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張德海說道。

“哼!要不是你在三年前殺了我三徒弟,我也不會出這一招。”

傅良材冷哼道。

三年前,發生了一場大型的流血事件,振威武館與霍氏武館的人全部參加了。

就在那場大戰中,傅良材最喜愛的三徒弟死在張德海的刀下。

從那以後,傅良材便對張德海恨之入骨。

所以,到現在,他們之間的恩怨極深。

張德海自然還記得三年前死在他刀下的那個年輕人,但他冷哼一聲沒有多言,只是道:“我剛纔還在奇怪,你是怎麼跟上來的,原來都是因爲張駿。”

說着,他回頭看了一眼張駿,加重語氣,道:“你還真是我的好徒弟啊。”

張駿冷眼以對,沒有任何表情。

而張德海的其他弟子皆氣憤的瞪了他一眼,似乎恨不得殺了他。


“廢話少說,張德海,你是乖乖地受死,還是要我動手?”

傅良材好整以暇,慢悠悠地說道。

“想讓我乖乖受死,你做夢。”

張德海冷然道。

“既然如此,我就送你一程。”

傅良材說着,人已經消失在原地。

看到這裏,門外的李雲搖搖頭。

說實話,看到張德海被自己的徒弟陰了,他還真有點意外。

但毫無疑問,張駿那一刀徹底重創了張德海,令他的實力大打折扣。

或許他以前能與傅良材打成平手,但現在肯定不是傅良材的對手。

果然如此!

兩人交手不過十招,張德海便已經被傅良材逼入絕境,最後被他一掌打飛出去。

張德海鮮血噴了一路,落地之後更是噴出一大口血來,臉色慘白無比。

整個人都快半死不活了。

這種情況下,他也沒法站起來。

當傅良材要衝過去,把張德海送上西天的時候,他的弟子們均擋在他面前,用兵器對着傅良材。

“不准你殺我師父。”

周清雖然稚嫩,但這個時候他還算冷靜,死死地盯着傅良材。

“呵呵,怎麼,你們也想對我出手不成?”

傅良材看着他們,輕蔑的一笑。

就這麼幾個凡人級的傢伙,還不夠他一隻手打的。

“殺!爲了師父。”

周清大喝一聲,便提刀殺了上去。

其他人亦衝上去殺傅良材。

“膽子不小,但你們太弱了。”

傅良材搖搖頭,幾拳之下將衝過來的人全部打飛出去,沒一人能擋住他一擊。

這就是凡人跟超凡之間的差距。

不成超凡,終究是螻蟻。

“好強。”

暗中觀看的李雲心中一凜。

超凡一階果然厲害。

他覺得就算他衝上傅良材,也會落得跟那些人一樣的結果。

除非他進化到9級,再動用龍之威懾和水龍吟,或許才能跟傅良材交手。

此時,傅良材輕蔑地掃視一眼被打飛的人,然後走到張德海跟前,笑道:

“張德海,你做夢也沒想到,最後爲他人作了嫁衣裳吧?”

說罷,他哈哈地大笑,“哈哈,等你死後,我再把你的徒弟們送上西天,這些寶物就都歸我了。”

“你以爲你一定能殺我嗎?”

張德海眼中抹過一絲詭異的笑容。

但是,傅良材沒有看見,他哈哈大笑道:“事到如今,你….”

話還沒說完,忽聽見身後傳來弟子們的驚呼聲。

“師父,小心!”

但爲時已晚。

呼的一聲,只見一根袖箭閃電般飛來,從傅良材背後穿過,帶着血跡刺進了前面的石壁上。

箭尾還一陣震動。

全場寂靜!


除了張德海之外,所有人都驚呆了,包括李雲在內。

他孃的,這….

李雲已經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這劇情轉折的也太快了吧。

原以爲張德海那一邊都快完蛋了,誰知道會發生這種事情。

此時李雲心裏只剩下兩個字:臥槽!


“十一師弟,你做什麼!”

一聲怒喝將所有人驚回神來。

只見一個20歲出頭,臉蛋渾圓的年輕人站在那裏,手裏拿着的袖箭正對着傅良材背後。

明顯是他下的暗手。

他正是傅良材的十一弟子——李圓孔。

傅良材的徒弟都怒視他,滿臉不敢置信的樣子。

而傅良材也緩緩地回頭看着他,眼中有憤怒,也有不信,他道:“爲…爲什麼?”

李圓孔沒有說話,只見他走到張德海身邊,把張德海從地上扶起來,說道:“爸,你還好吧?”

頓時,傅良材與他的徒弟們臉色都很精彩。

連門外的李雲也愣住了。

我聽見什麼了?

爸?

不會吧!

不會吧!

不會吧!

傅良材的十一弟子是張德海的兒子???

我去!

這劇情,李雲有點看不懂了。 劇情的轉折令李雲措手不及,尤其是李圓孔嘴裏喊出的那聲“爸”,把李雲整個都給整懵逼了。

傅良材的徒弟竟然是張德海的兒子!

艹!還有這種事情。

連張德海的徒弟們的嘴巴都張成O型,快吞的下雞蛋了。

其他人更不用說了。

就在這時,一陣大笑打破了寂靜的場面,只見張德海哈哈笑道:“哈哈哈哈,傅良材,都說人算不如天算,你沒想到會這樣吧?”

此時傅良材臉色已發黑,眼角不停抖動,似乎在抑制心裏的怒氣,他沒理張德海,而是冷眼看着李圓孔,語氣如冰,“李圓孔,你很好!”

李圓孔對此彷彿視目無賭,只扶着張德海不說話。

張德海笑道:“他不叫李圓孔,而是張景深,是我張德海的兒子。”

說到這裏,他頗爲得意的看着傅良材,“你以爲我身邊出了內奸,我一點都沒有察覺到嗎?”

“實話告訴你,兩年多以前我就察覺到了,但還不知道內奸是誰。”

“所以,我當時就安排景深去做你的徒弟,想讓他找出那個內奸,景深也沒讓我失望,雖花了不少時間,但還是讓我知道內奸是誰。”

“你知道我得到古遺蹟地圖和你跟蹤我到這裏的事情,我早已全部知道,本來這些都是我的安排。”

“原本我想把你引到這裏,好一網打盡,但我萬萬沒想到景深他….”

“你沒想到他把內奸搞錯了,導致你中了張駿致命的一刀,是吧?”

張德海還沒說完,傅良材已接口說道。

“不錯,景深查到的內奸是李遠,所以我之前只防着李遠,沒防其他人,沒想到…..”

事情很簡單,張德海察覺自己身邊有內奸之後,便把張景深安排到傅良材身邊查那個內奸是誰。

我在煤礦賣煤的那些日子 ,張景深查到內奸是李遠。

趁着這次機會,張德海佈下一個局,把傅良材和他徒弟引到這裏,好一網打盡,但他防錯了內奸,結果被真正的內奸張駿陰了一刀。

這是他萬萬沒想到的。


「爸爸,你回來啊~~不要丟下我~~~~嗚嗚……咳咳咳……」演戲太過投入的葉紫不小心被自己的口水嗆到,艾佳趕緊撫著她的背給她順氣。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