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九十八條開!!”白毅面色通紅,再次一聲喝道。

“九十九條給我開!!”霎時間這百塊靈石瞬間吸收殆盡,白毅一臉蒼白,臉上青筋暴露,豆大的汗水更是滾滾落下。

“轟!!”一聲悶響從體內傳出,白毅感覺體內之氣已然達到了一個臨近之點,他彷彿感應到了在腹中有一米粒般的大小存在,他意識到那是自己的內丹,現在他只要願意,隨時都能踏入聚靈境,但是他依舊壓制住了自己的突破!

“定要達到一百條升騰之氣!我乃是本源一脈,修行之路也定會將本源貫穿而行,因此這九十九條升騰之氣在我眼中他缺少一條主氣!

其二這方家二小姐說我若能開到百條升騰之氣會有更大的賞賜!我如今淪落如此,必須要借用其勢,才能走出困境!”


白毅緩緩而道,雙目之中爆發出了一抹堅毅。 兩次都被對方搶先出手,楊恆這次不等對方在出手,手裡的貫虹劍再次朝著岺海劈了過去。

白色的劍芒如一把高過百丈的利刃,以開天闢地之勢朝著前面延伸過去。

劍道的力量夾雜著狂暴的殺氣迅速將岺海鎖定,空間大道的力量也將對手給牢牢束縛。

在兩種大道力量的攻擊下,此時的岺海已經驚駭欲絕。

他現在才發現憑他領悟的空間大道的力量第一重,居然不能衝破周圍的空間束縛。那就說明楊恆領悟的大道的力量,已經遠遠的超過了他。

一個神人境中期的修士就能做到這般,實在超乎了他的想想。

「你再接我一招試試!」岺海一聲暴喝,身前驟然出現一具高過百丈的金甲傀儡。

「吼!」金甲傀儡發出一道低沉的怒吼,巨大的拳頭在胸口拍的砰砰作響,然後朝著前面沖了出去。

金甲傀儡每走一步,擂台都隨之青青晃動,抬手之間也彷彿蘊含著千鈞之力,可開山碎石。

「砰!」

金甲傀儡一拳揮出,狠狠地砸在劍芒上,將劍芒砸的寸寸碎裂,它又繼續朝著楊恆狂奔而去。

楊恆祭出撼天錘,一個巨大的錘影在空中乍現,遮天蔽日,呼嘯而下,朝著整個擂台壓了過來。

「砰!」

又是一聲驚天巨響,金甲傀儡被錘影砸的只剩下一道虛幻的影子。

緊接著,一支藍色長槍也刺到傀儡上,瞬間炸裂開來,將傀儡焚成灰燼,徹底消失在了擂台上。

楊恆身體被震得往後退去,剛剛停住的時候,身前凝成一個幾十丈大小的靈氣旋窩,迅速吸收周圍的陰陽之氣。

還沒到一個呼吸的時間,他手掌上的兩團精純的陰陽之氣,已經被他合二為一,朝著前面推了出去。

與此同時,他頭頂凝聚出一尊金黃戰將,朝著岺海發出一道神識攻擊。

「轟…」

陰陽之氣在空中炸裂開來,巨響聲響徹天地,隨即一股毀滅性的力量帶著強烈的腐蝕性席捲了整個擂台。

岺海中了神識攻擊回過神來的時候,立即祭出一個金斗將自己擋住,不過依舊被震飛了一百多丈。

等到氣浪散盡,楊恆的臉色已經變得蒼白無比。

他正要再出手的時候,看到岺海慢慢地從地上爬了起來,用虛弱的聲音,不甘心地說道:「我認輸!」

廣場上一片嘩然,神人境後期的岺海居然會主動認輸,他的對手可是比他低了兩個境界。

「難怪光明尊者會這麼看中楊恆,原地有如此實力!」

「不過他也差不多了,如果岺海再厲害一點的話,可能結局就不一樣了。」

……

楊恆獲勝,議論聲四起,不過片刻之後,廣場上就發出一陣陣為他喝彩的聲音。

擂台上的岺海此時臉色不僅蒼白,而且相當難看。

他的神識再強大一點的話,他剛剛中了對方的神識攻擊可能就不會失神這麼久。

