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楚烈到了他居住的房間,遣走了這裡的服侍他的下人,感受到他們已經離開后,楚烈就在這房間憑空消失進入他魂神之中的大禹界。這些天楚烈都一直在思索強大自己的道路該如何走下去,是來到這銀月大陸帶給他的激勵。看到這八部部主全部是王戰,有些隨從都是低階王戰,由此可見這銀月大陸面積雖小,可是整體實力強悍,遠遠的超過藍月大陸,這讓楚烈深深的感到一山還有一山高,如果不是勤加努力,很快自己就要被遠遠的落在後面。

戰法之路窮無止境,楚烈根據自身的特殊條件暫時為自己擬定一個升級計劃。自從修得鋼鐵之軀之後,楚烈的獸化已經是失去了作用,已經快被楚烈所割棄,可當楚烈見到升級后的鬼車邪九之後,突發靈感,認為自身的獸化也應當尋找出一條升級之路,並且好奇升級后的獸化會是什麼模樣。說來簡單,可做起來卻是很難,這些天每個夜晚進入大禹界除了感悟風元能以外,就是用剩餘的時間苦思冥想獸化升級的事情,可到現在也未有個結果,這讓楚烈非常鬱悶。

楚烈突然靈機一動,想到了一條路徑。(未完待續。。) 「我好笨!既然我是受到邪九的啟發,那我為何不是請教一下邪九的師傅陵光神君朱玄呢!」楚烈突然靈光一閃。想到就趕快行動,楚烈瞬間就出現在朱玄的身前。

「陵光神君,我有一事請教。」楚烈道。

「公子請講。」朱玄道。

「我想請教你是如何教導邪九升級的?」楚烈問道。

「是以化靈丹為主,我的引導為輔,時間一久就自然達到了它現在的實力。」朱玄道。

「化靈丹?那是什麼?」楚烈問道。

「化靈丹是禹道皇當年採集天下靈草所煉化的靈丹,不過此靈丹只對獸類有用,對於超級神獸,這化靈丹也是不起作用的。再者想升級的獸類也最多只能吃下三顆,吃的過多也會因為身體承受不起而殞命。所以這化靈丹很是珍貴,從來不會送給普通獸類,最低也得送給低階神獸。」朱玄道。

「原來是這樣,邪九吃了幾顆?」楚烈道。

「三顆。它已經到了化靈丹起作用的極限,化靈丹對它已經無用,再給它服用化靈丹對它而言就是致命毒藥。」朱玄道。

「請問神君,你這裡還有多少化靈丹?」楚烈問道。

「還有九顆,我很是好奇,公子又收服了什麼神獸嗎?為何對此事這般熱心,你可要知道,人類吃了化靈丹不但無用還會全身膨脹直到碎裂而亡。」朱玄道。

「陵光神君可否把那九顆化靈丹贈送於我?」楚烈道。

「當然可以。你拿去吧!」朱玄也不再多問,絢麗的翅膀一揮。九顆化靈丹就送到了楚烈的手中。楚烈躬身行禮表示謝意后在原地消失離去。

瞬間回到禹城的楚烈看著手中的化靈丹有些遲疑,在思考著朱玄的話。

「當年黑龍螭屓為了它的重生而進入我的身體,可同樣我也因此讓我死而復生,這已經是說明我身體內部的變化,再看我的血液可以救邪九救不了人類,更說明我和獸類有著相同之處,這樣判斷,我絕對可以服用這化靈丹。」楚烈給自己做了一個仔細的分析。

「為了早日有實力奪回秀兒,早日強大,這些都做不到。活著也失去了意義。還不如拼這一次。」楚烈下定決心。

雖然現在楚烈的肉身已經消失,可是他的魂神依然存在,依然會被端木巔峰感應得到,楚烈也想到魂神也進入到魂魄漩渦之中達到全面的隱藏。可是對於還未完全掌握魂魄漩渦的楚烈來說。他還沒有自信可以完全不被發現。為了安全起見。楚烈走出了端木巔峰的府邸,直接奔向月尊城之外。召喚出鬼車邪九向千島湖中其他的島嶼飛去,待尋得一處幽靜無人的小島的時候楚烈才降到島嶼之上。尋找一隱秘之處再進入大禹界,開始實施他的計劃。

楚烈服下了一顆化靈丹,盤膝而坐,拋去所有雜念,仔細的去感受身體內的變化。

「為何沒有什麼劇烈的反應,只是能感受到這化靈丹在腹內逐漸的融化。」楚烈有些疑惑,疑惑這化靈丹為何對他不起作用,可在疑惑之中也有些高興,那就是這化靈丹真的對他也造成不了對普通人類那般的致命。楚烈就在這樣的疑惑又高興中等待了足足有一個時辰.

