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玉鳳完美的臉笑起來很舒心,許濤看著感覺他很親和,親和到讓許濤暫時忘了他大戰青風戰神時的威風,許濤隨即下意識的問道:「你想幹什麼,」

「讀取你的記憶,」玉鳳笑著道,

聞言,許濤不禁一驚,剛才他還疑惑,玉鳳這樣一位大能修仙者專程來找自己是為了什麼,現在終於明了,玉鳳是為了許濤那份「三荒蠻域事件」的記憶,

玉鳳繼續道:「你一定要放鬆,不然我讀取你的記憶會不清晰,甚至不全面,」

讀取記憶,這是擁有元神的渡化靈師才具備的本領,不過讀取對象不能也是修仙者,畢竟最弱的修仙者也有元嬰,元嬰對元神的排斥力很強,

而且,讀取記憶時,讀取對象的心神不能太緊張,一定要放鬆,這才能讓渡化靈師的元神更容易的滲入讀取對象的腦海,讀取記憶,

「讀取了我的記憶,你就會放我回去嗎,」許濤問道,而後他不禁感覺自己的問題有些天真,

玉鳳答道:「只要你配合,我會親自送你去六劍都城參加劍典,不過讀取記憶會花不少時間,你得耐心點,」

想當時,神王宮派人來讀取許濤的記憶時,許濤還處在昏迷狀態,所以很容易就能讓元神滲入許濤的腦海,儘管如此,那次讀取記憶也花了一整天的時間,

聽玉鳳這麼答應,許濤才鬆了一口氣,玉鳳的出現,絕對出乎許濤的預料,他本以為有青風戰神親自護送,前往六劍都城不會出現意外,可天不隨人願,但最後能逢凶化吉最好不過,

隨即,許濤深吸了一口氣,按玉鳳說的,放鬆自己的心神,見狀,玉鳳滿意的笑了笑,許濤能配合很合他意,如果不配合,他就要採用暴力手段,把許濤打昏,

不過被打昏的人昏迷中很長一段時間的心神都是緊繃著的,要讀取記憶也不容易,所以玉鳳想讓許濤配合是最好的選擇,

「你開始吧,我感覺很放鬆了,」許濤把眼睛也閉上了,感覺放鬆的對玉鳳說道,

聞言,玉鳳最後笑了笑,隨即盤腿打坐,在許濤閉眼看不見的現在,從玉鳳身上剝離出了另一他,

這個玉鳳和玉鳳本人一模一樣,只是他很虛幻,透過他甚至能看到他身後的景象,

隨即,這個玉鳳撲向許濤的腦袋,在許濤幾乎毫無感覺的情況下,他完全灌入其中消失不見,

忽即,一直毫無感覺,以為玉鳳還沒動手讀取自己記憶的許濤不禁一怔,而後,許多畫面竟就不由自主的出現在他腦海中,

這些畫面,都是許濤在三荒蠻域上的經歷,就像許濤自己在回憶往事一樣,這些畫面一幅幅流過許濤的腦海,

玉鳳不可能準確的找到許濤關於「他感興趣事件」的記憶,所以他就得從許濤進入三荒蠻域時的記憶開始讀取,一直往後挖掘,

許濤腦海中的畫面流動的速度很快,但畢竟又很多,所以一個時辰過去了,玉鳳也只讀取到許濤在三荒蠻域,陰天界發生的事情,

銀色神鳥載著許濤二人飛行,但這片天好像怎麼也飛不到盡頭,神鳥飛了很久,周圍的景象一直都是白色雲煙的天空,殊不知這是他主人玉鳳的吩咐,在這片天空盤旋,只要無人干擾就好,

神鳥背上,玉鳳一直在讀取許濤的記憶,他們兩個都合上了眼,安靜的坐著,甚至他們的表情都很久沒有變化,

玉鳳的元神侵入了許濤的腦海,而許濤自己就被迫回憶往事給玉鳳看,他們等於在做同一件事,回憶,

周圍天空的白色雲煙漸漸變得昏沉,不久后變成灰色,灰色透出黑色,待到全部變成黑色時,神界的夜晚來臨,

但神鳥仍不知疲倦的飛行,許濤二人也沉寂在回憶中……

黑色雲煙漸漸變成灰色,灰色透出灰白,待到全部變成白色,神界的白天到來,在這之後,又經過數個時辰的回憶,許濤二人才清醒過來,

玉鳳的元神在許濤腦海中看過那驚心動魄的事件后,便就從他腦袋裡剝離出來,而玉鳳的元神離開后,許濤才能自主控制自己的思想,不再回憶,

清醒過來,許濤不禁吐出一口濁氣,和玉鳳一起回憶,他就像在憋一口長長的氣,現在能吐出來,自然清爽無比,只是一天不眠不休,許濤感覺精神有些恍惚,好在他畢竟是開了靈竅的人,強大的精神力支持著他保持清醒,

