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小雨嗯,刷過牙了是吧?趕快到,這邊來做,看奶奶給你,買了好多嗯。小籠包呀,還有蒸餃兒啊,什麼的。這個雞蛋,可是奶奶,早早地起來,幫你煎的,你可一定要吃完啊。”婷婷婆婆對着小雨說道。

“ 謝謝奶奶在早上起了,那麼早,爲我做的早餐。我今天一定,要做一個大胃王,把這所有的全部吃光。”小雨誇下海口的說道。

“哎呀,全部吃光呀,小雨真厲害。那麼小雨吃完了這麼多,以後個頭,肯定要長得高高的,過幾年肯定能,超過奶奶。”婷婷婆婆對着小雨說道。

這個時候,趙子軒也是從外面,跑步回來了,一家人坐在一起,早早的把早餐,給吃完。而這個時候,趙子軒的媽媽,留在家裏面。嗯,收拾家務,嗯。然後把該收拾的東西,都收拾了,而趙子軒,婷婷,小雨他們一家三口,開車到婷婷家。去看婷婷父母。

小雨和婷婷在車上玩兒,你拍一我拍1,這個時候的趙子軒,開着車,不一會停到一棟,高檔別墅,人稀過少,風景好,前面有山,後面有水的,真的是一個好風景,也是風景寶地。任誰一看,都知道這裏的房子,絕對不便宜。

“ 媽媽,爲什麼嗯,外公外婆住在這裏呀!”小雨對着婷婷說道。

“ 這裏人少啊,他們又喜歡安靜,所以他們都喜歡住在這裏,最起碼環境,不被污染,風景也好,就是在郊外。”婷婷對着小雨說道。

“那這也太遠了吧,以後想出去,都不方便,你看還是我們那裏最好,出門都能坐上出租車。”小雨對着婷婷說道。

“ 是,小雨說的真對,不住在這裏,人煙稀少,鳥語,鳥也少。人家都說鳥語花香的地方,纔是最好的地方,這裏有什麼好的,去城裏,買個東西,還得要跑個一二百里,簡直都要成了與世隔絕了,還是我們那裏,好是嗎?”婷婷對着小雨說道。

婷婷,牽着小雨的手,往家裏面進的時候,門口是個管家,?低頭對着婷婷說的,“大小姐好回來啦。”

老管家一邊喊着,一邊往屋,裏面跑,跌跌撞撞的,差一點兒摔的,婷婷小雨,真的替他,捏了一把汗,如果這麼大年紀了,要是摔到了,那得,有多痛啊,小雨,他知道自己摔到的時候,還很疼呢?更何況是這麼,捏大年紀的人。

就在老管家,跑到屋裏,沒有兩分鐘的時候,這個時候一個,雍容華貴,外搭着小披風嗯,穿着華貴,打扮年輕的女士,從裏面出來,後面跟着好多人,分別站成了兩排,都齊齊的低下了頭。向着婷婷和趙子軒,小雨,鞠躬。

“ 歡迎大小姐回家,歡迎姑爺回家。”大家都異口同聲的說道。

“我先介紹一下,這個是我的兒子。暫時還沒有給他起大名,小名叫小雨。”婷婷對着所有人說道。

婷婷這一說完話,整個的場面,都非常詫異,尤其是婷婷的母親,穿的小高跟鞋,差點,扭到了腳,什麼事叫他的兒子,連自己的女兒,什麼時候有了,這麼大的兒子,自己都不知道。他這個,當母親的可真是,活的失敗呀。

“你在開什麼玩笑,你有這麼大的兒子,我怎麼會不知道。”

“小雨,這是你外婆,快問一聲外婆好。”婷婷對着小雨說道。

“ 等一下,什麼玩意兒,就叫我外婆,都還沒搞清楚是,誰家的孩子呢,怎麼可以亂叫呢。”婷婷媽媽對着婷婷說道。

“媽你簡直太過分了,你怎麼能,這麼說話呢,我剛剛進門的時候,就跟向大家介紹了,這是我兒子我再i福利院裏面,!早幾天領養回來的,以後小雨就是我的親生兒子,誰要是給小雨過不去,那就是跟我過不去,如果你今天歡迎小雨我就回家做做,如果你不歡迎小雨,我現在就帶着小雨走。

