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行。王楓,這事不能讓你一人去冒險。”諸葛新明還在堅持。

“新明,別人不瞭解我,你還不瞭解我嗎?黑風再厲害,在我眼裏,不過土雞瓦狗罷了。說起這些事情,對於潛龍幫未來的發展,我倒是有點想法。不知你願不願意聽?”經過了今天這件事,王楓覺得有些計劃應該提前了。

“王楓,我們當初相識的時候,我就要把潛龍幫送給你,現在這句話依然算數,雖然你現在不是幫主,在我們的心目中,你就是真正的幫主,你的命令我們會一概遵循。”諸葛新明的態度非常堅決。

王楓對於下面要說的話躊躇了一下,畢竟此事重大,他先用精神力掃視了周圍的環境,今天與諸葛新明的談話不能讓別人聽了去。還好,沒有任何竊聽設備,國安局工作很精細,也很給面子。

“我們兄弟之間不說命令不命令的,我有一些想法要與你交流一下。我想,潛龍幫不能這樣下去,黑道的生意不能再沾手了,潛龍幫現在大半的企業都是合法生意,丟掉黑道的生意對潛龍幫也沒有多大的損失,通過今天這件事情,我意識到,很多事情靠我一個人的力量是不行的,我需要把潛龍幫變成一隻鐵拳。黑社會的那種打打鬧鬧成不了氣候。”

王楓頓了頓,補充道:“你要從手下挑選一些人手,組織一個忠誠的,能打硬仗的隊伍,一些小嗦羅就讓他們自生自滅吧。我的佈局初步完成了二大塊,這次回老家又着手完成了第三塊的準備,潛龍幫要幫我完成第四塊。現在你要做的就是完成潛龍幫的整合,重點放到機電製造方面來,把手下的一些無關企業都賣了,關鍵的是,你要給我留住核心人才,忠心耿耿的人才。現在時機還不成熟,待時機成熟了,我會告訴你具體是怎麼做的。”王楓露出了熱切的目光。 “從現在的局面來看,我們一旦做大,做強,就會成爲衆矢之的,樹大招風,我們將會成爲衆多勢力關注的對象,拉攏我們的,打壓我們的,想吞併我們的,想從中分一杯羹的,比比皆是。我們不僅在商業上會受到各種公平或不公平的競爭,這還不可怕,我們的技術是最先進的,市場會選擇我們。最可怕的是桌面下的行動,比如最近我們面臨的間諜事件和今天的謀殺事件。我們今後面對的勢力也是各種各樣的,有政治上的,有官場上的,也有黑社會的,有國內的,也有國外的。我們不能把希望寄託在別人身上,比如今天的暗殺,如果沒有我這輛改裝車的保護,我可能就保護不了陳曉飛他們的安全。國家雖然很重視我們,但也不可能爲了一個企業投入太多的人力物力,我們需要有自保的能力。”


“但是我們的這種能力卻不能太張揚,畢竟國家執法機關不能允許私人擁有武裝,黑社會是一種地下勢力,也是一種武裝力量,但這種力量會受到國家的壓制的,因爲他們由於生存的需要,會做很多不合法的生意,由此陷入許多法律問題中。我們不能走這條路,我們需要乾淨的錢來建設我們的這種能力,並儘量避免一些法律問題。”

“潛龍幫具有這樣的能力。我知道潛龍幫在CS的勢力,我記得你對我說過,你弟弟掌握的黑道的力量只是潛龍幫的冰山一角。你們另外還有一支中堅力量,那纔是潛龍幫的根本所在。我想說的是,這隻力量要變成我們的一步暗棋,在關鍵的時候發揮關鍵的作用。從目前的規模看,這支力量還不夠應付越來越複雜的局面,還需要擴充、加強,武備水平還需要特別提高,這一點我們將想法自行解決。”

王楓的這些想法在心裏醞釀很長時間了,今天得遇機會,加上下午暗殺事件的刺激,他一口氣在諸葛新明面前把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

諸葛新明受到了王楓的感染,情緒也激昂起來:“王楓,你能不能給我透露一點,看到華星和鑫能做得風生水起,我都有一點心癢癢的了。”

“也行,我先把目的告訴你,也讓你有一個思想準備。”王楓停了一下,讓諸葛新明慢慢地調整一下情緒,然後一字一頓地說:“我想涉足軍備製造業。”除了在吳副總理面前說了自己的想法外,諸葛新明是第二個知道這個想法的人了。當時,吳副總理基於一些通常的思路和國內的政策,沒有支持王楓的想法。王楓的真實意圖很簡單,你不讓我做,我自己做,等做好了,我看你買不買。在他心裏,做一枚**不比做一個玩具難多少。

“做軍火?”諸葛新明瞪圓了眼睛,自己已經算得上膽大包天了,這個王楓比自己的膽子還大,真強,不是一般的強,諸葛新明激動之下,老大的稱呼脫口而出。“老大,你真的想做軍火?”

