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過你不知道呢,最近有著大多逃難的人,逃到了我們村,這些人如果不好好管理起來,如果到處生事,也是一件麻煩事情,所以呢,我們都要求這些逃到我們村的人每個月交上一筆管理費,然後服從我們的管理。」

「你看這女孩也不是我們村的,所以我們這『傳統』也是不能變的,如果她不交,萬一其他的人不服鬧事了,那也挺麻煩的。」

沈飛輕聲的哼了一聲,這趙光立打的什麼注意,簡直是路人皆知,虧他還把理由說得那麼富麗堂皇。

「趙光立!」見著周圍已經有人開始圍聚了過來,趙永康頗有些面子過去不去的意思了,總不能讓這些鄉民知道自己兒子公然調戲別人家的女朋友吧,這傳出去,自己的老臉往哪擱。

「既然人家小姑娘是小飛的女朋友,那還要什麼管理費,大家都是一個村的,鄉里鄉親,趕緊給我過來!走!」 童言一直認爲龍陽陵早已神志大亂,而且在院落時的種種跡象表明,這龍陽陵也不像是個正常人。

可沒想到的是,他這一句狠話說完,那龍陽陵竟哈哈大笑道:“殺我,憑你這麼一個不人不魔的東西,你覺得你殺得了我嗎?”

此言一出,童言的臉立刻露出了驚訝之色。

“你竟然還有神智?你不是早已把自己煉成妖獸了嗎?”

龍陽陵聽此,不屑一笑道:“臭小子,我剛纔只不過暫時的腦子混亂而已,但是現在,我已經記起了一切,而且從未有過的清醒。你們闖入我的洞府,不是爲了我的煉妖祕籍嗎?可這數百年以來,還沒有一個人可以得到。以前不會有,以後更加的不會有。闖入我洞府的下場只有一個,那是死!”

童言聞此,冷哼一聲道:“妖道,你口口聲聲說別人闖入你洞府是爲了你的煉妖祕籍,但你又何嘗不是拿這煉妖祕籍當幌子,誘騙別人進入這裏成爲你的獵物呢?說到底,沒有你自己散出去的謠言,又有誰會冒險進入此地?這一切難道不是你的陰謀,不是你故意而爲之嗎?另外,那河的數百具死屍,恐怕並非是爲了你的祕籍吧?可他們不還是死在你的手了嗎?這些,你又當作何解釋?”

龍陽陵聽此,哈哈一笑道:“解釋?我有什麼好解釋的?他們跟你們一樣,都是爲了我這裏的寶貝,落得這樣的下場,完全是他們咎由自取。廢話無需多說,你很快要步他們的後塵了!”

