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他偏激到孤僻,兇殘成性,行事單憑一己之喜好,沒有準則,卻有着極端原則,不管是曾經親人、還是朋友,或者完全不相干,只要擋住了他前進的道路上,只要對他起了殺心,他一律殺之!

他走在一條殺戮的道路上。

他一直在殺人,他殺的人,有親人,有朋友,有至交,也有仇人。

劉封看見一個個人死去,看見他嘴角那抹不屑的笑容終於慢慢消失,那目空一切的神情也變得渙散,永遠不會疲勞的身體也逐漸鬆弛。

一路走來,四橫遍野,血流成河,數不清他究竟殺了多少人,他累了。終於,他殺死了一個手持散發着烈日般光芒長劍的人,這也是他最後殺死的一個人,殺死這個人之後,他揮動了手中的長劍,分裂了天地,如同在天地間開闢了一條看不見的道路,他一步踏出——然後,他出現在了飛龍大陸。

劉封豁然驚醒,他已經淚流滿面。

剛纔那一瞬,他似乎走上了那個絕世強者最後的歷程,那一次又一次的殺戮真實的在腦海中重演,沒殺死一個人,他都感覺到心中一陣痛,一陣空。

他太累了,即便是最強的人也感覺到了累,他來到了飛龍大陸,並最終留在了飛龍大陸。

說不出是什麼樣的一種情緒,劉封突然覺得,這個強大的人物,竟然是那麼的可憐。

一個人,被所有人背叛了,難道不可憐?

劉封想起了,在地底的礦洞之中,第一次遇到那縷殘破的魂魄,當時他問自己:“朋友是什麼。”

他回答說:“朋友是用來做的。”

那縷殘魂似懂非懂的點頭,說想要一個朋友,然後給了他一場造化。

如果礦洞中那個朋友,真的是龍炎真人的一縷殘魂,那朋友兩個字,對他來說,莫不是極大的諷刺?

“如果,你真的是他,至少,我永遠不會背叛你。”劉封在心中安安發誓。

他踏入了這條通道。

護穴大陣再一次啓動,天旋地轉,他的感知不斷擴大,整個護穴大陣的情形,又一次涌現在他的腦海中。

他看見了,神兵主一干人等已經衝入了墓穴,他們的人散播在了各處,其中有幾個,離自己並不算遠。

他還看見了張凡,看不見很遠的地方,白蒼和猛被無形的空間困住無法移動。

神兵主和翻山海在自己感知到他們的時候,立即作出了反應,擡頭朝這邊望了過來,他們自然什麼也看不見,但是往這邊走了過來。

劉封可以清楚的看見,墓穴是圓形的,內中通道無數,但是條條皆通,如果沒有了護穴大陣的掩護,幾乎是等同一座不設防的城市。

而最中心,有一片空白地,完全無法感知,可以肯定這片地域,就是墓穴的中心所在。

護穴大陣的影響正在快速的消失,每過一刻,神兵主等你人找到自己的可能性就要大上許多,這時候時間就是生命。

劉封全速前進。

他沿途留下暗記,這是和張凡商量好的,張凡憑藉這些暗記,會在第一時間找到他,保護他的安全。

也許是因爲護穴大陣的中軸神念已經開始消亡,劉封的感知開始削弱,他無法掌控到他人的路線,只能憑着自己的記憶,一路前進。

不過,地底通道就如同迷宮,劉封至少還曾看到其全貌,比之其他人胡衝亂撞,已經佔了不少便宜。

劉封衝入了一間地室之中,看清楚地室中的情形之後,他整個人都呆滯當場,倒抽了一口涼氣。

這裏,是滿屋的寶物。

珍珠瑪瑙,金銀財寶,堆滿了整整間石室,珠光寶氣,甚至讓鬥者之間的光芒都黯然失色。

這麼多的財寶,足以讓一個一貧如洗的乞丐,一舉成爲富可敵國的貴人,甚至能夠憑藉這巨大的財富發動一場政變,成爲一國之主。

一個凡人看到眼前這一幕,心裏防線也許會瞬間崩潰。

好歹劉封不是凡人,他是一個煉氣師,煉氣師雖然也需要很多錢,但是錢的誘惑,卻還比不上一般的礦石材料。


而且劉封的心志堅定,他的目標不是這些財寶,他更清楚,龍炎真人不可能在他的墓穴之中,留下如此之多的金銀財寶。

所以在他看來,這些財寶,僅僅只是龍炎真人佈置的幌子。


他一劍斬之,眼前的珠光寶氣盡滅,前方出現了一條通道,通道的盡頭,隱約可看見一抹亮光。

亮光處,一道人影一閃而逝,消失不見,劉封愣住看得明白,這個人,正是李世英。

咬了咬牙,劉封小心翼翼的繼續前進。

通道的盡頭,是一扇門,或者更貼切的說,是一睹牆。

之所以說是一扇門,是因爲在最中間,有一條明顯風縫隙,看起來就像是一條門縫。

李世英端坐在門前,也許是神念受了重創的緣故,他的臉色變得極其慘白,眼神也有些渙散,看見劉封,他依舊揚起嘴角輕笑了出來:“這麼快又見面了。”

