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蘇大少一看對方有三個人,又不想在經濟艙待着,所以只好被迫買了四張頭等艙的機票。不過好在幾個人根本不用過安檢,又一次偷偷的經過了特別通道。要不然皮蛋還真的得託運了不可。

上了飛機,夏羽斐等人才注意到這架飛機居然是倭國的民航客機。孫甲第是第一次坐飛機,勁頭十足的這邊摸摸那邊碰碰,又很大聲的問道:“哎呦我滴媽哎,這飛機是叫那啥,波音757吧。”

龍七翻了白眼,他最恨這種沒文化的傢伙,直接回答道:“沒文化就不要裝!這叫好像叫F-117!懂不懂。”

夏羽斐一聽馬上驚訝的看着龍七,問道:“這個你都知道?我一直以爲F-117是武裝直升機,想不到是民用客機。”

坐在頭等艙的沙發上,蘇安然正在感嘆出錢享受就是不一樣的時候,突然見龍七很猥瑣的笑了笑,然後在孫甲第的耳邊嘀咕了幾句。

正在對着空姐流口水的孫甲第開心的低聲問道:“真的管用?”

龍七拍着胸脯打保票道:“那是!”

只見孫甲第對着那個空姐說道:“hi,miss,back home?”

蘇安然看了又好氣又好笑,想不到這貨居然想勾搭倭國的空姐。但是更讓蘇安然想不到的是,那個倭國的空姐居然不理睬孫甲第,反而對着自己笑嘻嘻的開始搭話。

龍七和孫甲第都覺得實在太沒天理了,這女人瞎了眼了,居然喜歡娘娘腔!而夏羽斐則是一副看好戲的摸樣。

想不到蘇安然的回答更讓所有人無語,他揚起了一個迷人的微笑後,用很純正的英倫腔說道:“you the son of bitch,no,you the fucking bitch。”

這一段話,讓那個倭國的空姐立刻捂着臉落荒而逃,在接下來的飛行過程中再也沒有見到。而孫甲第更是不知道從哪裏學來首讓人無語的歌詞在那邊叫喚:“風在嘯,馬在吼。。。強姦她,就地強姦她!”

衆人都無語,立刻看天看地看飛機,就是不看他。不認識他,我不認識他。。。

飛機準備起飛的時候,那段提示綁安全帶還是用天朝語言。倭國矮子的天朝文雖然有點怪調子,還算聽得懂。空中小姐過來檢查安全帶,龍七居然不知道哪裏來的膽子,順手在她屁股上擰了把。

正當幾個男人以爲這個空姐要大喊“雅蠛蝶”的時候,想不到這個長得不錯的小妞居然還對着龍七笑了笑,然後走開了。

“哈哈,蘇先生,你看這個倭國的小妞是不是特別賤,居然還對我笑,難怪她們成天在公汽上被騷擾。”

兩個多小時的飛行,實在沒有什麼亮點。龍七在第一次得手後就遲遲沒有再動手了,蘇大少無聊的玩着他的水果5S,孫甲第在最初的興奮勁過後就開始打起了呼嚕,而夏羽斐則乾脆進入幻界之境打坐吸收真氣。

隨着刺耳的呼嘯聲飛機在倭國首都–東京的土地上開始滑行,四個人同時邪邪的笑了起來,隨後蘇安然第一個起身,佯裝是要取行李箱,順便將夏羽斐掩護住。

夏羽斐拿出一個由龍三那邊特別製作的遙控高爆塑膠**,偷偷的裝在座位底下。而龍七和孫甲第也做了同樣的動作。

這個遙控的高爆塑膠**據說可以炸掉一棟樓還有的多,這是四個人來倭國後做的第一件事情,破壞下機場。

出了機場,接機的是龍三,卻沒有看到龍九和葉若秋。

“怎麼就你一個?她們兩呢?”上了車後,夏羽斐好奇的問道。

“剛出機場就給幾個不知死活的矮子調戲,結果就。。。你們懂得。現在估計去找麻煩去了。”龍三笑道。

夏羽斐緩緩點頭,像龍九這樣的個性誰惹上了都沒好果子吃,還要加上一個葉若秋。看來她們兩個今晚就會給這些矮子好好的上一課。

車開出了一公里左右,蘇大少掏出了一個遙控器,邪邪的笑了起來又遞給夏羽斐。後者同樣笑的猶如一個惡魔般,狠狠的按了下去。

後方傳來轟然大響,一朵巨大的黑雲騰了上來。龍七哈哈大笑:“這個東西牛X!哇哈哈哈,這下夠這些矮子喝一壺的了。”

