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算了,算了。”薛玉仁笑着搖搖頭。 薛玉仁第一天上班,也不想弄出什麼亂子,時間還早,外面還沒什麼客人,

薛玉仁一時不知道該乾點什麼,剛來怎麼也得表現一下,總不能就這樣站着發呆,

看見經理坐在吧檯,薛玉仁徑直走到經理面前,


“那個,經理我現在該乾點啥啊?”薛玉仁尷尬的問道,現在客廳裏沒什麼客人,他確實不知道幹些什麼了。


那經理想了想,遞給他一本菜單道:“沒事情的話,你找個地方坐着,背一下本店的各種菜。以後好給客人推薦。”

“恩。”薛玉仁接過菜單,找了個靠牆壁的地方坐着,

“哥哥,你還真準備背這些菜單啊?”小瑤問道。

“我背個屁啊,做做樣子,混一晚上走人,之前答應過他晚上過來上班,我薛玉仁說話算話。”薛玉仁拿着菜單翹着二郎腿,隨意的瞟着,看那樣子不像是這裏的服務員,而更像是準備點菜的顧客,小瑤忍不住笑了起來。

薛玉仁正看着菜單愣神,突然停道經理喊自己,

薛玉仁朝經理看去,經理正對他招着手:“張揚快過來,集合了。”

“集合?”薛玉仁正納悶着,卻見一羣和他一樣穿着工作服的服務員朝着餐廳外的空地跑去,

薛玉仁看看小瑤道:“不會吧,一個小餐廳而已,搞這麼正規。”

等薛玉仁走出餐廳的時候,別的服務員已經站好,女服務員站在前排,男服務員站後排,就差薛玉仁了。

“快點啊,小張。”經理催促道。

薛玉仁本想站進服務員的隊伍中,卻被經理一把拉住。

經理指着薛玉仁道:“今天咱們來了個新同事,以後大家就是一家人了。要相親相愛。對了,小張你做個自我介紹。”

薛玉仁心裏暗道誰和你一家人,相親相愛,我也只和我家曉嬈相親相愛。想到這裏,他朝着站在中間的蘇曉嬈眨了眨眼。蘇曉嬈被他一逗,噗的笑了。

“大家好,我是新人,我姓張, 叫張揚。張揚的張,張揚的揚。”

薛玉仁剛說完,後面的男生開始起鬨,一個男生道:“哥們,這笑話過時了,很老套了好不好。”

薛玉仁只是客氣的一笑,心道靠,我什麼時候跟你講笑話了,張揚,張揚,難道我說錯了嗎?

經理微笑的點點頭:“恩好了,這下大家算是認識了,張揚你先回隊伍吧。”

薛玉仁朝着那經理點了點頭,走進了男生堆裏。

經理又在前面說了些有的沒的,無非是工作上要認真之類的,而薛玉仁則一句也懶的聽,一直對站在前排的蘇曉嬈行注目禮。

經理囉嗦了一大堆,看時間差不多了,揮手道:“好了,都進去上班吧。對了,張揚我給你安排個師傅帶着你,就張樂吧,你們同姓,是本家。”

那個叫張樂的男子走過來對他點了點頭道:“我就是張樂,今晚你跟我。”

看着眼前這個滿臉青春痘的男子,薛玉仁想起來月球表面。

“哥哥你笑什麼?”小瑤看薛玉仁偷偷的笑着,不解的問道。

薛玉仁在她耳邊小聲道:“你看那男人的臉像不像月球表面?”

小瑤被他這麼一說,再去看時,那真覺得有那麼一點像,抿着嘴笑了。

那叫張樂的看薛玉仁捂着手對空氣說話,催道:“趕緊進去幹活了,晚上還要忙的,你一個人發什麼神經呢?”

“哦,哦,知道了,張哥,我就來,別生氣。”薛玉仁一笑,跟着張樂走進了餐廳。

“今晚我和你看樓上的包間,包間比下面的大廳要輕鬆不少,客人不喊就可以站在那裏休息下。”張樂一邊走一邊對薛玉仁道,薛玉仁不住的點着頭。

“上下樓梯走路要輕聲點,因爲下面會有很多客人。”張樂一副老前輩的樣子,指手畫腳的說道,薛玉仁心裏暗想我這走路已經很輕了啊,難不成要讓我和小瑤一樣飄起來你才滿意?拜託你說的這些我都知道,不用教了好不好,不就是端端盤子的服務員,一個個搞的好像是很技術的東西一樣。

薛玉仁走在樓梯上,剛好蘇曉嬈在樓梯口擦着桌子,薛玉仁回頭看了看她,

蘇曉嬈也剛好擡頭看見他,兩人相視一笑,這一幕被張樂看見,張樂冷冷的道:“上班時間,不要東張西望。”