“你怎麼回事兒,你現在還沒有,剛剛進家呢,就開始要帶着孩子,去離家出走了嗎?你現在都沒有,給我說清是什麼情況,你告訴我,我不就,知道了嗎?你爲什麼在,福利院裏****的事,不給我說,就這樣等不愣登的,就帶着孩子上這兒,家裏來了,你是不是覺得我,必須得退讓,必須得,讓着你,也必須忍受你任性你小脾氣,我包容你的小脾氣,小任性,我還得包容這個孩子是不是,如果我不接受,這個孩子呢,你是不是今天就,不打算進,這個家門了。”婷婷媽媽對着婷婷說道。

“小雨,是個很好的孩子,是個非常懂事,有禮貌的孩子,我不允許你,這樣說他,我是有那樣,小任性,但是我兒子,一點點都不任性。”婷婷對着自己媽媽說道。

“你還知道你任性呢?你就老實說吧,你是從福利院裏面,領一個孩子,是經過深思熟慮的,還是腦子一熱,領養的,你平時任性,也就算了,居然到福利院裏面領,一個孩子,你知道領養一個孩子,要對他負責任有多大嗎?如果你教育不好,這個孩子,你就是在毀他,而不是在愛他。”婷婷媽媽對着婷婷說道。

“那我就不明白了,我到底,是不是你親生女兒,每一次,我只要是做事,我做的任何事情,你都是否定的,你都是不滿意我,我也不清楚,你到底是怎麼想的,你是到底不滿意,我這個女兒,你爲什麼要把我生下來呢?你口口聲聲說愛我,這個女兒,我感覺你更愛你的名聲,愛你的地位,你以前怕我給你丟人,我認了。可是如今,我都結婚了,有自主能力,辯解是非好壞,可你還是這樣。我真不知道該怎麼和你溝通,這纔是我經常,不願意回來的原因。“婷婷對着自己媽媽說道。

婷婷媽媽聽完,婷婷對自己的,控訴之後。愣了幾分鐘,不在說話,這眼前的,這個女兒,讓她感覺到很陌生。他不再是一個,小女孩兒,依畏在自己的懷裏,喊着媽媽,媽媽的,那個小女孩兒了,婷婷已經是一個大人了。是啊,他應該放手,讓他追求自己想要的,以前都是他。替女兒,安排好,但是婷婷並不理解,還是對自己,懷恨在心,當初婷婷要,出去創業了。自己也是擔心婷婷,怕被壞人坑,被壞人騙,因爲他是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千金小姐,應該把自己的女兒,應該做的事情,給。全部做完,但是這儼然是,一個男孩兒,什麼事情,都是說幹就幹。想起來就做,所以婷婷的媽媽現在,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對還是錯。如果讓一個孩子當成白蓮花一樣的,來養的話,溫室裏的花朵,也不見的是好。其實這些道理,他都懂,但是她始終放不開,怕自己的女兒。被人騙,被人害嗯,尤其是要愛上她。他們家的錢。可是沒有想到,自己的女兒居然是,這麼不理解自己。

“什麼時候回部隊?能在家裏多待一天陪我嗎?”婷婷媽媽放下姿態對着婷婷說道。

“媽今天我們回部隊,今天下午到那裏,那休息一天,後天還要,給小雨去,報名上學呢?,”趙子軒對着婷?…婷媽媽說道。

“既然這樣的話,你們就趕快回去吧,因爲本來,想讓你們在這裏面?嗯,在這兒,休息一天吶,但、既然!是你們有事。那麼以後再在這裏玩吧!”婷婷媽媽對着婷婷一家人說道。

“媽對不起啊”。婷婷對着自己媽媽說道。

“傻丫頭,說什麼,對不起呢。你媽是那麼小氣的人嗎?再說了,母女兩個哪有什麼隔夜仇。先把小雨教育。安排好,纔是大事嗯,如果不是明天,小雨還要上學,媽媽真的希望,叫小雨在這裏陪我一天,小雨,走到外婆這裏來,讓外婆看看你。”婷婷的媽媽對着小雨說道。