元神歸位,玉鳳睜開雙眼,滿意的笑了笑,對許濤道:「很好,我讀到的記憶很清晰,你真是『走運』,居然遇到了『邪皇殘霜』那傢伙,」

邪皇殘霜,許濤對他一概不知,不過現在知道了一點,當時在三荒蠻域害得他故人陰陽相隔的人,就是邪皇殘霜,

這時,許濤突然很想知道邪皇殘霜的事情,如果許濤在劍典成名,得到機會去冥界見過大家最後一面后,還有什麼事情可做的話,邪皇殘霜或許是一個不錯的目標,

「他是什麼人,」許濤小心的問玉鳳道,

「呵呵,」玉鳳笑著,道:「一個你絕對惹不起的人,」

玉鳳接著道:「邪皇殘霜的來頭可不小,實力也很強大,他成名之時就是一位顯聖仙人,是你無法企及的存在,」

「我老大探查到神界許多大能仙人們近期活動頻繁,想來是因為發生了什麼大事,在一次獵神行動中得知三荒蠻域發生了詭異的事情后,就派我來讀取你的記憶,」玉鳳又向許濤解釋道,

玉鳳說著,還不等許濤開口,他又道:「現在任務完成了,不過我卻有意外的收穫……」

聞言,許濤不禁一驚,意外的收穫,許濤想著,他最可能讓玉鳳這樣的強者也感興趣的東西就只有……道明聖火,

這麼想著,許濤不禁心慌,許濤雖然不了解八奇獵神團,但從炎無雙和青風戰神的話中也能得出他們不是什麼好人,殺人奪寶這種事,他們可不會忌諱什麼,


見許濤變得心慌起來,玉鳳不禁玩味的說道:「剛才青風戰神不惜開啟戰神模式保護你,原來不只因為你是劍典的參賽者,更因為你是紫雲戰神的傳承者,道明聖火,你凝丹了沒有啊,」

玉鳳只讀取到許濤三荒蠻域事件結束的記憶,所以許濤后來發生的事情他一概不知,

聞言,許濤緊張得吞咽了一下,他很怕,怕玉鳳對他不利,因為想要強奪已經凝結成一等火丹的人的自然之火,唯一的辦法就是殺了他,破丹取火, 虎妖王被土刺頂飛起,才站定身形,就看到鋪天蓋地的岩石塊朝自己衝來。但它堂堂後期造化妖獸又怎會怕這樣的小伎倆呢?

「嗷啊!」

虎妖王沖著飛來的岩石怒吼一聲,同時從它口中吐出強大的勁氣。勁氣傳盪向岩石塊,霎時就把它們全部震成碎塊,紛紛落下,就好像在下一場石頭雨。


「雕蟲小技!」虎妖王不屑的道。

可下一瞬,虎妖王不禁一驚,隨即隱隱後退一步,站起身形,用雙臂護住胸膛同時透體而出一股強大的力量,形成如牆壁般厚實的保護壁障。

因為許濤正向它飛掠而來,並且他右手托著艷黃色火焰的螺旋鏢,帶動了強大的氣浪,氣勢不小。

「三元印!」

許濤大喝一聲,當即一掌拍在虎妖王形成的保護壁障上。可結果和之前如出一轍。三元印的威能最後雖然擊潰了虎妖王的保護壁障,但道明聖火卻先耗光了,沒有傷到虎妖王。

三元印威能散去,許濤就飛浮在虎妖王面前,這何其危險。但虎妖王卻是大喜,它當即一抓,想要抓住許濤,將他捏死。

「御土,柱!」


許濤這般喝道,旋即從虎妖王所在的地面,猛的冒升出幾根粗大的石柱。石柱橫豎衝撞,竟是巧妙的將虎妖王夾住,限制住了它的行動,它想要抓擊許濤的虎爪也停住了。

「神念!」

許濤又喝道,他黑色眸子中的穴竅鼓動一下,神奇的力量就出現在他掌控之中。許濤控制這股力量,傾注到石柱上,加大了對虎妖王的壓制力。

「小鬼,憑這樣可困不住我!」虎妖王怒喝,它掙扎著,想掙脫石柱的限制,但短時間內卻無法脫困!

「很好!」許濤暗想道,隨即又有了動作。

只見許濤右手掌握成一個圈,放到嘴邊。而後,他用力一吸,再一吐,便有滔天火焰,從他口中透過手掌噴出,沖向虎妖王。

這火焰便是道明聖火,凝成了一等火丹的許濤御使這火焰可是得心應手,所消耗的元陽之力也很少!

道明聖火隨即籠罩住虎妖王,將之包在「體內」燃燒侵蝕!

「可惡!」虎妖王惱怒,卻不得不暫時用力量抵禦道明聖火的燃燒侵蝕。畢竟陽火對它的傷害會很大!這樣一來,它想要脫困就更困難了。

「好機會!」森林中,一道隱蔽起來的人影這樣輕語道。

道明聖火完全包圍了虎妖王,也遮掩了它的視線。殊不知,在它背後,一道人影已經出現,她揮舞手中長劍,醞釀著令人膽寒的高級法決!


能量流很快隨素雅長劍舞動出現,又受長劍的引導,最後並作一股,成了大能量流。

「流雲劍訣,流線殺!」


素雅嬌喝一聲,隨即便舉劍前刺,引導著大能量流刺向虎妖王!