薛玉仁聽他這麼一說,忙回過頭來,對他點點頭。朝着樓上繼續走着。

樓上一共六個包間,薛玉仁被張樂安排在裏面的三個包間,而他看外面的三個,

對於經理把自己安排到和張樂一組,薛玉仁心裏還是很失落的,他原本是想借上班的機會和蘇曉嬈親近親近,結果誰知道被安排成了牛郎織女,一個在天上,一個在地上,只不過變成了牛郎在上,織女在下,早知道還不如來當顧客。不過好歹老天對自己也不差,安排了個小瑤在自己的身邊。

仔細看,小瑤還是很漂亮的,只是人鬼殊途,要不真可以考慮收入帳下。

想到這裏,薛玉仁搖搖頭,自己前一世也沒這麼花心的,怎麼佔用了張揚的肉體以後自己變的越來越花心,見一個漂亮的小姑娘,就想把她收入自己的帳下?恩,一定是張揚這小子骨子裏的花心影響了自己,看來那小子也是個悶騷。他把責任都推在了張揚的身上。

“哥哥好像來客人了。”小瑤指着上到二樓的一羣人道,

薛玉仁看去,只見一中年男子抱着一個大概五,六歲的小男孩,旁邊一箇中年女子挽着那中年男子,看樣子應該是一對夫妻,這對夫妻後面還跟了個男人。

想來應該是一家人請後面那男人吃飯。

中年男子直接走向薛玉仁負責的包間,

“歡迎光臨。”薛玉仁對那男子一笑,打開包間的門,那中年男子對點了點頭,走進了包間。

待人都進屋坐下以後,薛玉仁端着茶水過來,給他們每人倒了一杯水,拿出放在包間的菜單遞給那個剛開始走在後面的男人,薛玉仁前世也是在職場混過的,知道請客的話菜單是要遞給主人請的那個客人手裏。

那抱着孩子的中年男子笑道:“小弟,不錯啊,有眼力勁。”

薛玉仁慚愧的一笑,他不怕別人對他狠,倒是怕別人誇。薛玉仁摸摸頭道:“哪裏哪裏,您看着,想吃什麼。”

那男人把菜單遞給了女人道:“還是嫂子您來吧。”

那女子搖搖頭:“今天是我們老鄭請客,還是你來點吧。”

那男人推辭着道:“鄭總,這…..”

那姓鄭的中年男人笑道:“還是聽你嫂子的,你點吧。”

那男人看了看菜單,又回過頭來問薛玉仁:“你是這裏的服務員,你推薦點菜吧,小夥子。”

薛玉仁哪裏知道什麼菜好吃,昨天晚上和趙巖過來吃飯,就顧着喝酒了,薛玉仁搖搖頭:“其實我也是今天才來上班的,真不知道有什麼好推薦的。”

那男人聽他這麼一說,樂呵道:“那來個酸菜魚吧,這個好吃。鄭總,您和嫂子再看看點什麼。”

薛玉仁拿着筆在紙上寫下酸菜魚,回頭看看身後的小瑤,一直看着中年男子抱在懷裏的那小男孩笑着,看來這小丫頭還是挺喜歡小孩的。

老鄭抱着孩子,把菜單遞給自己夫人道:“你看着點吧,我難得和家人聚聚,我得多陪陪我孩子。”

那女子點了個紅燒排骨和幾個家常菜開口道:“就這些吧,不夠再點。”

“恩,那請稍等。”薛玉仁點點頭,拿着菜單走了出去。 薛玉仁走出包間,順便帶上門。看看走道卻不見那個張樂的影子,心道你讓我上班不要到處亂跑,自個現在卻不知道跑到哪裏去了。

看看身邊的小瑤,還把目光停留在包間大門上。薛玉仁颳着她的鼻子道:“小瑤,看不出來,你自己都還是個孩子,還挺喜歡孩子的啊。剛纔看你一直看着人家孩子。”

小瑤笑了笑,眼神裏卻有一絲不開心,被薛玉仁察覺到。

“小瑤你怎麼了?”薛玉仁擔心的問道。

小瑤搖搖頭,把頭低了下去。

“快說啊,你都把哥哥急死了。”薛玉仁擔心的看着這個丫頭,雖然他和小瑤相處的時間不多,但是在內心裏卻已經把她當妹妹了。

小瑤抽噎的道:“哥哥..我..我想請你幫個忙。”

薛玉仁上前抱住她,心疼道:“傻丫頭,你有什麼事情,就直接說啊,你說什麼,我都會幫你,我就是死,我也要幫你。”

小瑤流着淚道:“我想爸爸媽媽。”說完,小瑤再也忍不住,大聲的痛哭起來。

“啊,那你要怎麼辦?”薛玉仁看着小瑤哭的跟個淚人一樣,心裏是慌了手腳,忙伸手去爲她擦眼淚。

“哥哥..你..能帶我去看看我爸爸媽媽嗎?”小瑤張着一雙淚嘩嘩的大眼睛,看着薛玉仁道。

“行,你早說啊,你早說,我今天晚上就不上班了,我直接帶你去見你爸爸媽媽。你家在哪裏?”薛玉仁急道。

“我的家就在這個城市,死後我一直在這個城市遊蕩,不願意走遠。哥哥,你真的這麼在乎小瑤?”小瑤靠在薛玉仁的懷裏道。

“恩。”薛玉仁重重的點點頭:“你是我的妹妹,是我最親近的人,這一輩子,不管認識誰,誰也無法代替你的位置。”

