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已經失傳了,這是一個武尊級別的人物自創出來的,雖然他的級別不高,但是任何人都沒有辦法忽視他,如果讓他全力發揮的話,就算是武宗強者都只能是他的手下敗將!不過,數年前,這名武尊突然失蹤了,有人說是讓武王強者給襲殺了,原因就是爲了傀儡神術,有人說他隱居起來,不理世事,慢慢的等死,反正就是找不到這個人了。”唐天元說道。

“武尊強者嗎?”段羽有些失望,雖然目標是一個武尊強者,但他是就連武宗都是能夠殺死的變態人物,武王強者都是襲殺才能穩穩殺死他,可見難度有多大。

“難道沒有別的辦法了嗎?”段羽懷着一絲的僥倖問道。

“沒有了,這是唯一的辦法,只有學會了傀儡申述,才能幫助我重塑身體!”唐天元無奈的說道。

段羽沉默了下來,現在那名武尊已經找不到蹤跡了,就算自己有通天的實力,但找不到人,仍舊沒有辦法。

看着段羽如此失落,唐天元卻是心中感到陣陣的欣慰,拍了拍段羽的肩膀,微笑着說道:“乖徒弟,別瞎想了,只要你能夠成爲舉世強者,師傅就很高興了。”唐天元其實不想說師傅,而是想說爺爺,但是感到時機沒有到,也就沒有說出口來。

段羽看着唐天元蒼老的面龐,絲絲皺紋都是清晰可見,花白的鬍子雖然讓唐天元顯的有些精神,但是段羽知道,唐天元的心裏十分的疲勞,如果不是自己這個徒弟在支持這唐天元的話,估計唐天元就會撒手歸西了。

“師傅,你放心,我一定可以爲你重塑身體的!” 素手魔醫:嗜血王爺俏皮妃

唐天元欣慰的笑了笑,輕聲說道:“你有這份心,爲師已經很高興了,但是眼前你只需要快快成長,成爲了絕世強者再爲爲師重塑身體吧!”

段羽堅定的點了點頭,肩上的擔子不知不覺的又重了幾分,保護母親,找到父親,爲師傅重塑身體,無論是哪個,段羽都必須要先快點成長,成爲強者,不然這些只是無論之談而已。

就再段羽神出望外的時候,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傳了進來:“砰砰砰!砰砰砰!”

唐天元笑着說道:“你的小女朋友來找你了,爲師先回去養傷了,比賽不要太拼命,雷化不要再頻繁使用了,影響神智!”

名門隱婚:老婆乖乖讓我寵 還有,要小心林傑森!”唐天元說完以後,化做青煙飄進了星辰之淚中,其實他受了很嚴重的傷,只不過沒有說出來罷了,他知道段羽是一個重感情的人,說出來只不過是徒增段羽的煩惱罷了。

段羽整理了一下心情,將唐天元的事情暫時放了放,疑問道:“師傅說我的小女朋友,難道是小琴?”

不疑有他,段羽打開的房門,這一刻,段羽愣住了,門外不是秦琴,而是白傲霜!

“難道小白他?”段羽根本不會懷疑唐天元的話,直接開始懷疑白傲霜。

“想什麼呢了?”白傲霜輕聲問道。

“哦,哦!沒什麼,小白你有什麼事?”段羽急忙問道。

“龍爺通知我們要快點去會場,好像林傑森要宣佈什麼?”白傲霜看着段羽,雙頰無緣無故飄出兩朵紅雲,更加讓段羽深信了唐天元的話。

“嗯,我們走!”段羽答應一聲,便和孔明幾人集合在一起,一起前往會場。 到了會場,第一輪比賽已經完畢,管理人員通知段羽一行人,要明天中午按時來參加比賽,便是讓他們回到了休息室中。

林傑森被侍衛衆星拱月一般的來到了比武臺上,咳嗽兩聲,清了清嗓子,觀衆很給面子的靜了下來,林傑森滿意的點了點頭,開始了他的“演講”。

“首先,我感到十分的欣慰,衆帝國能夠出現這麼多的少年英雄,實在是大陸的一大福事!”林傑森的聲音,夾雜着鬥氣,讓聲音傳播的更遠,顯的更大,讓全場的所有人通通聽的到,大聲的說道。

“純屬放屁,看到別的帝國出現優秀的少年,你殺還來不及,還感到欣慰?我呸!虛僞!”胖龍很沒有風度的朝着地上吐了一口濃痰,以噁心狀的面孔嚷嚷道。看胖龍的樣子確實對林傑森很有成見,不過他也只是小聲說說而已,並不敢讓林傑森或者萬森帝國的人聽到,不然估計萬森帝國會對胖龍發出特別通緝令!