「難道是我的身體特殊,一顆化靈丹對我不起作用?」楚烈心道。接連楚烈有服用了一顆化靈丹。這顆化靈丹服下后,隨著化靈丹的逐漸融化,楚烈感到了體內逐漸出現了燥熱的感覺,可也僅僅是燥熱的感覺,又過了兩個時辰,這燥熱的感覺消失就又和正常一樣。楚烈又服用了第三顆化靈丹,燥熱升溫,可還是再沒有什麼進一步的感覺。楚烈一狠心又服下第四顆化靈丹,這次出現了讓楚烈心驚的效果。身體不僅是燥熱難耐,並且感受到了整個身體為之出現朱玄所說的蹦脹欲裂的感覺。

「難道這四顆化靈丹才是我的致命數量嗎?」楚烈心中驚道。楚烈想全力壓制住這股膨脹的力量,可只是讓這股力量變得膨脹速度緩慢,並未阻止了它的繼續膨脹。

「啊!」楚烈疼痛得忍不住站了起來發出一聲傳遍整個大禹界的咆哮。現在的楚烈已經失去原來的樣子,全身膨脹的令一身白衣破碎一地,全身**的膨脹成為一個身高近乎一丈的巨人,就是楚烈英俊的面孔也因此變形變得極為醜陋,原本因為修鍊成為鋼鐵之軀散發金屬閃光的皮膚也出現了無數道裂痕。楚烈的一聲咆哮,禹公和身在禹城的鬼車邪九第一時間出現在楚烈的身前,瞬間三位神君與一直都在光芒之湖潛修的白龍應墨也以魂神的姿態一同來到了這裡。

「不好,楚烈服用了化靈丹。」朱玄道。

「他這又是為何?他又不是神獸。」戰虎奇道。

「他定是有他的原因,現在看來他還沒有性命之危。」禹公道。

「這楚烈總是能做出一些令人費解的事情。」白龍應墨對此好像有些不以為然。應墨的心中對楚烈所做的有了一些明白,因為他知曉龍魂進入人類的身體會給人類帶來多大的改變,所以想到楚烈現在這樣做一定是和他體內的改變有關。

「啊!」楚烈又一聲痛喊。看似馬上被化靈丹膨脹的高大身體就要破碎的時候,又在楚烈的這一聲喊中向原來的樣子轉變,很快楚烈就恢復了原來的樣子,體形變回原樣,可膚色和原來相比出現了變化,**的全身已經成為鮮艷的赤紅色。

「還差一點點,已經有感覺了,再來一顆就差不多了。」楚烈滿頭是汗,氣喘吁吁的道。

「公子,你吃化靈丹了?」朱玄問道。


「是的,吃了幾顆。」楚烈道。

「幾顆?你竟然吃了幾顆,到底幾顆?」朱玄驚道。所有「人」都被楚烈的回答震住了,就是應墨也被楚烈的話驚呆了。

「已經吃了四顆,因為前幾顆都沒有什麼反應。」楚烈如實回答。

「公子,你真是個異類,你到底是要幹什麼啊?」朱玄道。

「我要升級我的特殊技能—獸化。我有種感覺,如果這次獸化升級成功,我想會有類同傳說之中聽地神猿狂暴變身的效果。」楚烈說出了他的想法。這種想法並不是楚烈原來就有的,而是在剛剛化靈丹在他體內產生的變化的時候給予楚烈的感覺,這種感覺隨著化靈丹的吸收而變得越加強烈。

「所以你還要打算繼續?」禹公道。

「是的。這個決定我不會改變,你們都回吧!」楚烈回答的很是堅決。

「我們都回去吧!我相信公子不會有事的,你們都放心吧!」這時白龍應墨道。它說完它的魂神就從這裡退了回去。大家聽出應墨好像對楚烈極為放心,也就都各自離開,鬼車邪九也讓楚烈遣走,只留下楚烈一人。

