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歐陽雄風的目光緩緩掃過每一個人的臉頰,目光之中,帶着一股說不明的意味。

得意,無情,自豪等等交織在一起。

沒人敢動,不是因爲丟不起這個臉去跟一個小輩來比拼煉丹。

因爲所有人都明白!主動上去煉一爐,那纔是真的丟臉!

“沒人做得到吧!在場的各位!”

歐陽雄風適時的說出了這句冰冷無情的話,他是在笑着,可是他的表情確實充滿着戲謔。

爲首的劉丹師緩緩低下了頭,再沒多言,確實,他做不到。

後面的丹師也一個個垂下了之前還仰着的頭,沒人做得到!

且不說他們僅僅是二階丹師!而且極少煉製這種最低級丹藥!

就算是經常煉製,又能如何!那是七顆極品丹藥!

不然也不會從第三輪到現在,那麼多丹師共同煉丹,一枚極品丹藥都沒有誕生!

而他們,真的甘心服這個軟嗎!

不!沒人會甘心說自己不如一個還在參加丹賽的,連名號都是第一次聽說過的年輕人!

甚至還沒得到丹會的承認!

他們不甘心,在場沒有一個人甘心!他們無一不是天之驕子,他們是丹師!

他們的雙拳不自覺的握緊,低垂的雙眸如隨時都能噴出火來一般憤怒!

但是有人會說上一句,讓這滅霸來和我比比煉製開天丹或者其他的更有難度的二階丹藥嗎?

沒人!

因爲他們是在幕後的人,那滅霸是坐在場中的!

情形恍然已經因爲歐陽雄風的三言兩語,讓那個沒露面的滅霸給把控住了!

他們在忍着,這不是憤怒,也不是悲傷,而是一身的能力無從宣泄。

“既然如此,沒人願意和滅霸小友比試,那就一切按老夫說的去做!”歐陽雄風的話音再次落下。

在場的衆人無一不雙肩顫抖了一下。

他們,別無辦法了,只能讓本以爲吃定了第一名的呂陽將這位置拱手相讓出來。

或者說……有了這橫插一腳的滅霸,呂陽與這第一失之交臂!

場內,江北叼着一根菸,也不點燃,有點無聊。

感受着時不時傳來的怒氣值,心情很好,這些人名他也不認識。

只是有點慌,會不會有人一離開丹會就要砍死他……

而且爲啥這個劉長亭和一個叫張偉霆的一起來?還在那交相輝映着?很煩。

可能是想弄我!江北沒由來的打了個了冷戰,小系統的好處就是能讓他未卜先知。

當年那麼多人都沒搞死老爹,說明他的逃命能力絕對強悍,尤其是還有水元珠能裝人的情況下!

不慌,不慌!他還有老爹呢!

默不作聲的回頭看了一眼老爹,心裏踏實了一下,老爹應該罩得住他!

下一刻,在江北一臉懵逼的表情之中,只見老爹突然消失了! 是的,一下就不見了!

像是一道風一樣!這纔是風一般的男子!

江北揉了揉眼睛,感覺命根都有點涼,老爹幹啥去了!

哇!你別跑啊,你要是跑也帶我一起跑啊!我這不上不下的還等着我的靈石呢!

此時,丹賽比賽場地的入口處,一羣男子聚集在一起,目光狠厲。

“張掌門,不知可有把握能一舉拿下這滅霸!”其中,正式劉長亭!他再一臉恭敬地問向身前的那個箇中年男子。

這人約莫四五十歲左右,腰間別着一把長劍,氣勢非凡,目不斜視的盯着入口。

一看就是個大佬級別!

“拿不下他?哼!”中年人冷哼一聲,目光深沉的看着入口處。

話音落下,還一臉陰霾的看向了身後的小弟們,都是他衡陽劍派的!

人多勢衆,說要幹誰那當時就得幹翻他!

劉長亭只覺得有點怪,喉嚨滾動,狠狠地嚥了口唾沫,話到嘴邊,又不知從何處開始講。

“怎麼?劉家主還有什麼事?”這中年人一臉冰冷的問道。

劉長亭現在心裏是有苦說不出來啊,按理說自己的大兒子被人家弄死了,二兒子又被欺負成那樣……

但是就是慌啊,一想到老家主說的,那可是讓堂堂丹會二階丹師都恭敬的人物啊!

