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臉上濕潤,心中暗笑的陳宇,說道:「我們進去吧。」

在景區遊玩了一個多小時,二人在一個酒樓吃了午飯,又去看了一部電影。

「叔叔防我就像防賊,時間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陳宇說道。

「誰讓你把他的寶貝女兒偷走了?」唐詩打趣道。

「我明明是搶的,好不好?」陳宇反駁道。

「我要開學的時候才回千石鎮。」唐詩說道。

「想我的時候,又或者沒想我的時候,都可以給我打電話。」陳宇說道。

見他們回來,唐振國點了點頭,笑道:「小陳,留下來吃了晚飯再走。」

「不了,我還要回家做飯。」陳宇說道。

「那好,路上小心點。」唐振國說道。

離開唐氏汽車店,陳宇開著車返回五峰村。

幾棟別墅的停機坪還在修建,收購造船廠也有專人負責……

三天後,藤山工業園區,總部辦公樓。

「學校和醫院已能投入使用了。」吳振生說道。

「小陳,你是大股東,給醫院和學校取個名字吧。」潘雲陽說道。

「就是,藤山職工子女學校,藤山職工醫院,聽著就不上檔次。」張大海說道。

「要不,就叫千藤學院和千藤醫院?」陳宇提議道。

「藤山縣,千石鎮,蔓藤象徵擴張,這名字不錯。」吳振生笑道。

「醫院的院長由郭大鵬擔任,學校的校長讓誰來當?」潘雲陽問道。


「採購部的陳烈吧,他文化水平高,又很擅長管理。」陳宇說道。

「陳烈調去當院長,誰頂替他的職務?」吳振生問道。

「就從採購部挑一個出來。」陳宇說道。

「行,這樣也好。」潘雲陽點了點頭。

「製藥廠怎麼樣了?」陳宇問道。

「目前研製出四十六種新葯……就算我們找了關係,上市也得臨場實驗后。」吳振生說道。

「反正千藤醫院是職工醫院,只要藥品沒有問題,就在千藤醫院使用,能不能賣出去,能否賺到錢,也沒多大的關係。」陳宇說道。

「外面那些製藥廠生產的新葯,經過動物實驗之後……還要用錢招收志願者試藥,我們要不要給願意試藥的員工一筆錢?」吳振生問道。

「錢就不用給了,願意用新葯的,就使用我們自己生產的新葯,不願意用新葯的,就讓他們去外面的醫院就診。」陳宇雲淡風輕的說道。

「生病的員工,醫藥費怎麼辦?」潘雲陽問道。

「去外面就診的員工,我們就不管了,反正他們有醫保,在千藤醫院看病的,工齡兩年及兩年以上,醫藥費由公司承擔,工齡兩年以下的,公司承擔百分之七十。」陳宇說道。

「我們公司的員工,全部買了醫保的,先用醫保報銷百分之七十。剩下百分之三十的醫藥費,公司承擔百分之七十,員工負責百分之二十。」張大海說道。

「這樣也好。」吳振生點了點頭。

「我沒意見。」潘雲陽應道。

「我同意。」錢進等人附和道。

「員工三代以內的直系親屬,如果在千藤醫院治病,公司承擔百分五十,如何?」陳宇問道。


「行。」吳振生笑著應道。

「我同意。」眾人相繼點頭同意。

「員工子女在千藤學院讀書,就不收學費、伙食費、住宿費之類的了。」陳宇說道。

「等醫院和學校發展起來,每年都要虧損幾十億。」錢進提醒道。

到今年年底,藤山集團的員工總數,就會突破一百萬。

哪怕兩個員工一個子女,也有五十萬人讀書,一年下來,怎麼也要用十幾億。

一百萬員工及他們的親屬,如果都在千藤醫院看病,每年的醫藥費也不是一筆小數目。

「製藥廠的新葯上市,又能為我們賺很多錢。」陳宇笑道。

「現在的錢就用不完了,一年少賺一兩百億,也沒什麼關係。」吳振生說道。

李豐裕、錢進、潘雲陽、張大海點了點頭,就算一年少賺兩百億,按照他們的股份,也就少分幾億罷了,等那幾個新項目搞定,一年至少可以多賺幾百億。

東瀛地震之後,整個天藍星,有三十幾億人使用藤山手機,有二十幾億人使用藤山電腦,藤山通信公司每個月的凈利潤,足有一千五百六十幾億。

一台電腦每個月的網費二十,一台手機最低消費二十,手機接近5G的網速,套餐只有三個G的流量,某些有錢人,一個月要賣幾十個G的流量。

藤山通信公司的成本,幾乎可以忽略不計,由一個九級機器人傳遞信號,九成九的客服都是智能系統負責,通信公司總共才一千三百五十三個人。

「現在每天賺的錢,比我之前幾十年賺的錢還要多。」錢進感嘆道。

「再多的錢,不把它用出去,就是一串數字,沒有任何意義。」陳宇說道。