「我一定要成功。」楚烈心道,隨之就又服下一顆化靈丹。身體再次膨脹,楚烈這次的感觸更為深刻,可見感受到自內向外身體的變化,原本獸化的鱗甲和倒勾、利爪都要呼之欲出,當然,跟隨而來的疼痛也是無可避免的,變得更痛,痛的楚烈哀嚎連連,巨大的聲音在大禹界回蕩。這次的變化時間最為漫長,足足經過了一個時辰,可遺憾的是,這次又是在馬上就要成功的時候以失敗而告終。(未完待續。。) 楚烈的雙瞳布滿血絲,接連又服下了第六顆化靈丹。在戰法之路上,楚烈一直都是對自己夠狠的人,楚烈準備趁熱打鐵,爭取一氣呵成達到成功。第六顆服下,楚烈經過了六個時辰的痛苦掙扎還是未能成功,楚烈接連又服下第七顆化靈丹,這次楚烈足足經過了一天一夜的痛苦磨難,原本膨脹壯碩的身體已經不見,身體不再有劇烈的變化,可這次楚烈更劇烈的感受到體內的震蕩,彷彿這已經不再是他的身體,身體的痛苦已經成為麻木,像似只是他的魂神承載的一個陌生的軀殼。

「啊!我成功了!」楚烈爆發又一次爆發出一聲痛苦的咆哮,如果仔細聆聽,這次的咆哮與以前的痛喊有所不同,這次痛苦之中竟然有著愉悅的暢快,這個聲音傳遍大禹界的每一個角落。

「這楚烈竟然真的成功了。」白龍應墨的魂神微笑著來到楚烈的身邊。

「應墨,看來你是對他有著深一層的了解啊!」隨之而來的是朱玄等三位神君,接著是鬼車邪九和禹公。

「吼!」鬼車邪九看到楚烈的成功,也興奮的仰天長嘯與之輝映。

再看楚烈,隨著他的這聲咆哮,他的身體突然增高為為七尺有餘,身材不再是變得龐大丑陋,而是健壯並且不改變原來的面孔,雙肩冒出兩隻赤紅色尖角,角尖彎曲向前,足有小兒胳膊那般大小。臂肘與大腿、膝蓋、小腿都突出刀一般的倒勾,鱗片也隨之而生覆蓋全身。現在的鱗片卻變得比從前小了很多,不過更為密集,把身體保護的更加嚴絲合縫。最為明顯的變化是在楚烈背上生出一對翅膀,羽翼如同刀鋒一般的鋒利,翅膀的顏色竟然和楚烈的膚色相近,也有著星星般的金屬光澤,拓展開來,這對翅膀足有兩丈之長。

這只是外表的變化,楚烈感受最深的是全身都有著一股爆發的力量供他使用。楚烈還嘗試在這種狀態使用元能力量,這時的元能力量與未獸化前相比也變得不知翻了幾倍。這成為楚烈增加元能力量的又一個台階。這就是楚烈全新的獸化力量。可這升級后的獸化也有一絲缺陷,那就是獸化后強大自己的力量並不是沒有限制的,是有時間的,現在楚烈的獸化時間是半個時辰。獸化過後與獸化前的身體相比要虛弱很多。這讓楚烈不得不謹慎考慮這升級獸化的使用情況。不到萬不得已他是不會使用的。楚烈又經過了半天的時間來對其掌控,很快楚烈就對這獸化的升級達到了最佳掌控,升級過後的獸化在楚烈的控制下又回歸體內的時候。他的體形有回歸原來的樣子,他的皮膚不再呈現原來的金屬的星星光澤,可在仔細端詳之下還是可以看出身體散發出來的一絲金屬光芒,楚烈對這個很是滿意,因為楚烈不想讓他因為鋼鐵之軀張揚的肌膚暴露出來他的這項秘技。

這時楚烈看到皮膚的變化,思前想後明白過來,為何前幾顆化靈丹對他幾乎不起作用,那一定是鋼鐵之軀的體質與化靈丹形成了對抗,隨著化靈丹的加大藥力,最終壓制下了鋼鐵之軀成功獸化升級,而升級后的獸化也與鋼鐵之軀相融合,獸化的身體強化頂替了鋼鐵之軀,而鋼鐵之軀化為刀鋒一般的雙翅,簡直就是完美的結合。