“你沒有聽錯。”

“國家不允許啊。”

“是的,國家目前不允許,我曾經和吳副總理談過我的想法,沒有得到他的支持。我估計原因有二,一方面國家對於民營資本進入軍備市場還心存疑慮,因爲軍備市場關係到國土安全,不單單是商業行爲,還有很強的政治因素,另一方面,國家對於我們能否做出高精尖的武器還是沒有任何信任的,國家的大型軍工企業都是幾十年的人才技術積累,才能達到目前的水平和能力。我想過很長時間了,如果按照正常過程按部就班地走程序,不知道要多長時間才能起步。我先偷偷地做,做好了賣給國家,好酒不怕巷子深。好東西還愁沒人買?這也是潛龍幫要做的第二件事。”

王楓做夢都想把自己腦子裏的一些武器做出來,特別是鑫能和華星科技的成功之後,他更想了。以前沒有這個能力,看着M國憑着先進的武器裝備耀武揚威,充當全球警察,哪裏都要插一腿,心裏就特別不爽,更可氣的是,M國賣給我們設備和技術的時候,這也不能賣,那也禁止出口,卻把先進的武器賣給我們周邊非友好國家,更是讓人冒火。如果,我能早日把先進的武器做出來,裝備我們的部隊,我看M國鬼子還有他們的那些狗腿子還神氣什麼?

大使館遭‘誤’炸和飛機撞擊事件之後,王楓曾多次幻想親手製造出先進的武器,強迫M國俯手稱臣,可是YY歸YY,現實還是現實。現在終於有這個能力,他怎麼還能壓抑自己這個心願?先前起步的華星科技和鑫能都是爲了實現心目中的夢想做技術和資金的準備。所以,王楓獲得異能後,並沒有單純地爲了錢而搞錢,基本上所有的服務業和金融業都沒有涉足,全部精力都是在做實業上,他認爲,服務業和金融業只是表面的繁華,真正體現一個國家的實力的,應該還是實業。

“可是我們能做什麼呢?”

“能做什麼?請允許我先賣個關子。絕對是你意想不到的東西。”

可能每一個男人都有這樣的夢想,指揮優秀的軍隊,裝備先進的武器,馳騁疆場,征服天下。諸葛新明堅定地說:“好,我幹。你說先怎麼做?”

“我需要一個祕密的場地、一些設備和一些技術人員。這個場地要絕對保密,地盤又要足夠大,要知道頭上有多少顆偵察衛星在監視着我們?周圍有多少個間諜在窺視着我們?國家也不會允許我們私自行動。所以,在做出東西來之前,保密是第一要緊的事情,現在你還沒有牽涉到我的事業中來,表面上我們只是朋友,沒有任何商業上的聯繫,別人還不會注意到你們頭上。而間諜的注意力都目前都盯在鑫能和華星科技身上,也好,我就把這兩個公司搞得沸沸揚揚,熱火朝天,讓他們無暇顧及你。”

“在實際操作中,這事與潛龍幫表面上也要把關係拉遠點。你單獨註冊一家公司,用這個公司的名義買地,買設備,招聘人員,進行具體的操作,具體的設備清單和人員技能要求,我會給你一個單子。記住,人員的保密非常重要,先從公司裏抽調,暫時不要任何陌生人。這個公司有相當長的時間只能在地下,不能浮出水面。在經費方面,暫時要你先籌備。華星科技和鑫能剛剛起步,目前還拿不出錢來。”

“經費的事情你放心吧,潛龍幫目前還有不少的流動資金,賣掉一些黑道產業和一些不相干的企業,還能抽調一些資金出來,估計能湊出三十個億的資金。”

王楓盤算了一下。“這點錢還不夠,不過能支撐一段時間。等鑫能和華星科技走上正軌,資金就基本上能保證了。你回去和你父親商量一下,能不能這樣做。”

“完全沒有問題,我自己就能做主。”

“還是和你父親商量一下吧,事關潛龍幫的前途命運,畢竟是一個大事。”

把公司的事情與諸葛新明商量好了以後,話題又轉到目前的危機上來。

“新明,我家裏的護衛都安排好了沒有?”