童言沒有使用藍魄劍,而是將泰山刃取出攥在手。泰山刃或許不見得藍魄劍強,但有一點,是藍魄劍怎麼也無法的,那是鋒利。

泰山刃的鋒利其實在童言之前很多次的打鬥都有所體現,削鐵如泥,又可以施展絕命刀決,絕對是童言最拿得出手的神兵之一。

當然,用藍魄劍可以施展星辰劍訣,威力也是不弱。可有一點,藍魄劍是重劍,不見得能破開這龍陽陵的金剛不壞之身。與其相,或許泰山刃的優勢更加明顯一些。

眼見童言亮出了兵器,龍陽陵輕蔑一笑道:“拿着一把砍柴刀,也想與我爲敵,真是不自量力!”話聲剛落,他大手一揮,只看到一柄小錘竟在他的手出現。

小錘之黑氣瀰漫,不到三秒鐘的時間,小錘已然變成了大錘,最主要的,錘頭之竟然還佈滿尖刺,像極了流星錘。

童言看在眼裏,絲毫不爲所動,身形一閃,直接將移形換位施展出來。

幾乎是眨眼之間,他已經來到了龍陽陵的背後,高舉泰山刃,他猛地是一刀。

這一刀所砍的正是這龍陽陵的後脖頸,而正常人的脖頸其實往往是最薄弱的地方,如果說這龍陽陵有什麼破綻,脖頸自然是童言的第一選擇。

但可惜的是,這龍陽陵實在太硬,算是脖頸,竟然也堅硬如鋼。

聽到“當”的一聲響,泰山刃重重的砍在龍陽陵的脖頸,但只是火星一閃而已,沒能對這龍陽陵造成絲毫傷害。

龍陽陵察覺童言閃到身後,轉身便是一錘。好在童言反應夠快,瞬息之間再次使出移形換位,而這一次,他出現在龍陽陵的側面,目標正是這龍陽陵的雙眼。

童言動作極快,在龍陽陵轉身之際,他一刀直接划向龍陽陵的眼睛。龍陽陵是順時針轉身,而他是反方向出刀。

這樣一來,龍陽陵幾乎連躲避的機會都沒有,正好撞了他的泰山刃。

但龍陽陵畢竟不是弱者,雖是電光火石之間,可他還是及時做出反應。

童言一刀橫斬,他用力向另一側轉臉。而這樣所導致的結果是,童言的泰山刃只能砍一隻眼,另一隻眼睛卻無法砍到,除非直接將這龍陽陵的腦袋砍成兩半,否則根本無法一擊得手。

但也沒關係,一隻眼睛也是眼睛,砍瞎了這龍陽陵的一隻眼,這傢伙的行動應該多少會受到一些影響。

只聽到“啊”的一聲慘叫,童言一刀正這龍陽陵的左眼,並在這龍陽陵的左眼眼角處留下了深深的一條刀疤。

龍陽陵左眼被砍,慘叫連連,可如此一來,卻徹底激發了他體內的獸性。慘叫之後的咆哮如同響雷一般震耳,他全身散發出的氣息更是令人動容。

童言本想閃至龍陽陵的右側,將他的右眼也給毀掉。

但龍陽陵已經吃過一次虧,又豈會再重蹈覆轍。他從體內散發出的黑氣並沒有揮散,而是在他的身凝聚起來,最後竟形成了一層黑色的保護膜,把他整個身體都護在了當。

童言再次出刀,卻只能無功而返,只因爲龍陽陵身的這一層黑色氣罩,簡直鋼鐵還硬,根本難以突破。

無奈之下,童言只能向後退開,暫時休戰,再作打算。

可吃了大虧的龍陽陵又豈會讓他安心休息,手拎着大錘,直接向他撲了過來。

童言已經搶得先機,自然鬥志大盛,一看龍陽陵衝來,他沒有半分畏懼,反而提刀迎了去。

下一刻,“叮叮噹噹”之聲已經不絕於耳起來。兩人你來我往,鬥得甚是激烈,兵器相撞更是火花四濺,引人注目。

不遠處照顧南宮雲的虯龍自然也目睹了這一切,他一方面爲童言捏了一把汗,一方面也對童言的強悍實力佩服的五體投地。

龍陽陵的實力有多強,他心裏實在太清楚了。能跟龍陽陵鬥得勢均力敵,或許只有神仙之流才能辦到吧。

只不過童言現在的修爲才僅僅只是地仙之境,距離真正的神仙之境,還是有一大段距離。當然修爲是修爲,戰力是戰力。

身經百戰的人,可能一個修爲超絕的隱修之士要更加善戰。童言之所以如此善戰,何嘗不是他走了一路,廝殺一路所致呢?

