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原來是這個畜生,雖然李浩不想惹事,但麻煩總是找上自己,那就不要怪我了,你自找的,李浩大步的走了過去,沒有說話,而這史密斯張傻到了居然等着捱打,沒有逃跑。

一拳放倒,沒有第二拳,身後的幾個保安,見狀撲上來,還沒有出手,就被李浩的閃電的攻擊放倒,幾秒鐘的時間,史密斯張跟他的爪牙就在地上痛苦的哀嚎。

“我的芳姐,想辦法,把我的學籍弄回來”李浩微笑着說道,打完人以後微笑是李浩的發泄的表現,而且李浩相信翟芳有這個能力,翟芳有一個十分牛叉的老爸,不過一個大學而已。

“不用着急,我們去校長室看看,”翟芳挽着李浩的胳膊一邊說着一邊往校長室走去,好像剛纔的那兇殘的一幕根本就沒有發生一樣。而且這史密斯張這幾天來囂張的讓人討厭,早就惹了衆怒,一時間沒有人上去扶起史密斯張。甚至有人想上去在來幾腳。

“您好, 您是這裏的校長,我是刑警隊的翟芳,這個同學叫李浩,我接到報案,他的學籍被惡意的取消了,所以來調查 一下”,翟芳一邊說着一邊亮出了自己的警察證件。此時翟芳跟李浩保持了相當的距離,看起來還真像警察跟一個學生的樣子。

“怎麼會有這樣的事情,”張校長十分生氣的說道,連忙接通了教導處的電話。

“我是張校長,給我查一下一個叫李浩的新生爲什麼學籍被取消了”張校長很氣憤的說道,尤其是被一個警察這樣的盤問,但張校長對女人還是感興趣,這不一邊說着話,還示意翟芳坐下,順便很大膽的用眼睛肆意的蹂躪了一下翟芳的全身。

“張校長,這事情是令公子史密斯張做的,說這個學生有問題,就給除名了,”電話裏邊有些顫抖的說道。

“什麼,這個不掙氣的兒子,真是荒唐,按照規定,被除名的,就只能下一年在上了”張校長有些爲難的看着翟芳跟李浩說道,畢竟是自己的兒子,怎麼也要留個面子吧。

翟芳這個生氣啊,看來只有找自己的老子了,就這樣當着張校長的面,撥通了燕京市教育局的局長翟東的電話。簡單的幾句話就說完了。

很快張校長的座機就響了起來。

“喂,您好,我是燕京大學的張校長。”張校長微笑的說道,根本就沒有看來電顯示到底是誰的。

“翟局長,是您老啊,真是幸會啊,好,好我馬上就辦,您放心吧”張校長一邊說着一邊就站了起來,微笑着連連的點着腦袋。

“都是自己人嗎,放心好了,馬上就辦”張校長放下了翟局長的電話,微笑着看着翟芳說道,沒有想到眼前的人居然是翟局長的千金,心裏一陣後悔,幸虧沒有什麼過激的舉動。要不然後悔都來不及了。

就這樣李浩就進入的燕京大學,雖然是憑藉這翟芳的力量,但李浩從來就是這樣,女人不僅僅是用來辦事的,既然有實力,爲了自己的男人也可以稍微付出。

李浩摟着翟芳的***,在樓道里狠狠的親了一口,算是對翟芳的報道吧。

“美女爲了報答你對我的照顧,罰你給我找一個小屋,算是我們的房子,裏邊什麼都可以沒有但是大牀一定要有”李浩看着性感迷人的翟芳微笑着說道。 “你想的美,我幫了你,你應該補償我,卻讓我給你辦事,你懂不懂憐香惜玉, 遊不出你掌心的海

就在此時一個人跌跌撞撞的走了進來,這個人是史密斯張,看到了李浩跟翟芳那曖昧的樣子,雖然很氣憤,但看到了李浩害怕的不得了,生怕李浩那力量無比的拳頭在打在自己的身上,自己好不容易站了起來,在那裏足足躺了一個多小時。

史密斯張遠遠的躲着李浩走了過去,撲進了校長的辦公室。

沒有多長時間裏邊就傳來聲音。

“你個臭小子,你就認栽吧,人家有後臺,這些後臺不是我們能夠惹得起的,”張校長在屋裏邊很氣憤的教訓着自己的兒子。

李浩在外邊聽得很真切無奈的笑了笑,摟着翟芳的***,往外走去,看來這人,必須要有錢,有女人,誰知道哪個女人會發光。

就這樣李浩算是進入了燕京大學的學校,要知道燕京大學時華夏國的很有名的學校,裏邊曾經過很多國家領導人。

118學生宿舍裏邊,李浩有些無聊的坐在自己的鋪位上,大學的宿舍不錯,是兩間的大房子,一間是休息室,上下四個人的鋪位,一間是工作學習娛樂的房子。

現在是休息的時間,加上李浩四個學生都在。相對於其他的學生李浩顯得相當的成熟,就跟一個老大一樣,而且是五毒俱全,抽菸喝酒,這不李浩給哥三個正發煙。

“兄弟們,抽一支,算是認識了 ,我叫李浩,你們叫我李哥就行了”李浩相當無恥的說道。

除了李浩的三個人,一個叫高峯,家是農村的,十足的一個書呆子,是一路考上來的,另一個叫王飛,雖然也是城市孩子, 辣手小毒妃 。還有一個個頭稍微矮一些的,叫張敦,人跟名字真是很相配的。