шшш▪ ttκā n▪ ℃ O

“老大,放心吧,接到你的電話後,我派出了最精銳的手下,立即出發了。”

“室內的防護不要你的人管,我已經有佈置了,關鍵是室外的防護。記得要注意隱蔽,不要打擾他們的生活,不要讓他們察覺到任何蛛絲馬跡。”

“知道了,我已經囑咐他們了。”

王楓走到窗口,朝窗外望去,別墅周圍已經佈置好了防護措施,他喃喃地念叨着:“黑風,嗯,我記住你了。”

諸葛新明在心中已經開始爲黑風默哀了。

正說着話,陳曉飛推門進來了,他的神情有點焦慮,剛纔王楓接到警察的電話後,他就出去找林楓去了。

“王楓,我剛纔想了想,明天的婚禮最好推遲,我與林楓也商量過了,她也同意。”

“不用。曉飛,明天是你們的好日子,你什麼都不要想,有我和新明,一定包你們舉辦一個圓圓滿滿的婚禮。”

諸葛新明逗趣道:“曉飛,這可不行,我的禮也送了,新娘子的敬酒我明天一定要喝的,還有,你得讓林楓事先練練點菸的技術,別在婚禮上點不着煙,可別怪我不給你們臺階下。”

陳曉飛哀求道:“新明,你就放過我們吧,我一定送你一條極品大熊貓。”

諸葛新明一本正經地說:“不行,再好的煙也比不上新娘子在婚禮上點的香啊。”

陳曉飛發狠道:“好吧,我看你今後還結不結婚。”

諸葛新明笑嘻嘻地說:“我對象還沒有,結婚的事早着呢。你趕緊去輔導一下新娘子吧,臨陣磨槍,不快也光。”

這話剛出口,王楓已經非常不良地笑了起來。看見王楓不懷好意的笑,諸葛新明頓時明白自己無意說出的話裏另有玄機!

陳曉飛與王楓鬥嘴鬥慣了,哪裏不明白王楓的齷齪想法,指着王楓說:“好你個王楓,那麼老實的一個孩子,就偏偏讓諸葛新明帶壞了。”說完就出門走了。 事情處理得差不多,陳曉飛和諸葛新明他們就都告辭了,王楓知道他們都有事情在身,也沒有留他們吃晚飯。諸葛新明的安全不用他擔心,陳曉飛他們在路上有了變態車保護,也沒有任何東西能傷得了他們,他們住處附近的防護都已經安排好了。

對黑風的報復,王楓的意思是放在陳曉飛的婚禮之後,陳曉飛的婚禮前,最好不要見血。

薛潔走時,已經與來時的心情又不一樣了,至於怎麼不一樣,只有她知道。

吃罷晚飯,王楓決定上網去兜兜風,不管R國是否參與了這次暗殺,他們與此事也是脫不了干係的,何況他們的間諜還在虎視眈眈呢。不給他們一點教訓,真以爲我們好欺負啊。

王楓剛剛用“百分白菜鳥”登陸常去的一個聊天室,就發現自己的信箱忽閃忽閃的,打開一看,我靠,這麼多留言。王楓算算一看,自己已經有幾個月沒有上網了。

“最近忙什麼呢?好久沒有看見你了,隱居了還是金盆洗手了?”‘大俠’的留言。

“看見留言後,記得找我。有事情找你。”‘大俠’的又一條留言。

“你到火星上去了嗎?趕緊回地球,呼我。”‘十八歲帥哥’的留言。

“防火牆公司答應的錢我已經替你要回來了,匯進了你的帳戶。丫敢不給,滅了他丫的。另外,還有一筆你幫我做作業的錢。記得查一查你的帳戶。”‘二進制’的留言。

足有數十條留言,王楓好久沒有去查看那個帳戶了,王楓在網上撈的錢都入了那個帳戶,平時就沒有動。擱着就擱着吧,反正也不差這點錢。‘大俠’他們還有什麼好事找我,無非是找我幫他們做作業,給我送點零花錢。

一條最新的留言引起了他的注意。

“聽說R國最近要發起一場針對我國的黑客行動,我們已經組織了一個聯盟,對抗R國的挑釁,盟主的位置正虛位以待,請快回來吧。”‘大俠’。

剛看完信息,‘大俠’一個憤怒的圖標送了過來,然後又是一個幽怨的圖標,緊接着就是:“你丫真的去火星了?”