“哎呦鵝滴神啊!這,這是***爆炸啊!”孫甲第很沒文化的驚歎道。

龍三通過後視鏡也看到了剛剛一幕,嘴角浮出了一絲開心的笑容。而兩個始作俑者更是笑得如同兩個惡魔一般。

倭國,我們來了。矮子們,洗乾淨給爺爺等着吧! “龍三,東京這邊有些什麼地方是比較出名的?尤其是和倭國的黑道有關係的?”夏羽斐開口問道。

龍三通過後視鏡看了眼坐在後排的夏羽斐,有些興奮的說道:“你們座位下面,有個小冊子,東京著名的建築,風景點,金融商業中心等都在上面了。還附送了地圖。”

“那麼靖國神社在哪裏?”夏羽斐又問道。不過這次,幾個人的眼中都亮了起來。


“殺殺殺,我們去那邊把那些骨灰給砸了,把那個地方給炸了。”孫甲第很是激動的咆哮道。龍七和蘇安然也立刻來了興致,興奮的附和着。

只有龍三搖了搖頭說道:“不行,我們不能於一開始就動那裏。那裏除了警備很嚴不說,如果動了,全倭國肯定會戒嚴,對我們另外的行動不利。”

“那麼我們去參觀一下怎麼樣?”蘇安然提議道。

夏羽斐不解的看了一眼蘇大少,不僅是夏羽斐,其他幾個人都像是才認識蘇大少一般,驚訝的看着他。

雖然靖國神社是一處比較有名的風景,但是去那邊參觀的中國人極少。那是廢話,中國人去那裏參觀的,不怕塌祖墳麼?

所以當蘇大少提議去參觀的時候,幾個人都有些驚訝的看着他,不知道這個傢伙葫蘆裏賣的什麼藥。

不過蘇大少看來是懶得解釋,一副天機不可泄露的摸樣,讓幾個人恨的簡直牙癢癢,有種想掐死他的衝動。

孫甲第更是使出激將法說道:“想不到你個死人妖還是個賣國賊死漢奸啊。”

此話一出,蘇大少立刻用拳頭回答,兩人一個副駕駛位置,一個後排鬧得很歡。讓坐在一邊的龍七嘀咕道:“歡樂多的少年。”

結果,龍七很不幸的成爲兩個歡樂多少年的共同攻擊目標。

等鬧了差不多了,龍三才冷冷的道:“那就明後天安排下,去那邊看看吧。記住了,各位,我們就是來鬧事的,所以不管什麼情況下,在自身安全的前提下,有機會就搞他嗎的一下!

等會我們先去駐地拿你們需要的傢伙,然後去吃飯。還有,這次儘量不要用冷兵器,讓矮子們誤以爲是其他勢力的恐怖襲擊。”

幾個人都狠狠的點了點頭,孫甲第還很有興致的說:“那啥,我能不搞他MA的一下麼?我想搞矮子的姐姐或者妹妹一下。”

衆人:“。。。。。。”

過了一會,蘇大少很感慨的望着車外的東京說道:“東京發展不錯嘛,不好好的炸幾下對不起國家對不起黨啊,更對不起生我養我的父母啊。”

龍七也湊了上去看車外的風景,驚叫道:“我靠!你們快看路上的妞,天氣這麼冷了還穿這麼少,小爺我一定先OOXX她二十來個殺火。”

孫甲第又一次擡槓道:“二十來個?你行麼?小心不舉啊!或者得上什麼暗毛病。”

“滾!”龍七咬牙道。

到了所謂的駐地,是一個很大規模的小區內的一棟樓,某層單位,附近住的都是倭國矮子們。整整一個樓面就五個大男人住,原本還有兩個女生的。不過那對活寶下了飛機就去鬧事了,所以暫時沒聯繫上。

這次上面可是下了血本了,長短火器無數,爆破的**和蘇安然要求的毒氣彈也應有盡有。夏羽斐當然將這些都放入幻界之境中,惹得尤哇哇大叫:“我靠,夏小子。你這是準備將我這裏給炸平了不成?”