升級的獸化在楚烈認為,它也應該有個新的名字,楚烈思考再三決定把它命名為暴獸滅殺。取其獸化后我滅不了你你就能殺我之意,正是升級獸化的最大特性。

一晃三天已經過去,也許是上天的眷顧,讓楚烈很是慶幸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讓這件事情得以完成,可還有著一點期待和疑惑,那就是很好奇如果再繼續服用化靈丹會是什麼樣的效果,可時間已經不夠了,楚烈不敢嘗試。楚烈也該與端木巔峰會面,因為馬上就要迴轉通天部去檢驗前往怒海的人員部署,此事不敢耽擱。

「楚兄,這幾日你遊玩的可還暢快?」端木巔峰道。

「還好,還好。」楚烈打著哈哈。

「楚兄,幾日不見,我感覺你好像有所改變,與之前有所變化啊!」端木巔峰道。

「也許是千島湖的山水秀麗,讓我觸動很大,對我的戰法之路也有所啟發吧!」楚烈道。

「也對,戰法與天下大道是息息相通的,在任何方面有所感悟都有可能影響你對戰道的感悟。」端木巔峰彷彿很是理解。

「既然有所收穫就是值得慶祝的事情,楚兄,我們啟程吧!」端木巔峰接著說道。

「好的。」楚烈說完就與端木巔峰一起登上神馳小築向通天部逍遙郡趕去。當天傍晚兩人就已經出現在逍遙郡的上空,端木巔峰剛剛踏上凌霄宮的庭院劉大福就走到了他的身前,向他彙報著這幾天為出海所做的準備。楚烈從端木巔峰的態度上可以看出,他對劉大福辦事還是非常放心的,不斷的點頭給予劉大福所說安排的認可。

「很好,你再詳細準備一下,看看是否還有紕漏,如果全部安排妥當,那就定在五日後前往銀角部港口。」聽完了劉大福的彙報后,端木巔峰下達了這樣的命令。

「是。」劉大福應了一聲就迅速離開了,因為他要徹夜準備,防止耽誤了出發的時間。

今日是建隆八十年二月二十一,楚烈再一次的出現在銀角部的銀鉤港口,一直都在港口的段四海等人看到了楚烈非常高興,在楚烈那裡得知他此次來銀鉤港口的目的。可也好奇的問起為何不見田嬌姑娘,楚烈也只是說田嬌受傷很重但是沒有性命之憂叫大家放心。段四海和童霸天等人也說起了楚烈最近在銀月大陸的名聲,楚烈也是簡單的說了幾句斬殺鮑馳雲擊退常無常的經過。

「四海,海王之劍所帶來的風石還有多少?」楚烈對段四海問道。

「除去返回藍月大陸的風石用量,在這如果是來回一個月的航程是可以足夠的。當初,我們就是防止出現走錯路而多備了很多風石。」段四海道。

「嗯,很好,你和段三虎準備一下,現在是我和端木巔峰先行來到這裡,他準備出海的人員要在半個月以後到達這裡,你也要在這段時間把出海的事情準備好。」楚烈道。

「敬請公子放心。」段四海道。

「童霸天,這次出海,由於你的控制海上獸類和可以與它們交流的特殊能力,你的作用也許會發揮的最大,你也要有個心理準備。」楚烈又對童霸天道。

「公子,我隨時聽候您的差遣。」童霸天道。(未完待續。。) 楚烈見了段四海等人以後就回到了在銀鉤港口的夏侯府。

「楚兄,你回來的正好,我來給你介紹,這兩位是剛剛趕到的我朝四大護法其中的兩位。」端木巔峰看到楚烈就急忙站了起來說道。楚烈也在這個時候看到了會客廳中多了三個人,其中兩人都是老者,一位雪白的鬍子都已經垂落到腹部,一位鬍子很短,可雪白的眉毛卻垂落到頸部。第三位竟然是一直對楚烈針鋒相對的東方紫雪。經由端木巔峰的介紹,楚烈知道長鬍子的名為風護法,長眉毛的名為雲護法。所說的四大護法是以風雲雷電命名,在私下端木巔峰提過這四人,傳說他們都已經在三百歲以上皆為剛剛步入神戰的門檻,經歷了五個朝代,或許連他們自己都忘記了他們的本名。他們名為護法,可其主要職責是隨時保護當代君王的安全。在六十年前不是趙護國一代奇才技壓這四大護法,那這四人可是位高權重不可一世的。

