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陸曉柔剛剛睡着,聽見陸言的話頓時就精神了過來,然後連忙說到:“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誰出車禍了?”

陸言已經顧不上解釋了,所以就直接把陸曉柔從被子裏揪了出來,急急的說道:“先不要問了,你就跟我走吧,楚楚說很嚴重的!”

陸曉柔現在六神無主,所以就點了點頭慌慌張張的披上了一件衣服,急急得走在陸言的後面,滿腦子都是些血腥可怕的畫面,想了一路,但是沒有想到到了醫院什麼都沒有看見只看見了兩扇冰冰冷冷的門。

朱慧敏看見陸曉柔就像是瘋了一樣,狠狠地撲了上來,顧清楚眼疾手快直接就擋在了陸曉柔的前面,替陸曉柔捱了一個耳光,陸曉柔看着發了瘋似的朱慧敏,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司宇狠狠地抱住了朱慧敏,然後抱歉的看着顧清楚輕聲說道:“對不起啊,她不是故意的!”

顧清楚也知道是怎麼回事所以就點了點頭然後回過頭來看着陸曉柔搖了搖頭輕聲說道:“沒事,現在正在搶救呢,我們這都是最好的醫生,不要害怕,司墨會沒事的!”

陸曉柔緊緊的抱着顧清楚痛哭出聲:“楚楚,我害怕,我該怎麼辦!”

朱慧敏看見陸曉柔這個樣子更是氣的要死,所以就沒好氣的破口大罵:“陸曉柔,你這個賤丫頭,你知不知道司墨變成這個樣子都是你害得,要不是你給他發信息,他怎麼可能走神,怎麼可能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末世危城 :“朱伯母,你不要這樣說,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都還不知道你不能這樣啊把責任推給陸曉柔!”

陸曉柔看着朱慧敏然後哽咽地說道:“什麼短信,爲什麼會這樣在,這麼晚了,司墨爲什麼要在外面,他不是早早地就回家了嗎?”

朱慧敏現在真的很不能直接就上去撕了陸曉柔,惡狠狠地說道:“你還有臉問要不是你這個賤人,我們怎麼可能會吵架,他怎麼會出去,你這個賤人掃把星都是你害得!”

顧清楚聽到這裏實在是忍無可忍了,把陸曉柔直接就塞進了陸言的懷裏,看着朱慧敏大聲的說到:“夠了,你以爲這裏是什麼地方,這裏是醫院不是大喊大叫的地方,要不是因爲你總是阻攔他們自由戀愛,也不會有今天這樣的事情了,所以今天的這一切都是你害得,你沒有資格說柔柔!”

朱慧敏長這麼大真的是除了陸曉柔就是顧清楚最橫了,所以就撇了撇嘴沒好氣的說到:“真的是人以類聚物以羣分,你們兩個還真的是一個比一個沒教養!”

司宇知道顧清楚的身份所以就連忙說到:“夠了不要鬧了,現在孩子的命最重要!”

顧清楚點了點頭然後緊張的看着手術室的門,其實顧清楚也不知道爲神馬自己這樣的緊張,只是顧清楚覺得葉子瑜不在自己有義務照顧他的兄弟,現在司墨變成了這個樣子,顧清楚竟然覺得有點對不起葉子瑜!

陸曉柔現在根本就沒有思考的能力,直接就癱坐在地上,然後絕望的看着手術室的門,不知道該怎麼辦,這個時候肖小凌像瘋了似的跑了進來,一過來就緊緊的抓着朱慧敏的手聲淚俱下地說道:“阿姨,墨哥哥他,他還好嗎?”

顧清楚微微蹙眉,看來這就是陸曉柔一直說的那個青梅竹馬了,所以就沒好氣的看着肖小凌不耐煩的說到:“哭哭哭哭什麼哭,人還活着呢,你不用提前哭!”

肖小凌沒有想到顧清楚會這樣說頓時就有些尷尬的點了點頭小心翼翼地說道:“對不起啊,我就是太緊張了,我擔心墨哥哥啊!”