瘦蟲也是痛心疾首的說道:“真不明白,爲什麼第一帝國這個稱號會是萬森帝國的,林傑森這個小心也能帶領萬森帝國稱雄,真是難以置信!”不止是胖龍,瘦蟲對林傑森也有很深的成見,看樣子,成見還很深。

胖龍和瘦蟲也只敢在休息室中說說而已,畢竟萬森帝國第一帝國的稱號不是白給的……

胖龍和瘦蟲說他們的,林傑森在比武臺上一點也不受影響,接着說道:“第一輪的比賽,加納帝國表現的非常好,然後就是我們萬森帝國表現良好,其他帝國的隊員也非常盡力,總體來說,這次比賽是史無前例的精彩!”

的確,加納帝國和永菲帝國之間的戰鬥最爲精彩,尤其是段羽和李敖兩人的戰鬥,是比賽的一大**。反觀萬森帝國,隊員實力太過強大,和水木帝國比賽的時候,沒有一點可觀性,就像一個大人和一個小孩子打鬥一樣,大家心裏都已經知道了結果,也就沒有那麼熱血沸騰了,未知一直都是讓人心血來潮的,這一點,是人類恆古不變的理性。

“第二輪比賽,希望各大帝國能夠盡力的去戰鬥,去拼搏,不要讓帝國失望,不要丟帝國的人!”林傑森的話音剛落,猶如潮水一般的陣陣掌聲便是傳了出來,也許有人是違心的,但仍舊是不顧拍紅手掌的拍起手來,林傑森的威嚴可見一斑。


“好了,現在開始第二輪比賽!”林傑森大喝一聲,然後身形一閃,便是消失在比武臺之上,看來,萬森帝國的帝皇,也不是一個草包……

“好了,人家開始比賽了,我們回去吧。”段羽興趣缺缺的說道,他還想好好探究一下自己融合以後的雷種了,不想在這裏浪費時間。

孔明一笑,說道:“對啊,我好不容易快要睡着了,被你們給叫醒,回去補個覺去。”然後也不等其他人,自己大搖大擺的走出了休息室,向會場外走去。

“走吧!”段羽也是隨着孔明走出會場,其他人也是紛紛跟了出來,只有胖龍和瘦蟲沒有跟來,他們是想好好觀察一下各大帝國隊員的實力,做出一個應對方案來,對與比賽,他們倆還是非常在意的。

幾人成羣的走在了萬森帝國的大街上,再過兩條街就到達萬森酒店了,段羽八人不急,就慢慢的逛了起來。

忽然,段羽迅速的扭頭看了過去,不過,他只看到了襄襄嚷嚷的人羣,各種叫賣的地攤,除此之外,並沒有什麼特殊之處。

“怎麼了小羽?”孔明湊到段羽的身邊,低聲問道。

“我感覺有人跟蹤我們。”段羽同樣低聲的回答道。

孔明一驚,緊張的說道:“你也感覺到了?”

“怎麼?你也是?”

“嗯,我們從加納帝國邊境剛剛出來的時候,我就已經感覺到了。 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 ,怕我弄錯了,讓你們瞎擔心。剛剛的時候,我也感覺有人跟蹤我們,不過這人的跟蹤手法很高明,小白他們幾個都沒有發現,我相信龍爺和蟲爺同樣也感覺到了,不過他們沒有跟我們提及而已。”孔明低聲說道。

“先別說出來,我們兩個小心一點就行了,別讓小白,小琴幾個瞎擔心,也不起什麼作用。”段羽說道。

“嗯!”

