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如今已經離開雲城,回去掌管家族的生意,也已經娶妻生子了。

子默,依然留在雲城,和世譽一起在邊境管理邊境的生意。

他們二人也結婚生子了,所有的事情都發生了改變。

只有邵峯,依然是獨自一個人。

蘇紫陌心裏不由得感嘆,她這一欠,就欠了他的一生。

蘇紫陌深深吸了一口氣。

每當這樣的時候,她就會想起一句話,欠人的終究是要還的。

蘇櫟看着孃親的神色突然變得有幾分煩悶,他突然開口問道:“孃親,何故如此鬱悶?”

蘇櫟的一向在乎孃親的情緒,看着孃親不開心,他心裏也會不開心。

蘇紫陌看了兒子一眼,低頭,嘴角微微盪漾出一抹無奈的笑意:“櫟兒,沒事,孃親只是想到了一些往事。”

蘇櫟一聽,微微蹙眉,孃親只怕是想到慕容叔叔了吧!

其實,慕容叔叔的做法,他無法理解,慕容叔叔這一輩子是不會娶妻生子了,這一點,他也無法理解,可能有些東西在人的心裏,一輩子都無法忘懷,就是時間也不能把它洗涮掉。

“孃親,一會我們去明月酒樓裏吃午膳吧,我們晚一點在回去。”馨兒挽住孃親的手臂,撒嬌地說道。

蘇紫陌拍了拍女兒的手,“好!馨兒,轉一會我們就去明月酒樓。”

就在此時,有一名男子悄無聲息的靠近蘇紫陌。

將她頭上一根昂貴的紫晶玉簪拿走,蘇紫陌的頭髮瞬間散落了一身。

“啊!”蘇紫陌驚呼!

看着那黑衣人已經躍到了房頂上。

蘇櫟一看,目眥欲裂。

那是孃親最喜歡的紫晶玉簪。

蘇櫟想都沒有想,瞬間飛身跟了過去。

“櫟兒,回來。”蘇紫陌咬了咬脣。

擔心這隻別人的調虎離山之計。

“馨兒,小心一點。”蘇紫陌緊握着女兒的手。

她現在如同廢人一樣,對於周圍的氣息,她無法察覺。

馨兒看着孃親擔心她,心裏很溫暖。

“孃親,你不用擔心,馨兒會保護好孃親的。” 蘇紫陌笑了笑,這纔想起來,馨兒已經是聖玄期二階的修爲了,在這皓月國京城裏,沒有多少人會是她的對手。

她最近已經在開始修煉了,可是沒有任何成果,她無法凝聚玄氣。

就連爹爹也找不到原因,她也很無奈。

不遠處房頂上,匍匐這兩個黑衣人,手中拿着弓箭,對着蘇紫陌的胸口,等等待時機。

馨兒擡眸,看到不遠處走來一個白衣女子,一行一動,嬌弱動人,此人正是秦詩語。

馨兒微微蹙眉,真是好巧,最近經常能遇到這個秦詩語。

秦詩語緩緩走到蘇紫陌和馨兒的身邊,她微微一笑,那乖巧的樣子很是討喜,:“夫人,馨兒小姐,真是巧,在這裏碰到了你們。”

“嗯!”蘇紫陌點了點頭,沒有說其他的話。

“秦小姐這是要去哪?”馨兒語氣淡漠地問道。

昨日遇到秦凱的地方很是奇怪,今日……

馨兒的心裏微微有些疑惑,她一個人不會這樣,可是有孃親在身邊,她總是很警惕!

秦詩語衝着馨兒友好的一笑,聲音裏着微微的埋怨:“馨兒小姐,你看,我們都見過好幾次面了,我們都這麼熟悉了,馨兒小姐就不要叫秦小姐了,馨兒小姐就叫我詩語吧!”

秦詩語說着,上前幾步,離蘇紫陌更加的近了。

馨兒微微一笑,帶着幾分謙虛說道:“秦小姐乃是丞相之女,馨兒又怎麼敢直呼秦小姐的名諱呢,馨兒還是叫秦小姐吧,這樣不會落人口實。”馨兒拒絕的滴水不漏。

蘇紫陌一聽,就知道女兒不喜歡這個秦詩語,馨兒的性格就和她一樣,不喜歡就是不喜歡,不在乎對方是誰。

別人的態度決定着她對別人的態度。

秦詩語臉色卻瞬間變得慘白,南宮黎是南宮郡王的女兒,她卻敢直呼南宮黎爲阿黎,到了她這裏,她卻不敢了,她並沒有得罪過這馨兒,她爲何會如此排擠自己?

