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剛想要叫鄭醫生,卻是突然看到門口一羣人,頓時有點懵。

秦進民被這麼突然打斷,也暫時沒空整治鄭海了,對着小護士呵斥道:“什麼事毛毛躁躁的!”

“院……院長!”小護士被嚇了一跳,說話也變得吞吞吐吐。 “究竟怎麼回事?”見小護士說話吞吞吐吐,秦進民頓時不滿的呵斥道。

小護士立刻回過神來,趕緊說道:“不好了院長,病人好像出現了一些情況,您還是趕緊進去看一下吧!”

小護士其實也不是很清楚病人的具體情況,她只是看到機器的心電圖突然變得十分不穩定,甚至開始報警,這才趕緊出來叫鄭醫生,沒想到鄭醫生卻是跪在地上,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他就只能將這事告訴院長了。

“什麼?”秦進民頓時大驚失色,他清楚的知道心電圖出現這種情況說明了什麼,哪裏敢耽擱,夏雲龍這要是出現一個什麼三長兩短,他這個院長也就做不長了。

於是,趕緊和小護士跑進了手術室,沒過一會兒就一臉凝重的走了出來。

“怎麼樣?秦院長!”秦進民一出來,夏夢就立刻着急問道。

“夏董的情況十分危急,需要立刻截肢,否則性命怕是保不住!”秦進民一臉凝重的說道,額上已經沁出了冷汗。

夏夢心裏一突,一時之間也拿不定注意。

倒是林蕭蕭一聽必須要截肢,當下就叫嚷道:“不行,絕對不能截肢,要是老夏事後醒來發現他的雙腿沒了,他一定接受不了!夏夢啊,不能讓你爸爸被截肢啊!”

“媽!”夏夢十分爲難的叫了一聲,如果有可能的話,她也不想她爸被截肢,可是秦院長都說了,不截肢就只能死,她怎麼能夠看着自己的父親眼睜睜的死去呢?

“夏總,你還是勸一下林女士吧!情況真的不容樂觀!”秦進民此刻也很是爲難,若家屬不同意這麼做,他也不能強制性進行手術。

“不行啊,小夢!不能截肢啊,你爸爸不能沒有雙腿啊!”林蕭蕭像是得了失心瘋,快要到了崩潰的邊緣。

“姐!”夏青青也是十分的難過,一臉的梨花帶雨,不知道如何是好,將目光看向了自己的姐姐。

“不如讓我試一試吧!夏夢!”林凡不想看到夏夢爲難,立刻站了出來說道。

“你?”夏夢皺着黛眉看向林凡,她知道林凡會一些醫術,但是林凡的醫術究竟是個什麼水平,她目前還不清楚,因此心中很是猶豫,不知道該不該讓林凡試一試。

這倒不是夏夢不信任林凡,只是事關她父親的安危,她不能夠兒戲!

“讓我試一試吧,說不定還有希望!”由於沒有看到夏雲龍的具體情況,林凡也不敢一口氣說死。

“夏總,就讓段先生進去試一試吧!”見夏夢還有猶豫,秦進民也開口勸道。

夏夢不清楚林凡的醫術到了何種水平,但是他秦進民知道啊,連中醫聖手王全周都讚賞過的人,醫術又怎麼可能不行,反正現在也沒有了其他辦法,倒不如讓林凡進去試一試,說不定真有希望,要是真不行,再進行截肢手術也不遲!

夏夢不知道秦進民爲何也幫林凡說話,但是事到如今她也沒有了更好的辦法,她也不想看到自己的父親被截肢。

正要答應,林蕭蕭卻是突然跳了出來。

“我不同意!”


“媽,你就讓段飛進去試一試吧!”這回當時夏夢勸了起來。

“小夢,你是不是腦袋昏了頭,段飛是醫生嗎?讓他進去豈不是把你爸往火坑裏推沒有兩樣?”

林蕭蕭不知道林凡會醫術,見林凡這個時候出來搗亂,臉上很是不滿。而且就連她的女兒也不知道怎麼就昏了頭,也和林凡一起胡鬧。

“那你說怎麼辦?不讓爸被截肢的是你,不想讓林凡試一試的也是你!”夏夢有點不滿了,覺得自己母親有點不可理喻。

“我!”林蕭蕭頓時說不出話來了。

“總之,我不同意段飛進去,他又不是醫生,瞎搗什麼亂!”

