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夕月睜著眼說瞎話.落落的性格是很沉悶的那種.那小丫頭人小鬼大.根本就不能把她當小孩子.否則有你吃的虧.

如今這麼對姬青玄.肯定是有所圖謀的.夕月只等著看戲了.

姬青玄聽罷.簡單的說了些關於地宮的事情.原來過去了這麼久.他們還是沒有進去探.如今見江湖亂起.這才破不得已.來找夕月.希望墨無塵會同往.

夕月則表示等墨無塵回返.會告之他.

面對姬青玄的質疑.夕月只是說了些無足輕重的關係.秋雨的事情也簡單的提了一下.這下姬青玄也不好再多說什麼.徑自離開了.

天色將晚.落落和秋月就回來了.

夕月有些奇怪.這小丫頭什麼時候這麼聽話了.


落落看著夕月.問道:「夕月.你是不是把我給忘記了.」


自從那次被夕月嚇到.這還是第一次和夕月正式說話.落落的表情依然是那種高高在上、讓人討厭的那種.

夕月還沒說什麼.旁邊秋月就提意見了.

「落小姐.你搞清楚哦.當初發生那樣的事情.你既然活著.為何不來找我們.小姐那時候……」

秋月還待說什麼.就被夕月打斷了.「秋月.你先出去吧.看看少華他們有沒有回來.」


秋月哼哼兩聲.便離開了.

一時間.屋子裡落針聲可聞.夕月總覺得這丫頭這次來找她有事.

果不其然.沒過一會.落落就主動開口了.卻問了一句讓夕月疑惑的話.

「葉青城呢.死了沒有.」

「沒有.」夕月還是告訴了她.但也暗中猜測他們之間的關係.

暗理說.落落和葉青城之前不可能存在某種關係.然而.這個十一歲的小丫頭可不會無緣無故的關心別人.

「那就好.他若死了.於情於理.本姑娘還要替他報仇.既然沒死.那我先走了.」

不等夕月問出口.她又交代了一句.「他是我爹爹.小心點你身邊的人.別到時候還沒去還債.就死了.那本姑娘這趟算是白來了.」

對於落落的提醒.夕月更疑惑的是她和葉青城的關係.不.應該說慶懍宮和葉青城的關係.

以現在發生的事情來看.葉青城是被凌無雙或者凌錦銹利用了.

葉青城如今已知的女兒就有兩個.一個落落.一個早已不知在何處的小乖.錦瑟又是他的兒子.這些都間接的發生在這二十年間.

錦瑟的母親是何人呢.至死他也未曾提起.這一刻.夕月心中產生了不好的念頭.

凌無雙和凌錦銹她們.會不會是其中一人呢.

看似越來越簡單的事情.卻越發的複雜.

董少華回來了.同行的還有秦訕和風寞.看似強大的一群人.夕月卻越發覺得心中不安.

如今說起來就差墨無塵沒到了.這場戲演到現在.已差不多了.並不需要墨無塵再假戲真做下去.那他是否能脫身呢.

葉青城雖然沒死.可夕月卻奇怪的不再恨他了.


「少華.你覺得他現在會在哪裡.」

如今眾人齊聚永夜城.看似滿城的信息.她都能掌握到.可偏偏找不到墨無塵和那兩個女人的下落.

而武林大會即將召開.到時候沒有一個高手參加.那他們這邊可是損失慘重.再加上她手裡雖有地圖.卻沒有開啟地宮的鑰匙.

這一切只怕早就在墨無塵手裡了.

「夕月.你也別太著急.無塵既然跟她們走.他應該也是有自己的打算.以他如今的功力.這世上要困住他的人恐怕不多.」

這也是董少華在知道墨無塵失蹤后並不擔心的原因.

夕月則不然.「這世上比武功厲害的東西多了去了.我不是擔心他.而是想下一步該怎麼做.」

對於董少華.夕月是萬分相信的.沒理由的.只憑直覺.

她如今要做的事情太多了.若相信了落落的話.小心身邊的人.那她就什麼都不用做了.

「小乖的消息.你傳到宮裡去了嗎.」

早在她們還在臨安城時.沒找到小乖.夕月就讓秋月想辦法將消息傳給雲隱.希望他能重視一些.

皇宮裡似乎也是煙火四起.風聲鶴唳.那位東言公子竟然是大皇子.那樣的淡然.卻帶著尊貴的氣質.讓人一眼就難以忘記了.

雲隱在宮時的日子想來也不是那麼好過.

但有一個人.讓她始終難已放下.

「任逍遙最近可有什麼動作.」

她問董少華.這個人她始終未曾看透.做了這麼多.沒得到任何東西.他又是為了什麼呢.

她可不信他說的.曾年少時的回眸一笑.仰或是夢裡尋她千百度.

這都是騙鬼的話.然而任逍遙卻真實的幫過她.放過她.

還將葉青城視為寶物的石盒送給了她.

這兩年來發生的事情讓她覺得有些夢幻.有些不真實.

似乎暗中有一張網.正牽著線引導著眾人接著他的線路向中間匯聚.

這人到底是誰.

董少華見她發獃.有些心疼.「夕月.你也別太操心了.有什麼事說出來.大家一起想辦法.」

「任逍遙似乎並沒有在門中.行蹤飄忽.尤其近年來.更是神龍見首不見尾.」

「你怎麼知道的這麼清楚.」夕月有些詫異.任逍遙這人.連姬青玄都曾說過深不可測.

但也沒掌握到什麼有用的東西.只能說那人太過小心謹慎了.