虯龍盯着戰局看了一會兒,這才低頭看向昏迷不醒的南宮雲。

可沒想到的是,在這時,他們身後的灰霧之竟響起了一聲吼叫。

察覺異響,他趕忙回頭去看。這一看之下,他頓時瞪大了雙眼。

他在灰霧之到底看到了什麼呢? 後續的一段路,其實並不算遠,距離自己的家可能就只有五六百米的距離了,不過這段距離,沈飛硬是走了半個小時才走回到了家中。

這途中,因為要路過一些村戶的家門口,沈飛便又遇到了兩個熟人,與他們一番閑聊,時間便是過去了半個小時了。

這半個小時閑聊的時間,倒也說不上時間的浪費,因為從他們的口中,沈飛大抵的了解這,這個小村近段時間發生的事情。

也正如沈飛所想,這些突然大量湧入香湖村的人員,大多是周圍附近所倖存下來的居民。

源於廣慶市中心爆發的異獸潮同樣席捲了位於幾十里之外的觀湖鎮,在這場突如其來的災難中,幾乎沒有任何一個地方能夠置之度外,而那些所受災的地方,倖存人員也大多十不足一,更有一些村落小鎮,甚至說是全軍覆沒,死絕了!

不過也正如之前所說,那是幾乎任何地方,而就是有著這麼一個例外,那就是沈飛的這個村落香湖村。

香湖村伴湖而坐,四面環山,山中定是有著數不清的野生動物。

可就是這麼一個地方,按理說在異獸大爆發的今天,定是逃不過異獸爆發的衝擊。可是從異獸出現到現在,從大量的異獸襲擊了第一個村子,再到異獸襲擊了幾乎所有的村子。香湖村,依舊安然無恙,甚至連一隻異獸的影子都未曾出現在村子中。

香湖村的『安居樂業』讓人們有了不少的猜想,其中就讓大家最為認可的就是,在香湖村有著這麼一個地方,名叫回龍灣。

回龍灣,位於沈飛家後山的一處山谷灣處,而這個山灣便叫做回龍灣。

山灣表面看著平平無奇,也就和一般的山灣沒什麼區別。

但是,在就是在這山灣的半山腰,在一塊巨石的底下,有著一個一人多高的山洞,這個洞就叫做回龍洞。

相傳在幾十年前,住在村西土地廟中的王瘸子,在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晚,就曾親眼看見九條巨龍從回龍灣中飛躍而出直竄向天空,隨後消失不見了。

至那之後,人們便在這個山灣半山腰處發現了這個洞口,而王瘸子呢,自從見到了這詭異的一幕,從此之後就變得神神叨叨的,老是說自己在香湖村看見過神仙,他們在空中飛來飛去。因為他整天的神神叨叨,外加他天生的瘸腿,所以這也導致了他這一輩子都沒有討到老婆,膝下更是無兒無女,孤苦伶仃,到最後也只得在土地廟中做家,暫時避風遮雨。

這麼一個神秘的洞穴,自然會引起許多人的注意,聽說至那之後曾有過不少的人想進入山洞中去尋找寶物或是探險,但是毫無意外,沒有任何一個人活著出來過。至於他們的屍體更是不知去向,有人說那是被住在裡面的怪獸吃掉了。

沈飛小時候也曾去過那個洞口,甚至還進入過洞口附近。回龍洞中,不僅陰冷潮濕,更是漆黑一片,剛走進去了兩步沈飛便已被凍得瑟瑟發抖了。洞中昏暗無比,再加上村中一直流傳著回龍洞中住著可怕的怪獸,會吃人,沈飛心中害怕無比,最後便也出來了。

回龍洞中到底是一個什麼情況,沒有人能夠說出一個所以然,因為根本沒有人真正的進入過洞底深處。洞中陰寒無比,而且越往裡走,裡面越是寒冷,所以根本就沒有人知道這個洞到底有多大,有多深,裡面似乎有真的住著有怪物,又或者這裡是否真的有龍。

相傳便是如此,王瘸子作為唯一見到過『九條巨龍』的人。他看見九條巨龍竄出山灣,飛向了天空,消失不見,而後山灣中再也沒有人見過巨龍的影子。人們都說巨龍離開了山洞,但是遲早有一天巨龍還會回來,於是,這邊有了回龍灣。

而回龍灣的傳說,又與這次的異獸潮有著什麼聯繫呢?