孔明答應一聲,然後二人就向什麼也沒有發生一樣的繼續瞎逛着。

段羽心中暗自驚訝,孔明的實力跟他有着很大的差距,但仍舊感覺到了又人跟蹤,不可不說,血天使裏面的成員具有很強的跟蹤和反跟蹤能力,同時心中對血天使的好奇心更加的大了。

秦琴,君莫雨兩人女生,四處瞎逛着,不時的買上一兩個小飾品,用的時間不長,八人便是到達了萬森酒店。

到達酒店已經,秦琴和君莫雨兩個女生還有些意猶未盡,合夥準備再出去狂街。段羽怕她們兩個有失,便讓孔明和白傲霜去陪着他們兩個,就算遇到了危險,四個人也好應對,再說,在萬森帝國的守城,那些跟蹤的人也不敢那麼招搖。

自從跟段羽幾人相處以後,君莫雨的性子不在像以前那樣冷漠,變的開朗起來。但是這開朗是有針對性的,只對段羽幾人開放,對待別人,君莫雨仍舊一副冷冰冰的樣子,但總體來說,君莫雨改變還是非常巨大的。

王浩然非要拉着段羽,黃力和石破去再吃一頓,但是段羽以修理爲藉口,藉機脫逃出去,黃力和石破兩人沒有什麼事情,也就跟着王浩然去吃飯了,三人又是一頓海吃海喝。

段羽笑了笑,回到了三樓自己的房間,並沒有直接開始修理,而是喚出了唐天元。

青煙飄過,唐天元漂浮在空中,虛幻的身體緩和了不少,但仍舊還有一些傷勢。

“師傅,你有沒有感覺到,我們被人跟蹤了。”段羽問道。

唐天元笑了笑,說道:“怎麼才知道?按照我的想法,他們剛剛跟蹤你們的時候,你就應該知道的。”

段羽撓了撓頭,坐在牀沿上點着了一根菸,抽了一口才是笑着說道:“其實我早就知道了,不過沒有說出來罷了,呵呵,您徒弟的覺悟不低!”

唐天元仰頭一笑道:“我就知道你小子這麼謹慎的一個人,怎麼會不知道有人跟蹤你們?”

“跟蹤我們的是誰?是不是林傑森派來的侍衛?”段羽急忙問道。

唐天元搖了搖頭,說道:“林傑森雖然陰險狡詐,心胸狹窄,對你有些敵意,但是你現在還不成氣候,他也沒有把你放在眼裏,更不會派人跟蹤你們。”

“那跟蹤我們的是誰?”段羽二仗和尚摸不到頭腦,一臉疑惑的問道。

“不成氣候的小嘍囉而已,不用在意,到時候就知道了。”唐天元並沒有給段羽一個明確的答覆,而是含含糊糊的說道。

段羽沒有細問,既然唐天元說不成氣候的小嘍囉,那一定都是一些小角色,也不會給自己帶來什麼麻煩,下次再發現的話,直接剷除就是了。段羽忘記了,曾經他不是武者的時候,九星武師紫電雷豹就被唐天元稱之爲小嘍囉……

“我的傷勢還有一些需要趕快恢復,還有,我的實力又快突破了,最快十幾天,最晚一個月,你不要打擾我,有什麼事情,自己做決定,你也不能一直活在我的羽翼之下,你是一頭鷹,要翱翔九天的!”唐天元認真的說道。

段羽點了點頭,心中已是大驚,唐天元剛剛突破不久,便又要突破,這種修煉速度,讓被人成爲天才的段羽都是感到陣陣的汗顏。其實唐天元只是恢復實力,速度快一點,也沒有什麼可大驚小怪的,只是段羽不知道而已。

說完以後,唐天元再次化作一縷青煙,飄進了星辰之淚中。青煙基本上已經是唐天元獨特的專利了。

段羽不再多想其他,盤膝而坐,沉心凝神,開始好好鑽研自己融合以後的雷種…… 段羽體內,一團紫褐色的雷霆靜靜的漂浮在半空之中,紫褐色的光芒緩緩的釋放出來,沒有絲毫暴虐的氣息,反而非常的柔和,就像溫暖的陽光一樣,不停的薰陶着段羽的每一個細胞。

紫金獸雷和九毒龍雷已經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一個新型的雷種已經悄然的產生,段羽叫它紫金毒龍雷!

觀察了一會兒紫金毒龍雷,段羽心中有一種小小的滿足,想想曾經自己只不過是一個小小幸福村的村民,幾年時間,自己產生的變化,甚至連他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議,是唐天元給他帶來了這麼大的變化,雖然不知道唐天元爲什麼會這麼不留餘力的幫助自己,但是段羽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唐天元對自己的關懷,是發自內心的,沒有一絲的做作,同時心中對唐天元甚是感激,暗自下定決心,一定要爲唐天元重塑身體!

