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小蛇也就不到一米長,全身青色,雖然做出一副張牙舞爪的樣子,可嵐塵煙根本不怕它。

只見嵐塵煙猛地操縱沙場識域,一道流沙如手臂一般從玉盒之中激射而出,只是瞬間,這流沙就已經將那條小青蛇捲住了。

「砰」


嵐塵煙很輕巧的就蓋上了玉盒的蓋子,而那條小青蛇已經被嵐塵煙收入玉盒之中。

嵐塵煙將玉盒打開一個缺口,那小青蛇很快就將頭探了出來。

看到它想要逃走,嵐塵煙猛地一夾玉盒,那小青蛇的腦袋一下被嵐塵煙夾住。

「小傢伙,難道你還想逃跑不成?你可真會選地方啊,竟然在這靈泉里,想來沒少得了靈泉的好處。」嵐塵煙對著小青蛇說道,也不管它能不能聽懂。

「嘶嘶」

這小傢伙對著嵐塵煙不斷吐著信子,一副很不服氣的樣子。

「哎呀,你還不服氣,信不信我將你煮了燉蛇羹喝?」嵐塵煙對它威脅到。

「嘶嘶」

誰知道,聽完嵐塵煙的話,這小傢伙的樣子更凶了,竟然張開大嘴想要咬嵐塵煙。

「嘭」

嵐塵煙隨手一彈就將它彈回了玉盒裡,然後蓋好蓋子,不再理它。

既然已經找到了鎮國古井乾枯的源頭,嵐塵煙也不願在這裡多呆什麼,儘管此地靈氣濃郁,可嵐塵煙現在更需要可以改造血脈、凈化血液的靈藥。

雖然依靠著沙場識域,他嵐塵煙可以在涅槃境七八轉之內不敗,可那畢竟是依靠外物。

若是憑藉自己的真實修為,他連涅槃境二轉的都不一定能打過,再說了,那沙場識域畢竟是他老爹的,嵐塵煙自然不會長期佔有。

「靈道世界,強者為尊,提高自身修為才是王道,得儘快破開這識海中的石壁啊。」

一邊想著,嵐塵煙一邊催動沙場識域,朝古井的井口而去。

「這次在古井裡也沒有見到那條蛟龍,或許在更深的底層吧,又或者,蛟龍早就已經離開這古井了。」

在嵐塵煙看來,雖然這古井靈氣充裕,可一般蛟龍也不會長期蝸居此地,畢竟這古井空間太小了,蛟龍,應該暢遊於汪洋之中。


···

···

當嵐塵煙從鎮國古井出來的時候,皇帝李世仁顯然比他還急,李世仁趕忙朝前兩步,說道:「愛卿,這古井可能修復?」

站在一旁的尉遲風也緊緊地盯著嵐塵煙,他在這裡守候了十多年了,見到過不少自稱可以修復鎮國古井的煉域師,可到後來怎樣呢?沒有一個可以做到。

所以,對面前這個少年,他不抱任何希望。

嵐塵煙很淡然的道:「陛下,這古井的問題之處是找到了,可具體原因還不是很清楚,需要進一步觀察。不過只要有足夠的材料,阻止這靈泉的乾枯也不是沒有可能。」

其實只要找到所需的材料,修復古井對嵐塵煙來說根本不叫事,可他卻不會說這麼簡單。

若是告訴李世仁這古井很好修復,當時是逼格滿滿的,可之後就可能要苦逼了。

試想,若三兩下就將鎮國古井修好了,那皇帝這裡那麼多的資源還會供嵐塵煙用嗎?

再說了,目前這龐家和嵐家算是徹底對立了,以龐萬人的性格,絕不可能散罷甘休,有皇帝這顆大樹,在嵐塵煙尚未成長起來之前,嵐家會安全許多。

皇帝聽著嵐塵煙的話,算是找到了一線希望,哪怕是一線希望他也不願放棄啊,畢竟鎮國古井關係到他李世仁皇帝的位置。

李世仁連忙道:「小愛卿,要怎樣才能修復這鎮國古井?」

「需要以空冥石為陣眼,布下空冥絕陣。」嵐塵煙回答道。

「空冥絕陣?」皇帝一臉的疑惑。

嵐塵煙繼續道:「空冥絕陣,是一種靈級陣法,以空冥石為陣眼,將絕靈草擺設在周邊,依靠絕靈草吸收靈泉的靈力,供應陣眼空冥石,空冥石會不斷的生長,最後,就可以將古井中泄露靈泉的地方堵上。」