“在劍亭沒能殺死你,真是可惜。”劉封道。

李世英的目光落在了劉封手中的鬥者之劍上,笑道:“我最初的提議,就是把鬥者之劍讓你,現在不正是如此,你又何苦一直唸叨着殺我。”

“你最初的想法,也是要殺我。”劉封搖頭,露出了一絲冷笑:“只不過你自己差點死掉罷了。”

他舉起了鬥者之劍。

李世英的傷很重,但是到底有多重,劉封不清楚,所以面對這人,他不敢有絲毫的放鬆。

“你知道這是什麼地方那?”李世英突然問道。

劉封搖搖頭。

“這是嘆息之門。”李世英說道。


“你怎麼知道?”劉封疑問。

李世英突然哈哈大笑,他站起來,高聲說道:“你什麼都不知道,我真不明白,你是如何出現在這裏而沒有被護穴大陣轟出去的。”

李世英這一說,劉封才發現,自己到達這裏,似乎太過順利了一些。

“讓我來告訴你,你之所以能走到這裏,都是因爲他的指引。”李世英指着背後的門,沉聲說道:“不過,你也只能走到這裏爲止了。”

“他?”劉封皺眉。 天空淅淅瀝瀝的下著小雨,林東卻大步往前,腳下絲毫沒有停留,任憑雨水將自己的身子打濕,手中的地圖也被雨水侵濕,上面的字跡和標註已經看不太清了。

不過林東卻只是這麼輕微的掃量了一眼,便將地圖團成了一個團隨手扔掉。這些天他每天都在研究地圖,上面的細節和整個幽冥山的大概路線早就已經瞭然於胸,即便是沒有地圖,他也能輕易的找到上面所標註的那個地方。

走著,林東到了一處極大的寬敞之地,環顧四周,地面上花草茂盛,邊上有一條小溪,不遠處則是一座並不算高的小山丘,上面布滿了攀爬在牆壁上,枝條雜亂的根藤。

咔嚓!

天空上一道閃電飄過,將原本漆黑的天空點亮,映照出詭異的白光。

林東並沒有急著往前走,他確信這裡就是地圖上所標示的北面之地。而這四周,能藏下金影虎的就只有那山丘之中。若是不知道的話,林東根本就猜想不到這座安靜的如同雕塑的山丘之內,竟會藏著二級妖靈獸,金影虎。

「之前那些人說過,醒屍粉的效果距離在500米左右。現在距離幽冥潭出現還有四個時辰,我必須要要趕在真正的幽冥潭現世之前將海家的那幫人引過來。然後在直奔西面,在幽冥山和海家的大人物進來之前,搶到血玲瓏。如果有可能的話,幽冥山的那幫人我也不會放過。」

林東心中暗暗打定主意,心中又盤算了一下。現在唯一不能確定的就是這幽冥潭是否真的會在西面出現。不過這也無所謂,反正林東的志向本就不在幽冥潭,被稀里糊塗的拉來這裡,得知官微的陰謀,他只不過是以牙還牙罷了。

如果非要說林東的目的,那就是找到血玲瓏,也算是給飄影一個答覆。

想到這裡,林東神情一動。手上憑空一閃,將斗篷披在身上。隨即盤膝而坐,任憑雨水打落,也不為所動。靈氣忽快忽慢的進入體內,將自身的狀態保持在巔峰的狀態。

時間在一分一秒種中悄然而逝,抓不到丁點痕迹。而林東緊閉的雙眸卻在這時猛地睜開,眼中一道精光一閃而過。

伴隨著身子不著痕迹的一抖,無數水滴碎落,身上騰地冒起一陣暗光,原本被打濕的衣服竟在眨眼之間干澈如初,隨即整個身子被一層靈氣所包裹,任憑雨水滴落,絲毫不見打濕。

「是時候了。」

林東猛地向前連踏幾步,從自己現在所站到進入醒屍粉的效果範圍不足300米,幾息過後。當林東再度向前一步,一聲刺耳的長嘯瞬時間劃破長空。而後,不只是湊巧還是刻意為之,一道振聾發聵的響雷叱鳴在天空,一道閃電隨即劃過,彷彿連這天都要一分為二。

被天空映照的忽明忽暗的臉頰上,林東表情肅然,心中說不緊張是假的,他已經能感覺到空氣中那股暴戾的氣息正在瀰漫,但他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轟隆隆!

隨著一道堪比悶雷的重響,原本安靜的山丘劇烈的晃動了著,砰的一聲,山丘彷彿被狠狠的撞了一下,正中間處無數碎石掉落,一個足有一人來高,三人來寬的洞穴豁然而現。

無數道刺眼的金色光線從中射出,原本漆黑的夜色,被這金光映照的如同白晝。

叮的一聲脆響,那如手榴彈的東西一分為二,一抹暗光凝聚又消散,不用猜也知道。現在庄夢子他們肯定對著自己手中的指引環開心,嘲笑。

吼!

