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我人躲在廣告的佈景板背後,總覺得自己聽到了不得了的事情。明天肯定不來了,這不是什麼好地方,還好今天沒有出什麼事,真是嚇死人了。

本想偷看一下江大少走了沒有,探頭瞧去。突然間覺得陰風陣陣,下意識的擡起頭。

黑暗的夜色之下竟然有比那夜還要黑暗的兩個東西,他們大概只有十歲小孩兒那麼大。看不清楚是人還是什麼,可是卻在那裏晃動着一隻廣告燈箱。

而燈箱下面,江大少正在點菸。

“躲開……”下意識的衝出來叫道,可是江大少只是疑惑的擡頭看了我一眼,似乎在笑……

看來他並沒有意識到危險,我急的冷汗都流了下來,邊向他跑邊道:“小心上面。”

他似乎想擡頭看,但是那燈箱已經砸下來了。

我一着急就整個人撲向他,兩人一起摔在地上。感覺那燈箱至少會砸到我的腿上,但是就在這時感覺到有什麼東西在我的頭上飛過,然後聽到嘩啦啦的聲音在腳下響起,整個人都嚇槽了,半晌不知道要如何動作。

江大少的表情也十分震驚,將我在他身上扳起,道:“喂,你沒事吧?”

“沒,嘶……”小腿有點疼,坐起來底頭一瞧發現被劃傷了一塊,血流的很多,看起來有點嚇人。但應該是皮外傷,腿還能動。

江大少馬上拿出手機要叫救護車,我抽了下嘴角道:“不用了吧,到醫院或者診所包紮一下就行了。”

“你能站起來嗎?”

“能的。”

江大少將我扶起來,然後叫了一輛的士,扶我上了車。

“你的車……”整個後座都被砸爛了,要是裏面有人一定會很慘。

“沒關係,先去將你的傷治療一下。”江大少完全沒在意,可是看着那燈箱看來還是有些後怕的。

不怕那真的有鬼了,我的腿肚子現在都怕得轉了筋。

到了醫院後很快就包紮好了,其實也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就是劃破了層皮。上了藥也不是很疼了,我就要求要回宿舍去。

“我送你回去。”江大少打電話要叫車。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回去。”還沒有忘記與這樣的人遠離的目的,所以一瘸一瘸的走到醫院門前叫了車。

“好吧,知道在那裏工作的人喜歡保護自己的私人空間,那至少應該將聯繫方式給一個吧,讓我知道你的傷恢復得怎麼樣?” 重生八零之舉案齊眉 蘇大少扔給了那個司機一百塊錢,大概意思是,沒要到聯繫方式不打算放我們走的意思。

一瞧就是泡妞的老手了,我沒有辦法只好將微信號給了他。

“白天的時候請儘量不要給我發消息,謝謝。”白天多半在上課,所以接收也回不了。

“ok。”江大少對我揮了下手,道:“那再見了我的救命恩人。”

“等一下。”我連忙叫住司機,有些猶豫的開口道:“江大少,其實我想問你個問題。你是不是,得罪過什麼小孩子,或者侏儒之類的人啊?身高在,一米二三左右的?”

江大少思索了一下,道:“並沒有印象怎麼了?”

“哦,那沒事了,可能是我看錯了。”應該是看錯了吧,可能是什麼東西的陰影之類的。

讓司機師傅開了車,我回到了宿舍之中。大家都回來了,只有孫維維沒有回來,看來她真的是在醫院裏陪爸爸了。

宋可馨見到我受傷竟然比我自己都緊張,馬上問道:“怎麼會傷到的,嚴重嗎?”

“不嚴重,沒有什麼事,明天一早就好了。”我坐下來,可是宋可馨卻奇怪的問道:“你怎麼穿着孫維維的衣服呢?”她坐在我身邊,小聲的問。

“我……”突然間不想對別人講出自己在那裏工作過,所以道:“出去玩,自己的衣服都有點老氣,所以借了她的穿一穿。”

“是這樣啊,以後別借她的,借我的。”宋可馨道。

我有些無語的看着宋可馨,一米七的個頭,消瘦的身材,我能穿纔怪。但還是答應了下來,今天發生的事情太多了想早點睡覺。

就在這時接到了一個人的微信,本來以爲是那個江大少呢,因爲女人的直覺認爲他對自己有那麼點意思。結果打開來看竟然是相公,這次發來的是江大少的生平。

江大少:原名江啓元。s市某商業鉅子的獨生兒子。十三歲已經開始在學校有了女朋友,十五歲第一……

我整個人眼睛都直了,宋可馨問道:“怎麼了,是什麼人發了消息給你,不睡覺,看得這麼認真。”