秦詩語的心裏瞬間羞愧又憤怒,既然這樣,本小姐就讓你們雲城大大的欠我秦詩語一個人情。

秦詩語微微摸了一下自己的頭。

不遠處,房頂上的兩個黑衣人得到了暗示。

兩個人手中的箭同時射了出來。

馨兒瞬間感覺到了不一樣的氣息,她快速的將孃親護在身後。

不遠處,兩隻箭疾馳而來。

馨兒一看,眼底的殺意一閃而過,手中已經凝聚起玄氣。

秦詩語快速的會回頭一看,看到那兩支疾馳而來的箭,心裏不由得陣陣懼意。

爲了自己的將來,拼一次也是值得的。

“啊!”她大聲驚呼一聲。

“夫人,小心!”

秦詩語回頭往蘇紫陌的身上撲去。

蘇紫陌一看,卻條件反射的移開。

秦詩語的瞬間撲了一個空。

蘇紫陌雖然沒有了修爲,可是,她一向遇事臨危不亂。

當秦詩語向她撲過來的時候,她迅速的移了一步。

馨兒擋下了兩箭,可是,這時,箭從四面八方射了過來。

“孃親。”馨兒快速的飛身到蘇紫陌的旁邊,不斷的擊退那從四面八方涌過來的箭。 馨兒眼中,殺氣沖天!

手中多出了一條銀鞭,銀鞭如銀蛇飛舞,每一次出擊,都能將附近的箭擊成碎片。

而秦詩語,不斷的找機會靠近蘇紫陌。

讓她沒有想到的是,馨兒的這麼厲害!

聖玄期二階的修爲。

這個看起來柔柔弱弱的馨兒,真是令人想不到,難怪窺探不出她的真實修爲。

昨日那些人能輕易的抓住的,她是故意被人抓的。

想通了這一點之後,秦詩語心裏有幾分慌亂。

蘇紫陌一邊注意着女兒,一邊注意着周圍。

馨兒強大的爲,威壓壓迫得她全身好難受。

她白皙飽滿的額頭上,沁滿了如黃豆般大小的汗水。

而且周圍的黑衣人在不斷的增加。

所用武器全部是弓箭。

馨兒爲了保護她,不能近身攻擊。

秦詩語看到不斷涌過來的黑衣人,心裏很是奇怪,哥哥怎麼安排了這麼多黑衣人?

不是說只有四個嗎?這看起來都快一百多個了。

秦詩語這心裏有些懼怕,可眼下,也只能咬着牙撐過去。

蘇紫陌此刻覺得非常難受,她絕美的容顏上蒼白如紙,胸口中有一股氣息在翻滾,讓她有一種想要吐的感覺。

“馨……兒。”蘇紫陌難受的叫了一聲。

微強大的威壓,讓她感覺到自己的意志正在慢慢潰散,蘇紫陌眉頭不由自主的緊蹙在一起。

她能感受到身體裏那一縷靈魂的悸動,一股特殊的氣息在身體裏蔓延。

“噗……”蘇紫陌胸口血氣翻涌,再也忍不住,口吐鮮血。

馨兒回頭望去,看到孃親吐血,馨兒知道孃親抵禦不住這股威壓。

“孃親。”

蘇紫陌身子微微彎着。

“馨兒,不用管我!殺了他們。”蘇紫陌眼底閃過一絲凌厲的殺氣。

秦詩語此刻專心應對從四面八方飛過來的箭。

離蘇紫陌很近,她正在找機會!

只是,讓她想不到的是,還在有黑衣人繼續涌過來。

而且修爲一波比一波還高。

秦詩語突然有些不瞭解,大哥去哪找到這麼多高手?

蘇紫陌蹙眉看着周圍,該死的!