周圍的村鎮城市都遭受到了異獸的毀滅性襲擊,然而與這麼多地方形成鮮明對比的香湖村,卻能夠在眾多受災地方的前提下安然無恙,宛若一個世外桃源。人們總是想要去探尋形成這麼一種局面的原因。

思前想後,人們便將所有的功勞都歸功於回龍灣,歸功於那個山洞,歸功於那九條除了王瘸子,沒有任何人見過的巨龍。

認為就是因為這裡曾是巨龍的家,龍氣浩蕩,所以這些異獸才不敢闖入香湖村,而香湖村才能夠如此安寧平靜。

當然,這些傳說也都是大家胡亂猜測的而已,不過香湖村未曾受過一次異獸襲擊也是事實,所以雖然這只是一個傳說,並沒有人能拿出真憑實據,但是相信這件事的人卻也不少。

除了關於這回龍灣的傳說,沈飛這遇到的兩個熟人,更多的便是將目光放在了楚洛洛的身上。畢竟一個山村並不大,突然又誰家孩子帶回來一個女朋友,那都絕對算的上是一個爆炸新聞了,所以沈飛被堵在這路上的半個小時,大多這些老熱心腸人,給拉住問長問短了。

「這是你女朋友嗎?你女朋友多大了?父母是幹嘛?住在哪裡呢?準備什麼時候結婚了?什麼時候生個大胖小子……」

一連串珠的問題,問得沈飛真的是疲於應對,而楚洛洛面對沈飛村裡這些老婦毫無掩飾的目光,和直戳要害得提問,更是被弄得面色潮紅,害羞不已 龍陽陵最爲人稱道的是他的煉妖之術,他成名於江湖之時,有八大妖獸陪伴左右,一時間無人可敵,無人敢惹。 這八大妖獸是他的得意之作,更是他一代煉妖大師的象徵!

此地乃龍陽陵的煉妖洞天,他的八大妖獸自然不會離他而去。

而虯龍此刻在灰霧之所看到的東西,其實是那八大妖獸之的一頭,名爲血晶!

單聽這名字,其實倒也不會讓人感到恐懼和不安。但實際,這血晶獸卻是八大妖獸之最兇猛,也是最嗜血的一個。

血晶之名的由來,取自這妖獸身的鱗甲。它的全身嵌滿了血紅色的鱗片,看去好似一塊塊漂亮的紅水晶一般,於是有了這血晶之名。

然而不爲人知的是,這些血紅色的鱗片之所以能夠如此鮮紅奪目,完全是因爲這妖獸吸食人血所致。血晶獸煉成之時,通體雪白,並非紅色。可隨着吸食的人血越來越多,纔會變成現在的血紅色。可有誰知道,想把小小的一片鱗片從原來的白色變成鮮紅色,需要吸食數十人的鮮血,它身的鱗片多不勝數,而且無一例外全部鮮紅耀眼,可見這血晶獸吸食的人血之多,害死的無辜百姓數量之衆。

這樣的妖獸存在是害人的,甚至一些尋常的妖怪還要罪惡滔天。龍陽陵親手煉出這樣的害人妖獸,可見他心沒有半絲善意,與魔鬼毫無分別。

如果不是童言他們意外的進入這裏,又有誰知道,那令人敬仰的一代煉妖大師,實際不過是個殘忍無度,害人無數的畜生。傳言有時是真,但更多的或許卻是假的。如果深信傳言,只會害了自己。

言歸正傳,虯龍是龍,雖然是龍較弱的無角龍,可對妖獸的感應能力卻不其他龍差。

血晶獸步步逼近,他幾乎不受控制的將體內的龍氣施放出來。

而如此一來,卻極大的刺激了血晶獸,使得後者更快的衝出濃霧,來到了他的面前。

只見這血晶獸狀若鱷魚,但是四隻爪子卻要更長一些,腦袋還多了一根尖角,全身佈滿血紅色的鱗片,從它嘴伸出的舌頭更是佈滿大小不一的吸盤,看去噁心至極。此刻它在距離虯龍不足十米處停了下來,一條噁心的舌頭來回舔着,似乎已經將虯龍和南宮雲當成了它的獵物。

