成力量,只有戰意,沒有殺機。這隻有三成力量的一拳,卻非常兇猛霸道,不遜色一般凝神後期全力一擊。

「好可怕的力量,李元霸不愧為燕州天才之名。」有人驚嘆道。

李元霸出身於燕州一個小家族,素來附有天才之名,將家傳功法修鍊到極致,受限於資源供應,修鍊速度比不上宗派弟子。儘管如此,他卻憑藉自身堅定的武道意志,不屈的信念。修鍊到此般程度,讓人嘆服。

面對李元霸猛烈的一拳。葉風端坐不動,抬手就是一拳。和李元霸的拳頭碰撞在一起。

「嘭!」


葉風紋絲不動,坐下木椅都為移動分毫,李元霸反倒是連退三步,地板上留下三個寸深的腳印。

「力量不夠,再來。」

李元霸有些驚訝的看著葉風,沒想到他力量竟然也如此之強,說道:「小心了,接下來我要出五成力量。」

葉風微笑點頭,並未起身。

觀戰的眾人見葉風姿態。並沒有人覺得他妄自尊大,這才合符『葉凶魔』之名。

「轟!」

李元霸又是一拳,更加猛烈,宛如熔岩噴發,無比熾熱,連空氣都嗤嗤作響,好像焚燒起來一般。

葉風神情坦然,帶著淡淡的笑意,一拳擊出。非常簡單、直接,沒有任何花哨,完完全全的肉身之力。

「嘭!」

眾人只感到耳膜作疼,好似春雷在耳邊炸起。嗡嗡作響。

李元霸進擊得快,後退得更快,只感到一股恐怖的力道傳來。讓他忍不住連連後退。

葉風仍然坐在那裡,所有的力量都被他吸收進體內。迅速煉化,座下木椅仍然完整無恙。身旁的葉雷和紫色小獸好像沒有受到絲毫影響。正興緻勃勃地看著兩人交戰。

「好!過癮,真過癮,你值得我全力出手。」李元霸不但沒有心生懼意,反倒戰意更加熾烈,彷彿熊熊烈火在燃燒。

「我說過,我的力量並不比你小。」葉風淡淡的笑道。

李元霸深情肅穆,戰意昂揚,氣勢不斷的攀升,很快就到達一個讓人震驚的地步,浩浩蕩蕩,如同戰神降臨一般。

所有人都相信,他接下來的攻擊將非常可怕,因為僅是他散發出來的氣勢就令人有種窒息感。

「住手!」驀地,一道驚怒交加的暴喝聲響起,「小弟,你趕快給我住手!」

酒樓中的人朝來人看去,想要知道是誰這麼大的膽子,竟然敢阻止葉風和李元霸的戰鬥。

進來的是一個不到三十歲的青年,身材修長,正一臉焦急之色,憤怒的看著李元霸。

「原來是李元吉,難怪要阻止他們比斗。」馬上有人認出青年正是李元霸的兄長——李元吉。

李元霸回頭看了兄長一眼,露出一絲猶豫之色,很快就被堅毅取代,目視葉風,大喝道:「小心了!」

一拳轟出,化成巨大的熔爐,熔爐中有熊熊烈焰燃燒著,可怕的能量浩蕩,彷彿可以融化虛空,燒穿天地。

焚天拳!