夏羽斐當然沒有理睬他,又給每人發配了兩把0.375****,這種號稱手槍中的“袖珍炮”幾個人或多或少都聽過它的大名。


就連孫甲第也多少知道點,雖然這貨不會開槍,但是同樣的得到兩把****加上十來個**。還有一套特質的西服,據說這種西服可以起到防彈放火的作用。

五個男人都在西服裏套上了槍套,插好了自己的手槍,腰帶上一排掛了10個**。腿上綁了一把3寸的小匕首。然後衣冠楚楚的出門,覓食去也。

龍三在這邊有一個對外的身份,是某株式會的經理級別,其實那個株式會是天朝安排在這邊的幌子。而龍三也利用這個身份在倭國執行過很多次的任務,所以也算是半個倭國通。

這次他帶着四人去吃飯的地方就是一個在東京上層中很有名氣的茶亭,那個地方搞得和天朝的祕密妓院一樣,不是熟客還進不去。

幾個人坐下後立刻有穿着和服的藝妓來助興,龍三笑嘻嘻介紹道:“這是倭國最特殊的餐館,隱蔽,又貴,而且享受好。所以,倭國那些官方的人不在茶亭吃飯,就作不出決定來。酒色權利交叉,就是這種地方了。”

幾個人都很瞭然的點了點頭,龍七雖然只有十六七歲,但是似乎是幾個男人中最放得開,也是最猴急的一個,他提起一個穿着和服正扭得很風騷的藝妓,放在大腿上胡亂的摸了一遍。

夏羽斐微微皺眉,看着龍三問道:“就由他去?這邊安全沒問題?”

龍三點頭,微微一笑道:“由着他吧,反正不是國內,對這種矮子要什麼客氣。至於安全,這裏從來沒發生過偷聽客人談話的事情。這是他們的職業道德。”

“矮子還有道德?”龍七很不客氣的說道。

吃喝玩樂到了半夜,結果忽然聽到附近的某件房間鬧得聲音很大。幾個人的聽力都異乎常人,自己聽到矮子們在用鳥語爭論,不過似乎只有龍三和龍七聽出了點端倪。

“他們是什麼人?在說什麼?”夏羽斐皺着眉頭問道。

結果龍三的臉色幾乎冷的要附上一層霜,說道:“日本右翼青年社的幾個頭子,在聚會。在鼓動上釣魚島造燈塔什麼的。”

孫甲第最爲熱血,一聽正好是關於時下最敏感的話題,立刻要抄着傢伙往門外衝,結果被夏羽斐一把拉了回來,見他還是紅着眼睛要衝出去又毫不客氣的抽了一耳光。

“冷靜點,等會有的他們受的。。。”夏羽斐邪邪的笑道。

蘇安然和龍七聽完彼此看了一眼,眼中盡是興奮與期待。

夏羽斐轉頭看着龍三問道:“他們什麼時候走?”

龍三看了看錶答道:“快了,這裏的規矩,不許留客過夜的。最晚午夜十二點就得走了。”

夏羽斐看了看時間,已經十一點了,當機立斷的說道:“我們先走,去外面等那幫矮子。”

幾個人都點頭,龍三買單走人。經過那個房間,五個人都瞟了幾眼裏面的情況。那個幾個長得歪瓜斜棗的雜種,上次也就是他們上釣魚島畫膏藥旗吧?這次,他們所謂的青年社準備辦喜事吧。不過,是白色喜事。嘿嘿。。。 幾個人回到車上,靜靜的等着那羣矮子出來。夏羽斐更是隨手變換出那把在S市鎮洪街撿來的苗刀,拿在手上細細把玩着。

“不是不讓用刀麼?大哥,你咋又用刀子咧?”孫甲第好奇的問道。

夏羽斐沒有正面回答,而是看着龍三問道:“這些矮子帶槍?”

龍三搖了搖頭:“雖然他們和黑幫有關係,自己不是黑幫,不帶槍。就算是黑幫,也沒多少槍。倭國的槍支管理是世界上最嚴的。”

這話一出,蘇安然立刻嘿嘿的笑了起來:“嘿嘿,那他們這下完了,就算人再多,沒有幾桿槍,還玩個屁啊!要知道宇文家的那個傢伙這次可是弄了二十噸***啊!二十噸啊,夠讓他們的富士山都成平地了。”

這邊還在說,那邊幾個矮子已經出來了,居然五個人帶着五個妞出來。龍七看到這一幕嘀咕道:“居然還能出臺,爲什麼沒人告訴我。早知道送幾個回宿舍,辦完了事情剛好回去享受。”