虯龍站起身來,死死盯着血晶獸,然後高聲警告道:“孽障,你最好少打我們的主意,否則我一定會讓你死的很慘。”

這血晶獸吸食了那麼多人的精血,又修煉了數百年,早已經開了神智。

它看了一眼虯龍,又看了一眼躺在地昏迷不醒的南宮雲,接着口出人言道:“想讓我放過你?可以!但是你要把他給我!我在他的身聞到了神獸之血的氣味兒,我今天一定要吸乾他的血,吃光他的肉。”

虯龍聽此,冷哼一聲道:“不要白日做夢了,我是不會把他交給你的。識相的,立刻給我滾開。不然的話,我要你的命!”

血晶獸一聽此言,立刻嘿嘿笑道:“虯龍,你有多大本事,咱們心知肚明。念在我們同侍一主的份,我勸你還是不要爲了一個將死之人跟我作對,這對你絕沒有半點兒好處。況且主人已經醒來,你又何必與他人爲伍?所以你最好還是放聰明一點兒的好,不然的話,我只能連你也一併吃了。”

看樣子血晶獸和虯龍早相識,怪不得這血晶獸沒有直接動手,而是好言相勸。

虯龍聞此,臉滿是怒容,立刻狠狠地道:“血晶獸,休要把我和你扯在一起。龍陽陵不是我的主子,他是我的仇人。若不是他,我又豈能被封印數百年?若不是他,我現在或許早已飛昇天界。我告訴你,這是我恩人讓我保護的人,算是拼得這條性命,我也絕不會讓他命喪你口!”

血晶獸哈哈一笑道:“好,既然你不想活,那我成全你。兩頭神獸,足夠我好好的美餐一頓了!”

虯龍扭頭看了一眼仍舊和龍陽陵惡戰的童言,眼露出一絲堅定,深呼了一口氣後,他直接將南宮雲護在身後。

血晶獸見此,知道想讓虯龍讓路已經不能,索性不再廢話,四肢發力,直接撲了過去。

虯龍一看血晶獸撲來,先是一掌退敵,接着仰頭一聲龍嘯,直接顯出本體。

下一秒,一龍一獸已經對峙起來。又一場精彩對決,即將爆發。

童言雖然忙着應付龍陽陵,可他還是察覺到了下方的異樣。他早猜出那灰霧之可能會有埋伏或者陷阱,現在看來,他的推測沒錯。

只是不知道虯龍能否擊退那頭惡獸,他自己又能否撐到南宮雲醒來,甚至說,南宮雲能否醒來恐怕都是未知之數。

龍陽陵雖少了一眼,可戰力卻絲毫不受影響,再加他身的那層黑色氣罩,讓他成爲了無解的存在。不過他想吃掉童言,也不容易。

童言的移形換位,還真不是他想追能追的。

可時間拖得越久,實際對童言還是不利的。移形換位是需要消耗天魔之力才能完成,可他的天魔之力終有耗光的一刻。但這龍陽陵不同,他的底蘊之深絕非童言所能相,數百年的積累,他的妖氣肯定要童言的魔氣雄厚的多。

正是因爲這樣,童言纔會有此顧慮。當然,他也並非一直在爲此事發愁,他還在思考如何破開這龍陽陵的防禦。

他始終堅信金無足赤,人無完人,這龍陽陵算身體再強悍,也應該是有破綻的。

只可惜,打了這麼久,他也沒有找到。如果能夠找到這龍陽陵的破綻,他現在或許也不用如此狼狽不堪了。

龍陽陵繼續瘋狂的猛攻着,他只能頻頻躲閃,偶爾砍去一刀。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這龍陽陵似乎也有些累了。他突然停下了猛攻,飄在距離童言約有二十米的地方不再動彈。

