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那陣法的雛形,直接崩潰了。

「酒鬼!陰陽初始訣的人,不是你可以奪舍的存在!我丹王閣勢在必得!你若碰他!丹王閣,便對你酒仙宗宣戰!」

一個雷鳴般的渾厚聲音在陣法破損的同時響徹。


老人眼皮微垂,笑了笑,彷彿自言自語的說:「你丹王閣的確很厲害,酒仙宗的底蘊比不上,不過我,比你快,更比你大方。」

老人的眼神中,閃過一絲落寞。

自俗世之中發生驚天變故,所有宗門進入小世界之中以後,各個宗門的實力都有不同程度的退步。

俗世靈力不足,小世界亦是如此。

丹王閣,是唯一一個例外的地方。

丹藥,可以提供靈力。

靈草可以種植,可以儲備。

丹王閣,同它交好的宗門,以及散修,實力都有不少的提升。

酒仙宗本來也是一個大宗門,可建立這個完全獨立的小世界,耗盡了幾乎所有元嬰修鍊者的修為。

除卻了自己這個老不死,酒仙宗已經沒有元嬰。

其餘的宗門,最差的也有一個。

像是丹王閣,明面上更是有三人之多。

若是自己死亡之前,沒有元嬰出現,恐怕這個小世界就保不住了。

落寞,只是持續了片刻,老人的雙眼中剩下的就是精芒。

「所有弟子聽令!此事事關我酒仙宗存亡!」

「三日內,不惜任何代價,都要組織任何一個傳送陣形成。」

「老夫要開啟山門大陣!尋找一個屬於我酒仙宗的機緣!」

眾弟子,全都是驚愕茫然的表情。

金玉龍呆在其中,心中更是懊悔無比。

如果當日自己能夠看住了吳淵,不讓他跑掉,這一切也不會那麼麻煩。

宗主又怎麼會去開啟山門大陣,對自己又一次消耗?

話音落下之後,老人忽而閉上了雙眼。

他的身體,消失在了原處。

再出現的時候,已經在酒仙宗的山門之處。

淡淡地酒香,開始變得濃烈了起來。

空氣中,似乎都是烈酒的香醇味道。

老人的身體,明顯有所虛幻。

若是在遠處看,整個酒仙宗的山脈,那巨大的葫蘆,似乎都在微微的發亮。

老人低著頭,似乎是在感應著什麼。

他的瞳孔,忽然緊縮了一下,喃喃道:「原來如此……可……這怎麼可能?」

下一刻。

老人站立的位置,已經是他之前探查過一遍,並且就在吳淵進入地獄第三層的那片山林。

山林之中,有淡淡的白色霧氣升騰。

此刻,整座山脈都是白色的霧氣籠罩。

護山大陣,是一個格外特殊的陣法,這些霧氣可以加持酒仙宗弟子的力量,敏捷,還可以降低其他入侵者的實力。

最重要的就是探查!

每一處角落,就連一片不屬於酒仙宗的樹葉,都可以探查到。

比玄光鏡更強大。

畢竟玄光鏡,完全靠著老人的感知。

護山大陣,是一個真正的大陣!

老人卻死死的盯著一處約莫半米大小的空間。

無法相信。

不敢置信。

「怪不得,怪不得老夫找不到你……」

「你隨身,竟然有一個小世界可以躲藏么?」

白色的霧氣,正在不停的鑽進這半米的空間之中,只不過又像是被阻隔了一樣,回返了出來。

老人心中的驚嘆,沒有任何的降低,同時也有一個勢在必得的意念。

「老夫,定然要你做弟子!」

他抬腿,直接邁入了地獄第三層之中。

轟然一聲悶響,陰陽之力形成的阻隔,直接被破壞了。

入目所及,是一個巨大的帳篷。

老人背著雙手,只是一步,便走出了帳篷。

他的瞳孔,直接就緊縮了起來。

高大的林木,空氣之中漂浮的佛氣,惡毒的修羅氣息。

以及地上被吸干血液的惡修羅屍體。

神念掃視了一圈。

老人喃喃自語:「這也是一個陣法,作用類似於守護,好一個天妒之人,竟然可以自行出入這樣一個小世界,恐怕,你還是這個小世界的擁有者吧?」


「老夫來了,你,又去了哪裡?」

一道更強大的神念驟然從老人身上擴散出來,直接碾壓整個紫修山脈!

與此同時。

紫修山,山頂之處的山洞中。

那金丹後期的惡修羅,忽而渾身顫抖的看著山洞之外,他身上的氣息拚命的收攏。

鎮守紫修山兩處離開通道的惡修羅群中。

也有兩個金丹期的惡修羅恐懼的收攏氣息。

在紫修山西側,還有一個巨大的部族。

其中塔樓,吊腳樓,各種帳篷林立。

長著血色皮毛的狐狸,來回走動。

其餘還有很多被奴役的其他種族,則是搬運物品,或是巡邏。

血狐族,擅長精神方面的法術。

對於地藏王界的土著來說,就是絕對強大的存在。

每一個血狐的長相,都會令人精神壓抑無比。

丹鳳眼細長無比,巴掌大小的狐狸臉,眼神隨時都在遊走,就像是在謀划著什麼一樣。

四肢細小瘦長,身體也是如此。

一條巨大的尾巴拖在身後,顯得格外的怪異。

就在此刻,所有的血狐,都是臉色一顫,抬頭看著天空。

在血狐部族的最中心,有一個巨大的帳篷。

表面全部都是用白色的皮毛覆蓋。

帳篷之中,更是華貴無比。

在一張巨大的躺椅之上,有一隻修為在假丹巔峰境界的血狐,他時值壯年,眼中更是陰森無比。

這時,他的臉色卻閃過一絲恐懼,整個身體都蜷縮了起來。

這是明面上,紫修山最強大的幾個力量。

而在山腳之下的地藏王湖,卻顫動了一下。

明顯裡面的影子有所晃動,也就一瞬間,便消失不見了。

紫修山中。

新異人族的趕路,還在繼續。

一路上,他們已經斬殺了三個惡修羅的巡邏小隊,並且幾乎沒有傷亡。

族人,也有所增添。

畢竟整個新異人族的出動,聲勢已經不算小。

吳淵的身上,忽而汗毛炸起。


他猛的站起身體,聲音驚異的喊道:「所有人,全部停下!」

牛頭驟然停下腳步,花豹一聲令下,隊伍也沒有繼續往前。

王偉面色微變,說道:「怎麼了吳淵?」

吳淵回過頭,目光之中有一絲驚懼,同時也有一種凌厲的感覺。

「他……來了。」

王偉臉色頓時變得難看無比。

「怎麼辦?」

吳淵正要說話。




“哎~也不知道他們幾個人死掉沒有,算了,還是去看看好了。”

Previous article

玉鳳完美的臉笑起來很舒心,許濤看著感覺他很親和,親和到讓許濤暫時忘了他大戰青風戰神時的威風,許濤隨即下意識的問道:「你想幹什麼,」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