小瑤輕聲道:“謝謝你,哥哥,遇到你是我的福氣,如不是你,我可能現在早就被打入地獄第十四層,永世不能再來人間,若不是認識你,我哪裏會結束這種東躲西藏的日子。我會永遠永遠記得你,哪怕是孟婆湯也無法讓我忘記了,因爲你已經滲入了我的心底。”

薛玉仁笑着拍着她的背:“傻丫頭,你知道孟婆湯呢,你又沒喝過怎麼會知道不會忘記我?或許你喝下以後連自己都不記得自己是誰了。”

小瑤拼命的搖着頭:“就算我忘記我是誰,也不會忘記你。”

“好了,好了,不哭,小瑤,現在我就去帶你去見你爸爸媽媽。好不好?”薛玉仁道。

“不了,哥哥,我要你做誠信的人,不能讓你爲了我失去誠信,你上完今天的班,以後找時間再帶我去。”

薛玉仁心道去他媽的誠信,小瑤啊小瑤你還真以爲我在意什麼誠信啊,誠信幾毛錢一斤?我只不過是想找機會去和那蘇曉嬈小美女說說話,哪裏知道是這樣的情況。

薛玉仁一把脫下工作服道:“我不幹了,走,我帶你去找爸爸媽媽。”薛玉仁拉着小瑤要走,突然想到了什麼。對小瑤道:“等我一下。”

薛玉仁推開包間的門,那姓鄭的男子正和客人說笑着,看薛玉仁進來,問道:“小兄弟,有事情嗎?”

薛玉仁點點頭道:“這個餐廳廚房不太衛生,我建議您親自去廚房監督他們做。”

見薛玉仁說自己餐廳不衛生,那男子倒是很是意外,從沒見過這樣的服務員。

“那個就這樣吧,我先走了,再見。”薛玉仁對老鄭點了點頭,退出了屋子。

“走,小瑤,我們現在去找你爸媽。”薛玉仁拉着小瑤的手就往樓下走。

薛玉仁像一股風一樣下了樓梯,

剛好撞在了迎面而來的經理,薛玉仁一個踉蹌,幸虧後面的小瑤把他給擋住,才減少了撞擊的力度,薛玉仁痛的捂着自己的身體。

“小張上班時間幹什麼這麼風風火火,橫衝直撞的,還有你怎麼沒穿工作服?”經理指着薛玉仁指責道。

“經理,我還有事情,我不做了。”薛玉仁急着帶小瑤去見她父母,說完就推開經理,拉開餐廳的大門衝了出去。

丟下經理傻傻的站在那裏。

“小瑤你家住在哪裏?”薛玉仁這纔想到還不知道小瑤的傢俱體地址。

“我家住在下城區青山路63號。”小瑤笑道,在外面飄了一年終於可以回去看看爸爸媽媽了,而且可以藉助薛玉仁,彼此溝通一下。


“恩,那我們現在就去吧。”薛玉仁伸展了下身子。

“恩,謝謝哥哥,先到路邊拉輛的士吧。”小瑤點點頭,挽着薛玉仁的胳膊道。

“攔車?不用了,我的速度可比車快多了。”薛玉仁對着小瑤一笑,伸手在她的臉上掐了掐。

他是越來越喜歡這個小丫頭了。若是以後閻王安排她去輪迴了,自己當真還捨不得,真想就這樣每天逗逗她。

“啊?怎麼可能。”小瑤不相信的搖搖頭。

“不相信?你抓緊我嘍,小瑤姐姐,你的司機要開車嘍。”薛玉仁拍拍小瑤的背,腳下發力,

剎那間,薛玉仁已經摟着小瑤遠去,只留下幾片葉子在風中飄蕩。

薛玉仁速度太快,小瑤嚇的把他抓的更緊,薛玉仁低頭看看嚇的花容失色的小瑤,心中憐愛,心裏嘆道我這個傻妹妹啊,幹嘛自殺,多漂亮,多討人喜歡的小女生。紅顏薄命啊。

小瑤躲在他的懷裏,擡頭看去,只見薛玉仁正盯着自己看着。小瑤甜甜的一笑。


楚烈到了他居住的房間,遣走了這裡的服侍他的下人,感受到他們已經離開后,楚烈就在這房間憑空消失進入他魂神之中的大禹界。這些天楚烈都一直在思索強大自己的道路該如何走下去,是來到這銀月大陸帶給他的激勵。看到這八部部主全部是王戰,有些隨從都是低階王戰,由此可見這銀月大陸面積雖小,可是整體實力強悍,遠遠的超過藍月大陸,這讓楚烈深深的感到一山還有一山高,如果不是勤加努力,很快自己就要被遠遠的落在後面。

Previous article

剛想要叫鄭醫生,卻是突然看到門口一羣人,頓時有點懵。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