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一縷鮮血飛濺而出!

各位不好意思,有點事晚了一些,第一更獻上! 「成了!」

方陽高呼著跳了起來。他的計謀得逞,那黑色石頭的堅硬他是知曉的,這般砸在幼虎的頭顱上,怕是紅的白的都得出來。

「哎,可惜了,沒有能戰上一場。若是能來一場生死之戰,或許,我便是可以踏入一級武者的行列。」方陽感嘆道。

俗話說得好,裝逼被雷劈!

方陽曾經便是被雷劈過,這一回天陰沉沉的,但是沒雷,不過一聲似雷霆般威嚴的吼聲響起,這吼聲中有著憤怒與瘋狂。

伴隨著這道吼聲,一隻可怖的龐然大物朝著方陽撲了過去,前爪向前撲,那爪子如刀子一般。

方陽臉色一變,猛然撲倒在地,就地一滾。

風中帶著一股腥臭的味道。

這是一隻瘋狂的幼虎,雄壯的體格猶如一頭牛崽子一般!一對虎目赤紅,滿是瘋狂和殺戮,頭顱處破了一個血洞,鮮血在流淌著。最重要的是,幼虎的前爪爪尖上居然有著一片殘留的血跡。

方陽飛快的跳起,臉上雖有著痛楚,但更多的是狂熱的戰意,他體內的賽亞人血液沸騰起來了。

手上並沒有武器,方陽只能順手抓起一根木棍,雙手一挺,將棍子對著那隻幼虎。

方陽的背上,兩道深深的血痕幾乎從肩膀一直拉到了腰上,單薄的衣衫沒絲毫保護作用,裡面的肌肉皮開肉綻,鮮血淋漓,傷口足有半指深。

不止如此,就是背上的包裹都被虎爪撕裂,裡邊東西全部掉落在地上。

叮!

一聲脆響,這是那把生鏽的匕首掉落在地上,方陽眼角餘光瞄了一下。

「吼…」

猛虎怒吼,天動地搖。何況,這還是一隻受傷的老虎,受傷的野獸更可怕。

這一頭起碼有著三四百斤以上的龐然大物攜帶著一陣令人作嘔的腥風猛撲了過來。

幼虎頭顱雖然有傷,但依舊勇猛無比。

幼虎的一撲,強悍的力量之下,帶動的狂風就含著一片腥躁之氣,他的前爪揚起,鋒利的爪尖猶如鋼刀一般落下。方陽揮舞木棍一擋,就地滾開,咔的一聲,手裡的木棍就已經斷了一截!

幼虎的利爪輕易將木棍劈斷,這下它的氣勢更是兇狠了起來,它已經確定了,面前這個人類手裡的武器太過脆弱,根本對自己造不成太大的傷害。再一次,幼虎朝著方陽撲了過來,速度比之前一次更是快了幾分。

「啊!」

方陽驟然雙目圓睜,就在幼虎撲上來的那一刻,他渾身鮮血沸騰,拳頭緊握,就那樣一拳揮了出去。

拳頭狠狠的砸在了幼虎的身上,但是凝聚了他全身力氣的一拳卻無法阻止幼虎前撲的力量。

巨大的虎爪同樣拍在方陽的身體上,那強大的力量立即將他抽飛了出去。

「砰!」

方陽重重的撞在了一顆大樹之上,那強烈的衝擊力讓他頭暈目眩的,似乎隨時都要昏迷過去。


他感到渾身疼痛難當,似乎這一撞已經將他全身的骨頭都撞碎了。

凄厲的吼叫聲在耳邊回蕩著,方陽的這一擊可不是普普通通的,這一擊正中幼虎受傷的頭顱。

頭顱處鮮血再度灑出,幼虎雙目完全赤紅,它再顧不得頭顱上的傷口,獸性的瘋狂讓得它理智喪失,所以再度撲了上來。


方陽吃力的睜開了眼睛,那眼眸中所看見的,就是這樣一張猙獰恐怖的百獸之王的面龐。那腥臭的味道撲面而來,幾乎讓人窒息。

死亡,竟然是如此的接近。

任何人在這一刻,都能夠清晰的體會到死亡的腳步在緩慢的逼近。

時間,似乎變得緩慢了下來,方雲的精神以一種非同尋常的速度在提升著。這並不是他的錯覺,而是生靈在死亡來臨之前那一刻的爆發。

那對於生命的眷戀!


