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樂意!”

秋楓皺着眉:“從上車到現在,你的情緒一直不太對勁……”

“要你管!”狄麗巴委屈的小臉通紅,墨鏡之後,那雙星光匯聚的眼眸裏騰起了霧氣。

秋楓妥協:“你想去可以去,但是不準下場。”

“哼!”狄麗巴扭過頭,默認。

“把我和靈兒送回家了再去。”秋楓想脫身,對賽車什麼的並不敢興趣。

“吱!”

寶馬猛地叉車,秋楓一個猝不及防,差點撞上了擋風玻璃,還好繫着安全帶。

“你幹什麼?”秋楓眼睛一瞪,“謀殺嗎?”

狄麗巴不說話,扭頭看着他,隔着墨鏡大眼瞪小眼。

兩人對視了幾秒鐘,秋楓敗退:“好吧好吧,你是老闆,你去哪兒我跟着去哪兒。”

車子重新啓動,秋楓暗自嘆息。 九點半,寶馬停在羊城一中門口。

“我去買水。”

放學一瓶水,也是他和顧靈兒之間的習慣。

秋楓下車,看了一眼他的攤位,果然一如既往的空着,沒有人敢佔。

咧嘴笑笑,信步前往一家超市。

車子裏的狄麗巴看着秋楓走遠的背影,兩串銀線就劃過了吹彈可破的臉頰。

她打通了花花的電話,聲音有些哽咽:“花花,回去了嗎?”

“剛到。怎麼了我親愛的小狄,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花花聽出來狄麗巴語氣不太正常,語氣有些急促。

“沒什麼。”狄麗巴抹了抹眼淚,“你有沒有覺得我經常在騙你?”

“什麼?小狄,你怎麼會這麼想!在我心裏,你是這世上最誠實的人了。”花花尖叫道,而後又有些不確定地問:“你騙過我嗎?”

“當然沒有!”狄麗巴噘着嘴,“我們從小就是好朋友,你還不知道我嗎?別說你,我對任何人,從沒說過一句謊話!”

“我當然知道啦!所以你突然問這個問題,才讓我很驚訝。小狄,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啊?有什麼事,你跟我說,我一定幫你解決。”花花拍着胸脯道。

“噗嗤。”狄麗巴破涕爲笑。

笑了一會兒,她又很認真的問道:“剛剛秋楓說我騙他。”

“什麼?這個挨千刀的王八蛋,他在哪,我馬上找人砍了他!”花花大叫,聲音傳出話筒老遠。

狄麗巴稍稍挪開了手機:等花花說完才放回耳邊:“他很厲害,你打不過他。”

“那我叫十個八個保鏢一起打他!”

“那也不夠。”

“那就叫一百個,兩百個!”花花放狠話。

“花花,有你這個朋友真好。”

“那可不,我們可是閨蜜!”花花洋洋得意道,繼而語氣一轉:“小狄,秋楓爲什麼說你騙他?”

狄麗巴複述了一遍,爲難說道:“可我,確實不太明白他的含義。”

花花沉默了半晌,難得語氣低沉道:“你有他電話嗎?”

……


“兩隻老虎兩隻老虎……”

陌生號碼。

一如既往,秋楓掛斷。

“兩隻老虎……”

“喂?”秋楓皺着眉接通。

“秋楓?我是花花。”

花花一本正經的語氣讓秋楓微微一怔,帶起了一抹微笑:“花花啊,什麼事?”

“我希望,你給小狄道個歉。”花花嚴肅道。

“恩?”秋楓不解,“發生了什麼事?”

“發生了什麼事?”花花嗓音尖細了點,音調陡高,“還不是你做的好事!”

“啊?我,有點不明白。”秋楓眉頭一擰,“我似乎沒做什麼……能不能說清楚點。”

花花聲音一沉,有些陌生:“你剛剛,說小狄騙你?”

“這個……”秋楓有些尷尬的摸了摸鼻子,“我可能有點誤會她了。”

“不是可能,就是誤會!”花花的高音刺激着秋楓的耳膜,“你知不知道,小狄二十幾年,從來沒有說過一句謊話!”

“這……”

“你知不知道,小狄的父母在她很小的時候,就因爲商業詐騙被判了三十年!你知道對一個不滿兩歲的小女孩意味着什麼嗎?意味着,在她三十二歲之前,就等同於一個無父無母的孤兒!”

“小狄的爺爺,是一個偉人,他有能力,避免小狄父母的罪責,但是他並沒有那麼做,小狄就是以他爲榜樣,從小就是幫理不幫親——她的爺爺一手把她拉扯長大,教會她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誠實!有她父母的前車之鑑,她對自己的要求更爲嚴格,從不逃避、從不推卸自己的責任。”

頓了頓,花花緩緩道:“可能你會覺得娛樂圈骯髒、很亂,我不否認,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但是請不要用你的惡意去看待小狄——她不一樣!”

“而小狄進入娛樂圈之後,有她的爺爺在背後保駕護航,她從未接觸過潛規則,每天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磨鍊、提升她的演技,甚至長這麼大,她連一場戀愛都沒有談過……”

“我慶幸,她有一個強大的爺爺,讓她可以避開那些骯髒!也佩服,她始終如一,只是想簡簡單單磨鍊自己的演技,從始至終只是想演好戲!”