「為何這四人在這麼多年過去,還是低階的神戰?」在那天楚烈就問過這個問題。

「因為他們當初跨進神戰這個級別是外力所為,並不是他們自身感悟的,所以他們也將永遠停留在這個低階神戰的級別上。」端木巔峰給了楚烈這樣的一個答案。具體這所說的外力是什麼樣的外力端木巔峰就未再提及。

不論楚烈面前的風護法和雲護法的神戰實力是如何得來,可都是神戰。又是高高在上的官職,楚烈禮數不能少,逐個行禮表示敬意。風雲兩位護法也對楚烈點了點頭,沒有說什麼,可在他們的臉上也沒有顯現出來高高在上的傲慢,也沒有顯現他們的熱情,彷彿他們在這三百年來就是一直以這樣的面無表情的鐵面面對外人似的。

風雲兩位護法也不善言辭,在大家都在聊著籌備出海的事情上他們一言不發。端木巔峰和夏侯博遠對他們這樣已經是司空見慣,也未如何徵求他們的意見。

在接下來的討論之中說道人員配備的問題上楚烈才得以知道,東方紫雪竟然也是來參加這次行動的。最後大家討論再三。對於這次出海的部署安排達成一致。那就是網狀搜索。雖然這樣的搜索很是費時費力,怒海何其大,搜索一個人無疑就是大海撈針,可是因為建隆王朝也有著比較強大的情報網。這樣就把搜索麵縮小了很多。所以部署的網狀搜索區也是設在那個劃分成為可能性最大的區域。而那個區域的中心地帶就是端木巔峰的出生地—烈火島。

建隆八十年三月初六,這一天銀鉤港口被全面戒嚴,所有關於百姓的漁船裝卸和商務的交易業務全部停止一天。除了建隆王朝的官船以外的船隻也都被安排到了港口兩側最為偏僻的錨地停靠。因為這一天就是所有人員都已到齊,整裝出海的日子。

此次以搜索為主,夏侯博遠安排的人手主要以船隻和水手為主,而端木巔峰安排的人手以具體的搜索為主。因為端木巔峰出身於怒海,他的得力手下幾乎全部是由他在烈火島抽出的精銳人馬,又都是精通水性,熟悉地形,所以這次把這個任務安排給端木巔峰是再適合不過的人選。

這次出海共配置了二十艘大型戰船,每艘大型戰船都裝備了二十餘艘只有四丈長短的破浪舟用來具體搜索。配備的人員是夏侯博遠派出了共計五千餘人的水手和普通水兵,端木巔峰派出了全部是中階或者高階悍戰的戰者共計三千餘人,包括劉大福在內還有三位低階王戰戰者。當然,海王之劍也是不可缺少的。端木巔峰對這海王之劍尤為感興趣,出身怒海的他對船隻可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可是對這樣的戰船可是聞所未聞,端木巔峰「抓」到了段四海后,不斷的問這問那,在段四海的悉心解答下端木巔峰對段四海簡直就是崇拜一般。

「登船,準備!」萬事俱備,夏侯博遠一聲喊,所有人員全部整齊劃一的奔向戰船。

「聖旨到。」就在這時一個聲音從遠處傳來,很快就有一人奔到夏侯博遠和端木巔峰的面前,此人不是別人,正是鋒銳部部主南宮離歌。

「臣接旨。」端木巔峰和夏侯博遠同聲道,說完就要下拜。

「是建隆上皇的口傳密旨,請不必行禮,仔細聽好就是。」南宮離歌正色道。

「是!」兩人應道。

「是搜索的期限,定為一個月,如果一個月還未有任何消息,那就放棄搜索。」南宮離歌道。

「原來是這樣,上皇為天下百姓用心良苦啊!」夏侯博遠嘆道。雖然都沒有明說,可大家都知道,這是建隆上皇已經算到,劫走親王趙義很有可能是秦祖龍阻止圍剿鐵葦盪,為自己製造一個喘息籌備的機會,如果為了親王的事情一直顧忌秦祖龍任其發展,那待他羽翼豐滿的時候就更不容易將其滅殺,那時就會天下蒼生受苦,後患無窮。

「密旨我已經送到,小弟在此預祝兩位部主馬到成功,順利返航。」南宮離歌拱手道。

「好,借南宮兄吉言,我們就此告辭。」夏侯博遠和端木巔峰一起對南宮離歌行了一個拱手禮,然後就頭也不會的奔向戰船。

「!」夏侯博遠站在最中間的戰船的船頭一聲大喊。二十艘大型戰船排列成為一雙筷子形狀浩浩蕩蕩的向烈火島方向挺進,海王之劍在艦隊的水下跟隨而行。楚烈並未在海王之劍內,而是把童霸天帶在身邊與端木巔峰、夏侯博遠等人在主艦上。因為端木巔峰原本也是怒海中人,他對童霸天還是非常知道的,又從童霸天對楚烈的態度上看出,這一個怒海梟雄已經是被楚烈所收服,對楚烈更加另眼相看。