小雨聽見自己的外婆,喊自己,三步路,當成兩步小跑到的。婷婷媽媽那裏,擡頭讓婷婷,媽媽看了看這個時候婷婷的媽媽,把小雨帶到自己屋裏面,給小雨一張黑卡。

小雨不知道婷婷媽媽,給自己的是什麼東西,反正是自己的直覺,告訴自己,肯定是很貴重的東西,然後小雨連忙擺手,對,婷婷的媽媽說。“自己不能要,不能隨便要,別人的東西,”但是婷婷的媽媽笑了笑,就用手撫摸了,小雨的頭,對着小雨說,“他。這不是別人,這是外婆給你的。”

小雨,還是堅持着不肯收。婷婷媽媽,實在沒有辦法,只有把這張黑卡,遞到婷婷,手裏面說,是給小雨的見面禮,只要小雨想買的,都可以刷這張卡。

“ 媽嗯,我們有錢,這個卡也用不到?你就收回去吧。”婷婷對着媽媽說道。

“送出的東西,你怎麼能讓自己的媽媽,伸手去拿回去了,這些給小雨的,見面禮,又不是給你呢,你怎麼能替小雨,這種說,不要了呢。嗯,這樣吧,如果你們不需要的話,就暫放在你那裏,以後的小雨,吃喝開銷都是這張卡,都是我們家給出了。還有我這裏,有一個玉佩,你給小雨帶上吧,保佑小雨健康平安!”婷婷媽媽對着婷婷說道。

“媽我懂你的意思,但是小雨真的,不需要這一張卡,不過這個玉佩,我替小雨要了,這就給,小雨戴上,保佑小雨,健康,快樂成長,但是刷卡這種事情,她那麼小的年紀,怎麼可以讓他刷卡呢。這也是一種不好的,習慣呀,再說了,我領養了,他,我就能養活她吃喝。所以小雨,不需要我們家,來出錢,我沒有別的意思,我只是想鍛鍊一下自己。”婷婷對着母親說道。 “ 既然這張黑卡,你們都堅決不收,那麼這個黑卡就暫時,放在你那裏,什麼時候,你們能用着了,你們什麼時候,刷嗯,我這裏有一個,一個億的支票。就當我對你們公司,做的投資。你可以任意,幹別的,我的投資是以小雨的名字,而做的投資,以小雨來理財,你不許拒絕。”婷婷媽媽對着婷婷說道。

“媽你就是再有錢,也不能這樣任性呀。一個小孩子,你給他一個億。嗯嗯哎,也是太有錢任性了吧。”婷婷對着自己媽媽說道。

“ 這是我的一點點,小小的心意,如果你三個哥哥知道的話,他們還會,有別的禮物,你別太大驚小怪了,你又不是第一天,在這個。家裏面,一個億也不算多,只不過連,九牛一毛,都算不上。你也不用,太大驚小怪了。”婷婷媽媽對着婷婷說道。

“我知道你每年,做的慈善。簡直嗯,和這個是不能比的,但是我覺得吧,小宇就是,一個小孩子,沒有必要給他,那麼多東西,不然那這樣的話,你就當給小雨一套小房子吧。叫以後小雨獨立,的時候,他想搬出去的時候,有地方住。”婷婷對媽媽說道。

“ 房子的話,你看我們家,開發的哪個房子,你能相中,最向陽,最好的地段兒,你給小雨,挑個幾套好了。嗯至於我們名下,這麼多房子裏面。哎呀,也都是空置的,你如果想要的話,我可以轉到,小雨的名下。”婷婷媽媽對着婷婷說道。