“她活的很純粹,是我見過最幼稚、心智最單純的人。當然,她不是不瞭解男女之事,你直言不諱,她明白,但是她聽不懂黃色笑話,從來只理解最純潔的那一層意思……我希望,你不要破壞她的這份幼稚。”

“你知不知道,你那句話,對她的傷害有多大?”

“對不起,我不知道……”秋楓聲音有些低,帶着濃厚的歉意。

“所以我請你,去給她道個歉。”花花鄭重道。

“好!”

秋楓掛斷電話,長出一口氣,手中拿着兩瓶礦泉水,一瓶凍的瓷實,一瓶只是有些涼。

帶着複雜的神色,秋楓走向了寶馬。

開門,秋楓小心瞅了瞅。

狄麗巴臉上依舊戴着墨鏡,似乎什麼都沒發生。

“渴了吧?”秋楓上車關門,遞過去一瓶水。

“謝謝。”狄麗巴接過,擰開蓋子淺抿一口。

似乎疏遠了許多。

秋楓摸了摸鼻子道:“剛剛我接了一個電話。”

“花花打的?”

“恩……”秋楓盯着狄麗巴的側臉,像是在看一隻稀有動物,認真的、一字一頓道:“對不起。”

“啊?”狄麗巴似乎有些受驚。

“對不起,我向你道歉。”秋楓重複了一遍,語氣誠懇。

狄麗巴頓時有些慌亂:“道歉?你,你道歉做什麼?又沒有欺負我。”

秋楓輕輕笑了起來:“你知不知道,我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向別人道歉。你要是不接受,被我師父知道了,會鄙視我的。”

“你還有師父?”狄麗巴好奇。

“恩。”秋楓靠在座椅上,表情帶上了回憶和一些愉悅,“我從小就不知道我的父母是誰,跟師父生活在一起十幾年。”

“你是孤兒?”狄麗巴認真的看着秋楓,問道。

沒想到秋楓跟她一樣,從小沒有父母陪伴。

“是啊。”秋楓笑了起來,“不過我有一個很好的師父,又當爹又當媽的,一把屎一把尿把我拉扯大。不過還有個村頭的寡婦,她教的我男女之事……”

“粗俗!”狄麗巴啐道,頓了頓,又說道:“我也有個很好的爺爺!他是我的榜樣!”

兩人嘮開了,打破了之前的冷戰氣氛,狄麗巴算是接受了秋楓的道歉。

秋楓微笑道:“我師父教會我了很多東西,尤其是一門延年益壽保養的功夫,雖然他一個快六十歲的老頭子了,看上去也就四十歲。你看我,看上去只有二十歲,其實我二十好幾了。”

狄麗巴看着他,認真的點點頭:“看上去很像剛成年。”

“是吧。”秋楓咧嘴笑,“只不過我跟他也有好幾年沒見過面了,有點想他。”

“我也想我爺爺了。”狄麗巴有些傷感,“出來工作這幾年,我連過年都沒回去看看他……再過幾個月就是他八十大壽,我一定得回去一趟。”

兩人童年的經歷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互相簡單的聊着童年舊事,一中的鈴聲很快便響了起來。

“我去接靈兒。”秋楓下車,站到了學校門口,目光越過重重人羣,搜索着校園。

很快,一個青春洋溢的馬尾少女就飛奔而來。 嚴小婷和沈小雅跟在顧靈兒的身後。

既然把楓哥哥正式介紹給她們了,顧靈兒也就沒有繼續避諱。

“靈兒。”秋楓遞過剛剛解凍的水,對了另外兩個女孩兒歉意一笑,“這個,實在抱歉,習慣了準備一瓶水。”

“哼,知道你只疼靈兒。”嚴小婷假裝吃醋道。


“沒事,我們一人喝一口就行。教室裏的水可沒這個冰爽。”顧靈兒把水遞給她們。

兩人也沒客氣,一天繁重的學習之後,喝點冰的確實提神醒腦。

“楓哥,你怎麼穿了西裝?”雖然外套脫掉放在了車子裏,嚴小婷還是一眼就認了出來,歪着腦袋問道。


“出了點意外,有人幫忙買了套衣服。”秋楓苦笑道,“也算是因禍得福。”

“楓哥身材真不錯!”嚴小婷雙眼放光,襯衣下,秋楓的幾處大肌肉羣清晰可見。

“要不然村頭的寡婦怎麼會看上我?”秋楓頭髮一甩,得意道。

“我們司機來接了,先走啦。靈兒再見,楓哥再見。”兩人喝完水,識趣的主動告辭離去。

“明天見。”秋楓和顧靈兒揮手。

秋楓沒對她們倆說狄麗巴在這裏的事,畢竟他和狄麗巴也不算特別熟悉,不好貿然介紹給別人,即便她們是狄麗巴的粉絲。


以前,連卿兒是鏡天的逆鱗,一提起來,鏡天就發怒。

Previous article

蘇武和夏初晨在學校“翠湖”旁邊散步,不少男學生向蘇武投來羨慕的目光。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