雖然雷種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但並沒有給段羽的修爲帶來什麼好處,五星武師的實力,到達了巔峯,隨時可能突破五星武師,晉級爲六星武師。等級上沒有任何變化,但是戰鬥力可以說是一個天,一個地!現在的段羽,單挑普通的一星武狂都不是問題,而且不會使用吞噬四象……

段羽沉心凝神,不再多想起來,按照噬雷決功法上的行走路線,開始修煉起來……

比賽會場的頂層,是一個富麗堂皇的房間,四處鑲金戴銀,顯的華麗無比,這個房間只有一個人可以隨便出入,那便是萬森帝國的帝皇——林傑森!

此時房間裏面,林傑森正坐在一張椅子上,雙手托住臉龐,顯的有些疲憊,大臣們都認爲林傑森日理萬機,心身疲憊,但是他們都錯了,因爲林傑森並不是因爲政事而疲憊的,讓他疲憊的是兩個人,一個是林殤,一個是段羽。

林殤是林傑森和一名宮女的私生子,林傑森酒後亂性,看到那名宮女長的水靈,便是獸性大發,強-奸了那名宮女。

如果換成別人,估計還求之不得,努力的迎合林傑森,但偏偏這名宮女的性子比較保守,不停的阻攔這林傑森拼命的大叫。

不過,一個柔弱的宮女怎麼會是常年修武的帝皇的對手,最終還是被林傑森霸王強上弓。

事後林傑森沒有在意,也的確不用在意,皇宮裏面的宮女一抓一大把,根本沒有必要在意這麼一個宮女,反倒認爲自己強-奸她,是她的福氣,這樣想着,林傑森馬上被多如潮水一般的政事給淹沒,慢慢的淡忘了這名宮女。

幾個月後,林傑森無意之間聽到宮女們在談論,說是有一個姐妹竟然懷孕了,這樣的事情,對於整天無所事事的皇宮來說,的確是一個天大的新聞,林傑森一時好奇,便是詢問了幾句,然後滿臉怒氣讓人將那名宮女給捉拿歸來。

看到那名宮女的臉以後,林傑森纔是一下子想起來這名宮女,就是自己酒後亂性強-奸的那名宮女,然後不顧臉面,驅走所有的侍衛,宮女,然後給那名宮女鬆綁,請到上座。林傑森並不是喜歡上那名宮女,而是因爲那名宮女竟然懷孕了!她肚子裏面的,是林傑森的種!

林傑森因爲常年伏案處理政事,身體出了一種莫名的病,生育十分的困難,後宮三千名妃子,應是沒有一個人懷孕,而其他人都知道,但是沒有人敢說。有一次,一名妃子因爲伺候不好林傑森,被林傑森毒打了一頓,妃子氣不過,便在林傑森背後咒罵林傑森不能生育,上輩子作孽,這輩子報應就來了,被一名侍女聽到。

侍女悄悄的告訴了林傑森,結果令人震驚,林傑森直接處死了那名妃子,然後又處死了那名侍女,他認爲,這樣做就可以封別人的口,但是這樣做,更加證明了林傑森不能生育是一件事實,別人口上不說,但心裏清楚的很,不過在林傑森的淫威之下,終究還是沒有以訛傳訛,消息被他永遠的封閉在皇宮之中……

林傑森看到那名宮女懷孕以後,直接廢除了當今皇后,然後讓那名宮女當上的皇后,每天都是好生陪着,哄着,可是那名宮女從來沒有笑過,直到剩下了孩子,她纔是發自內心的笑了,笑着笑着就哭了出來,最後自殺在皇宮裏面。

那個孩子,就是林殤,雖然是一個私生子,但是是林傑森唯一的一個兒子。

林殤長得想林傑森年輕時候那樣,英俊瀟灑,但不風流倜儻,自從他知道真相以後,便是一心從武,那個時候,林傑森纔是發現林殤的天賦極好,說是天才都是有些委婉,便是不留餘力的請一些高手前來教導林殤。

林殤的天賦的確很了不得,年僅十九歲,便是晉級爲一星武狂,學會的玄階武技,更是多不勝數,整體實力,早已超過了一星武狂的境界,加上林傑森爲林殤每天吃的上好藥材,鬥氣精純,身體強悍,實在是比較變態,但是林傑森失算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他逼死了林殤的母親!