“火星倒是沒有去,跑月球散了一會步,兩邊有時差,又不通信號,沒辦法。”

“看見我的留言了?”

“看見了。”


“怎麼想?”

“這個盟主還是讓別人去當吧,我從小就怕當官,打小學起,連一個組長都沒有當過。這個盟主級別太高。”

“你要不當,沒有人敢當,這事先不說,R國的計劃我們已經搞清楚了,黑客攻擊結合病毒傳播。”

“病毒?他們不怕引起衆怒?”

“聽說這次的病毒非常厲害,他們是專門針對我國製造的,只感染我國網段內的計算機。”

“他們的行動時間知道了嗎?”

“還不知道。”

“注意防備。我最近有點忙,有什麼事情呼我。”

“需要幫助嗎?聯盟的人今天都在網上。”

病毒?王楓有了一個好主意。“‘大俠’,你讓大家都從網上下載騰龍操作系統裝上,雖然這只是一個測試版,防備R國的病毒應該不成問題。”

“行嗎?”‘大俠’有點猶豫,畢竟不是熟悉的操作系統,心裏沒有底。

“如果是用作攻擊,當然還不行,你們對這個系統還不熟悉,用作防守那是綽綽有餘了。操作系統內置了一個防火牆軟件,這個防火牆也是一個不完全功能版,我給你發一個,置換掉系統自帶的那個。”

“老大,騰龍的防火牆是不是也是你做的?”


“就算是吧。”何止是防火牆,整個系統都是我做的,這個防火牆可能會暴露‘百分白菜鳥’的真實身份,不過,自己本來就沒有打算用這個身份幹什麼過分的事情,暴露就暴露吧。自己的另一個身份纔是一把楓利的剃刀!

王楓把一個限定使用日期的防火牆軟件發給了‘大俠’,雖然可以幫他們一解燃眉之急,但是,從長遠來看,還是要求他們買正版的軟件。

王楓下了線,馬上又用“魅影”的馬甲上了線,他仿照黑客界通行的做法,給自己的“魅影”身份製造了一個動畫圖標,這是一個陽光燦爛的正午,一個影子在陽光下漂浮着,突然,一條條繩索從各國角落閃電般鑽了出來,纏住了影子,影子突然變出了千百隻手,虛空一抓,繩索都落在了千百隻手上,影子把繩索擺弄幾下,向正前方投來,一團亂索在空中飛舞着,逐漸調整,變大,最後在屏幕上定格爲“魅影”兩個黑字,同時,影子逐漸變淡,消退。

這段動畫圖標其實是一段加密的程序,是一種身份的象徵。上次,王楓去拜訪國外的一些敏感網站時,還沒有用上這個圖標。

王楓先去R國,有三個原因,首先它對鑫能有間諜行爲,其次,它與今天的暗殺有牽連,最後,它還在策劃一個針對我國的黑客行動,當然要先去送一個大禮包!至於M國,現在與它全面對抗的時機還不成熟,以後再教訓它。

王楓剛纔沒有問‘大俠’從哪個地方弄來的那個計劃,現在他想去搜查一下,把這個詳細的計劃弄來。

王楓首先去拜訪了一下‘大俠’的計算機,在‘大俠’的計算機裏,他找到了計劃,與計劃在一起的還有‘大俠’留下的一段加密文字,王楓下載後一檢查,這段文字正是用王楓發給他的加密算法加密的,解密後打開一看,上面寫着:“我知道你會來取這個東西,你知我知,天知地知。”

嘿嘿,真有你的,故意把計劃的事透露給‘百分白菜鳥’,然後把計劃放在‘百分白菜鳥’以前拜訪過的計算機裏,知道他肯定會來的。雖然‘大俠’並沒有惡意,王楓還是有點惱火被受到算計,他重新進去,把‘大俠’的硬盤格了,算是給他一個小小的警告。