顧清楚沒好氣的白了肖小凌一眼,然後把地上的陸曉柔扶了起來,走到一旁坐了下來!

 劉娜有些不理解的看着葉瀾奇怪的問道:“我幹什麼了,你要這樣跟我說話?”


葉瀾其實之前的時候是很擔心的,畢竟之前的時候一直以來劉娜都是很不喜歡葉子瑜的,現在竟然主動讓葉子瑜回來吃飯,還這樣的和氣,真的是太不可思議了,所以纔會覺得奇怪,但是現在看着劉娜的樣子,葉瀾反倒是不敢多說什麼了。

但是劉娜一直都是個較真的人,所以就不高興的看着葉瀾,氣呼呼地說道:“我在問你呢,我做了什麼了,你這樣的莫名其妙?”

碧落黃泉 ,所以就沒好氣的說到:“我就是好奇,之前的時候你那樣的討厭子瑜,現在爲什麼要這樣的對他好,你到底還想幹什麼!”


劉娜真的沒有想到自己在葉瀾的心裏現在已經變成了這個樣子,所以就有些寒心的看着葉瀾,大聲的說到:“葉瀾你到底是怎麼回事在你的心裏我是不是就是那種惡毒的女人,心狠手辣不擇手段,是不是,我的一片真心你都看不見是不是?”

葉子琛眼看着兩個人就要吵起來了,連忙站了起來然後看着葉瀾不高興地說道:“爸這一次我真的要站在媽媽的這一邊了,你這樣說話真的是太過分了,媽媽的心思你是真的不明白還是在裝傻,媽媽怎麼可能是那樣的人呢,你應該給媽媽道歉!”

劉娜聽見葉子琛的話更是覺得委屈的不得了所以就紅着眼眶哽咽地說道:“我不用你說這些我無所謂,反正我現在做什麼都是錯的,要是這樣的話你乾脆把我趕出去好了!”

葉子琛憂心忡忡的看了葉瀾一眼,然後直接轉身走了出去,因爲葉子琛知道接下來的畫面他親親的爸爸絕對不想讓他看見。

果然葉子琛走出去以後葉瀾就連忙上前抱住了委屈巴巴的劉娜,柔聲說到:“好了好了不傷心了啊,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覺得有些想不通,之前的時候你不是不喜歡子瑜的嗎?”

劉娜沒好氣的白了葉瀾一眼然後悶悶的說到:“我其實一直都很喜歡子瑜這個孩子的,這樣聰明懂事的孩子誰不喜歡啊,可是我就是覺得不公平,爲什麼老太太一直都喜歡大房一家,對我們視而不見,可是現在老太太都已經不在了我還有什麼好計較的!”

葉瀾聽到這裏以後心裏更加的不是滋味所以就抱歉的看着劉娜,有些哽咽地說道:“我知道都是我不好是我讓你受委屈了,要不是我當年做錯了事情,媽也不會生我的氣,更不會把我們都趕出去了!”

其實直到今天劉娜都不知道當年到底是怎麼回事,看着葉瀾這個樣子劉娜也沒有多問,不管是什麼事情都不重要都已經過去了,所以劉娜就輕輕的抹了抹自己的眼淚,小聲地說道:“過去的事情以後我們都不要提了,現在我只想咱們這一家人都好好的,和和氣氣的!”

葉瀾點了點頭然後再劉娜的頭上輕輕一吻,柔聲說到:“是啊,你說得對,過去的事情就讓它過去唄,我們還有很多時間,我要把過去欠你的浪漫都還給你,我已經定了巴厘島的機票,明天我們就出發了!”

劉娜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葉瀾,然後感動的不得了,但是還是有些擔心的說到:“可是子琛的事情我們還沒有定下來呢,我不放心啊!”

葉瀾有些吃醋的看着劉娜,然後酸酸的說到:“我就知道你現在心裏滿滿的都是那個臭小子,他都已經這麼大了,我們爲什麼還要守在他的身邊?自從這個臭小子出現以後,我們就在也沒有單獨出去過了,難道你都不想跟我出去走走嗎?”