這是一門上古拳法,霸道無比,兇猛無比,可以打出偉岸的力量。李元霸也是身懷大氣運的人,不然也不會得到這門可怕的拳法。

「有點意思。」葉風面帶笑意,站起身來,面對李元霸施展這失傳的上古拳法,他也不敢大意,終於從椅子上站起來。

「完了,一切都完了。」李元吉臉色慘白,失魂落魄的低喃。


「轟!」

葉風一拳擊出,沒有任何的元氣波動,有的只是磅礴的肉身之力。

「嘭!」

這是一場恐怖的大碰撞,上古焚天拳再現於世,和當世聖體爆發出絢麗的光華。

李元霸雄壯如山的身軀倒飛出去,跌落地上,砸碎地板,砸起大片的灰塵。他的右手亂顫不已,嘴角溢出一縷血跡,眸子中露出一絲驚秫。

葉風的力量太恐怖,簡直如太古龍象般,無可匹敵,不能阻擋。

「葉公子,對不起。家弟魯莽,得罪你,請你大人不記小人過,寬宏大量,饒他一命。」李元吉急忙上前,惶恐不安,恭敬無比的道。

「呵呵,沒什麼,我只是和元霸兄切磋而已。」葉風微笑。


「多謝葉公子!還不給我滾過來,向葉公子賠罪。若非葉公子手下留情,你早就沒命了。」李元吉回頭喝道,憤怒的看著李元霸。

李元霸擦掉嘴角的血跡,悻悻的看著兄長,長兄如父,對於這個自小照顧他的兄長,心中非常尊敬。

走到葉風面前,恭敬的說道:「剛才多有冒犯,多謝葉公子手下留情。」

「元霸兄性格直爽,我豈會怪罪。來來,一起坐下喝酒,相逢就是有緣,我們也算是不打不相識。」葉風笑道,沒有絲毫作偽的意思。

「大哥,葉公子,我有話想說。」李元霸摸了摸腦袋,有些為難的樣子。

「元霸兄有什麼話儘管說。」葉風道。


「葉公子,我想追隨你。我知道,你為當世絕代天驕,以我的實力,並沒有資格做你的追隨者,但我是真心實意的,絕無二心。」李元霸說出一番讓所有人震驚的話,誰都想不到,他竟然想做葉風的追隨者。

天驕人物,身邊大多都有一些天才追隨,共譜傳奇,同登絕巔。歷史中,就有一些絕世霸主,他們的追隨者同樣綻放璀璨光華,在時間長河中留下不朽的傳說。

葉風玩玩沒有想到,李元霸竟然是這個意思,想要追隨他,勸道:「元霸兄,你也是天才人物,將來會成為一方強者,豈能成為我的追隨者,這萬萬不可!」

「小弟,休要妄言,你這是在為難葉公子。」李元吉喝止。不過他心中卻在考慮其中的得失,李元霸若成為葉風的追隨者,利大於弊,不止李元霸受益,李家也會得到極大的好處。

「大哥,我一直聽你的,這次就讓我自己選擇吧。」李元霸非常堅定的道。

「好吧,你自己的路,自己選擇。」李元吉無奈道。

「葉公子,請你成全!」李元霸半跪在地,垂首道。

「元霸兄,快快請起!」葉風急忙上前攙扶。

李元霸奮力拒絕,右拳捶胸,堅定的聲音傳入所有人的耳中:「蒼天在上,我李元霸甘願追隨葉風,此生不悔,永不背叛!若違此誓,人神共棄!」

葉風苦笑,想不到李元霸竟然意志堅決若斯,立下天道誓言。

酒樓中的人看著站在葉風身邊的李元霸一臉興奮,搖頭不語,很多人目光灼灼,暗道這莽漢狡詐,看似憨厚,其實大智若愚。

李元霸成為葉風第一個追隨者,肯定會莫大的好處,一飛衝天。李家也會因此得到突破的契機,再無人敢欺侮。(未完待續。。) 葉風僅僅三拳敗李元霸,降服燕州不世天才,令其臣服,甘願追隨,讓眾人驚嘆。

不少人心中念頭百轉千回,目光閃爍,計劃著挑戰葉風。『葉凶魔』如今名動東域,風頭最盛,挑戰他,不論勝敗,都於己無損。挑戰失敗,乃理所當然的事,君不見燕家前車之鑒;若僥倖獲勝,將一舉聞名天下知,成為傳奇人物,天才明星。

有這種想法的人不在少數,能站在這裡的人,都是凝神境高手,天才人物。葉風擁有凝神圓滿戰力,大家都知道,但並不意味著可以震懾住所有人,眼見為實,耳聽為虛。雖然葉風剛剛擊敗李元霸,威勢煊煊,終究李元霸實力僅堪比凝神圓滿,無法令人嘆服。

況且,有的人實力比李元霸更強一籌,同為天才,自有傲骨,不會輕言放棄。更重要的是,擊敗『葉凶魔』所帶來的好處讓所有人眼紅,熱血沸騰,幾道戰意沖霄而起。

葉風低頭抿酒,嘴角微翹,星眸中閃過一絲冷光。

自從葉風斬落燕家數十高手,天下風雲動,無數青年一代俊才紛紛趕到燕州,在各處城池尋找葉風蹤跡,目的不言而喻。

「葉風,我乃滄浪派向景恆,可敢一戰!」一位紫衣青年天庭飽滿,方面直鼻,觀其氣勢竟然是凝神圓滿。



“這兩巴掌是還給你的!”他咬牙說道。

Previous article

「兩位朋友,可否請我喝一杯茶?」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