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離雪煙!”

“寒烈!”

“方宇!”

“厲絕羽!”

“風——”

“且慢!”

離風騰‘逸’字還未出口就被天行雲給截住。

他指了指風逸道:“其他人我同意但,他我不同意。”

離風騰眼中閃過一絲慍色,對着天行雲道:“爲何?六個名額已經誕生,無從更改。”

天行雲卻是一笑:“對啊,既然無從更改,那就一次性毀滅!只要五個名額吧!”

天行雲臉色一陰對着右手袖袍一揮,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風逸托起狠狠的扔下下白玉青龍柱。

“風逸兄弟!”方宇玄氣在握飛身下去救人。

“天行雲!你真枉爲天玄強者!”

離雪煙一聲輕喝,纏繞在身的白綾迅速落下,綁住方宇的大腿,方宇拖住風逸,一起拉回臺上。

天行雲雙手報於胸前,饒有趣味的諷刺道:“怎麼?難道離小姐對這風逸有情?五次三番相互與他。”

天行雲放大聲音,頓時整個演武場都有耳聞。

“你——”離雪煙臉上第一次露出了怒色,從小她便潛心修行,怎麼會迷戀男色?這天行雲簡直胡說八道。


“夠了!”離風騰飛到風逸跟前,對着天行雲道:“真把本城主當成空氣了?”

天行雲有些顧忌離風騰,諷刺聲更勝了:“只會讓女人出頭的懦夫!根本沒有資格站在這裏。我說的難道有錯麼?”

風逸自從被方宇拉上來後便一直沉默的低着頭。


雙拳緊握。

一道聲音在心中咆哮:“忍無可忍時,又何須再忍? 重生鑑寶 ,歷經多少劫數,踏遍多少坎坷,又有何懼?我本低調,奈何逼我瘋狂!”

風逸再次擡起頭時,眼中的目光犀利彷彿能刺破天地一般,他靜靜的看着天行雲,宛如看待死人一般。

一旁的離雪煙和離風騰皆是一怔。

天行雲被盯得有些不舒服道:“目光是不能殺人的,只要你能接我三招而站着,我就同意你的資格。”

“不必!我和你打!”風逸大手冷冷道。


“風逸,你——”

“多謝離城主和離小姐的好意,風逸銘記在心,但風逸修行天道,苦難須有自己來承受。”

風逸對着衆人傲然一笑

“我要讓別人知道,有些人,不需要姿態,也能夠成就驚鴻!”

“說得好!”離城主似乎被風逸的自信所感染。

“天行雲,比武規則點到即止,莫要逼老夫發怒!”

離城主目光如炬,緊盯着天行雲。

“自然如此。”

天行雲嘴上如此心裏卻是罵開了:“哼!老匹夫,若不是顧忌你身後的離恨仙宮,這荒火城早就姓天了,你等着,你的死期也不遠了。”

離城主帶着其餘四人離開,偌大個比武場就只剩下風逸和天行雲兩人。

臺上的觀衆均是瞪着眼睛,他們是在想不出,風逸哪裏來的勇氣,竟然敢以地玄大成境界與天玄巔峯強者戰鬥。

這簡直不能用以卵擊石來形容了,簡直就是老壽星上吊——活的不耐煩了。

“這小子太狂妄了,這次栽在天行雲手上肯定不死也要殘廢了。”

“本來是個天才,現在卻被天行雲扼殺,變成鬼才了。”

“離城主怎麼不多加阻攔?這樣一名修者可是有着無限潛力啊!”

“天行雲和離城主是同等境界,認真起來未必攔得住,這天行雲真是天才中的天才啊。位列玄君,指日可待。”

衆人正在七嘴八舌的議論着。

而此時在人羣之中卻是多了兩名身着黃色道袍的老者,衣服之上皆刻有五行八卦。一人骨瘦如柴,一人肥胖如豬。

只聽那胖道士道:“師兄,你覺得那小子如何?”

“不錯!修行一道,須有大毅力、大決心、大無畏、大機遇。他四門佔三,不錯不錯。”

“可是他僅地玄修爲,如何與天行雲交戰?如料不錯,天行雲乃是紫微宮核心弟子。看樣子,半年之內便能進入玄君之境。”

“師弟耐心看便是…不如,我們來打個賭如何?”

“什麼賭?”

“我賭這風逸定能獲得尋寶資格,賭注,九轉天玄丹!”

“什麼?賭這麼大?那可是絕品真丹啊!”胖道士吃了一驚。

“呵呵,身外之物,身外之物,要是我贏了,你就把絕品靈器——風火雙輪給我咋樣?”