看着葉瀾孩子氣的樣子劉娜忽然就想到了兩個人剛認識的時候,那個時候的葉瀾就是這個樣的,孩子氣的樣子很可愛,所以就點了點頭然後小聲地說道:“其實我也想跟你一起出去的,但是子琛那邊,我真的是不放心啊!”

葉瀾看見劉娜好不容易鬆口了,所以就連忙說到“這個你就放心吧,你沒看出來嗎,這件事情就算是你不放在心上子瑜也會放在心上的,有子瑜在,我們還有什麼擔心的!”

劉娜這才狠了狠心點了點頭然後有些嚮往地說道:“算一算我們上一次去巴厘島的時候還是子琛十歲的生日呢,轉眼都已經十幾年過去了呢!”

葉瀾點了點頭然後直接就抱着劉娜走了出去,等着深夜劉娜睡着了以後,葉瀾就輕手輕腳的走了出去,找了一個沒人的地方然後給葉子瑜打了一個電話,其實今天葉子瑜就知道葉瀾會找自己,所以就直接掛掉了電話,看了看牀上已經睡着的顧清楚,輕手輕腳的走了出去。

葉瀾現在根本就不知道顧若曦的事情,所以看見葉子瑜的時候就有些爲難地說道“剛纔的時候我答應了你二嬸要去巴厘島,但是我根本就沒有買票,你能不能把你的飛機借給二叔啊?”

葉子瑜發誓,他是真的沒有想到回事這樣的情況,所以就不接的看着葉瀾,然後淡淡的說道:“飛機的事情也不着急,我就是想問問二叔,事到如今,二叔可有什麼要跟我說的嗎?”

看着葉子瑜的樣子,葉瀾倒是覺得有些奇怪,二十年前的那件事情之前的時候就已經說過了,所以現在也沒有什麼事能讓葉子瑜這樣人真的啦,所以就不解地說道:“你是不是再說你二嬸的事情,她是真心的,其實她對你沒有什麼意見就是跟你奶奶賭氣呢!”

葉子瑜看着葉瀾的樣子好像是真的不知道到底是什麼事情,所以就有些鬱悶地說道:“你年輕的時候到底有沒有欠下過風流債啊?”

被一個晚輩這樣問,葉瀾的臉上有些掛不住,所以就沒好氣的說到:“你這個孩子怎麼回事,怎麼跟二叔說話呢,這樣的事請你就不用問了!”

葉子瑜現在也是鬱悶的要死,誰願意管這樣的事情啊,要不是因爲他自己不小心留下了後患,這大半夜的,他早就摟着媳婦甜甜的睡覺了,還至於在這裏跟他廢話。

看着葉瀾的樣子不直說應該是不知道是怎嘛回事了,所以葉子瑜也就沒有廢話治治地說道:“你是不是跟張姨有過一段?”

葉瀾聽到這話頓時就警惕的看了看周圍發現沒有人以後這才直直的看着葉子瑜沒好氣的說到:“你這個孩子你是怎麼回事還越說越來勁了,我告訴你沒有沒有過,不要胡說,你二嬸心眼小,要是被她給知道了,我就死定了!”


葉子瑜看着葉瀾這個樣子頓時就覺得有些好笑然後就覺得自己現在真的是有些多餘了,可是現在的情況也不得不說,只能是有些無奈的說道:“我已經調查過了,顧若溪跟你有血緣關係,是親生父女!”

葉瀾是真的沒有想到過還有這樣的事頓時就覺得有些發矇,過了好半天才反應過來不滿意的看着葉子瑜,然後們悶悶的說到:“這件事張麗自己都不說你爲什麼要告訴我?你到底是什麼意思?”

其實這樣的事情葉子瑜也是第一次遇見,所以就沒有什麼經驗也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做,葉子瑜一直都是個沒有什麼耐心的人所以就不耐煩地說道:“我能有什麼意思啊,這不是你遺落在外的女兒嗎,我問問你有沒有興趣認回來,要是沒有興趣的話,我就幫你解決這個麻煩算了!”

