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當蘇徹進入天皇閣的時候,他可沒有閑情雅緻欣賞什麼整個百花帝國最宏偉的樓層,他只關心的是這個萬人敬仰的樓宇之中到底隱藏著什麼不可見人的東西。

忽然間,起風了。

蘇徹的身影如鬼魅一般沒入了天皇閣的樓頂,繞過三個護衛,他停在了外圍的樓梯之上。現在的他,滿心都是警覺。

他明白,首先,這裡是放置天威劍的地方,也就是說這裡的護衛一定有他們的機關,所以自己肯定是不能輕易觸碰,只要一旦有人發覺他的進入,那麼一切都會功虧一簣,現在他不能貿然使用靈移天轉,萬一移動到一個視角的死口,那麼雖然自己能逃脫出來,但是剩下的人很難不被風清聖移動到一個自己都找不到的地方,那樣一切的計劃都泡湯了。

現在的蘇徹只能謹慎、更加謹慎。

蘇徹思索了很久,他決定繞過去天威劍所在的樓層,這樣就可以避免很多的護衛,畢竟枯藤古樹的保密程度一定會比天威劍要高,蘇徹猜想或許整個天皇閣的人都想著他們守衛的是天威劍,而並不是腳下的那個東西,想到這裡,蘇徹笑了笑,那些每日自持名門正派的人,當他們知道自己竟然在日夜看守保護著一個整個大陸之上最大的妖獸時,他們的表情會是什麼樣的?

蘇徹直接進入了一層!

他明白,天皇閣門口的樓梯非常之高,要走近兩層樓的高度,才能到達天皇閣的一層,那麼枯藤古樹一定在天皇閣的下方,但是這個入口,一定非常的隱蔽。但是當他進入一層的大廳時,他有些訝異。

天皇閣的一層,竟然什麼都沒有,只是光禿禿的一層,只有一個孤零零的樓梯擺設,四周的牆壁之上,竟然連一個擺設的壁畫都沒有,只是光滑的牆紙映照著夕陽最後一點光芒,沒有一絲血色。

蘇徹非常驚訝的看著周圍,他實在想不到,雖然他知道可能會有些守衛疏忽了這裡的防守,可是根本沒想到,這裡竟然一個人都沒有。

仔細的觀看了一下四周的牆壁以及地板,仍然沒有任何的發現,蘇徹有些苦惱,當他走入這裡的時候,就能看到枯藤古樹的靈氣波動在自己的腳下,但是現在什麼進入的方式都沒有,落霞峰在祁連山的中心地帶,四峰一峰獨秀,指的便是落霞峰。而天皇閣則是落霞峰的中心,如果你可以仰視,你可以從空中看到漫山遍野的花樹叢中突出了一棟非常碧麗堂皇的宮殿似的建築,那便是天皇閣了。

從普通的人角度來說,天皇閣可以說是百花帝國之中最為著名的三個建築之一,有些對建築痴迷的人甚至為了瞻仰一下它的全貌而拼破了頭想進入祁連山之中。

當蘇徹進入天皇閣的時候,他可沒有閑情雅緻欣賞什麼整個百花帝國最宏偉的樓層,他只關心的是這個萬人敬仰的樓宇之中到底隱藏著什麼不可見人的東西。

忽然間,起風了。


蘇徹的身影如鬼魅一般沒入了天皇閣的樓頂,繞過三個護衛,他停在了外圍的樓梯之上。現在的他,滿心都是警覺。

他明白,首先,這裡是放置天威劍的地方,也就是說這裡的護衛一定有他們的機關,所以自己肯定是不能輕易觸碰,只要一旦有人發覺他的進入,那麼一切都會功虧一簣,現在他不能貿然使用靈移天轉,萬一移動到一個視角的死口,那麼雖然自己能逃脫出來,但是剩下的人很難不被風清聖移動到一個自己都找不到的地方,那樣一切的計劃都泡湯了。

現在的蘇徹只能謹慎、更加謹慎。

蘇徹思索了很久,他決定繞過去天威劍所在的樓層,這樣就可以避免很多的護衛,畢竟枯藤古樹的保密程度一定會比天威劍要高,蘇徹猜想或許整個天皇閣的人都想著他們守衛的是天威劍,而並不是腳下的那個東西,想到這裡,蘇徹笑了笑,那些每日自持名門正派的人,當他們知道自己竟然在日夜看守保護著一個整個大陸之上最大的妖獸時,他們的表情會是什麼樣的?

蘇徹直接進入了一層!