也不會被對方那一招重創,那樣的話他或許還有取勝的機會。

但是現在他不敢再賭,要是對方還能發出一道神識攻擊,他很有可能會隕落在這裡。

而且他知道自己的實力要拿下第一的可能性不大,根本沒有必要用自己的性命去拼。

旁邊擂台上的祁勝韓早就將對手解決,他看到楊恆的神人境後期對方居然認輸,臉色出現一絲震驚之色。

不過他的震驚隨即又變成了玩味的笑容,陰狠地小聲嘀咕道:「你勝了也好,那我就可以在下一輪殺了你!」

楊恆吃下一顆丹藥,往四周看去,發現除了阮景天、於葉飛、項郎和祁勝韓之外,還有兩個神人境後期的修士。

七場比賽全都結束之後,本來還要決出前五名。

但是巨金商會的中年男子突然在看台上宣佈道:「我看大家在剛剛這一戰消耗不少,所以今天的比賽到此結束,明天的比賽就由你們七個混戰,決出第一名!」

那些圍觀的修士看到沒有熱鬧看了,全都往四周散去。

楊恆也從擂台上走了下來,同時又察覺到有人在盯著他。

他原本以為是凌雲尊者,轉頭看去,發現是進入下一輪比賽的,一個叫鄔梓的修士。

對方表情冷漠,眼神也有些空洞,讓楊恆心裡有些莫名奇妙。

他並不認識這個鄔梓,兩人也沒仇,但他從對方身上發現了一絲敵意。

楊恆無奈地搖了搖頭,抬腳朝著客棧走去。

在阮家的一個房間里,阮景天對弘文尊者恭敬地問道:「爺爺,您找我來有什麼事?」

弘文尊者看著眼前的這個孫兒,臉上儘是讚許的笑容:「明天有沒有信心拿下第一,把巨金商會的大小姐給娶到我們阮家來?」

「孫兒一定全力以赴!」阮景天表情堅定地回道。

「不驕不躁,不錯!」

弘文尊者點了點頭,說道:「但是現在情況有些變化,在明天的比賽里,你不能對那個楊恆動手。讓別人擊敗他就行。如果別人要殺他的話,你一定要幫忙把他救下!千萬不能讓他死」

「我今天看了他的比賽,實力還不錯,岺海都敗在了他手裡。要是萬一只有我和他兩人留在擂台上了怎麼辦?難道我要放棄饒素娥」阮景天問道。

「如果到時候只剩下你和他在擂台,你就把機會讓給他吧!我知道你對饒素娥一往情深。但是作為修鍊之人,兒女情長之事只是過眼雲煙,這次就當你為家族犧牲一次。你能不能做到?」

阮景天立即就變得失落起來,良久之後才重重地點了點頭。

弘文尊者接著拿出一個道符遞給阮景天,說道:「估計其他幾個家族的小子都會有一些保命的手段,你拿著這個道符,關鍵的時候可能用的到。」


「但是爺爺你不是說我們阮家現在出了一些問題,必須要跟巨金商會聯姻嗎?怎麼現在…」阮景天問道。

「現在這個楊恆正好可以解決我們陌家的問題,所以也不就需要聯姻了,凡事還要靠自己好。別人始終是靠不住!你記住按我說的話去做就行了。」弘文尊者叮囑道。

「孫兒明白了!」阮景天點了點頭,腦子裡卻滿是疑惑,一個神人境中期的小子到底有什麼本事,居然能讓他爺爺這麼忌憚。

翌日,廣場上看熱鬧的修士要比前幾天多了不少,而且十個擂台也已經只剩下了一個。

楊恆來到廣場不久,就看到饒素娥再次出現在了看台上,兩人的視線也很快交織在了一起。

饒素娥的臉色雖然比上次好看多了,但是楊恆在對方的眼神里,除了看到一絲激動之外,更多的是擔憂。

「難道她是在擔心我拿不到第一名?」楊恆心中暗道,全身的鬥志一下就被激發起來。 因爲沒有一絲靈識的緣故, 此時外面是何情形也不得而知,年辰一想到野性美麗的雲娜,將會因爲自己的逃避而慘遭巴立明毒手,心中就忍不住一陣抽搐!