聽到這話葉瀾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葉子瑜,然後有些緊張地說道:“解決?你想怎麼解決這個麻煩啊,不管怎麼說她也是你的親表妹啊,你真的下得去手啊!”

聽到這裏葉子瑜終於是明白了,葉瀾還以爲自己要做掉顧若溪,頓時就有些無奈的說道“二叔,你還是不是我親二叔了,你要是覺得麻煩我就把人送走,再也不會來了,你放心,保密的事情我一定做到!”

葉瀾點了點頭連忙說到:“咱們家現在真的好不容易纔這樣的和諧,所以這件事情真的不能說出來,不然的話你二嬸真的會爆炸的,你快點把人送走吧,也不要告訴她真相,好不好?”

看着葉瀾這個樣子葉子瑜頓時就覺得有些好笑,之前的時候他二叔也算得上是天之驕子了,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竟然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一想到這個,葉子瑜就好像看見了幾十年後的自己,頓時就打了一個冷戰,然後點了點頭直接轉身走了出去。

葉瀾看着葉子瑜的背影覺得有些鬧心,本來還以爲這件事情能就這樣過去了,但是沒有想到竟然還有了孩子,葉瀾有些好奇,爲什麼張麗不肯說出來,還在對於她來說絕對就是一個非常有利的砝碼,一想到那個女人,葉瀾就覺得噁心,然後搖了搖頭,向自己的房間走去!

葉瀾回到房間的時候劉娜還在睡覺,看着劉娜,葉瀾的心裏有些難過,輕輕的摟了摟劉娜的肩膀,然後沉沉的睡了過去,所以沒有看見劉娜眼角的淚,傻傻的以爲這件事情就這樣過去了!

第二天一早,葉瀾醒過來的時候就一臉興奮的看着劉娜,然後激動地說道“昨天晚上我都跟子瑜說好了,我們今天不坐航空公司的飛機了,我們坐自己的飛機去好不好?我還沒有開過飛機呢,這次正好可以試一試呢!”

看着葉瀾興奮的樣子,劉娜真的是好後悔,要是昨天晚上自己沒有起來喝水就好了,但是現在已經知道了那些事情,劉娜真的沒有辦法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似的,就這樣跟着葉瀾一起出去。

“我想了想還是覺得先不去了,等着子琛的事情解決了以後再說吧,我今天約了小姐妹逛街,我先出去了!”

葉瀾還沒有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劉娜就已經率先走了出去,等着葉瀾反應過來以後劉娜早就已經消失不見了,葉瀾傻乎乎的站在地中間,然後鬱悶的摸了摸鼻子,喃喃地說道:“這是怎麼回事啊,大早上的,不是夢遊了吧!”

葉子瑜最近已經放縱了很多天,爲了能讓顧清楚原諒自己,葉子瑜把所有善後的事情都壓到了後面,現在顧清楚已經沒有那麼生氣了,所以葉子瑜又變的忙了起來!

顧清楚早上醒過來的時候,葉子瑜已經不在了,其實跟葉子瑜在一起的這段時間以來,顧清楚早就習慣了這樣,但是現在看着空蕩蕩的牀還是覺得心裏有些難過!

軒軒這個時候邁着小短腿走了進來看着傻乎乎的顧清楚頓時就覺得有些奇怪,所以就奶聲奶氣地說道:“媽媽,你不開心嗎?”

顧清楚看着軒軒頓時就覺得空蕩蕩的心瞬間就被填滿了,所以就連忙說到:“沒有沒有,媽媽沒有傷心,就是剛睡醒有些沒精神,你今天怎麼這麼早就醒過來了?”

軒軒有些不滿意的撇了撇小嘴,有些鬱悶的說到:“爸爸壞壞,走的時候叫醒了軒軒,爸爸說,軒軒是男子漢,要陪着媽媽,跟媽媽一起做遊戲!”


顧清楚聽到這裏頓時就覺得有些好笑然後點了點頭輕聲說道:“今天是週末,媽媽不上班,你也不上學,媽媽帶你出去玩吧,好不好?”