於是,他感應到了,一股奇異的力量陡然從血肉中誕生了出來。

這是一種強悍無比的力量,是他在生死存亡的那一瞬間,身體潛能驟然爆發的力量。

這一股力量,便是方陽渴望已久的力量。

龍元!

龍元的出現,頃刻間便突破了方陽始終無法突破的一級武者的屏障。

不是每一個一級武者都能誕生龍元的,有些是在二級武者階段,有些甚至是在突破三級武者的那一瞬間。

方雲舉起了拳頭,身體內誕生的那一縷力量立即湧入拳頭之內,狠狠地迎了上去。

「嘭!」

巨大的轟鳴聲響了起來。在幼虎碩大的虎爪距離方陽臉龐只有數厘米的時候,方陽砂鍋大的拳頭再一次集中幼虎的頭顱。

方陽這是趁虎病,要虎命!每一招都是對著幼虎受傷的頭顱。

被方陽擊中,這一頭足有三四百斤以上的幼虎被這一拳生生的打飛了。

「砰!」

幼虎龐大的身軀重重的倒在地上,抽搐了好幾下,頭顱處鮮血不斷流淌而出,將整個虎臉染得血紅。

眼眸中的赤紅有所消退,幼虎的生命即將走向盡頭,只剩餘對這個世界的眷戀。

叮!

幼虎的頭顱傾斜而下,下邊剛好是從方陽包裹中拋灑出來的生鏽匕首,頭顱處流出的鮮血將匕首染得血紅,閃爍著詭異的光芒。

「呼…呼…」

方陽靠在大樹上,大口大口的喘氣。生死一瞬間,在那一瞬間他贏了。

他眼中沒有多少的驚恐,反倒是有著狂喜。

過了片刻,方陽逐漸平靜下來,他在靜靜的體悟著那一刻的感覺。他的思緒回到了最危險的那一刻,他清晰的記得,在血肉間誕生了一股奇異的力量。雖然這一股力量尚且弱小,僅僅只是誕生了那麼一絲。但就是這一絲力量,便已能夠將那幼虎整個兒的擊飛了出去。

如果在遇到幼虎之前,方陽便已經擁有這一絲力量,那麼他便不會遭遇這般危險的事情,生死一瞬間。

「這就是龍元嗎?」方陽喃喃道。

意識緩緩的沉了下去,在體內,再度出現那一絲龍元,比之剛才,似乎壯大了那麼一點點。

方陽的雙目陡然圓睜,他的臉上流露出難以形容的狂喜之色。

龍元…

這絕對是龍元。

在突破一級武者的時候,便是能凝聚出一絲龍元。這對於自己的戰力,以及以後的修鍊,都擁有著極大的助力。


稍微休息片刻,待得身體不再那般疼痛之後,方陽便是站起身來。那幼虎的屍體還在,那血肉可是大補,斷然是不能浪費的,特別是其精血,對於武者來說有著大補。

方陽想將幼虎的身軀翻一個身,看看從哪裡下手比較好,畢竟方陽是沒有刀的,無法將幼虎的屍體肢解開來。不對,他是有著一把匕首的,只是鈍得連皮都割不破。

幼虎的身軀有著三四百斤重,方陽現在又受著傷,鐵定會比較吃力。

砰!