“誰說姐夫不是醫生,他可是親手治好過市委書記愛人的病,姐夫最多隻是沒有行醫資格證!”見自己的母親有點說話不盡實意,夏青青忍不住幫助林凡說話。

“小妹,你說段飛他治好過市委書記愛人的病?”這次,夏夢倒是有點驚訝了,她從來都不知道這事。

“是啊!”夏青青頓時驕傲的說道。雖然當時她沒有一同去,但是這個事她是知道的。

“這個我可以作證,當時我也在場,親眼見證了段先生的神奇醫術。如果連段先生都沒有辦法了,那我想就真沒有誰能夠救治夏董了。”

見秦進民都這麼說了,林蕭蕭頓時就閉上了嘴巴,市人民醫院的院長不可能爲了林凡說謊吧!

心裏卻是十分詫異,林凡什麼時候會醫術了。雖然還是十分不信任林凡能夠救得了自己的丈夫,但是這個時候了,她也只能是死馬當做活馬醫了,總比一點希望都沒有的好。

於是,在搞定了林蕭蕭之後,林凡便一個人走進了手術室,就連裏面的護士都被他趕了出來。因爲他的醫治手段十分的匪夷所思,爲了不必要的麻煩,還是不要有人在場的好。

此時的夏雲龍正躺在病牀上陷入昏迷,不過慘白的臉色卻是顯示了他情況很是不好。

林凡仔細的檢查了一下夏雲龍的腿部神經,發現確實破壞的極其嚴重,如果是正常醫治,確實只能是截肢這一條路可走,但也決然沒有鄭海說的那麼嚴重,腿部神經已經壞死的情況。

他岳父夏雲龍的腿部神經只是在車禍中遭遇了重創,出現了大面積的破損和斷裂,只需要修復和重新連接就完全沒有問題,雖然對以後的行走會有一些影響,但總比癱瘓截肢的要好吧!

有些時候,醫院裏的醫療設備是不能完全檢測出病人的具體情況的,他的岳父夏雲龍就是這種情況,其實並不是沒有一絲希望,只要利用真氣再配合太乙神針還是有修復的可能的。

想到這裏,林凡不敢遲疑,趕緊拿出了之前備好的銀針。

極品神醫在花都 。 “姐,你說姐夫他能治好咱爸嗎?”手術室外,夏青青對着夏夢一臉擔憂的問道。

“不知道!”夏夢搖了搖頭,雖然有秦進民的極力保證,但是夏夢對於林凡是否治好她爸爸完全一點信心都沒有,但她內心又極度希望林凡可以成功,爲了不讓妹妹擔憂,只能是這麼回答。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林凡已經進入手術室一個小時了,手術室的大門依舊還是緊閉着,完全沒有打開的跡象,夏夢和夏青青忍不住一陣內心忐忑,至於林蕭蕭她就從來沒有對林凡抱有希望過,只是一臉木然的坐在休息區的椅子上,不知道想着什麼。