這裏的人就李浩高大威猛,十分男人的一個,其他的三個人整個書呆子一個,營養不良的樣子。很容易這三個人就接受了李浩的提議。還按年齡分出了老大老二老三老四。

李浩老大, 高峯老二,王飛老三,張敦老四。

“哥幾個,爲了表示慶祝,我請你們喝酒”李浩拿出了老大的派頭說道。

“老大,這就不用了吧,”高峯有些很會替李浩着想的說道,本來想說錢要省着花,但是表達能力有限,沒有說出來。

就在此時,宿舍的們被打開了,一個穿着火辣的女人風火輪一樣的闖了進來。

“李浩你給我出來,幾天了也不見你來找我,”個女人是王曉敏,自從在飛機場分手以後,就沒有見過面,王曉敏心裏這個氣啊,忍不住就自己跑到了男生宿舍。

一時間這幾個李浩的舍友都張大了嘴巴,沒有想到李浩這麼拽啊,上學以第一天就被美女追了過來,看來這老大真不是吹的。

“小敏,我正想找你,準備跟我的舍友正式介紹你,而且今天我們去聚餐,”李浩一邊說一邊衝着高峯使眼色。

“是啊,嫂子,我們正想去找你,沒想到你就來了,”高峯看到了李浩的眼色,也就很配合的說道,可以說這是高峯第一次撒謊,沒想到表達的這麼痛快,有些鬱悶,看來自己是天生的搞女人的材料。

聽到高峯的一聲嫂子,王曉敏的心裏甜蜜蜜的,剛纔的怒氣一掃而光,微笑着看着李浩,走到李浩的身邊,挽住李浩的胳膊。

“你早說嗎,人家好擔心你呀,那我們趕緊出去吧,過一會可就要上課了”王曉敏有些着急的說道。有這樣刺激的事情,王曉敏早就抑制不住了。

李浩看向高峯三人,尤其是王飛露出了很勉強的笑容,李浩知道這三個人好不容易考上了燕京,怎麼可能第一節課就逃課,這怎麼能夠對的起自己的父母。

“小敏,這樣好不好,我們先去上課,放學後我們去喝酒唱歌”李浩很是理解這三位室友,既然走到了一起,就不能扔下不管,而且李浩也想有一批兄弟,人海茫茫,有了兄弟,就不會感覺孤單了。李浩雙手摟着王曉敏的***很溫情的說道。

現在王曉敏已經被李浩給融化了,哪裏還不同意,尤其是李浩那寬大厚實的胸膛讓王曉敏感覺到很踏實很安全,這是自己的男人。王曉敏不住的點着頭。

“老大威武,老大威武”王飛見事情已經解決就很自然的喊了出來,對老大的佩服到了空前的地步,能泡到這樣的美女沒有人不會羨慕。

“好了,在不上課,就要遲到了”李浩大聲喊道。

果然這一句話管用,高峯王飛,張敦一聽到要遲到了,一下就崩了起來,哪裏還顧得上其他的,早就跑了出去。此時宿舍裏邊就剩下了李浩跟王曉敏。

王曉敏使勁的黏住了李浩,很不想離開。

李浩有些無語的,儘管很想就這樣把王曉敏給上了,但現在不合適,還是要做一個好學生。

“走吧,美女,給他們做一個好嫂子啊,”李浩狠狠的拍了王曉敏那性感迷人的翹臀一下,惹得王曉敏嬌笑連連。

文祕一班的教室裏,所有的學生都在聆聽着班主任的教導,班主任名叫謝紅,五十多歲的年紀,從那逝去的容顏上看,很能想象到這個老師當年也是一個美女。

讓李浩沒有想到的是,這個文祕班,就只有李浩等四人是男生,其他的學生都是女生,一種進了女兒國的感覺。看着這些花枝招展的女人,李浩的眼睛有些迷亂了,蒙了,到處都是女人,碩大的峯巒,無數的翹臀,沒有過的感覺,以前總是感覺女人少,現在發覺女人多了也是一種受罪啊。