“沒……有,我這就睡了。”將手機放下,心裏這個鬱悶。

這個相公的職業間諜吧?竟然將一個人的生平查得這麼徹底,連第一次都寫明瞭,就差沒將他今天早上吃什麼寫下來了。

感覺心裏有些發悚,總覺得自己加了一個不得了的人,而他肯定沒有發錯消息,因爲那個江啓元江大少原本就不是我們學校的人。 那者,那個人知道我與江大少接觸過,是不是就證明他在跟蹤自己?一想到這裏我的全身寒毛都堅了起來,這不是跟蹤那麼簡單了,分明是那種跟蹤狂魔的行爲啊!

醫流武神 摸了摸自己的臉,雖說生得還算是耐看,但是也不至於招惹那些變態吧?

忙動手將相公刪除了,然後將手機扔到一邊想強迫自己睡着不要亂想。 白骨精修煉法則 可是仍是滾到了下半夜才睡着,第二天早上醒來整個人的精神狀態就不是太好。

不過腳已經全好了,下牀走路完全沒有問題。第一件事就是洗漱,然後打電話孫維維,她請了假,似乎還沒有回來。

孫維維過了很久才接了電話,聲音似乎有些慌張,道:“是……肖肖萌,有事嗎?”

“你沒事吧?”爲什麼聽着好似被嚇壞的樣子。

“我……沒事,但是這個醫院有問題,好像在鬧……鬧鬼,好可怕。但是我還要守着爸爸,絕對不能離開。”這話她好似在對我講又好似在對自己講,聽來都有些在顫抖了。

“孫維維,你聽來十分的不好,真的沒有事?”

“沒有,工作的事就請你多幫忙,就這樣……好像有什麼東西過來了……”

孫維維的情況真的不是很好的樣子,掛了電話後我就無語了,竟然沒有來得及講要不去工作的事情,難道要再去一天?

算了,誰沒有過有困難的時候。

我就是心軟,這個毛病似乎永遠也不會改變似的,明明都吃虧了。

等回了宿舍打算拿着書去上課,見到宋可馨拿了一件裙子放在了我的牀上道:“這件你穿一定合適,就送你了。”

“這是件新衣服吧?”雖然標牌被取下來了,但很明顯是新衣服,連洗都沒洗過。

“其實是我去年買的,那個時候我還沒有這樣……但是今年一穿明顯小了。你穿吧,女生的衣服都是相互穿的。”

“那謝謝你了學姐。”

我沒急着穿,打算晚上再穿,只是比量了一下,確實是可以穿的。

就算不合身也沒有什麼,我對穿上面沒有什麼要求。只是擔心那個跟蹤狂的事情,希望今天他不會再跟着自己,有點怕怕的。

其實已經知道了那個ktv公主不是什麼簡單的工作後,就非常的牴觸去,

可是沒有辦法,所以晚上她穿了衣服就匆匆忙忙的上了公車去了那間ktv上班。不過今天她有點驚覺,不時的看着背後,總覺得或許能發現什麼似的。

本以爲只是自己的錯覺,沒想到真的發現了,就在走進ktv後門的時候,我分明看到對面牆角的陰影處有個修長的男人身影,他穿着風衣躲在那裏,但是不知道爲何我覺得自己見過他。

是什麼人?爲什麼跟着我?

慌張的走了進去,還時不時的小心翼翼向後看。

鍾姐走了過來,急道:“你怎麼纔來,晚了半小時。”

晚了嗎?會不會左顧右盼的忘記了時間。

“江大少等了很長時間了,快收拾一下過來。”

“啊?哦!”江啓元啊,雖說是個看來很帥氣的富二代,但是一想到他的那些女人我都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別看着表面像個正人君子似的,其實是個撩妹高手。這樣的人我怎麼對付啊?

可是走進去一怔,今天來的只有江啓元一人,他還點了一堆的東西放在那裏,見到我過來就笑道:“還以爲你今天不來了呢,腳傷好點了嗎?”