翻動著幼虎的身軀,沒有意料中的吃力,而在幼虎頭顱的傷口處,還粘著一把生鏽的匕首。

方陽疑惑地看著這把生鏽的匕首,用手將其拿起,匕首上似乎閃過一抹妖異的血紅,讓得方陽有一絲心悸的感覺。

這一下,方陽差點把手裡的匕首給丟了。再仔細的觀察著這把匕首,方陽發現,那些銅銹似乎有脫離一點點,不仔細觀察還真的看不出來。

即便如此,方陽依舊看不出匕首刀刃的原色。

將這把古怪的匕首收回,再拿回掉落的黑色石頭,其餘的東西便是沒再理會,那些也值不了多少錢。

方陽拿著一塊較為鋒利的石頭,吃力的將幼虎的屍體劃開,但是,奇怪的事情發生了,那虎屍身上竟然沒有一絲血液,像是完全被抽幹了。

「這是怎麼回事?怎麼一絲血液都沒有,我的精血!」

方陽完全無法相信這一切。沒有血液,那是完全不可能生存的,血液是身體的能源。

「這幼虎肯定是有血液的,只是在這期間,這血液被吸收了。」

方陽瞬間便是想到這個可能,這也是唯一的可能。

在殺死幼虎到現在,並沒有其餘生物接近,頭顱上的的傷口雖然深,但不可能將鮮血流光,況且,這地上都沒有血跡。

「頭顱上的傷口,等一下!」

方陽臉色一凝,重新拿出那把生鏽的匕首,他記得,在幫虎屍翻身之時,這匕首正粘在虎屍頭顱的傷口處。

「難道真的是這匕首嗎?它會吸食血液?」

方陽並不是優柔寡斷之人,他瞬間便是做出決定,用嘴咬破食指,從中擠出一滴鮮血,滴落在匕首之上。

方陽之所以這般做,那是在防患這匕首真的有吸血的功能。若是匕首真有這等詭異的功能,將傷口處直接按向匕首的話,很有可能,就會像那虎屍一般,全身鮮血被吸空。若是全身鮮血被吸取一空,那即便是神,怕都無法倖免。

滴答!

鮮血滴落在匕首的銅銹處,在刀刃處滾動幾圈后,便是緩慢的消失了。

新書,求收藏,求推舉! 方陽面色震驚,這一回自己真的淘到寶貝了。能夠吸血的匕首,這是從沒有聽過的,至少不是方陽這個等級的人可以知曉的。

將生鏽匕首收入懷中,方陽深知錢財不可外露,況且這匕首還無法使用,還是很鈍,別說將人刺傷,就是刺破皮膚都難。

方陽看了看天,與幼虎的一番爭鬥之後,已是到了正午時分。

「咕咕!」

他的肚子已經在催促,打虎是耗體力的活兒。

快速的架起烤架,尋到回掉落在地的打火石。方陽十分熟練將虎屍完全肢解開來,雖然用的是石頭,但終究還是做好了。四肢,尾巴等都給分隔開來,還在旁邊的池塘中洗乾淨。

點燃篝火,方陽先是將兩隻大腿肉放上去均勻燒烤。由於有了之前烤山雞,烤野兔的經驗,方陽弄起這些倒不會手忙腳亂。

包裹中有帶著調料的,粗鹽等還是有的。雖然包裹被撕裂,但東西都是灑落在這邊,很快,方陽便是將其都找了回來。有了這些調料,這烤肉的味道將會更香。

過了許久。

一陣香味撲面而來,這虎肉變得金黃,一滴滴油脂在上邊浮現,方陽不時會灑下一些調料。

「差不多了,可以吃了。」方陽舔了舔嘴唇,口水都要流出來了。也顧不得燙,迅速撕咬起來。這隻大腿可不小,可是方陽卻在短短時間內硬是將這隻大腿肉給吃的乾乾淨淨。

過了一些時間,一整隻的幼虎便是進了方陽的肚子,他撫摸著肚子,臉上滿是幸福。

不過他感到有些奇怪,自己竟然能夠吃這麼多,記得在龍珠世界時,那時他還是孫悟空,那個時候便可以吃這麼多。他不僅有些懷疑,所謂的賽亞人血脈會不會就像孫悟空那種。

方陽甩了甩頭。

「我在想什麼傻事呢,我可不想出現一根尾巴。我是龍的傳人,我要的是化龍!」



旁邊的弟子,以及艾莉都擺出了恭候的姿勢,迪蘭他們三人也模仿着。“父親,您來了!”艾莉只是作爲女兒問候了一下。連艾莉這樣開朗的少女在父親面前都變得這般模樣,讓迪蘭他們三人覺得利克爾族長似乎很可怕。

Previous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