軒軒有些苦惱的搖了搖頭輕聲說道:“軒軒不去,軒軒還有事情要做呢,媽媽自己去吧,軒軒不做貪玩的壞孩子!”

顧清楚看着軒軒這樣懂事的樣子頓時就覺得心裏有些不是滋味所以就連忙說到:“軒軒你不可以這樣想你是小孩子,現在就是該開開心心玩耍的年紀,貪玩不是壞孩子!”

軒軒搖了搖頭然後悶悶地說道:“軒軒以後要接爸爸的班呢!軒軒幫着爸爸管理公司,爸爸和媽媽就可以天天陪着我了,軒軒喜歡這樣!”

顧清楚現在終於是明白了,眼前這個可憐的小傢伙現在明顯就是被那個該死的葉子瑜給洗腦了,有些同情的看着軒軒然後好笑地說道“傻孩子,到時候你就沒有時間跟爸爸媽媽在一起了,我們還是出去玩吧!”

軒軒有些疑惑的看着顧清楚,雖然軒軒跟顧清楚在一起的時間比較多但是其實軒軒還是很喜歡葉子瑜的,更多的還是崇拜,在軒軒的眼裏,葉子瑜簡直就是天仙一般的人,所以是一定不會騙人的,一本正經的搖了搖頭小大人似的說到:“玩物喪志!”

顧清楚看着軒軒現在這個樣子頓時就覺得有些好笑,軒軒這個樣子簡直就是翻版的葉子瑜,所以就點了點頭然後輕聲說道:“那你今天要幹什麼,媽媽陪着你好不好!”

軒軒點了點頭然後拉着顧清楚的手來到了自己的房間,獻寶似的把早上葉子瑜剛剛送給他的一千塊的大拼圖,拿了出來,喜滋滋的看着顧清楚,有些含糊不清地說道:“爸爸送軒軒的,軒軒好喜歡!”

顧清楚從小就不喜歡這些東西所以就看見這些密密麻麻的拼圖碎片頓時就覺得有寫眼暈,然後不可置信的看着軒軒,奇怪地說道:“軒軒這些你都看得懂啊?”

軒軒聽到這裏頓時就覺得顧清楚真的是越來越傻了,所以就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一點點鄙視的樣子:“媽媽怎麼什麼都不懂?”

顧清楚看着軒軒嫌棄的眼神頓時就覺得有些無語悶悶地說道:“我不懂我不懂,你自己玩吧,我去看看有沒有什麼好吃的,給你帶過來點!”

軒軒現在就想玩手裏拼圖,所以根本就沒有時間搭理顧清楚,看着軒軒投入的樣子,顧清楚竟然覺得有些着迷,就好像是一開始遇見葉子瑜的時候,那種感覺,就像是一個輪迴。

鄭紅有些憂心忡忡的看着座位上的葉子瑜,然後小聲地說道:“墨玉那個老狐狸現在已經發現墨子非不見得事情了,正滿世界的找人呢!”

葉子瑜也不慌張挑了挑眉毛看着鄭紅好笑地說道:“這有什麼的,難道你的手腳不夠乾淨嗎?”

灼灼盛寵︰鬼語新娘,請矜持 ,然後自信地說道:“這個你就不用擔心了,絕對沒問題,我辦事你就放心好了!”

葉子瑜點了點頭然後淡淡的說道:“還有一件事情我現在要你去辦,這件事情最重要的就是保密,顧若溪現在在海邊別墅,你去把她送走,越遠越好,永遠不能回來!”

鄭紅根本就不知道顧若溪的真實身份,所以現在看着葉子瑜的樣子頓時就覺得有些奇怪,然後有些不高興地說道:“這件事楚楚知道嗎?”

看着鄭紅的樣子頓時就覺得有些好笑,也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自己這邊的人現在都一邊倒的倒向了那個小白兔,冷冷的看着鄭紅:“你是誰的人?”