他明白,天皇閣門口的樓梯非常之高,要走近兩層樓的高度,才能到達天皇閣的一層,那麼枯藤古樹一定在天皇閣的下方,但是這個入口,一定非常的隱蔽。但是當他進入一層的大廳時,他有些訝異。

天皇閣的一層,竟然什麼都沒有,只是光禿禿的一層,只有一個孤零零的樓梯擺設,四周的牆壁之上,竟然連一個擺設的壁畫都沒有,只是光滑的牆紙映照著夕陽最後一點光芒,沒有一絲血色。

蘇徹非常驚訝的看著周圍,他實在想不到,雖然他知道可能會有些守衛疏忽了這裡的防守,可是根本沒想到,這裡竟然一個人都沒有。

仔細的觀看了一下四周的牆壁以及地板,仍然沒有任何的發現,蘇徹有些苦惱,當他走入這裡的時候,就能看到枯藤古樹的靈氣波動在自己的腳下,但是現在什麼進入的方式都沒有,落霞峰在祁連山的中心地帶,四峰一峰獨秀,指的便是落霞峰。而天皇閣則是落霞峰的中心,如果你可以仰視,你可以從空中看到漫山遍野的花樹叢中突出了一棟非常碧麗堂皇的宮殿似的建築,那便是天皇閣了。

從普通的人角度來說,天皇閣可以說是百花帝國之中最為著名的三個建築之一,有些對建築痴迷的人甚至為了瞻仰一下它的全貌而拼破了頭想進入祁連山之中。


當蘇徹進入天皇閣的時候,他可沒有閑情雅緻欣賞什麼整個百花帝國最宏偉的樓層,他只關心的是這個萬人敬仰的樓宇之中到底隱藏著什麼不可見人的東西。

忽然間,起風了。

蘇徹的身影如鬼魅一般沒入了天皇閣的樓頂,繞過三個護衛,他停在了外圍的樓梯之上。現在的他,滿心都是警覺。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當龍鳳棒再次回到蘇徹手中的同時,蘇徹已經避開了木龍的第一次攻擊。

蘇徹直接腳踏在木龍後背的脊樑之上直奔第三片巨大葉子而去。

木龍的反應十分的遲緩,慢吞吞的蠕動讓蘇徹非常輕易的到了第三片葉子面前,可是他卻沒有輕舉妄動,就在這時,木龍的尾巴直接扇向了蘇徹。

蘇徹心中一抹笑意閃過,剎那間他跳躍了起來,而木龍的尾巴,狠狠的扇到了第三片葉子之上。

如上次蠕動過後,另一條木龍立刻出生,不過它的目標已經不是蘇徹了,而是原本在天空之上的那條木龍。

「你的靈技也太低級了吧。」蘇徹直接奔向枯藤古樹之中的那個人,這時,那個人的表情變得詭異了起來。

就在蘇徹要接近那人的時候,那個人的身體忽然開始顫抖了起來,他的顫抖連帶著整個巨大的古樹一起顫抖了起來。現在的整個空間之中,開始剝落許多的灰塵。

人體的顫抖並沒能讓瘋狂到此的蘇徹停止他的腳步,雙手舉起龍鳳棒的蘇徹,已經揮棒下砸了。

「你不想,知道他在那裡嗎?」

雖然聲音還是一樣,但是曾經話語之中那令人作嘔的緩慢音調已經消失。

蘇徹的身體在半空之中停了下來,他沒有將棒子砸到那人的腦門之上,而是眼睜睜的看著他,問道:「他在那裡?」

那聲音遲緩了,身後出現了巨大的動靜。

張目望去,古樹的身後慢慢的出現了一個木製的巨大牢籠,而牢籠之中關押著的正是癱軟無力趴倒在地上的避水金睛獸。

看到避水金睛獸身體的那一刻,蘇徹的心彷彿揪了一下,生疼生疼的感覺,讓他的雙拳之中發出了咯噔咯噔的骨節摩擦的聲音。

「很生氣吧。」枯藤古樹的聲音響起,蘇徹的目光幾乎在同一時間,兇狠的望向了他。

「別這麼看著我,現在你想救他可以,不過……」

話音落下的時候,那原本鑲嵌在古樹之中的人,竟然生生的從樹木的軀幹裡面剝離,而他身體的後面,連著一絲一絲粘稠的液體,粘在他身上,令人反胃。

「你要殺了我……」

聲音到達蘇徹面前的速度幾乎和那令人反胃的身體一致,這一招,蘇徹萬萬沒有想到,那身體竟然如此的靈活,直接將蘇徹一拳打中。

蘇徹直接被這一擊打的身體失去了控制,向後飛去。

而那人說的:「你記住,孩子,我是沒有脫胎換骨的樹精,現在你的出現,已經比風清聖那個老妖怪給我的身體好得多了,所以你才是我最想要的東西,如果我得到了神體,那麼……」

蘇徹想要穩定身形之時,樹精已經出現在了他的身後,再次一腳踹出,蘇徹的身軀直照著地板下落。這幾手蘇徹根本猝不及防,毫無還手之力的蘇徹運動凌空術,與此同時,樹精的雙手竟然變成了兩根鋒利的枝條,而他的目標,就是蘇徹的胸口。

想要躲避的蘇徹,凌空術剛剛施展開來,身體穩住的剎那,那樹精竟然消失在了原地,蘇徹周圍感應,可是周圍竟然沒有他一丁點的靈氣波動,取而代之的是寂靜。

死一般的寂靜!