董少華回道:「你和無塵從他手上走脫之後.無塵就讓人注意他了.」

「對了.還有一事.我想應該告訴你一下.」

夕月挑眉看他.

「白夜神醫來永夜城了.」

墨無塵心心念念的人.終於出現在這裡了.

雖然他的初衷是救夕月.如今夕月也不用他救治了.但董少華想.還是告之一下夕月為好.

「告訴劉爽.想辦法留下白神醫.」

「你不親自去見他嗎.」

董少華疑惑.別人或許不知道.但他卻了解.當年夕月被墨無塵當成藥人之後.雖然解了毒.可體內卻殘存了很多東西.以至於她到如今偶爾也會發生吸食人血的衝動.

這些事.旁人自然不知道.只有他們和秋月等少數人才知曉.

陌陳殊曾經說過.這種現象.只能他的師兄才有辦法.

而夕月卻另有考慮.無論如何也要拖到武林大會召開之後才行.

那時候.或許很多事都會有結果了.

「放心吧.有些事也該有個結果了.讓劉爽留下白神醫后.將這個消息散播出去.」 正午時分.董少華坐在亭子里發獃.冷翌塵來找他.想問墨無塵的事情.

他的傷已經好多了.人也差不多恢復了.只是見不到墨無塵.夕月又不允許他去找.呆在這裡越發的煩悶.

幸好董少華和白鈺在.他才能忍住沒出去.但卻越來越心煩.

「翌塵.不是我說你.你這急躁的性格也該改一改了.」董少華勸他.冷翌塵的性格其實很穩重的.穩重到墨無塵說什麼就是什麼.就像他自己當初說的一樣.就算墨無塵讓他去死.他也不會猶豫.

所以那時在臨安城.墨無塵讓他不許動手傷害凌無雙時.他就眼睜睜的看著墨無塵隨她離去.

但這時.他卻不得不急了.

因為所有人都找不到他.所有人都不知道他去了何處.是被人綁架還是自願離開的.

事情越來越複雜.可在冷翌塵的腦海里.找到墨無塵就安心了.至於其他的事.與他無關.

「我沒錯.」

「我沒說你有錯.無塵出事.我們大家都著急.夕月更著急.」


冷翌塵反駁.「我看她才不著急呢.我們都圍著她轉.聽她指揮.她不知道有多開心呢.說不定就盼著主子回不來呢.」

若放在平時.他是無論如何也說不出這話的.董少華吃了一驚.疑惑的看著他.「這是你該說的話嗎.還是說.這才是你心裡所想的.」

他的眼神犀利.突然感覺冷翌塵似乎變了.當然這種改變不是他親近的人.是看不出來的.

冷翌塵先是一愣.隨即低著頭坐在那裡.道:「我也是太著急了.」

董少華又說了一些安慰他的話.白鈺來找他.說劉爽來了.他才起身離去.

風吹亂了誰的心思.冷翌塵坐在寒風裡一動不動.突然又站了起來.向外走去.

白鈺拉著董少華從旁邊出來.指著遠去的背影說道:「怎麼樣.我說的不錯吧.我就覺得他不對勁.話多了些.」

董少華蹙眉.這人是冷翌塵沒錯.可他剛才的神情和動作.確實讓人有些疑惑.

他離開也有小半個時辰了.他坐在那裡做什麼.起身又是那麼突然.一點也不緩和.如若是想到急事.那他應該儘快離去才是.可他的步伐卻無比穩重.似乎經過測量那般.每一步都幾乎差不多.

不急不緩的.

董少華回身拍了拍小白的頭.道:「看來還是我們小白最聰明了.怎麼樣.你的仙女姐姐如今怎麼樣了.」

他問的當然是紫兒.小白的臉攏拉著.哼了一聲.離開了.

待他消失后.董少華看了看這邊.又看了看那邊.想起夕月曾說過的話.心裡升起一陣陣寒意.

來到大廳.劉爽還是以往那幅模樣.不修邊幅.一點也不像個官員.倒像個無所事是的當家二公子.

「少華.你這個死沒良心的.回來了也不去看本城主.不怕本城主把你關進大牢嗎.」

劉爽鼻孔朝天.哼哼著.

董少華一拳揮過去.劉爽大叫一聲沒有躲開.捂著鼻子.怒瞪他.

董少華收回拳頭.在上面吹了口氣.淡淡的說道:「這才名副其實嘛.不然大人以什麼名義抓在下呀.」

「哦.還不夠.要進大牢.這點小傷怎麼夠呢.來來來.讓我再打幾下.」

「不要.救命啊.殺人啦.」

夕月一進來.就看到打成一團的兩人.有時候她真是奇怪.打成這樣.也能好成那樣.

男人的友誼真是奇怪.




“小雨嗯,刷過牙了是吧?趕快到,這邊來做,看奶奶給你,買了好多嗯。小籠包呀,還有蒸餃兒啊,什麼的。這個雞蛋,可是奶奶,早早地起來,幫你煎的,你可一定要吃完啊。”婷婷婆婆對着小雨說道。

Previous article

這女子風姿卓越,裙擺恰纔掩住半個大腿,露出一片如雪晶般的瑩潤皮膚,黑髮垂肩,輕輕飄揚,淡眉細目,俏尖的下巴,配上那瓜子般的臉廓,足有一副傾倒眾生的絕美容顏,只是那暗紅如寶石的眸子,隱約間閃過幾許凌厲寒芒,一臉淡淡笑意的打量眾人。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