「靈級陣法?」皇帝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這四個字,要知道在貞觀帝國,能布置靈級陣法的可算得上四品陣師了。

陣法分許多級別,從最低級開始,依次是凡陣、靈陣、仙陣、神陣、聖陣和尊陣。

一到三品陣師,可以布置出凡陣,四到六品陣師可以布置出靈陣。

而四品陣師,在貞觀帝國的地位已經相當於王侯級別了,這還只是剛剛踏入四品,能勉強布置出靈陣的陣師。

陣師,可是僅次於煉域師的職業,特別是在這些俗世國度,大規模的戰爭是不可避免的。

而陣師,可以利用陣法來增強士兵的戰鬥力,比方說,經過陣師指點布置的士兵陣列,一萬人的部隊,可以抗衡對方數十萬的大軍。

這足以令每個執掌一方的帝王動心了,甚至,在軍事方面,一個陣師的價值比煉域師都要高。

嵐塵煙的父親嵐楚,就是一個四品的陣師,目前即將踏入五品門檻。

也正是因為如此,他才可以戰無不勝,威震西北疆域。

就在嵐塵煙他們來這鎮國古井之時,經過的那片迷霧之森,森林裡那幻劍之陣可是李家祖上傳下來的,就那陣法,級別也只是靈陣高階。

而此刻,嵐塵煙竟然說自己能夠布置出靈陣,那豈不是說,他嵐塵煙小小年紀,已經是四品甚至更高級別的陣師了?

不要說李世仁,就算是嵐楚聽了都不一定會相信。

「愛卿可以設下靈陣?」李世仁用滿是懷疑的眼神望著嵐塵煙,他也不好意思直接否定嵐塵煙,畢竟之前在幻劍之陣時,嵐塵煙已經顛覆了李世仁的想象。

「擺設靈陣並不是多困難,只是,這空冥石,陛下可能找到?」嵐塵煙還真覺得這空冥石不好找。

畢竟這貞觀帝國地方太小了,所處的位面也很普通,無法與天人天魔和天妖相比。

這是,李世仁才將自己的關注點從嵐塵煙的牛逼轉移到空冥石的難找。

只聽李世仁斷斷續續的道:「這個嗎,空冥石,空冥石是什麼東西?」 嵐塵煙實在是很無語,說了半天,李世仁竟然不知道空冥石是什麼,那之前說的陣法他是一點都沒聽懂了。

嵐塵煙也沒辦法,只得給他解釋道:「這空冥石,是一種產於地下五萬米深處的一種靈礦。」


「這種靈礦在貞觀帝國不會很多,因為它產出的條件極為苛刻。」

「必須一面是地下泉水,一面是岩漿,也就是說,這空冥石能夠隔絕泉水和岩漿,若布成靈陣,自然可以阻止古井靈泉的流失。」

說道這裡,嵐塵煙望了望李世仁依舊迷茫的目光。

想來也是,他李世仁又沒見過這空冥石,怎麼會認識呢。

於是嵐塵煙繼續道:「這樣吧,稍後我執筆留下一幅畫像,陛下只需將這畫像散發到全國各處,命人找尋便是。」

除了空冥石,嵐塵煙還將一些較為珍貴的礦石材料和一些靈藥告知了皇帝,這些東西對於修復鎮國古井沒有,可對嵐塵煙修為的提升卻有用。

嵐塵煙將這件事告知皇帝后也就不再會去操心這個,畢竟這是關係到貞觀帝國的大事,李世仁不會不盡心的。

嵐塵煙現在有皇帝這棵大樹依靠,那就要趁機多在這樹上采些果子不是。

只見嵐塵煙眼角閃過一絲笑意,對李世仁道:「皇帝陛下,聽說您這皇宮裡有一座天聖塔,裡面有著許多奇奇怪怪的客卿,不知道臣能不能去到那天聖塔里?」

自從聽說了這天聖塔之後,嵐塵煙就一直很感興趣,那裡面呆著的可是些稀奇古怪的天才,可是這整個貞觀帝國的精英,說不好就有能幫助到他嵐塵煙的人。

所以,進入天聖塔是嵐塵煙在提出修復古井之時就已經想到的。

李世仁聽著嵐塵煙的話一陣遲疑,之後道:「想要進入這天聖塔也並非不可,只是,只是塔里的人都頗為古怪,他們只是朕的客卿,所以,朕與他們之間只是各取所需。」

「故而,雖然朕可以讓你入塔,可進到塔里之後,朕也就無法掌控了,他們有些人實力變態,小愛卿你確定要進入?」

李世仁的確對嵐塵煙有幾分擔心,畢竟現在修復鎮國古井的希望全都繫於嵐塵煙一人的身上,若嵐塵煙在天聖塔內遇到什麼不測,這古井誰來修復?