「房子有了,車子也有了,還差一架飛機和一艘船了。」吳振生笑道。

「買飛機能用多少錢?廠里的直升機,成本才多少?等造船廠買下來,想要什麼樣的船,就建什麼樣的船,同樣要不了多少錢。」潘雲陽說道。

「做點什麼呢?」張大海自言自語道。

「修路吧。」陳宇說道。

「我們不是在修高速鐵路和高速公路了嗎?」張大海疑惑道。

「幫全國各地的農戶,修建鄉村公路,人生在世,總得做點有意義的事。」陳宇說道。

「也是,要致富先修路,公司的流動資金太多了,還不如拿一些去用。」吳振生說道。

「先把西南府的鄉村公路搞定。」李豐裕說道。

「土地由各地負責,我們只負責出錢修路。」錢進說道。

人要麼影響別人,要麼被別人影響。

陳宇都不在乎錢,吳振生等人也跟著不把錢當回事了。

買房買車買船買飛機買首飾,就算每種買一百件,又能用掉多少錢?

見他們如此大方,陳宇心中滿意,想了想后,他給吳振生他們,每人都充了百年壽命。 誰都不想開會,員工不想開會,管理者也不想開會。

商量好千藤醫院和千藤學院的事,又討論了一下擴建污水處理廠的事,眾人各自離去。

在一個個工廠轉了轉,陳宇志得意滿的駕車離去。

如今的藤山工業園區,佔地面積兩百六十幾平方公里,橫跨千石鎮、下河鎮、雙龍鎮、青山鎮,光是保安就有一萬多個,一線員工足有八十幾萬。

幾年前,千石鎮只有三萬多人,整個藤山縣僅有三十幾萬人,如今住在千石鎮的,就有五十幾萬人,在藤山縣境內長住的,達到了兩百八十幾萬人。

「照這樣的速度,用不了兩年,藤山縣的常住人口,就會突破一千萬。」

感嘆不已的陳宇,開著車回到五峰村,看了一下手錶,他開始盤點抽獎得到的獎品。

「加上用掉的兩個,我有一千九百二十六個位面光門,一萬七千九百多次異界游。」

「尊級神器一百多件,王級神器三千六百多件……九萬多件仙器。」

「九千六百多萬門功法,對我有用的只有幾門。」

看了看那些獎品,陳宇記下有用的功法,然後給個人空間充錢。

把個人空間分成凡界、仙界、神界,依次充上靈氣、仙元力、神元力。

「再叫個人空間,有些不合適了,不如叫它隨身宇宙。」

思緒飄飛之下,陳宇給大刀闊斧的改造隨身宇宙,如今日賺八千多萬極品神石,財大氣粗的他,一會兒充值法則,一會兒又把那些星球充大。

心中一動,一顆顆星球上面,出現了山川湖泊、江河海洋。

念頭一轉,手錶空間里的動植物,全被轉移到一顆顆星球上。

生命的加入,致使隨身宇宙快速蛻變,其體積源源不斷的暴漲。

三種蟠桃一樣取了三百個,在凡界、仙界、神界的星球上,分別埋了一些。

在陳宇的金錢攻勢之下,才埋進泥土裡面的蟠桃,快速生根發芽開花結果。


「凡界一號蟠桃,延壽三百年。」

「凡界二號蟠桃,延壽一千年。」

「凡界三號蟠桃,延壽一萬年。」

……

「從此以後,再也不愁蟠桃被吃完了。」

幹勁十足的陳宇,又將一種種抽獎得來的藥草取了出來,充上生命之力,種在三界的星球上,隨著個人餘額的減少,一株株藥草煥發出勃勃生機。

隱身之後,陳宇身形一閃,出現在森林之中。

一隻只野豬,一條條野狼,一頭頭老虎,相繼被他收進隨身宇宙。


抓了一些天上飛的,地上跑的,水裡游的,又移植了一些茶葉,種了一些水果蔬菜……

之後的幾天時間,陳宇大部分時間,都在改造隨身宇宙。


這天早飯後,陳衛國說道:「小宇,糧站收糧了……」

「嗯。」陳宇點了點頭。

十幾分鐘后,父親開車出門,母親去了食品廠。

陳宇來到鎮上的糧站,用錢代替穀子,把今年的農業稅交了。

千石鎮前任糧站站長陳德福下台之後,糧站的站長和檢驗員待人和善了許多。

只要穀子的含水率,不超過接收標準,他們就會全部接收。

九成以上的農戶,都是直接交錢,種水稻一年到頭,也掙不了多少錢,還不如養點豬牛羊雞鴨鵝,種點瓜果蔬菜,鎮上那麼多人,不愁東西賣不掉。

千石鎮本地人,在家種種地養養豬,只要用點心出點力,人均每月至少能賺三四千。

去外地打工,一個月頂多兩千多塊錢,哪裡比得上在家種地?




“剛纔要是宰了那三隻跳跳喪屍多好,現在,我們就還能繼續騎摩托車了。”

Previous article

坐在有些油膩坑髒的黑色椅子上,李寒雖然屍山血海,蟲巢獸窩都走了一遍,但是,還是有些怪異,不愧是廢土時代。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