童言有些不解,剛想開口試探一下,豈料在這時,這龍陽陵竟猛地一個俯衝,捨棄了童言,直向着躺在地的南宮雲衝了過去。

童言一看,頓時大驚失色,南宮雲的安危關係着他們能否逃離這裏,如果南宮雲死在這兒,他和虯龍的境遇也不會好過。

不敢耽擱,他立刻動身前去阻止。

眼看着龍陽陵距離南宮雲越來越近,沒想到的是,灰霧之竟突然出現了一扇光門。

緊接着,一個熟悉的身影從門內走了進來…… 沈飛的家就位於香湖的河邊,可能距離香湖也就幾米遠的距離,如果說在漲水的季節,那麼就站在說沈飛家的樓頂都可以直接將魚線扔進湖中釣魚了。

沈飛在老家的家就只是棟兩三層樓高的磚瓦房子,在他的記憶中,這棟房屋都已經有了十幾年的歷史了,自己的整個中學,包括小學時期,都承載在這座小小的磚瓦房之中。

不過當沈飛回到家門口的時候,卻有點傻眼了,因為大門上一把大鎖高高掛著,沈飛這是回到了自己的家,卻沒辦法進屋了。

沈飛扯著喉嚨在家的附近喊了幾聲爺爺,不過山野寂靜,但卻並沒有自己爺爺的回應。

坐在路邊的石塊上,沈飛鬱悶的撿起撿起腳邊的小隻只扔進了湖水中,難道自己就要在這門口等著自己爺爺回家啊……。

「是誰在這裡喊爺爺啊?」忽然從家旁邊的小路上傳出一個稍稍駝背的老婦,半眯著眼睛朝著沈飛的方向看了過來。

「李嬸呀,你知道我爺爺去哪了嗎?」

走過來的這個老婦,幾乎就是算作沈飛的鄰居,因為這李嬸就是住在沈飛家旁邊不遠的地方。

「哦。原來是沈飛回來了啊,我道說這是誰在這裡喊著爺爺呢。」

沈飛趕緊走上前去:「李嬸,你有沒有看見我爺爺呢,我這都回來了,卻進不去家。」

「我沒看見呢,不過你去對面那竹林里看了沒有嘛?你爺爺以前不經常去對面竹林里弄那什麼蜜蜂么。」

「對啊!我怎麼忘了」沈飛一拍腦袋如恍然大悟。

對面的竹林距離沈飛的家並不遠,可能只有百十米,不過這百十米卻被香湖湖水隔開,要想過到對面去,要麼繞行幾百米通過香湖橋走過去,要麼便直接划船渡河。

沈飛看著對岸的翠綠的竹林,忽然一下子思緒被拉得很遠了起來。

記得小時候,沈飛經常喜歡去對面竹林玩。而自己爺爺呢,在對面竹林的山頂搭了一間茅草屋,平時便在那裡飼養蜜蜂,有時便也就在茅草屋休息了,甚至晚上也就在那裡睡了,也不回家。

小時候的沈飛十分的調皮,經常偷偷摸摸的闖進對山的竹林,然後進到爺爺搭建的茅草屋中,偷吃蜂蜜。每次被爺爺發現的時候,都被追著滿山打。不過沈飛就是這麼一個記吃不記打的人,打完之後下次又去偷蜂蜜去了。

想著這些小時候的事情,望著對山的竹林,沈飛感覺一切都彷彿歷歷在目,沈飛在自己的目光中,彷彿又看見了那個小小的自己的,正被自己爺爺拿著竹棍追著滿山跑。

「唉!」沈飛輕輕地嘆了一口氣。

可是現在這個世界發生了如此大的巨變,也就只有在這個小山村還能夠找回那種以前的寧靜感了。

「唉。」忽然一旁的李嬸也一起跟著嘆起了起來。

李嬸雖然一直生活在香湖村中,不過對於外界發生的事情,也還有是有所了解的。原來,李嬸的兩個兒子都在外地打工,可是現在在這種天下異變,如今他的兩個兒子都是生死未卜讓她又怎能不擔心呢。

「沈飛,你不是一直在外面的嗎,你給李嬸說說,外面到處出現什麼事情了,聽說外面出現了怪獸,人們死傷慘重。如果真是這樣,那我的兩個兒子還能活著嗎?」李嬸說著說著,眼淚便已經掉了下來了。