林殤自從晉級爲一星武狂以後,性格大變,變的冷漠,無情,嗜血,當即就宣佈和林傑森斷絕父子關係。林傑森身爲以爲帝皇,面子得到了極大的影響,便是派了三個武狂強者去教訓一下林殤,讓林殤知道一山還有一山高,只有在自己的羽翼之下,他才能夠囂張。

一個兩星武狂,一個三星武狂,沒有教訓到林殤,反倒被林殤給殘忍的殺死,林傑森這個時候纔是知道,自己的這個兒子,並不是自己想想的那麼簡單。

正好遇到年度比賽這事,林傑森便和林殤商量,只要林殤拿到比賽的冠軍,就同意放走林殤,從此斷絕關係,林殤想都沒有想就答應了,他現在只是想好好的修煉,追求武道極致境界!

另外一個段羽,林傑森不瞭解,所以派出了自己的親信,前去調查段羽的身世。


林傑森的親信沒有令他失望,僅僅花費了不到一天的時間,就已經調查出來段羽的全部身世。

“鬼面,說一下段羽的身世吧。”林傑森淡淡的聲音緩緩的說了出來。

“是!”房間的角落傳出了一道聲音,仔細看去,一道黑影矗立在那裏,一身黑色的夜行服,就只露出來兩隻眼睛,猶如狼一樣的目光,警惕性十足,如果不認真看的話,根本不是知道房間角落還站着一個大活人。

這名叫鬼面的黑衣人身材瘦小,個子中等,全身上下被黑色的布料所遮擋,一絲皮膚都沒有流露出來,僅僅露出來了兩隻眼睛,顯的十分神祕,鬼面是林傑森最忠誠的手下之一。


“段羽,出生在加納帝國雪玄山旁邊的幸福村中,全村一共一百三十六口,一共三百四十五人,其中全部都是農民,有少量的商人。”鬼面停頓了一下,接着說道:“段羽的母親是幸福村裏面唯一一個懂得醫術的人,樣子美若天仙,十分俊俏,以上山採藥,爲人治病爲生。”

林傑森擺了擺手,說道:“重心是段羽。”

鬼面一點頭,說道:“段羽十五年前出生,十一歲以前,像普通人一樣的生活着,但那一年,加納帝國皇后生日,王尋詔告天下,免費的讓人民進行測試,段羽身體裏面沒有一絲的鬥氣,測試宣佈失敗,而他的好朋友,黃力卻是測試成功,這次年度比賽上,就有黃力!”

“我不要聽這些,就說說段羽後來發生了什麼事情。”林傑森說道。

“段羽前去魔獸山脈的死亡森林中歷練,三年時間,和周邊小鎮裏面徐家三口關係不錯,三年後,徐立夫婦被殺,段羽惱羞成怒,手刃仇人,帶着徐立遺子徐曉虎回到了幸福村。”

“回到幸福村以後,正逢過年,馬賊猖獗,屠殺了幸福村很多人,段羽再次殺掉了所有的馬賊,其中包括兩個武師級別的馬賊。殺掉馬賊以後,段羽帶着徐曉虎,他的母親去了炎京城避難。段羽和徐曉虎也去了加納皇家學院學習。”

“具體的就這些。”最後,鬼面總結道:“段羽十一歲到十四歲,絕對是一個很大的轉折。”

林傑森擺了擺手,淡淡的說道:“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鬼面答應一聲,便準備離開。

“慢着!”林傑森眉頭一皺,說道:“這樣的人才,不能爲我所用,就留不得!”

被遮擋住的嘴巴輕輕抖動,鬼面殘忍的一笑,應聲說道:“我知道該怎麼做。”

“做的時候要乾淨利落,雖然我並不懼怕王尋,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好了,剩下的你應該知道該怎麼做了,下去吧。”林傑森擺擺手說道。




“嗯,已經定了下來。”唐山難得地露出了一絲滿意的微笑。

Previous article

楚烈到了他居住的房間,遣走了這裡的服侍他的下人,感受到他們已經離開后,楚烈就在這房間憑空消失進入他魂神之中的大禹界。這些天楚烈都一直在思索強大自己的道路該如何走下去,是來到這銀月大陸帶給他的激勵。看到這八部部主全部是王戰,有些隨從都是低階王戰,由此可見這銀月大陸面積雖小,可是整體實力強悍,遠遠的超過藍月大陸,這讓楚烈深深的感到一山還有一山高,如果不是勤加努力,很快自己就要被遠遠的落在後面。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