蘇徹攥緊龍鳳棒的右手掌心已經被汗水浸濕,而他的身體已經敏感到了一個臨界點。


正當蘇徹四下找尋樹精的位置時,他的頭頂上方緩慢的出現了一個光圈,可這個情景是蘇徹沒有注意到的。

樹精的身影出現的時候,蘇徹才有了反應,他也沒有向上張望,直接向一旁躲開,雖然他的反應速度極快,可是無奈還是快不過樹精。就在蘇徹剛剛轉動身體的時候,樹精的一把木刺已經插到了蘇徹後背的左側。


這一次,將蘇徹的身體推出了很遠,可是結果是樹精的手臂之上,布滿了翠綠色的鮮血。

「啊!」樹精吶喊了起來,他的表情已經告訴了蘇徹,他憤怒了!

蘇徹轉過身來面對著他,而自己伸手摸了摸身後的金鎖虎皮衣,外面的衣衫已經破裂,但是金鎖虎皮衣之上,一點傷痕都沒有。

「果然是吸食了萬千人的靈氣,速度真是不一般。」蘇徹笑著看著樹精,他直接將自己上衣脫掉,露出了金色閃耀的金鎖虎皮衣。

「你小子,竟然有如此堅固的鎧甲護體?」樹精說著,手上的左手順勢下垂,就在蘇徹面前,那原本斷開的左手,竟然再次緩緩的長了出來。

蘇徹沒有回答他的話,而是靜下心慢慢的看著樹精。現在的情況蘇徹非常的明白,速度已經佔了下風,但是靠著金鎖虎皮衣的防禦,他還能和樹精打上一打,不過想要擊殺對方,那麼他就必須要有一定的策略了。

想到這裡,原本觸摸金鎖虎皮衣而放在背後的左手慢慢的張開,而他的掌心之中,漸漸出現了三個血紅色的血咒,中間的血咒,個頭最大。

就在血咒凝結完畢的瞬間,蘇徹忽然感覺到四周非常的不對勁,警覺的看去,蘇徹才恍然大悟。

這時,樹精凄慘的笑聲再次響起,「原來和我想的一樣,你的神體根本就是最初級的階段,現在的它只能暫時的壓制我的萬年樹毒,可是想要抵禦,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話音落下,蘇徹的周圍的樹木枝幹之上,竟然露出了一個一個的小孔,小孔密密麻麻的布滿了周身的每一個枝幹,而蘇徹現在的神情變得緊張了起來。

這個緊張,並不是因為蘇徹擔心他的什麼萬年樹毒,而是在裝。

在蘇徹將虎之爪融入身體之中的時候,他已經能感覺到完全融合之後的虎之爪對這樣的毒抵禦能力到底是有多強,所以他現在一定要配合著樹精,演一場好戲。

毒氣很快到了蘇徹的四周,而蘇徹則是一動不動驚恐的站在原地,他的身體也開始發出了微微的顫抖。

現在血咒已經被蘇徹藏在了手掌的表層之中,面前的樹精看到蘇徹的模樣,心中則是暗喜,看來他對自己的毒氣非常的有信心。

蘇徹半跪在空中,而他現在要等待的是一個機會,他沒有過多的耗費身體之中的靈氣,而是一直在用感知力探查著面前樹精的靈氣波動,他要等待的,就是樹精散發靈氣懈怠的那一刻。

可是這一次,蘇徹沒有等到,相反他等到的是樹精的靈氣慢慢增強的一個趨勢。

蘇徹有些驚異,不過現在不是他表現出來的時候,他仍舊半蹲在空中,等待樹精的動作。

樹精沒有讓蘇徹等待太久的時間,他的樹刺已經告訴了蘇徹,現在的他,要直接讓蘇徹失去一切的行動能力!他絲毫沒有任何憐憫的意思,樹刺的鋒利已經將整個殺意展現出來,他的身形,開始動了。