沈飛於心不忍,趕忙扶住李嬸。

外面的情況,確實是十分的糟糕,從廣慶市九千萬的人口死亡一大半,所以李嬸的兩個兒子,沈飛真的不覺得他們存活著的幾率到底會有多大。

但是,雖然心中十分的不看好他們的生死,但眼前的李嬸明顯已經是十分的傷心了,沈飛也不可能再干那些火上澆油,傷口撒鹽的事情。

沈飛只好出言安慰其道:「沒事的李嬸,你這不看我都好好地從外地回來了么,所以說不定他們也一定好好的。」

沈飛努力了安慰了幾句之後,李嬸的情緒也變得穩定了許多了,見沈飛暫時也回不了家,他爺爺又不知道去哪了,料想沈飛這麼匆忙的趕回家,肯定也十分餓了,於是李嬸便提議讓沈飛去她家裡吃個飯。

兩人因為一大早的時間就忙著趕路其實這一早上還真沒吃什麼東西,雖然沈飛的包中帶著食物,但那大多是一些零食之類便於保存的東西,對於連續吃了這麼久這種食品的兩人來說,除非是非常餓的時候兩人才會吃一點。

既然現在已經回到了家中,老家不知道什麼原因也沒有遭受到異獸的襲擊,所以回到了小村的沈飛也就放心了不少,料想自己的爺爺應該也不會有什麼事情,並且,沈飛也一直覺得自己爺爺挺神秘,或者說神奇的?

李嬸家和沈飛家相距並不遠,所以到達李嬸家的時候,也就僅僅走了一兩分鐘,李嬸家吃的飯是十分簡單的,就一個家常炒四季豆,不過對於好久沒吃過這種食物的兩人來說,這卻已經算是人間美味了。特別是楚洛洛竟是直接吃了兩大碗的白米飯,吃完了摸摸自己有點圓鼓鼓的肚子,好像還挺意猶未盡的樣子。

吃過了飯,兩人在李嬸家坐著歇息了一會,陪李嬸閑聊了一會天,隨後兩人便又準備回到自己的家中去了。

沈飛在李嬸家吃飯,外加閑聊的時間,合著大概也快有一個小時了。不過當沈飛回到家門口的時候,卻發現房子的大門依舊緊閉,很顯然爺爺還是沒有回來的。

看了看家門口河對岸的那片大竹林,沈飛心中還是有點不放心,於是沈飛便打算,過河然後上山去找找,而且,這樣一直在家門口等著也不是辦法嘛。

河面並不是很寬,也就接近一百米的樣子,以沈飛現在的能力,完全可以化翼然後飛過去。不過這樣,未免也有些招搖顯眼了。並且沈飛今天飛行了一個早上,雖然回到老家的時候也已經休息了這麼久的時間,但因為耗費紅霧而產生的疲憊感,其實卻並未恢復多少。

好在,沈飛家有著一條小木船,木船就停靠在地壩邊的河岸旁,沈飛拔起固定住木船的鐵鏈,然後走到船尾,熟練的超起雙槳,這便準備湖面划舟了。 童言一看這熟悉的身影先是一愣,隨即露出了欣喜之色。

可在童言愣神的這麼一會兒功夫,卻被龍陽陵鑽了個空子,他距離南宮雲竟然已不足十米了。

回過神來,童言頓時臉色大變,可他速度再快,現在也來不及救下南宮雲了。

在這千鈞一髮之際,那從光門內走出的人身形一閃,搶先一步抵達了南宮雲的身前,直接出拳迎向龍陽陵。

龍陽陵一錘砸下,勢大力沉,可聽到“當”的一聲響,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

辰逸雪輕笑了一聲,掀起袍角在金昊欽對面的位置坐下。

Previous article

“是我!”一聽到是他的聲音我就放下了心來,下意識就用手臂圈着他的脖子往他懷裏靠了靠。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