“ 啊,小雨只是個孩子,我就想着,他上學的時候,以後上高中,上大學,如果。嗯,離家遠的話,他不每天,不讓她接回來了,這樣可以省時,省力,在學校旁邊,有個兩人居室的房子,就可以了,不然的話太炫富也不好。既然我們家,沒有那麼小的,那就算了吧。”婷婷對着自己媽媽說道。

“到時候就在學校,旁邊買一套就是了,又花不了幾個錢。”婷婷媽媽對着婷婷說道。

“不用買了,到時候不想回來的話,就租別人的房子好了。嗯,買房子的話,買那麼多房子,有什麼用?我們家開發那麼多房子,不是也沒人住嗎?”婷婷對着自己的媽媽說道。

“ 你們能在這裏吃完中午飯,再走嗎?還是說趕時間,現在就得走呀。”婷婷媽媽對着婷婷說道。

“ 媽,我也想陪陪你,因爲畢竟好長時間,沒有回來了。這樣吧,我們吃過晚飯,到晚上的時候,再回去吧。嗯,因爲離得遠,都得開一個多小時的車呢。”婷婷對着自己媽媽說道。

“ 那好吧,既然這樣的話,我去吩咐廚師。讓廚師多做幾道,你們愛吃的菜,所以你們喜歡吃什麼呀?”婷婷媽媽聽到婷婷說在這裏,要到晚上再走,別提有多興奮了。

婷婷媽媽,去廚房裏面就吩咐,廚師那兒,婷婷拉着小雨,在婷婷住的的房間,告訴小雨,這就是自己以前在家的時候,住的?房間,小雨擡頭看,特別像爸比娃娃。嗯,媽媽以前的住的,房間,原來是公主房啊!上面的蚊帳,都是圓形的,而且是紅色,粉紅色系。窗簾包括,所有的東西,都是粉紅色,怎麼還沒想到,自己媽媽還有這麼。幼稚的一面了。

“小雨在那裏想什麼呢?笑什麼呀?”婷婷對着小雨說道。

“沒什麼,只是覺得和您的。嗯,您的房間,和你的性格有點不符。看你性格,比較灑脫,活潑任性的。怎麼有這麼幼稚,可愛的房間啊,這簡直就是小公主房兒,而媽媽,您不是,公主,您是皇后呀。”小雨對着婷婷說道。

“ 哎呀,我們的小雨說話。人家只是嘴,不要太甜,如果以後能多說話,不再是,冰塊臉。面無表情的話。就更好了。“婷婷對着小雨說道。

“ 別說小雨你,接受不了了,就連爸爸,也接受不了,剛因開始,娶你媽媽的時候,這個也是在這個,房間裏出嫁的,當時我來了嗯,結婚之前那一次,到你媽媽的房間,簡直嚇了一跳,感覺他,又性格這麼灑脫,有這樣的房間,真的讓人很詫異,但是慢慢的習慣了,也就感覺到好了。”趙子軒對着小雨說道。

“哎呀,你們父子兩個,一唱一和的說夠了,沒有?其實我也不想擁有,這樣的房間,感覺到給我,整個人都不搭,但是怎麼辦呀,我爸,跟我媽,他們就希望我變成一個小公主,把我當溫室裏的花朵,一樣養,生怕我出去,接入外界的事情,會變壞。所以我也沒有辦法呀,時間長了,我自己也慢慢的,習慣了。”婷婷對着趙子軒和小雨說道。

“有這樣的一個房間,也挺好的,以後說不定,你生一個龍鳳胎。到那個時候,我們兒子有了,女兒也有了,我們的女兒,就可以在你這個房間,裏面生活了。”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 生龍鳳胎,你的想象力,還真豐富,龍鳳胎可不是,說生就生的,那得看你的本事,有沒有,再說了,這個房間,也不一定,我們女兒,就會喜歡呀,他說不定跟我脾氣性格是一樣的,嗯。浪蕩不羈,你說說到那個時候,別說這樣的房間,男孩子的房間,他都估計都不會要。”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妹妹肯定會喜歡的,我相信妹妹,一定會喜歡的,以後媽媽生了,一個小妹妹,我也肯定,要照顧弟弟妹妹。”小雨懂事的說道。