拼了!

就是死,也不能讓雲娜落入巴立明之手!

呼的 一聲,年辰猛地遁出了混沌空間外。

這一突兀現身,將一旁已經化爲人形的巴立明嚇了一大跳!

這可惡的巫族,無論是方纔的猛然消失,還是如今的突兀現身,都顯得極爲神祕!

自己原本已經將方圓數千裏地用神識掃了一遍,沒有發現此人的蹤影,難道在這一瞬的時間,他能從數千裏外到達此地?

如此速度,也就是帝江祖巫纔可以做到吧!

年辰可不知巴立明此時心中所想,甫一現身,就欲展開四翼,遠遁而走。

突然,對面的巴立明面上顯出了大驚之色,接着一陣近乎無奈,還透着濃濃悲哀的神情浮於臉上,隨即,原本人類模樣的巴立明臉上,漸漸顯出了片片斑駁的鱗片,身軀一陣顫抖。

呼!

一條無比長大的蛟龍猛地現於虛空!

巴立明似乎已經沒有了撐起變身成人類的餘力!

那碩大的龍頭回轉,看向變身爲帝江祖巫的年辰,此時龍目中那股深深的恨意,更是有若實質!

年辰心中一陣顫慄,而體內另一個身影,應該是帝江祖巫的一絲靈魂,卻發出了一陣君臨天下的氣勢,戰意凌然!

感應到了帝江沖天戰意,巴立明龍目中一陣無比怨毒之色閃過,不甘地嘶吼一聲,隨即將巨大龍頭一沉,向下方湖泊內飛去!

行色匆匆,似乎迫不及待地想要進入甘淵內。

年辰未曾想竟然有此等好事,此時不走,更待何時?

四翼一展,只聽咻地一聲,年辰轉眼來到了湖泊邊上,粗大的爪子撈起地上依然昏睡的雲娜,隨即沖天而起,向臨瀑巫寨方向飛去!

和雲娜走了二十日的路程,年辰只微振四翼,臨瀑巫寨就呈現於下方!

落於小河邊上,年辰恢復了人類模樣,隨即將雲娜背起,向斜坡上爬去。

自己變身後的模樣,竟然是靖人族的祖先——帝江祖巫!


如此驚世駭俗之事,讓年辰此時也不敢輕易以變身後的樣貌示人了。

背起雲娜,剛走出數十丈,迎面走來了行色匆匆的芒睚長。一見年辰,精瘦的芒睚長眼中隨即升起了無比崇敬的神色,快步向前,對年辰深深一躬:

年辰大人,你們回來了!

咦,雲娜這是怎麼了,是不是受傷了?

聲音急切。

年辰一見芒睚長,隨即止住了腳步:

嗯,芒睚長兄弟來的正好,煩請你將雲娜送回他的住處,我找盧梭大人有些事情,雲娜只是暈過去,沒有什麼大礙。

隨即不等芒睚長迴應,年辰將背上的雲娜放於地上,隨即手指雲娜,以目示意一旁的芒睚長,而自身卻向臨瀑巫寨旁的懸崖處急速爬去。

當年辰爬上那懸崖峭壁上的石洞時,天巫盧梭那枯槁般的身影兀自靜靜地盤膝坐於離洞口不遠的石階上,辛無常此時不在洞中。

當年辰進入洞中的一刻,盧梭那緊閉的雙眼才緩緩睜開來:

年辰大人終於回來了。

年辰一怔,隨即無奈地對盧梭道:

天巫大人,今後直呼我的名諱即可,這大人二字,晚輩還真是無法坦然接受呢!


好吧,那老夫今後就直呼你的名諱吧。



“正義是會戰勝一切的!”

Previous article

這個時候,李掌櫃親自帶着兩個小二端着菜餚過來了,毫不客氣的把林雲叫的飯菜都撤了下去,又把這一桌慢慢的上好飯菜,眼神裏帶着一絲好奇,說道:“二小姐,這位公子,這都是南方有名的菜餚,請慢用。”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