計劃也被同樣的算法加密了,王楓解密後發現,計劃還只是一個粗略的東西,時間也是一個月前的了,有IP地址,這樣倒是省了王楓的事。

王楓按照這個IP地址尋找過去,發現這是R國的一個祕密機構,可能由於上次‘大俠’他們的行動驚動了對方,現在的防護非常嚴密,不過,這難不到王楓。

但是,搜索了一番後,卻沒有發現任何計劃,可能他們存放這些材料的機器已經與網絡完全物理隔絕了。

雖然沒有拿到計劃,可是王楓的一番搜索還是發現了不尋常的東西。

首先,他發現了這個IP地址上已經掛了十餘臺超級計算機,並且,有許多外圍的服務器,包括商用服務器已經與該IP發生了數據流的往來,而這些商用服務器大多是國內的,數十個工作終端都有指令傳出,存在人爲操作的痕跡,並且終端間有一條指令流傳得最爲頻繁,那是一個倒計時指令,所有終端的時鐘由一個服務器控制,王楓看了一下時間,現在是晚上九點二十,計算一下倒計時指令,是十點。難道他們就在今晚十點準備行動?

王楓快速地打開另外一臺機器,用‘百分白菜鳥’登錄了,幸好‘大俠’他們都在,王楓沒來得及與他們打招呼,直接發了個公開消息到聊天室裏:“R國的行動將於今晚十時開始,現在是二十二分,還有三十八分鐘時間,趕快準備。騰龍操作系統和防火牆都裝好了沒有?”

聊天室裏的人都是‘百分白菜鳥’的老朋友了,對他的話沒有任何懷疑。

‘大俠’說:“時間太緊,能夠通知的都通知到了,還只安裝了一千多臺。圈子裏的人,以前也有小部分事先就安裝了。”

“可能來不及了,安裝好的就儘快準備,沒有安裝的,就別動了,儘量加固,對方這次行動準備得很充分,要小心從事,我走了。”王楓說完就下了線。

在另一臺機器上,王楓還在監視着那個IP地址,這個地址可能是對方的攻擊主力,不知道是否還有其它的攻擊點,華星科技的網站,是王楓親自安裝的防護系統,倒是不怕任何攻擊,爲了安全期間,他還是給陳文軍打了個電話,把事情告訴了他。

陳文軍也是一個黑客高手,並且也是‘大俠’組織的那個聯盟的成員,王楓打電話給他時,他已經和一幫子人待在機房了,他很奇怪王楓怎麼知道這個消息,難道他也是聯盟中的一員?

陳文軍並沒有懷疑‘百分白菜鳥’的身份,畢竟,防火牆軟件是隨着正版操作系統贈送的,只要用過這個系統,誰都可以做出‘百分白菜鳥’那個舉動。

王楓做好了邏輯**植入了對方的超級計算機和所有終端,做好這些準備之後,已經是九點五十分了。這些超級計算機的防護還是相當強的,王楓第一次花費這麼長的時間。邏輯**的時間定在十點零十分。時間太長,他擔心國內的人守不住,時間太短,他估計自己施展偷樑換柱的計策時間不夠。

他重新審視着這個IP上的數據流,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行動的時間肯定是十點。王楓決定在對方發動攻擊的時候,瞬間摧毀這個IP上的所有計算機。時間若太早,打草驚蛇,倒讓對方有了防備,並且,王楓還需要對方釋放的病毒,他決定要讓R國吃一個啞巴虧。

十點,對方的攻擊準時發動,王楓截獲了對方釋放的一個病毒軟件,他花了五分鐘時間進行了分析,這是一個惡意的蠕蟲病毒,感染的計算機會馬上進行格式化,並且,它裏面固定了發作的IP範圍,這段代碼是加密的,加密算法很強,不深入研究,根本看不出來。果然是針對我國的。

王楓早就想好了一個主意,國內的計算機安裝的一般都是中文操作系統,可以利用這個特點進行防範,王楓清除了其中的IP限制,巧妙地在病毒中植入了一段代碼,這個代碼表面上是利用Windows的另一個漏洞的一段加速蠕動的程序,實際上隱含了一段隔絕中文操作系統的代碼,這段隱含代碼極短,經過加密後,非常隱祕。

王楓把修改後的病毒碼替換了對方服務器裏的病毒碼,完成這些工作後,時間已經是十點零九分了。

只要一分鐘,一分鐘的時間足夠這些超級服務器把改頭換面後的病毒送往四面八方。

十點十分,王楓的監控已經失去了監控的對象,他知道,邏輯**爆炸了。“轟!轟轟!”他口裏得意地發出模擬爆炸的怪聲。然後撥通了陳文軍的電話。


“文軍,你們那裏怎麼樣了?”



華夏首都安全區

Previous article

平時在外邊搗鼓古董生意,很少回村。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