“別聽你爸爸瞎說,這龍鳳胎,可不是那麼好生的。再說了,有了小雨你之後,生男生女,對於媽媽來說,都無所謂,最主要的事,怕你孤單,給你生個伴而已。”婷婷對着小雨說道。

此時的小雨聽見,婷婷這樣說,真的心裏特別溫暖。不管怎麼說,自己這個婷婷媽媽,是非常愛自己的人,他可以把以前的事全部忘掉,把婷婷媽媽,當成自己的親媽媽,他自己以前的親生媽媽,已經過世了,但是他的過世的媽媽,怎麼那麼福薄啊,也是和婷婷媽媽一樣愛笑的親生媽媽,應該也會到達,天堂享受幸福吧!所以。嗯,他接下來的日子,一定要好好地保護,婷婷媽媽,不讓婷婷媽媽受到,一絲的傷害,不然的話他就沒有了,媽媽,沒有媽媽,是挺可憐的。

小雨在婷婷的房間裏,玩了一會,然後出來的時候。哦,撞到了一個西裝革履的,中年男人。這時的小雨,感覺到非常害怕,雖然這是在,自己媽媽家裏,但是這個男人,是自己不認識的,怕如果是,得罪了什麼人,給媽媽造成了。麻煩就不好了。

“小朋友,你是誰家的孩子,怎麼在這裏呀?”男人對着小雨說道。、

“我是跟着我,媽媽,在這裏來的,你是誰呀,我怎麼不認識你。媽媽說過,不呃能和陌生人說話,所以你不要,再給我說話了。”小雨說完,轉身回到客廳裏。

但是小雨來到客廳裏,正在沙發上。沒過一會兒,剛剛他撞到了,那個中年男人,也在了。而這個時候婷婷媽媽出來。看見中年男人,直接說道“爸爸你回來了。”

小雨聽見,婷婷媽媽叫中年男人個爸爸,小雨自己應該一下就懵了,這個男人是婷婷媽媽的爸爸,也就是自己的外公,剛剛自己撞了他,連個對不起,都沒有說。是不是有點太,沒有禮貌了,小雨的手指頭,一直動着,還左手和右手,一直搓着不知道。怎麼辦,也不知道怎麼面對,這件事情。

“爸,你平時,都是挺忙的,今天怎麼,有空回家呀,而且現在是還沒有到中午,我平時這個時候,你都應該在公司裏面,嗯,陪客戶吃飯,或者怎麼樣,現在?今天怎麼回事啊?”婷婷對着爸爸說道。

“怎麼我回,自己的家,你還要管着,就剛剛你媽媽給我打電話,說你回來了,你這一段時間,都沒有回來陪我,我想你了,所以提前,就下班回來了,想看看你,還有我的女婿。這個孩子,他是………”婷婷爸爸對着婷婷說道。


“ 爸爸,我給你介紹一下,這個是我兒子,就是我前幾天,在福利院裏,領養的一個孩子。她非常懂事,而且還很乖巧。”婷婷對着自己的爸爸說道。

這個時候小雨,突然間從沙發上,站起來走到。婷婷的爸爸跟前,對着自己的,外公鞠了一躬,並說道:“外公剛剛對不起,都是我太魯莽了,才撞到了你。”

“哈哈,可真是一個,懂事的孩子。沒事,快到外公這裏來,讓外公好好看看。”小雨對着婷婷爸爸說道。

“ 外公,對不起,我撞到你了,而且剛剛撞到你的時候,也沒有當面,給你道歉,我真的感覺,到不好意思。我剛剛跑到院子裏面,不知道你是誰,而且看着你對我的眼神,有點陌生,所以我擔心,你是壞人,才跑到屋裏面,並不是故意。沒有向你道歉的。”小雨對着婷婷爸爸說道。