鄭紅這才發現自己說錯了話,所以就連忙搖了搖頭然後悶悶地說道:“那個女人可不是省油的燈我不要去,你還是讓小黑跟她在一起吧,畢竟他們已經和平共處這麼多天了!”

鄭紅不說這個葉子瑜都要忘了所以就點了點頭然後淡淡的說道:“這樣也好!”

十七這個時候也走了進來,身後還跟着秦陽,因爲這次的假期時間比較長,所以秦楊就趁熱打鐵,直接就跟小邱把婚事辦了,兩個人都是新時代的小青年,所以也沒有婚禮,拿了結婚證直接出去旅遊去了,現在整個人都曬得黑了一圈,紅光滿面的!

看着秦楊幸福的這個死樣子,十七的心裏有些不是滋味,所以一看見葉子瑜就有些哀怨的說到:“先生,我也想休假!”

葉子瑜看了看兩個人頓時就覺得有些好笑,然後淡淡的說道:“南非那邊……”

“其實休假也沒有什麼意思我還是喜歡帶在這裏,我們這裏的天氣其實就是最是和我們的體質的!”

葉子瑜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輕聲說道:“我現在已經回來了,善後的事情你們都準備好了嗎?”

秦楊點了點頭上前一步,然後嚴肅的說到:“之前的時候我們都已經準備好了,只要是總裁一回來就可以直接發報紙發新聞,說是之前的那場意外,總裁不過就是受傷昏迷罷了,最近剛剛痊癒的!”

葉子瑜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看着十七淡淡的說道:“我不在的這段時間,暗夜還好嗎?”

說起正事,十七也是變得很嚴肅,認真的點了點頭然後有些鬱悶的說到:“沒有什麼大事,但是越南那邊的生意現在是越來越艱難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我總覺得好像是有人故意的!”

葉子瑜微微蹙眉看着十七,然後冷冷的說到:“具體是怎麼回事?”

一說到這個十七就覺得上火,所以就連忙說到:“沒有什麼具體的事情,就是也不知道爲什麼那邊現在出現了一批便宜的沒天理的貨,我們的貨現在已經滯留很久了,要是再不出庫的話,就要壞掉了!”

葉子瑜點了點頭然後淡淡的說道:“挺住,他們也是要有成本的,價格戰簡直 氣急敗壞的拿出手機想要給林青打個電話,結果就接到了上層領導的電話,看見來電顯示墨玉的心裏有些緊張,因爲他知道這些人除了要錢的時候一般時候是不會跟自己聯繫的,現在也不是該交錢的時候,所以這個時候打電話一定是沒有好是的。

“王局,你有什麼事?”

“以後我們不能合作了,你的事情一覺暴露了,你自己小心!”

墨玉還沒有反應過來到底除了什麼事情電話就已經被無情的掛斷了,墨玉還覺得有些奇怪但是沒有想到這只不過是一個小小的開始,整整一上午的時間,墨玉接到了將近二十個人的電話,所有人的結果都是一樣的,都是不能合作了,墨玉覺得事情好像沒有自己想的那樣的簡單,也顧不上找林青的麻煩,直接開車回到了公司。

助理看見墨玉進來頓時就神色匆匆跟了進去,然後緊張地說道:“董事長不好了我們現在沒有退路了,因爲我們瑞士銀行那邊的密碼被破譯了,現在裏面的錢已經是消失不見了!”

墨玉聽到這裏頓時就覺得有些眼前發黑,所以就惡狠狠地說道:“你看着我幹什麼,報警啊,報警!”



這女子風姿卓越,裙擺恰纔掩住半個大腿,露出一片如雪晶般的瑩潤皮膚,黑髮垂肩,輕輕飄揚,淡眉細目,俏尖的下巴,配上那瓜子般的臉廓,足有一副傾倒眾生的絕美容顏,只是那暗紅如寶石的眸子,隱約間閃過幾許凌厲寒芒,一臉淡淡笑意的打量眾人。

Previous article

進入大門之後,看着這數萬個墓穴,哮天犬張大了嘴巴,“奶奶個乖乖的,這麼多的墓穴,那得拋到什麼時候啊?”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