“沒事了。”也很奇怪,爲什麼可以好的那般快,還以爲今天至少有腫一腫呢,結果早上就可以行動如風了,跑都成。

“昨天多謝你了救命恩人,過來坐下。”江啓元點了煙來抽,我剛坐過去就咳嗽了起來。

“受不了煙味兒?”

“沒事,你繼續抽,啊欠……”

“哈哈,你還真不適合這裏。今天,與我外出吧?”

他息了煙,認真的看着我的眼睛說。

這外出可不是什麼好事,記得他的哥們兒帶着那兩個公主外出,其實是去開房的,我就算再單蠢也知道啊。所以馬上警戒起來,向後退開,一臉惶恐。

“被嚇到了?既然如此就算了,我是很有耐性的。”

江啓元說完電話響,他接了個電話道:“我先出去一下,很快回來。”

我點了點頭,同時也鬆了口氣。

我昨天是被人包了場的,今天他走了我就出來不知道要做什麼了。鍾姐見我坐在那裏看手機,就道:“有了一點經驗了吧,來跟我招待另幾位客人,他們是來談生意的,來吧!”

有個沙雕血族老婆是什么體驗 這意思是,來談生意的會安全些嗎?

雖然江啓元看着花心,但爲人還算是君子,如果遇到別的客人就不一定了。我膽顫心驚的走進去,看到這幾位客人的年紀也都不算大,我被安排坐在了一位姓呂,大家叫他呂公子的人身邊。

這個叫呂公子的年紀大約在二十五六歲,那眼神兒十分的猥瑣,在我身上不停的流連,還時不時的做些小動作。我儘量躲着,可是他竟然道:“怎麼一直不講話,是不是不舒服,不如我們出去怎麼樣?”

“去哪?”這裏的煙味確實讓人不舒服。

“當然是好玩兒的地方。”他竟然抓着我的手向外走,並對在坐的那些人道:“各位,我先走了,這裏的賬算我的,你們隨便玩。”

“好,去吧去吧,春宵一刻值千金。”他們哈哈一笑,趕着我們走。

我馬上明白了呂公子的意思,掙扎着道:“對不起,我還在上班不能和你走。”

“我和鍾姐說,她會同意的,今晚我包你的場子。”呂公子看來是喝醉了,邊打着酒嗝邊道。

“就是不上班我也不想和你走,你鬆手。”一急我也顧不得客氣了,使勁的掙扎,着急了還掐着那位呂公子的手。

呂公子臉色一黑,猛的就將我甩了出去,道:“你這個混蛋女人,竟然敢掐我。找死嗎,來這裏上班還想裝清純,逗誰玩呢?”

我委屈的想落淚,可是肩膀被人摟住,一個聲音在我背後道:“呂公子,今兒氣性很大嘛!鍾姐,我出去接個電話的功夫怎麼她就換了場子?”

鍾姐馬上笑道:“呀,不知道原來江大少是想包小萌的場子,早知道肯定不會這樣做啊。”

“江大少?我管他什麼大少,總之這個女人今天一定要和我外出,鍾姐你知道要怎麼辦了。”

名門盛寵:軍少,求放過 鍾姐有些爲難的看了看他們,然後道:“呂公子,我們小萌是新人,您看能不能……”

“新人好啊,我特麼的最喜歡玩新人了,你知道我的身份,最好不要惹到我。”

呂公子臉上十分不高興,他也不衝着江大少講話,專對鍾姐講。

鍾姐有些尷尬起來,又衝着江大少道:“您看,呂公子挺喜歡小萌的,今兒晚上就讓她陪着他出去吧!”

江大少哈哈笑起來,道:“小萌已經答應今晚跟我回去了,是不是?”

我整個人都不好了,有沒有將我當成人了?

不過還是點了下頭,跟着江啓元總比跟着那個呂公子的要好,他是真的想帶自己去開房啊!

呂公子聽後大怒,發酒瘋的道:“答應個屁,今天我就要她。”

“呂公子,你覺得落日彎那個項目是不是應該談下去呢?”江啓元冷着臉道。

呂公子立刻就冷了臉,道:“江大少,你是不是玩兒的大了呢?”