“小雨,真乖,小雨不要有,精神壓力,外公沒事的,再說了你,一個小朋友,撞了,外公,能撞多疼啊,再說了,外公的身體,棒着呢,每天都有去健身,你可不要,小瞧外公啊。”婷婷爸爸對着小雨說道。

此時的小雨,看見婷婷的爸爸,一點點壓力,還有緊張感,都沒有了。嗯吶,沒想到自己的外公,這麼慈祥。嗯小雨真的對自己有這樣的外公,開心地笑了起來。

“爸,還是我們小雨,好吧?我們小雨可是最貼心了。比我那三個哥哥,還要貼心呢。”婷婷對着自己爸爸說道。

“誰在說我們壞話呢,我們剛到家裏面,就有聽到人對我們不好的評論,這樣可不是個好印象啊。要說別人給別人提短處,讓別人改正的話,得當面說呀,這樣背後裏面,搞小動作,像什麼樣,是吧!我最親愛的妹妹。”三個長相妖孽的男人,同口異聲的說道。

“我不是說,你們的壞話?我這說的是事實好嗎?”婷婷對着三個男人說道。

他三個男人,聽到婷婷這樣說的話。嗯,是臉色面面相覷,臉部像抽筋一樣,沒想到。婷婷這麼正大光明的說,他們的壞話,這真的好嗎?眼前的這三個男人並不是別人,而是婷婷的親生哥哥?

他們三個男人,是婷婷的,親生哥哥們?你說從小到大都特別寵,婷婷唉,因爲只有婷婷這一個妹妹,都全家都當成,寶貝公主一樣,但是婷婷比較任性。雖然任性了,他們三個也是對婷婷。非常依着,百依百順的,只要婷婷,想要的,喜歡的,他們就是排除萬難,也去給婷婷。辦到。

“最近幹嘛去了,也不見你回家,也不給我們聯繫的,怎麼準備斷絕關係是不是?“婷婷的二哥對着婷婷說道。

“沒有,我最近比較忙嗎?前幾天我在福利院裏領養一個孩子。嗯,名字叫小雨,的男孩子。小雨快來見過你的三個舅舅。”婷婷對着還在,遠處的小雨說道。

“嗯,來了。”小雨,一路小跑,一直跑到,三位舅舅跟前,對着三位舅舅說道。“舅舅們好!。”

“你兒子”。婷婷的三個哥哥,異口同聲的說道。

“嗯,是啊!你看我們家小雨,多懂事。”婷婷摸着小雨的頭,對着三個哥哥說道。

“看上去是挺乖巧好的,學校什麼的都整,好了吧?”婷婷大哥對着婷婷說道。

“ 謝謝大哥的關心,什麼都弄好了。”婷婷對着自己大哥說道。

“哎!趙子軒你的那些破事,都整理好了嗎?”婷婷的大哥突然對着趙子軒說道。

“ 哪個?大哥你說什麼胡話呢?是不是發燒了?以前的那些事,不都是過去了,翻篇了,再說了都是子虛烏有的小幻,好嗎?”婷婷對着大哥着急的說道。 “對呀,大哥,你是不是忘了什麼?還是記錯了人。”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哦,那可能是我記錯了吧。”婷婷的大哥對着婷婷說道。

那大家都紛紛,去給小雨說話的時候,婷婷的大哥。對着趙子軒小聲地說道。“你給我小心點兒,如果以後再欺負我妹妹,我覺對不會,放過你。”