所要前往的烈火島海域屬於臨近銀月大陸的海域,屬於銀月大陸的西北方向。建隆王朝的艦隊只用了三天的時間就已經是靠近了烈火島的海域。烈火島又稱烈火群島,它不僅僅是一個島嶼,是共有大小島嶼十六座的群島,群島的十六座島嶼從東北方向向西南方向延伸,整個群島的形狀就像一把彎刀。烈火群島最靠西南面的島嶼與鳳凰島非常接近,這次搜索的範圍也自然把鳳凰島包括了進來。(未完待續。。)

ps:今天三八節,祝願女讀者節日快樂。永遠青春美麗,親。 已經臨近搜索海域,建隆王朝的艦隊就不能這樣張揚的在一起,再者為了效率也要拉開這張大網開始全面搜索。這一天夏侯博遠把二十艘戰船按照南北走向拉開一個一字形,又把戰船從南到北劃分為一號戰船、二號戰船,直到二十號戰船。戰船與戰船之間相隔十海里之遙,而戰船與戰船之間的聯繫就是來靠那些破浪舟來聯繫,為了在遇到危機的時刻互相能更好的照應,把兩大護法分別安排在六號戰船和十四號戰船上,處於較為中間的位置,方便照應。端木巔峰和夏侯博遠安排在十號戰船之上,劉大福以及也是來自端木府的另一位叫做司徒小刀的王戰被安排在一首一尾。東方紫雪和那位曾經跟隨夏侯博遠進入帝都議事的王戰路飛各分配到二號戰船和十九號戰船。而由於楚烈擁有海王之劍的特殊情況,海王之劍的行駛速度又遠遠的超過這些戰船,所以楚烈就回到海王之劍作為機動在這二十艘戰船之間巡視。對於那些破浪舟的人員部署,端木巔峰也是按照實力平均來安排的。這次搜索端木巔峰對破浪舟上通天部的人交代的很是明白,那就是絕對不要打草驚蛇,如有危險定要向戰船靠近。就這樣一張大網就從東往西全面鋪開,這張大網開始向烈火群島罩去,準備一個一個島嶼仔細的搜索,逐個吃掉。說來簡單,這可是個很麻煩的任務,要搜索仔細還要確保不被發現。整個艦隊組合就這樣的搜索了十三天,搜索了六座島嶼一無所獲,連個人影都未發現。可是在每次包圍島嶼進入搜索的時候,東方紫雪都最為積極,總是第一個率先進入島嶼,立功心切昭然若揭。

建隆八十年三月二十二,這已經是在烈火群島搜索的第十四天。這一天的海風非常猛烈,還下起了暴雨,今天的主要目標是搜索烈火群島的中心島嶼—烈火島。由於這座島嶼的重要性,島嶼的面積遼闊。海王之劍也浮出了海面。楚烈也加入到登島的隊伍當中。因為端木巔峰對這裡是最為熟悉的人,這次登島的指揮是他親自掌控,登島由他與楚烈還有風護法三人帶隊,外加三百悍戰戰者。

楚烈現在強大的魂神絕對可以橫掃方圓五十里。可即使這樣楚烈也未把整座烈火島的情況全部摸清。可見這島嶼之大。楚烈等人的這隻戰隊由一個島嶼的河流入海口登島。端木巔峰介紹說這河流名為海神河,是烈火島的主要淡水水源。島嶼有方圓一百三十里的面積,多部位山區。在山區之中還修有一座中等大小的郡城,今天的主要搜索對象就是那座郡城。

戰隊以破浪舟沿著海神河逆水而上,海神河兩側從入海口處的一段平原很快就變成兩邊峭壁陡立懸崖高聳,行進了兩個時辰左右的時間在海神河的一處岸邊還修有一個小碼頭,端木巔峰又帶領大家棄船改為旱路向島嶼深處挺進。雖然下著暴風雨,路途不很好走,可對於這些人都不算什麼,楚烈等三人在行進當中不時的把魂神擴散出去,搜索著一些生命氣息,可每次都是沒有任何反應,只看到一些飛鳥,而一隻凶獸都未曾發現,這種平靜更讓楚烈等人的心有些不安,這種平靜也幾乎毀去了端木巔峰對家人還有生還的唯一希望。過於平靜那就很有可能是馬上就要出現大的危機,越是這樣,大家越是注意戒備,防止意外發生。