又是一聲震天的狂吼,林東抬頭看去,雖然是金光有些刺眼,但也看了一個大概。

這是一隻足有小牛犢大小的猛虎,額頭生有一根獨角,淡紫色。樣子與平常虎類無疑,只是口中卻伸出來兩根快要落地的獠牙,泛著冰冷的寒光。

身上虎紋交錯,一雙大爪子足有尋常虎類三四個大小。最顯眼的是那一雙瞪得極大的眼睛,明顯帶著非常人性化的狂怒和暴躁,尤其是打眼這麼一看林東,竟瞬時間瀰漫上了一層暴虐之色,眼底變得血紅。

吼!

這一聲吼叫后,身體還處在小山丘的山腰位置,竟是直直的竄了出來,身上金光更甚,彷彿化為一道隕落的流星,直奔林東所站的地方墜下。

雖然林東早就有了心裡準備,但見金影虎這麼暴怒,心中還是一慌,暗道:「這醒屍粉到底是什麼東西做的?這麼猛!」

其實林東不知道,醒屍粉的主要成分是一種名為含香草的東西,這也算是幽冥山的特產吧。這類含香草雖然外表看上去平淡無奇,幽冥山隨處可見。但若是加入了珍貴的馬蹄子,便能混合成非常猛烈的毒藥,尤其對獸類管用。人類可能聞不見,但是嗅覺靈敏的獸類卻能輕易的感受到。

而妖靈獸因為已懂修鍊,自身體質不同。雖然醒屍粉不足以對他們致命,但卻是它們深惡痛絕的。所以固有醒屍粉一說。

此時林東是急速後退,但金影虎的速度快的離譜,從半空落下,竟還能調動身形。

「算了,還是不要託大了。」

林東本是想著在海家人沒來之前,試試現在的實力。但眼下看來,自己光是速度這方面和金影虎就不是一個級別的,更不用說妖靈獸賴以自豪的**了。

而這金影虎顯然並不打算就這麼停下,整個身體如一道流光,幾乎是眨眼之間便臨近林東。尖利的爪尖狠狠的向前一揮,彷彿連這空氣都要劃破,發出刺耳的風鳴聲。血盆大口怒張,散發出嗜血的味道。

「隱。」

幸虧林東早有打算,體內靈氣源源不斷的湧入斗篷,立時間整個身體與空氣融為一體。身子迅速向旁邊挪了挪,堪堪躲過凌厲的利爪。

「吼!」

金影虎一擊落空,眼前那該死的人類卻如瞬移一般消失在原地。

林東趁著金影虎愣神的功夫,身體再度後退。然而只是跑了幾十米,卻發現了一絲端倪。金影虎仍然站在原地,一雙猩紅的眼睛不時的打量四周,四條腿不斷的跺著地面,一副急躁的樣子。

「難道這斗篷連醒屍粉的味道都遮蓋了嗎?」

這算是林東之前唯一頭疼的問題,他很擔心金影虎會循著味道找到自己。但眼下看來,好像這個問題全都被這神奇的斗篷解決掉了。

如果真是這樣,那自己或許可以……

思及此,林東眼睛猛地一亮!

而此時在一棵參天大樹的遮掩下,庄夢子一行卻悠然的談論著。

吳老九看了看手上不停跳動的指引環,興奮的說道:「大小姐果然是料事如神,那小子真的到了。看見那亮光了嗎!一定是金影虎出現了!」

趙虎立馬接道:「那是,你也不看看大小姐是誰。不過那小子倒是可憐了,恐怕這會兒已經被金影虎啃得連渣都不剩了吧。」 庄夢子淡淡的一笑道:「現在管那小子幹什麼,他不過是顆棋子,他的存在就是為了這一刻。好了,現在就等癩子那傢伙回來。我倒要看看海家這次派出去幾個人去。」

正說著,突然一道人影是飛快的竄回到他們身邊,正是之前不在的癩子,這傢伙臉上帶著興奮的表情說道:「上當了,上當了!海家那邊兒早就過來西面這邊兒等著了,剛才聽到響動還有看見那金光,分出去了三個人。」

庄夢子是猛地一拍大腿道:「好,就知道他們這幫傢伙會這樣。既然還剩下三個,以我們五個來說,解決掉他們不成問題。到時候只要等著幽冥潭出來,咱們就可以兵不血刃的得到幽冥潭的使用權。」

趙虎也是滿臉興奮道:「嘿嘿,到時候等大小姐他們過來,看到這場景。說不準山主一高興,就讓咱們幾個也泡泡這幽冥潭呢。」


雷星峰又拿出另外一個盒子,說道:「這是香魂草。」

Previous article

【手機網】wap.17k.com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