但是蘇徹仍然還在那裡靜靜的等待著,雖然對方的做法出乎了他的意料,但是現在看來,這樣的情況反而更讓蘇徹滿意,因為樹精,是走著過來的。

等他走到蘇徹的面前,已經過了很長的時間,不過他俯視著蘇徹的眼神,好像似乎他已經得到了一切一般。

樹刺抬了起來,「小夥子,雖然我並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但是我真的很感謝你,是你讓我得到了我夢想中的一切!」

「等殺了你,吞噬了神體之後,我就會重新去把風清聖那老傢伙吞噬了,雖然你身體健壯,長相也不差,但是那老傢伙的容貌還是會給我剩下不少的功夫,所以,我的計劃,馬上就要開始了,你看著吧,不久之後,這裡,整個九州大陸!整個世界都將是我的!」

「哈哈,不過你也看不到了。那麼就讓你的靈氣陪著我享受整個世界吧!」

樹刺瞬間砸下!

而就在這時,便是蘇徹等到的時機,現在的樹精身上,根本沒有什麼可以抵擋的住他攻擊的靈氣護體!

「升龍拳!」

拳封之上一陣淡青色的靈氣包裹,淡青色之中竟然還夾雜著一抹紅艷!

樹精大吃一驚,他想躲避,可是他和蘇徹之間的距離實在是太短了,蘇徹只需要將手臂伸直,就可以觸碰到他,這樣的距離,是升龍拳最佳的距離!

蘇徹這一拳,正中樹精的胸口,而緊接著,只見蘇徹立刻站起身,就在樹精驚恐的面容之下再次大喝!

「降龍掌!」

頓時,樹精身旁的空氣之中赫然出現了許許多多的淡青色光點,他們在一瞬間聚集在了蘇徹的掌風之內,並且,一同伴隨著那飽含仇恨的一掌,打在了樹精的胸口!

一口濃綠色的血液從樹精的嘴角流出,他的身體如同斷了線的風箏一般,直接墜落在了旁邊的樹枝之上。

而蘇徹,直立著的身體,忽然一絲顫抖,鮮血也同時從嘴角之處滲出,對方的靈氣濃度超出了自己的想象,看來他體內的靈氣還沒有完全的化解,這樣的反震程度,讓蘇徹有些暗驚。

沒有去管他到底如何,蘇徹立刻飛起,直奔關閉避水金睛獸的牢籠飛去!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蘇徹接近避水金睛獸的身體之時,他取出了大眼給他的靈元,現在的靈元之上那金色的光芒已經無法掩蓋,蘇徹立刻將靈元按在避水金睛獸身體的腦門之上。

就在靈元進入避水金睛獸身體的同時,蘇徹將雙手握住了避水金睛獸的一隻巨大的腳掌,並且就在他還沒有蘇醒之前,將自己體內的自然之力開始輸送給他一些,不出蘇徹所料,避水金睛獸的體內和自己一樣,有諸多的枯藤古樹的毒液,不過好在虎之爪已經將自己的自然之力增強了許多,現在讓自然之力去對付枯藤古樹的毒液,是綽綽有餘。

就在蘇徹將避水金睛獸身體之中的毒液清除完畢的同時,他的眼睛緩緩的睜開了。

「大眼!」蘇徹激動的叫喊著,可以說,這是自己第一次從敵人的手中就出來自己的同伴,這樣的感覺再加上他對避水金睛獸的情感,讓他直接撲在了避水金睛獸絨絨的胸膛之中。

咳嗽了幾聲,避水金睛獸才對蘇徹說道:「主人,幾日沒見,你果然進步了。」

語句之中還有一絲的驚嘆,不過這對於蘇徹來說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孤獨至少從現在開始,不會繼續了。

「你放心吧,從今天開始,我蘇徹發誓,不會再讓你出任何的意外。」蘇徹慘淡的微笑了起來,「是我的實力壓制了你靈氣的強度,這才讓你身處險境,哎……」

「不要這麼說。」避水金睛獸說道,「你的成長,也會讓我體內的靈氣強度上升,我們要共同進步,才能實現你的願望啊。」

蘇徹會心的笑了,可是就在這時,原本已經消失的靈氣,再次徒然增長了起來,蘇徹警覺的回頭,面前的一幕,讓一人一獸略顯驚訝。

這樣的驚訝伴隨而來的是一陣凄慘的笑聲,而笑聲的源頭,就是樹精。

樹精原本破碎的身體再次凝聚而成,而它現在所散發出的靈氣,蘇徹明顯感覺比以前強大很多。

「大哥……」避水金睛獸小聲的說道。



「你是誰!」

Previous article

不喜歡嗎?也有小賭怡情的,輸贏不過三十五十,一百二百。輸的人垂頭喪氣,贏的人歡天喜地。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