嵐塵煙也知道這天聖塔必定存在著危險,可既然選擇靈者一道,就要承受的起,靈者一途絕非暢通大道,能走到頂端者鳳毛菱角。

而嵐塵煙,就是立志要走到頂端的人,在他下定決心的那一刻,所有危機,他就都願意承受了。

「皇帝陛下,您不用擔心我,小子自有分寸。」嵐塵煙也不多說。

皇帝望著面前這個鎮定的少年,心裡生出些許莫名的感觸:

「此子果然妖孽,不僅擅長於煉器師一途,即便是陣師方面也頗有建樹,更難能可貴的是,此子竟然有如此成熟的心性,這絕非一般十六七歲的少年熱可以比擬的。」

僅僅一日的相處,李世仁對於嵐塵煙的認知不斷被刷新,在一次次的震驚中,李世仁發現越來越看不透嵐塵煙了。

原本,李世仁認為嵐塵煙只是一個不學無術的紈絝,即便是揭了皇榜,李世仁也認為來的會是嵐楚。

那時的李世仁對嵐塵煙完全就是輕蔑,甚至帶著對嵐家的憤恨。

可就在穿越迷霧之森時,李世仁對嵐塵煙的態度就開始轉變了,他意識到,嵐塵煙還是頗有真才實學的。

特別是嵐塵煙經受那巨劍一擊而不死的時候,李世仁也不得不承認,嵐塵煙的天賦不是他所能比擬的。

而此刻,嵐塵煙竟然真的找到了修復鎮國古井的方法,而且,還是布下靈陣來修復,聽到這些的時候,李世仁都快要對嵐塵煙頂禮膜拜了。

更何況。這小子竟然要去那天聖塔,那個住滿了怪胎的地方,那個在興鹿城人人都要避著走的地方,那個似地獄一般可怕的地方。

他竟然主動要求去,這心性,這魄力,皇帝陛下已經被震的麻木了。

他甚至隱隱間覺得,若此子能成長起來,絕對是貞觀帝國數千年來的第一人。

越是這樣,李世仁就越不會擔心嵐家了,若嵐塵煙能達到那令他李世仁都遙不可及的高度,那嵐塵煙又怎麼會在乎這區區一個貞觀帝國呢。

說不定,嵐塵煙有一日還會成為貞觀帝國的傳說,成為他李家的庇護者。

想到這些,李世仁對嵐塵煙的態度愈發的恭敬了,帝王的霸氣被他悄悄地收斂起來。

「小愛卿,這天聖塔的令牌並不在我身上,不如先隨我去御花園用膳,同時我將那天聖令給你如何?」

嵐塵煙輕輕點頭,答應下來。

沒有了幻劍之陣,兩個人很快就走出了迷霧之森。

「看見沒有,就是他,一個十惡不赦的大混蛋,還是個吹牛狂,他竟然說自己可以修復鎮國古井,輕嫣,你說他是不是個吹牛狂人啊?」

嵐塵煙剛走出迷霧之森就聽到有人在議論著什麼。

他抬眼望去,正有兩個女孩站在迷霧之森的邊緣處,其中一女子瀟洒自若,正是姚芊芊,而另外一女子看樣子年方二八,生得細膩精巧,溫婉動人。

她身著一淡紅色碎花琉璃裙,舉足朝嵐塵煙方向走來,步態輕盈。

這女子向前走了兩步,露出一副甜膩的笑容,道:「父皇。」

原來,此女是李世仁的女兒,名為李輕嫣。


李輕嫣望了望嵐塵煙,臉上露出一絲害羞的意味。

李輕嫣和姚芊芊的關係向來很好,她們從很小的時候就認識了。

只是後來姚芊芊去到南疆軍隊,兩個人見面的機會就少了許多。

此次回來,姚芊芊當然會來看李輕嫣,不過,在兩人說話的過程中,姚芊芊總是提到嵐塵煙,每次提及時都是滿滿的恨意。

在李輕嫣面前,姚芊芊幾乎將嵐塵煙數落的一無是處。

李輕嫣本來就比較溫柔,她只是聽著,也沒反駁什麼,此時,真的見到了嵐塵煙,她卻在心底生出几絲內疚來。





以前,連卿兒是鏡天的逆鱗,一提起來,鏡天就發怒。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