最備受煎熬的還是秦進民,他也希望林凡能夠成功,畢竟夏雲龍在東海市可是十分的有影響力,他若是在醫院出現一個什麼意外,對醫院的名聲可是極其有影響的。

至於鄭海,早已經沒有人去關注他了。

於是,又過去了一個小時,手術室的燈終於是滅了,衆人精神都是一震,趕緊圍了上來。

很快,林凡便打開手術室的門一臉疲憊的走了出來,身形緩慢,似乎每走一步都要摔倒一樣。

看到林凡慘白的臉色,夏夢心裏突然有種心疼的感覺,她不知道林凡在裏面是如何救治她爸爸的,但是絕對不會那麼容易。

“你沒事吧!”夏夢趕緊扶住林凡關心的問道。

夏青青也想伸手去扶,但她發現現在這種氣氛,還是退開的好。

“我沒事,爸的……雙腿……保住了!”林凡十分虛弱的吐出了這幾個字,見夏夢蠕了蠕嘴,林凡就知道她想問什麼,索性就直接說了出來,也不想讓夏夢太過着急。

在裏面整整兩個小時,他幾乎耗盡了體內所有的真氣,這才修復好了夏雲龍嚴重破損的腿部神經,這便導致了他現在連說話的力氣的都快沒有了。

也只有是林凡敢這麼做,要是換做其他人,怕是隻能罵林凡傻逼了。

要知道武者的真氣那可是十分寶貴的,是用一點少一點,而且不會自動恢復,需要通過時間才能練回來,也只有林凡修煉的是北冥神功纔敢這麼任性。

“真的?”夏夢頓時驚叫了出來,內心泛起一陣喜悅,她不覺得林凡會在這個時候故意騙她。

“當然,我怎麼會騙你!”能夠幫的上夏夢,林凡心裏很是高興。

“這不可能!”一直沒人關注的鄭海聽聞這個消息像是瘋了一般跑了過來,明明一個需要截肢才能保住性命的人,爲什麼林凡一出手不用失去雙腿就保住了性命,一向對自己醫術十分自負的鄭海此刻也不禁自我懷疑起來,但是他此刻最不願相信的還是林凡所說的話。

“什麼不可能,你以爲人人都想你這麼沒用,我姐夫可是神醫!”夏青青一臉鄙夷的看着鄭海,心裏卻是對姐夫的佩服到了五體投地的地步。

鄭海卻是嗤之以鼻,林凡若是神醫,那他算什麼,況且他對中醫一向不太信任,於是冷笑一聲道:“現在說什麼都由着他了,又沒有其他人在手術室,誰知道他說的是真是假!”

“你!”夏青青沒想到這個鄭海如此無賴,都到了這個時候了,還敢說出這樣的話,不過別人說的也是事實,雖然她是相信她姐夫的,但是目前誰也不知到手術室的具體情況,她也一時之間說不出反駁的話。

但就在這個時候,剛剛進去不久的秦進民卻是第一時間宣佈了夏雲龍已經度過了危險期的消息,而且不止如此,他還興奮的說出了夏雲龍本來破壞的腿部神經通過檢測居然發現神奇的得到了好轉,已經用不着截肢了,這便表明着林凡剛纔所說的話便是真的。

“段先生,你果然是醫術了得,我行醫數十年還是第一次遇到如此神奇的一幕,不知道段先生究竟是如何治好夏董的傷勢的?”秦進民十分的激動,心裏很是好奇。

對於一個醫生來說,沒有什麼比這個還要吸引他的呢?

林凡卻是沒有心情給他解釋,而且他也解釋不了。

見林凡不說話,而且還一臉疲倦的樣子,秦進民便知道自己問的有多不合時宜,於是尷尬的搓了搓手,沒有再繼續詢問,而是對着夏夢好心提醒道:“夏總,還是讓段先生好好休息一下吧!”

夏夢這才反應過來,見林凡虛弱的已經快要閉上眼睛了,趕緊將林凡扶到休息區的座位上。

“夏總,病房裏還有空着的病牀,如果不介意的話,可以將段先生弄到那裏休息。”秦進民再次提醒道。

夏夢剛要答應,林凡卻是虛弱的說道:“不用了, 我就在這裏休息一下就好,夢夢,借你的雙腿我用一下!”

“啊!”夏夢腦袋一蒙,不知道林凡借自己的雙腿做什麼,當然,這個時候她也不會有一些亂七八糟的想法。

林凡卻是不待夏夢反應過來,直接將身子躺在了長椅上,把頭輕輕枕在夏夢柔滑的大腿上,林凡這才感覺舒服多了,聞着鼻尖淡淡的香氣,忍不住閉上了眼睛,他實在是太累了,夏夢太過着急,他怕是早就在手術室裏睡着了。

夏夢這才明白林凡借她的雙眼是什麼意思,只覺得全身一陣僵硬,臉上露出一絲絲不適宜,除了上次在集團林凡幫她按摩以外,她和林凡結婚來還從來沒有這麼親密過,但是她並沒有她太多的排斥,反而是流露出一絲憐惜和感激之情。