二階丹師來恭敬迎接,那得是什麼實力?根本就不敢想啊!

他再猛,也就是個闢海初期的,他家的老族長再強,也就是個闢海大圓滿的。

犯不上冒這麼大的風險!

說得好聽點,那滅門也是個闢海中期,幾巴掌能給他抽死。

但是,萬一人家是封川期的大神怎麼辦?劉家豈不是要滅門?

想到這,再想想老祖說的話,不行!此時絕對不能貿然行事!

狠狠地搖了搖頭。

“張掌門,我覺得這事兒還得從長計議……”劉長亭話還沒說完,便被這張掌門給打斷了。


“膽小懦弱!就這還當劉家的家主!真是想不通當年的劉老怎麼會把家主之位傳給你!”

“滾吧!這件事我衡陽劍派一家擔着!拿不下他?你以爲我衡陽劍派是吃素的!”

話音落下,又轉頭看向身後的弟子,長老們。

“你們!可有信心拿下這滅家三人!”

“有信心!今日誓要讓這滅霸滅絕血濺當場!”

“一切皆聽掌門大人吩咐!”

……

劉長亭灰溜溜的走了,心裏暗道這羣傻逼真是找死。

真以爲自己開個宗門就是什麼東西了?那滅霸的丹術他可是看的清清楚楚,絕對會受丹會的重視!

然後人家弄個丹會的身份,你們打上門去?

這年頭,一個闢海境四階的開宗門,當狗慫着就完了唄,像他們劉家一樣……

呸!怎麼越想越歪!

想着,往地上吐了口痰,背起躺在一旁已然是被炸迷糊的二兒子劉建業就往家走。

剛走了沒兩步,一聲冷喝傳入耳中,嚇得劉長亭差點尿出來。

“你衡陽劍派不是吃素的,是吃屎的!”

踏馬的,敢說這種話的,不是大神就是猛地一塌糊塗的大佬,惹不起惹不起!

頭也不敢回,趕緊快走兩步!

指不定就是那滅霸他爹來了!


事實證明,劉長亭這個行爲還真是救了他一命,來的除了江萬貫還能有誰!

“你是何人!”

張無涯一臉謹慎的後退兩步,可能是覺得有點慫,挺胸擡頭看着朝着這羣人走來的這中年男子。

神色冰冷,威壓甚大!甚至人家還從口袋裏掏出來了一根小白棍叼在嘴裏,點燃。

有暗器!

不對!這好像是那個滅霸也吸的東西!這到底是什麼?這麼流行?

張無涯忍住頭皮發麻的感覺,雙眼死死地盯着他。

但是換來的,只是人家淡然享受的鼻子嘴巴往外冒煙……

“你是何人!”張無涯再次怒喝一聲,像是在刻意的掩飾着自己心裏所受到的壓力一般。

而身後,那些所謂的宗門弟子,長老們,已然是臉色憋得通紅。


不是氣的,也不是羞的,而是!被江萬貫的氣勢給壓迫的!

“滅門。”

江萬貫淡淡的答了一句。


張無涯再也忍不住了,往後大退一步,倒吸一口涼氣。

啥仇啥怨啊!我見過你嗎!你上來就要滅我宗門!我們容易嗎!

等等,不太對!滅門!那不是傳得神乎其神的那個!去丹會了都得各種牛逼的存在!

要說這張無涯是腦袋真不太夠用。

當初聽人家說話,就聽一半,導致了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他根本就不知道這眼前的滅門是他們要弄的滅霸的親爹!

張無涯心裏跟摩托車玩不減速漂移過彎一樣,嗖嗖的轉啊,咋整,不知道。

這滅門看起來很兇,也不知道是爲了點啥來的,感覺有點不太好搞定呢。

但是,得主動一點,把握住這個主動權!

上前一步,彬彬有禮的問道:“不知滅門道友此番前來,所爲何事?”

瞧瞧這話說的,說他們是吃屎的都給忘了,還稱上道友了,求生欲很強!

江萬貫撇了撇嘴,索然無味的答道:“來按你。”

“不知道友……”



平時在外邊搗鼓古董生意,很少回村。

Previous article

嗚嗚!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