聽到這道喝聲,被道明聖火包圍的虎妖王不禁一驚,當即全身傳來寒意。

「嗷啊!」

虎妖王爆發了,從它體內突即爆出一股澎湃的力量,生生震散了包圍自己的道明聖火后,和震碎了限制自己動作的石柱。虎妖王得到了自由,正雙臂大張,狂野吼叫。

虎妖王轉身,準備面對素雅的攻擊,設法防禦。可太晚了。

在虎妖轉身的瞬間,素雅的長劍能量流已經來到,正好擊中它的胸膛。

噗嗤!

響亮的血肉被切開的聲音響起,素雅握著長劍,帶著大能量流,在虎妖王鮮血的映襯下,就這麼,生生從虎妖王胸前洞穿,直到從它背後鑽出!

「嗷啊!」

胸膛被洞穿,虎妖王必死無疑,但它最後卻迴光返照的發力。只見虎妖王猛的轉身,它要報仇,它臨死也要反撲素雅一爪。

「還沒死?很好!」許濤笑了一下,隨即強提起一股力量。

三團道明聖火出現,旋轉成形,在強大氣浪的映襯下,三元印霎時完成!

「三元印!」

虎妖王注視著正落向地面的素雅,想要一爪抓死她報仇。可這時,許濤暴喝一聲,托著三元印向它發出致命一擊。

許濤當頭一掌向虎妖王拍來,後者因為臨近死亡而瘋狂,根本來不及閃躲,似乎它也不想閃躲,它勢必要先殺死素雅。

轟!

三元印拍在虎妖王腦袋上的瞬間,便轟然化開,化成道明聖火焰氣,瀰漫籠罩了虎妖王整個腦袋。

這時,虎妖王的動作挺住了,抓向素雅的虎爪再也無法抓下!因為道明聖火的焰氣散去時,虎妖王的腦袋便隨風化作灰燼消散……

虎妖王成了無頭的怪物,最後它巨大塊頭的身體,砰然倒地,一隻為害作亂的後期造化妖獸就此殞命!

素雅落地,轉身,剛好看到虎妖王倒地的一幕。

「耶,太好了,殺死它了!」素雅隨即就向一個天真的女孩,興奮的大聲叫喚道。

許濤隨即也從空中落下,來到素雅身邊。可他落地時,卻虛弱的險些倒下,還好素雅及時扶住了他。

許濤本就身負重傷,剛才又連續使用了這麼的法術力量,能堅持下來已經算不錯了。現在的他,虛弱至極。

素雅將許濤抱在懷裡,比自己矮半個頭的後者就像弟弟依偎在姐姐的懷裡。素雅還笑著,關切的問道:「你沒事吧?」

被素雅抱著,許濤看清了後者透著嫵媚氣息的紅色眼眸,那對讓人忍不住想摸一摸的兔耳朵也在眼前,許濤不禁臉紅。

「當然,不會再有事了。不過虎妖王的腦袋已經被我毀了,你只能帶它的屍體回天台宗交差了。」許濤說笑道。

「呵呵!」素雅又笑了笑,道:「拿什麼回去都沒問題。還有,謝謝你,謝謝你救我一命,又幫我完成任務。你真的不用帶什麼回去交差嗎?」

許濤搖搖頭,道:「這也是我的任務,我只是幫自己罷了。我說過,虎妖王的屍體我不要,都給你。」

忽即,在許濤二人不遠處,一條空間裂痕瞬間凝成。那破碎玻璃樣的空間里,紫黑色的混沌形成的漩渦正召喚著許濤。

見狀,許濤不禁輕笑道:「看來我得回去了!」

看到這空間裂痕,素雅吃驚的合不攏嘴。她的師父曾告訴過她,能打開空間裂痕的人,無不是三界有名的大能仙人。

這樣的大能仙人,她們天台宗可沒有。這麼想來,素雅認為,許濤背後的勢力一定恐怖至極,怪不得許濤能有如此天賦。陽火,靈竅,火土雙系,三界之中還有哪個玄陽法師同時具備這些?

許濤隨即掙脫素雅的懷抱,走向空間裂痕。到它前面后,許濤才轉身,沖素雅拱拱手道:「我也該謝謝你,沒有你的幫助,憑我一個人怕是很難斬殺虎妖王。」

聞言,素雅才從吃驚中緩過神來,笑道:「別說這些沒用的,我還欠你一條命,我知道不太現實,畢竟的背後的勢力我天台宗可望塵莫及,但日後若有需要我的地方,我一定鼎力相助!」

素雅說得很果決,許濤也看出來她是一個重信義,重承諾,重恩情的人。不然她也不會冒死陪許濤留下對付虎妖王。

「呵呵!」許濤微笑道:「一定!」

「那你回去吧,保重啊!許濤!」素雅笑著說出這話,心裡卻莫名盪起愁苦和依依不捨。




那陣法的雛形,直接崩潰了。

Previous article

衆人登時歡呼起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