一直呆坐在休息區的林蕭蕭再聽聞這個消息之後早已是激動的不行,隨即也是一臉的不可置信,不過這個時候也不是計較這些的時候,她走到秦進民身前問道:“秦院長,我們什麼時候可以去看望老夏。”

“明天吧,我先讓人將夏董安排到監護室,等明天夏董醒來,林女士和夏小姐就可以去看望夏董了。”

林蕭蕭雖然有些急迫,但是還是忍住了激動的心情點點頭。 “這怎麼可能,怎麼會這樣?”鄭海像是打了霜的茄子,自信心受到了嚴重的打擊,彷彿失心瘋一般自言自語,直到現在他都還不相信這一切是真的。

秦進民何嘗不也猶在夢中,若不是方纔夏雲龍正躺在病牀上還未醒來,他還以爲夏雲龍從來就沒有受過傷。

雖然上次見證了林凡神奇的醫術,但是畢竟不是他親眼所見,而且當時還有王老在一旁幫襯,所以他並不認爲上次全都是林凡的功勞,如今再次見識到了林凡的神奇醫術,他便再也沒有了一絲懷疑,心裏十分的感嘆。


年紀輕輕就擁有如此精湛的醫術,未來前途可期啊,也許林凡以後的成就會超過王老吧!

秦進民心裏如此想着。

“小鄭,我覺得你已經不再適合目前的崗位了,你還是好好休息一段時間吧!”秦進民的臉上泛起了一絲冷漠,鄭海接二連三的出現失誤,這已經給醫院帶來了非常嚴重的影響。

況且,他本就是瞞着陳書記將鄭海借調出來的,有點不想讓林凡將這事說給陳書記聽,所以,迫切的要把鄭海打發走,好讓自己和醫院都不受他牽連。

“院長,我……”

鄭海想要極力解釋,挽救什麼,但是秦進民卻是擺了擺手道:“就這麼定了,不用多說!”

“是……”鄭海有氣無力, 拒做豪門情人 ,才讓他如此丟臉,現在更是連工作都要保不住了,這讓他如何不恨!

不過,還好秦院長只是讓他休息一段時間,他還有機會留在醫院!


不一會兒,秦進民就讓人將夏雲龍從手術室推到了監護室,鄭海也灰溜溜的走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林凡終於是醒了過來,感覺身上的力氣已經恢復了大半,不再像之前那般虛弱。

於是忍不住伸了一個懶腰,這一睜開眼的功夫,卻是發現自己還枕着夏夢的雙腿,頓時就嚇得一個激靈趕緊坐了起來。

這倒不是他畏懼什麼,只是他擔心把夏夢那麼漂亮的一雙腿給就這麼枕折了。

“我睡多久了?”林凡忍不住問道。

“一個小時!”夏夢冷漠的說道。


“一個小時?那你怎麼不早點把我叫醒!”林凡大驚,自己居然不知不覺睡了這麼久。

夏夢眉頭一皺,不過發現林凡的目光並不像是在埋怨,這才舒展了開來。

“我看你那麼累,就沒有叫你!”雖然很不想說這些曖昧的話語,但是夏夢還是忍不住解釋了一下。

林凡的心裏莫名的泛起一陣欣喜,夏夢這是已經開始對他關心了起來,這可是一個好兆頭。

不過看到夏夢雙腿自己枕過的那裏已經是一片通紅,林凡就是一陣心疼。

沒想到夏夢居然忍到現在,潔白無瑕的大腿被自己枕了一個小時,這對於夏夢來說無疑是一種煎熬,於是忍不住伸手想幫夏夢揉了下,卻是被夏夢立刻跳開。

“你幹什麼?啊……”夏夢剛一跳開,哪知雙腿突然一麻,直接就癱軟坐到了地上。

林凡嚇了一大跳,趕緊將夏夢扶起,把她弄到了長椅上坐下,在哪裏一動不動被自己枕着坐了一個小時,氣血堵塞那是很正常的事,雙腿不麻纔怪!



“算了,算了。”薛玉仁笑着搖搖頭。 薛玉仁第一天上班,也不想弄出什麼亂子,時間還早,外面還沒什麼客人,

Previous article

「你是誰!」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