“這…”胖道士猶豫了一下,一咬牙道:

“好!賭就賭。我還真不信以地玄小成對天玄巔峯能有什麼風浪。就算是奇蹟都不可能發生!”

“好啊,那就看着吧。”瘦道士一笑道。

兩名老道士的打賭在演武場中央的風逸自然不知道,此時他正在作者充分的準備,他將面臨着是一場無比艱鉅的戰鬥,也是他來到這個世界後的最正式的一場戰鬥! 風逸默唸清心訣使自己的心情平靜了下來。

識海中的三十個玄氣之海在風逸意念的灼燒下不斷的沸騰起來。

那十個陰陽之海風逸暫時不打算動用,如今他最大的依仗便是引龍破天訣和萬界圖。

至於那棕色石頭…唉,算了吧,自從收取無盡之河後,它就再沒一點反應。

若不是曾經它收取無盡之海時的逆天神通震懾了風逸,只怕現在風逸早就罵開了。

引龍破天訣第二重龍鎮九州,是一種無上防禦之術,風逸想在自己施展出攻擊之後增強自己的防禦,給肉身減輕一些壓力。

而他此番敢於天行雲叫板,最大的依仗之處還是萬界圖。

此時他地玄大成,已經瞭解了這片天地的一絲奧義,能一起運用‘逍遙道’和‘劃天道’加身,攻擊敵人。

但這僅限於天玄小成而已,面對天行雲他沒絲毫把握。

而目前唯一能一試的便是被封印在萬界圖中的天階玄獸水蠻鯨。

與紫電噴雲獸和神水王蛇不同,風逸手中的水蠻鯨不是虛影,而是實打實的天階玄獸!

紫電噴雲獸僅僅是虛影就能如此震懾世人,更別提真正的天階玄獸了。

至少纏住天行雲是有保障的,這樣就算出了這荒火城,他一樣殺不了自己。

所以現在風逸正在運功準備,意識努力的與萬界圖溝通。不然一個不小心放出了水蠻鯨,卻無法收回,失去了天階玄獸這樣的至寶不說,自己還會被天行雲殺死!這樣可就太冤了。

風逸端坐於青石地板上,意識卻是遨遊萬界圖中,待看到那無盡之河橫貫整幅圖時,不由欣慰一笑。

無盡之河此時已經有四頭天階小成玄獸,地階上千。

“哼!若是將我逼急了,我就將這天階玄獸放出去,拼個魚死網破!”

不過這只是想想罷了,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刻,風逸是不會這麼做的,這無盡之河就像他的大本營一樣,是他在這個世界立身的根基。

“萬界圖,我今日一戰,可就全靠你了!”風逸輕聲道。

風逸說完起身,神色凜然的站在天行雲對面。

“來吧!”

天行雲輕蔑一笑:“不管你怎麼運功準備,都改變不了你是地玄螻蟻的事實!”

“而我…是嗷嘯九天的神龍!!”

“紫薇魔眼!刻畫萬千!”

天行雲竟然不顧天玄高手風範,率先出手,想做到一擊必殺!

“風行三式!”

風逸玄氣化爲神龍猛虎,呼嘯而上。

於天行雲交戰在一起。

“你太弱了!”

“大魔幻術!魔還千軍!”

大魔幻術一出,天空頓時一陣喊殺聲。

同先前一樣,一批手執利器,身穿盔甲的魔兵,乘紫雲從天而降,對着風逸發起了攻擊。

雖然僅是虛影,但風逸以地玄修爲對陣,確實難爲他了。

“引龍破天訣!龍破山河!”

端坐於猛虎身上的白龍飛入雲端,傲嘯一身從龍頭開始變化爲青色直衝地面!

“嗷——”青龍蜿蜒衝擊着天行雲召喚的虛影魔兵,卻還是沒有將其打退,同猛虎虛影一樣被淹沒在了魔兵大潮中。

wWW_ тт kǎn_ ¢ Ο

魔兵虛影奮勇向前,似乎不知道什麼叫做撤退。

風逸面色一凝:

“龍鎮九州!”

一條白龍再次出現在他頭頂上端,環繞着風逸的肉身快速旋轉形成一道無色屏障。

那虛影魔兵一時難以攻破。

“劃天道!蒼天一劃!”

風逸對準天行雲所在之處,右手由上而下狠狠一砍,頓時一道手掌虛影側劈而下,將直線上的虛影魔兵劈散。

“小小地玄,還敢祭出無用道術,真是笑話!大魔幻術!千軍萬馬!”


【手機網】wap.17k.com

Previous article

臥槽!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