楚烈等三人就是在這樣的疑惑中帶領這支戰隊來到了島嶼中心的郡城城門口。這座郡城沒有名字,可來到這城門也會讓第一次來到這裡的人一輩子都很難把它忘記。南側的城牆已經倒塌了一部分,可以由缺口看到裡面燒毀坍塌的房屋。城門樓上現在還掛著六個已經是腐爛不堪的人頭,城門上的斑斑血跡已經發黑,城門兩側也是屍橫遍地,屍體的發臭令人作嘔,屍體上還有很多食肉的鳥類在上面不停的蠶食屍體。端木巔峰以及很多從這裡走出去的戰者看著這些都已經是五內俱崩怒不可遏。尤其是端木巔峰,他死盯著城門樓上懸挂的人頭看了許久,那六個人可都是他的至親,包括他的父母兄弟姐妹,這時的端木巔峰雙瞳赤紅彷彿要流出血來一般。

「秦祖龍,我與你不同戴天!」端木巔峰突然仰天咆哮。接連他飛身而起,瞬間城門樓上懸挂的人頭帶著繩索全部被他摟在懷中,這時的端木巔峰已經是淚濕滿襟。

「端木兄節哀啊!」楚烈也不知道該如何相勸。

「前一段時間我就聽說他霸佔我烈火島,可傳來的消息是只是殘殺了很多人,我萬萬沒有想到竟然是滅我滿門。」端木巔峰悲戚的道。

「這秦祖龍出身鐵葦盪又豈是心慈手軟之人,事已至此,端木兄還是先行讓逝者入土為安吧!待你處理完後事我們再行入城。」楚烈道。


「哈哈,不,我要讓我的家人看到我如何為他們報仇雪恨!」端木巔峰突然狂笑說道,本來俊美的面容現在看著竟然有些猙獰。他說完就把那六個頭顱串起掛在他的脖頸之上,大步向城內行去。

楚烈對端木巔峰的話非常費解,想到若要報仇也不是今日,這幾乎就是一座空城,這些頭顱再不入土豈不會變得更加腐爛破敗慘不忍睹。可就在楚烈還有疑問的時候,楚烈一直警惕的魂神突然感到了從郡城的另一方向出現一股強大的力量向這邊疾馳而來,這時楚烈才明白過來,也由此可見端木巔峰的魂神力量比他強大一個台階。


「楚烈,小心有變。」這時一直沒有言語的風護法也對楚烈報出警告。

「恩,感受其速度,來者不善啊!」楚烈道。

端木巔峰已經是邁開大步進入城中,楚烈與風護法帶領三百悍戰戰者也緊步追上,很快眾人就衝進城內。城內一片狼藉,大部分的房屋已經燒毀,各種悲慘形狀的屍體遍布街頭。端木巔峰披掛這十餘個頭顱大步向前直奔這座城池的中心,待他與楚烈和風護法以及那三百人的悍戰戰隊衝到一座府邸門前的時候,有一群人已經站在那裡虎視眈眈的看著他們。這群人各個凶神惡煞,一看便知絕非善類。這時不僅是端木巔峰紅了眼,就是跟隨而來的三百戰者也都怒火衝天。

「殺!」端木巔峰一聲大喊,身後本已難以控制的戰者戰隊跟隨急沖向前,揮起手中的戰刀,使出每人自己最大的長處戰法向對方殺去。




“已經失傳了,這是一個武尊級別的人物自創出來的,雖然他的級別不高,但是任何人都沒有辦法忽視他,如果讓他全力發揮的話,就算是武宗強者都只能是他的手下敗將!不過,數年前,這名武尊突然失蹤了,有人說是讓武王強者給襲殺了,原因就是爲了傀儡神術,有人說他隱居起來,不理世事,慢慢的等死,反正就是找不到這個人了。”唐天元說道。

Previous article

“算了,算了。”薛玉仁笑着搖搖頭。 薛玉仁第一天上班,也不想弄出什麼亂子,時間還早,外面還沒什麼客人,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