居然會有這麼多黑衣人。

櫟兒只怕也遭到攻擊了。

這些人,馨兒一時半會殺不完。

蘇紫陌拿出信號彈,快速的舉起手。

馨兒雖然將蘇紫陌護在身後,可是,蘇紫陌的後邊,不遠處也有一個黑衣人已經悄悄地埋伏好。

看着蘇紫陌舉起手放信號。

他手中的短箭瞬間迅速的射了出去。

這黑衣人的修爲和馨兒不相上下。

以秦詩語的修爲,根本就沒有辦法感應到這箭飛過來。

就在此時,秦詩語居然不知不覺間也來到蘇紫陌的身邊。

“噗……”蘇紫陌口中鮮血如流,讓她的身子踉踉蹌蹌的。

身後有疾風呼嘯,劃破空氣,彷彿有一股重重的波浪扭曲着空間。

蘇紫陌心裏暗道一聲不好。

蘇紫陌快速的轉身,看着那疾馳而來的短箭,她往一旁快速的讓了一步。

只是,意外往往發生的很快。

正在蘇紫陌以爲躲過去的時候。

“砰!”的一聲,她被臨近她的秦詩語又給撞了回去。

馨兒側目,正好看見這一幕,她眉頭微微皺着,突然,一股駭意在她心底蔓延。

那支……短箭!

馨兒快速的收回銀鞭,銀鞭卻和短箭擦身而過。

“嗤……”短箭射入了蘇紫陌的身體裏。

“嗯!”蘇紫陌悶哼了一聲,一股黑暗卷席而來。

靠!

蘇紫陌在心裏罵了一聲,什麼叫做命,這就是命。

本來可以躲過一劫的,卻被人硬生生的撞回來,應了這一劫。

蘇紫陌微微卷縮着身子,不斷涌過來的威壓和疼痛,讓是普通人的她,無法承受。

“孃親……”馨兒怒喝了一聲。

一股痛意在心裏不斷的蔓延,她只感覺到自己的靈魂都在顫抖。

孃親……受傷了,她沒有保護好孃親。

秦詩語也想不到,她這一撞,不僅讓自己沒有機會,反而還讓夫人受傷了,秦詩語臉上露出一絲怪異的神色。

心裏隱隱約約劃過一抹不安。

一紙婚約:天才寶腹黑爹 周圍依然箭雨不斷。

馨兒只能守,不能攻,她只要一離開,別人就有機會殺了孃親。

蘇齊在逍遙閣正悠閒自在的喝着茶,突然看到了孃親發的信號彈。

他什麼都來不及多想,快速的飛身掠出去。

而在城外和一批黑衣人戰鬥的蘇櫟,看到信號。

也知道自己中了調虎離山之計,他俊逸臉上露出一抹急色,下手的速度更是越來越狠,那些迎面而上的黑衣人,幾乎一招一個,被他迅速的殺死。

沐雲軒也看到了信號彈,他雖然遠在雲城,卻和蘇齊一同到達。

看到自己妻子已經中箭,他目眥欲裂,頎長高大的周身散發出陣陣凌厲的寒意,讓衆人感覺身體都快被凍僵了。

一股強如千斤重中藍光迅速透體而出,那些迎面飛過來的箭,瞬間變得扭曲,就像繩索一樣,最後硬生生的被撕成碎片。

周圍狂風大作,街道兩旁的屋頂,瓦礫橫飛。

那些黑衣人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強大的修爲,想逃走,可身子就像被牢牢釘住了一樣,連動都動不了。

當藍光入體時,整個人硬生生地被撕裂,撕心裂肺的疼痛,讓靈魂都在悸動着,在閉上的眼睛的那一刻,似乎纔得到瞭解脫。

而蘇齊,快速的來到了蘇紫陌的身邊。

看着孃親受傷,他整個人都顫抖着。

孃親現在是普通人,這樣的威壓,這樣的疼痛她根本就承受不了。

“孃親……”

蘇齊聲音裏帶着一絲顫抖。

蘇紫陌快速的倒在兒子的懷裏,她現在需要一點支撐。

她早已經站不住了。

蘇齊快速的拿出一粒丹藥來。

“孃親,快,吃下丹藥你就不會這麼痛了。”

蘇紫陌張嘴,把丹藥吃下去,丹藥入口即化,強力又快速的藥效,讓蘇紫陌感覺身體舒服了很多。

我人躲在廣告的佈景板背後,總覺得自己聽到了不得了的事情。明天肯定不來了,這不是什麼好地方,還好今天沒有出什麼事,真是嚇死人了。

Previous article

辰逸雪輕笑了一聲,掀起袍角在金昊欽對面的位置坐下。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