“我還是處男,我的第一次要給我媳婦。”孫甲第小聲說道。

“滾!剛剛誰說要先給蒼老師的?”龍七鄙視道。

“不要鬧了,龍三,跟上他們。”夏羽斐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淡淡的說道。

那十個人上了一輛H標誌的商務車,蘇安然還很好奇的自言自語道:“擠得下麼?他們。”


遠遠的跟着他們,到了一個高檔的住宅區,龍三很有經驗的說道:“估計那羣矮子是發情了。要開什麼多P的派對了,矮子經常玩這種派對。”

龍七和孫甲第聽後都哼哼的嚥了口唾沫。

那輛商務車進了進了一間別墅的大門。夏羽斐他們的車遠遠的停在了路邊的停車位上。幾個人下了車後十分迅速的跑到了別墅大門附近,期間還繞過了兩個監控。

很容易的就翻進了牆裏,院子里居然連看門狗都不養一隻,這讓孫甲第鄙夷道:“居然狗都不養,這不是等着讓我們嫩死麼?虧我還想第一時間制服狗去呢。”

摸進門,一樓空空淡淡的沒有半個人影,上了二樓後那幾個矮子都聚集在大主臥中。

夏羽斐用神識往大主臥裏探去,只見房中三個男的抱着最漂亮的那個妞在拼命的上下彈。剩下的四個女的雙頭燒蠟燭的在玩剩下的兩個男的。

“上!”夏羽斐冷冷的一句,邊上早就等得不耐煩的孫甲第率先一腳踹開了房門。裏面的一幕讓孫甲第和龍七看的眼珠子都要掉在地上了,就連蘇安然也很適時宜的吹了聲口哨。

幾個矮子還想反抗,結果夏羽斐手起刀落,將第一個砸向他們的拳頭砍落在地。其他人都拿出了****對着房裏的每一個人。

高檔住宅區的好處顯示出來了,周圍的空地都夠大,樹夠多,隔音效果夠好。

夏羽斐淡淡的掃視一遍房中的每一個人,冷冷的問道:“誰是頭?”

幾個男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敢吭聲。夏羽斐邪邪的一笑,帶着強烈的嘲笑語氣說道:“你們不要告訴我,你們聽不懂中文。堂堂青年社的主要幹部聽不懂中文,那就是笑話了。我們來,只是爲財,給錢,我們就走。”

話音才落,一個死胖子神氣了起來,說道:“我就是青年社的首領,你們要多少,開個價錢吧。”

想不到他才說完,夏羽斐立刻玩起了變臉,陰沉的問道:“你是頭?”見胖子點頭,又道:“那其他四個就沒用了。”

餘下的幾個人哪有不明白夏羽斐話中的到底,在他話才說完的時候,那四個人已經成爲了亡魂。而那五個女人那裏受得了這樣血腥的一幕,直接昏了過去。

孫甲第似乎覺得這樣讓矮子死的太痛快了,又結果夏羽斐手中的苗刀,將四個矮子砍成了七八段,這一舉動讓夏羽斐等人都大跌眼鏡,想不到擁有狂野之氣的他真的如此野性,似乎在孫甲第的眼中,這些矮子真的不是人,而是一灘死肉。

砍完人的孫甲第似乎還不覺得過癮,又朝夏羽斐看了看。後者哪能不知道他的想法,微微點了點頭,結果孫甲第又異常血腥的將五個女人和那個小頭目都砍翻了,整個屋子裏就好像是一個人間煉獄一般,到處是帶着血的肉塊和內臟。

這樣的情景,就算是見過大場面的幾個人都覺得有些不適應,蘇大少更是打了個噁心,最早離開了房間。

回去的路上,幾個人都沒有興致聊天,而且把副駕駛的位置讓給了孫甲第。因爲這貨身上都是血漬,幹了之後黏在身上視覺上更加富有衝擊性。

幾個人回到駐地後發現那兩個女人居然都沒有回來,而且手機依舊打不通。照理說,龍九是認識這邊的,不會不回來的。

不過還好,在大家都有些擔心的時候,龍三發現他的房間裏留了張紙條,是龍九寫的。上面簡潔明瞭的寫着:分頭行事。


原來是這個畜生,雖然李浩不想惹事,但麻煩總是找上自己,那就不要怪我了,你自找的,李浩大步的走了過去,沒有說話,而這史密斯張傻到了居然等着捱打,沒有逃跑。

Previous article

淌著,它在滋潤和呵護著蕭晨受傷的肌膚。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