“我感謝老大哥的提醒。”趙子軒對着婷婷大哥恭敬的說道。


“我警告你少在這裏貧,搞不好我真的,揍你。”婷婷的大哥對着趙子軒說道。

“是我誠心誠意的,向大哥您道歉,都是我不好,都是我沒有把婷婷照顧好,我以後會加倍努力的。“趙子軒對着婷婷大哥說道。

“喂,你們兩個在那裏幹嘛呢?說什麼悄悄話呢?有什麼祕密,也分給哥幾個聽聽,叫哥哥們給你做參謀。”婷婷的二哥對着趙子軒說道。

“沒什麼,我就和大哥說一下,生意上的事,嗯,畢竟大哥是,商業界的龍頭老大,有什麼不懂的問題,還是向大哥,做一下子請教。”趙子軒對着婷婷的二哥說道。

“ 哦,原來是這件事,我還以爲你們在說什麼,妹夫呢?如果你想學做生意,可以給你,二哥我學呀,我雖然說真的是,影視行業,但是最近這影視行業,也是混的,風聲雲起的,畢竟那些明星嘛?帶來的明星效應,果然不同凡響嗯,就一個代言費,雖然給他們明星代言費挺高的,但是。但是我的銷量好,賺足了眼睛的眼球,掙的老不少錢。所以就算給明星多一點,代言費也算是值得。”婷婷的二哥對着趙子軒說道。

“人人都知道你們方家三兄弟,那是商業裏面的一把手,不僅有大哥這個,房地產行業,還有你的飲食行業,還有三哥的飲食行業,你們三個人公司,全部都要代理完了,哪有?我們做生意的,門道啊。你們都要賺的,富的淌油,我這裏就要窮的在滴血呀。”趙子軒對着婷婷的三位哥哥說道。

方家的三個兄弟,一聽趙子軒的,這一副言辭,就知道他還在謙虛,當中也是愛面子的,一個人,張嘴就是出口成章,雖然沒有涉足,生意界,就是在軍事界,如今那也是,響噹噹的人物,他們從來沒有覺得,自己做生意,掙點錢。看不起,他們這個妹夫。而恰恰相反,一直對他這個妹夫,都是挺器重的,因爲畢竟當兵在軍隊裏面混出,一片天來,還是挺難的。也不是任何人,都能做到的。只有趙子軒,肯吃苦耐勞,纔能有今天的地位,他們都知道,趙子軒,並不是一個吃軟飯的人,雖然婷婷,嫁過去,帶了不少錢財,但是。他們從來沒有,認爲趙子軒,配不上自己的妹妹,反而覺得妹妹能找上,趙子軒這樣的。嗯,算也是找到了,一個真正疼惜她,愛惜她的人,所以他們,把妹妹交給這樣的人,會比較放心,他們三個從小,都疼妹妹,這樣的話。一,趙子軒的人品有了。一邊還能特別照顧一下妹妹這樣的話,兩家人都比較喜歡這樣的婚姻。

“我給大家彈鋼琴吧!”小雨對着大家說道。

“小雨還會彈鋼琴,那真的很不錯哦。”婷婷的媽媽說道。

“只是略懂一點點,請大家不要嫌棄呀。”小雨對着大家鞠躬說道。

“我們小雨多才多藝,我們纔不會嫌棄呢。”婷婷媽媽對着小雨說道。

小雨?站在鋼琴跟前,向大家鞠躬,然後坐下,慢慢呢?用手指頭在鋼琴上面試一下的音,最後彈奏一曲世上只有媽媽好,談完之後,婷婷的媽媽,都有點落淚了,沒想到彈的這個曲子,這麼傷感,因爲想到小雨之前的身世,婷婷的媽媽,對小雨更加的憐愛了。

“我們小雨啊!多棒啊!你看談的,世上只有媽媽好,彈得那麼好,我們小雨,今年才五歲喲,所以將來肯定是個鋼琴家呢?”婷婷對着小雨說道。

“那必須的,小雨將來,肯定是個鋼琴家,我也覺得小雨彈得不錯,將來送出國去進修,小雨。嗯很不錯。”婷婷的二哥對着小雨說道。


修行者可以不問緣由,對修行者動手,因爲修行者善鬥,善爭,這個正常,但是,普通人不同,他們沒有修行者通天徹地的大威能,他們只是生活在修行者陰影下的普通人,他們對於修行者來說,根本就是手無縛雞之力。

Previous article

夕月睜著眼說瞎話.落落的性格是很沉悶的那種.那小丫頭人小鬼大.根本就不能把她當小孩子.否則有你吃的虧.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