“小萌,換衣服拿包我們走吧!”江啓元對我使了個眼色,我連忙去換了衣服拿着包出了後門,江啓元已經等在了那裏。

心裏有些忐忑,可還是走到他面前道:“謝謝你救了我,但是今天……對不起。”

江啓元竟然嘆了口氣,道:“我竟然有被女人拒絕的一天,不過沒有關係,有的是時間。”

我千恩萬謝,心裏還是鬆了口氣。

“我送你吧?”

“不用了,我可以自己回去。”

“真是個愛搞神祕的小姑娘。”

江啓元捏了我一下臉頰,然後開車走掉了。

撐過了這一天應該沒有事情了吧,我走了一會兒站在公車站等車。現在時間是晚上九點多,所以也沒有多少人了。

突然間,一輛車停在了我的面前,還沒有察覺發生何事我的人就被拉進了車裏。

“你們……”做什麼還沒有說出來手已經被人捂住了嘴,雙手也被控制住。

這是怎麼回事?

我驚得睜大了眼睛,不停的掙扎,可是一點兒用也沒有。

車上有兩個成年男子,將我壓的死死的。我眼淚掉了下來,覺得自己一定是被綁架了,可是被誰?

很快,我被帶到了一座看起來像是個人別墅的地方。這裏建在山上,看來十分偏僻。所以即使我被帶扛進去也沒有人阻止,然後我被人甩在了地板上,看到沙發上坐着一人,正是那個呂公子。

“臭丫頭,我可沒有江啓元那麼要面子,你既然敬酒不吃吃罰酒,那麼今天就要好好嚐嚐本公子的手段。”

他站了起來,伸手拉起我裙子的衣領就要撕。 我也被激怒了,竟然沒將我當成人看,這種人何必與他客氣。伸手就抓了過去,野貓性子也犯了,連踢帶抓一點也沒有留情。

從小就是這樣,如果惹的急了脾氣就大,野蠻性子並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

呂公子當即被抓的出了五個爪印,他大怒將我扔在沙上就整個人就壓上來左右開弓,一頓耳光立刻將我打的嘴裏腥甜,兩眼冒金星。

頭一暈整個人就沒有辦法再動,可是手仍伸出撐住他的重量,道:“走開,你敢碰我就殺了,殺了你……”

“你想殺我難,但是我想殺你一根手指就能將你碾死。”

“你碾死我好了……”

啪,我的臉上又捱了一下,血從口中流到了嗓子中,我咳了起來。

這一咳幾乎耗盡全部的力氣,看整個房間都是晃的。

“江大少的女人肯定滋味不錯,今天我就上一上。”說完他動手去拉我的衣服,門前還站着兩個保鏢似的人。

我覺得,還是死了好了。

摸在我身上的手,讓人感覺是那麼噁心,眼淚忍不住流了下來。就在這時,燈光變得時暗時明,突然間爆炸開來。

“怎麼回事?”身邊的人似乎都慌了,還有人受了傷。

一隻冰冷的手拉住了我,修長的身材,長長的頭髮雖然看起來鬼氣陰森卻意外的讓人安心。

突然間覺得,定是那名幻覺中的老鬼來救自己了。

竟然沒的抽出手,腦袋十分晃亂的就這樣被他牽着走了。很奇怪,竟然沒有人攔着我們,一直走出了那幢別墅。

我看不清他的臉,即使是他的背景都讓人覺得有些模糊。長長的頭髮,比我高出兩個頭的碩高身形。

似乎穿着長袍一樣的衣服,看起來相當古風古韻。

我想說謝謝,可是因爲臉太疼竟然沒有辦法開口。

跌跌撞撞的走出很遠,最終因爲太過疲累暈倒了。在暈倒前,看到了一輛車停在了我的旁邊,一個人影走下車人,那身影有點模糊,但卻十分熟悉。

似乎是,蘇教授。

醒來的時候人在醫院,不由得抽了一下非常疼的嘴角,這段時間似乎一直在醫院周圍徘徊。但是有一件事我肯定了,那所謂的老鬼並非我的幻覺,那是真實的。

他救了自己,那之前去旅遊的時候事情又是怎麼回事?

頭好疼,我捂着頭無法去思考。

“好一些了嗎,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需要我叫警察嗎?”

“蘇教授?”

“嗯。”

“是你救了我?”

“是啊,我路過的時候剛好看到你昏倒在路邊,所以就帶你來了醫院。”

加里奧,大招,

Previous article

如今已經離開雲城,回去掌管家族的生意,也已經娶妻生子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