而自己的舍友高峯等人更加的無法控制,差不多這口水都掉在了桌子上。 爲了表示對男同學的尊敬,下面我宣佈,李浩是文祕班的班長,李浩同學站起來讓大家看一下。

什麼自己成了班子,這個無語這,李浩可不想被人當猴子耍,但也不能這樣公然對抗自己的老師,不然以後逃課就沒人打掩護了。很無奈的站了起來。本來李浩就是一個十足的帥哥,一米八的個頭,結實的肌肉,整個一個健美教練。


“哇塞,美男啊,要了我吧,給你初夜”一時間李浩的站起來,引來了無數女人的驚叫,甚至有些女同學居然當衆脫下了內褲扔向了李浩。要不是高峯等人挺身而出,估計李浩走出去,渾身上下都是女人的內褲。

李浩這個無語啊,就算是崇拜自己,也不用這樣, 看來女人就是掃貨,那內褲顯擺,真他媽夠騷的。

就連講臺上的謝紅老師都有些無語,但過來人,很理解現在的年輕人,不讓他發泄很容易出事,讓她發泄吧,也容易出事,大學畢竟是大學,很多都開發了,甚至有的大學沒畢業就生孩子了。

“李浩說兩句吧,就當對你的粉絲一個回敬吧”班主任謝老師微笑着說道,沒想到自己班裏還有這樣一個帥哥。

“晚飯我請,都跟着我去聚餐,”李浩很爽快的幾個字,瞬間就有爆發了。

“帥哥,還很有錢,這樣的男人很難找了”一時間教師裏邊沸騰了,就連班主任謝紅都沒有想到李浩會這樣說,無語啊,想不到如今的男生也這麼瘋狂,看來這個李浩是過上了桃花運的癮了。

大學的課程很容易結束,在衆多美女的簇擁下,李浩等人來到了學校門外的一個比較上檔次的酒店,李浩跟王曉敏就跟金童玉女一樣被衆多女人簇擁着,而令李浩有些鬱悶的是, 沒想到自己是得了芝麻丟了西瓜啊,這高峯三人算是班裏唯一的男生,如今也被女人簇擁着,成了搶手貨,連個頭有些矮小的張敦也被女人給搶了,這都什麼世道。


三十多號人,要了整整四桌,也不錯,一張桌子上一個男生,李浩更加的無語了,而且李浩想的很遠,看來這三個舍友要倒黴了,估計 很快就會精盡而亡啊,算了還是自己犧牲一些吧,多搞定一些女人。

“爲了我們能夠相聚這一起,都幹了”李浩拿起一瓶啤酒說完,就直接往嘴裏倒起來。本來都是一些學生,哪裏有李浩的人生經歷,一些人甚至是頭一次喝酒,根本就喝不下去。見李浩一下就是一瓶,尤其是這些女生,都歡呼了起來。

“我到是哪裏傳來鳥叫聲那,原來是這裏,都他媽安靜點,吵到老子了”一個看起來樣子很兇的人從一個包間走了出來,身後還跟着幾個凶神惡煞的年輕人。

“這人是大二的老大,名叫李雲,而且還是李氏集團的未來的繼承人”身邊的一個本地女生小聲的嘀咕着。

沒想到在這裏碰上了自己的親人,李浩還上下的打量着李雲,果然跟自己有幾分神似,不知道這沒有見面的老爹是什麼樣子,而且李浩對李氏集團有着很深的仇恨,憑什麼拋棄自己的母親,憑什麼自己就受了十幾年的苦。李浩要拿回屬於自己的東西,要讓這些人知道自己的存在,沒有李氏集團一樣生活的很好。

“兄弟,把嘴放乾淨些,這裏好像是公衆的地方,如果影響到你,你可以離開這裏”李浩面對着李雲針鋒相對的說道,

一時間所有的人都替李浩捏了一把汗,尤其是李浩的幾個舍友,也紛紛的站了起來,起碼也是一個男人,手裏拿着酒瓶子就站到了李浩的身後。這也是沒有辦法,被逼的,這不所有的女人都看着李浩,誰也不想這女人面前被看扁了。

李雲睜大了眼睛,沒想到面前的大塊頭居然敢這樣跟自己說話,想想自己也是跆拳道十段高手,手底下也是亡魂無數。


“我很佩服你的勇氣,小子,我會讓你知道什麼叫囂張的,哥幾個上,把這小子廢了”李雲一聲大喊,指揮着自己的手下。

這幾個手下也是跆拳道高手,一時間擺開了架勢,隨着一聲大喊,一個很凌厲的劈腿砸向李浩。

一時間所有的女生都閉上了眼睛,害怕自己看到心目中的帥哥被這一腳大的鼻青臉腫。害怕聽到李浩的慘叫聲音,很想把李浩叫回來。 神偷化身

一聲慘叫傳來,衆人看去,倒在地上的居然是李雲的一個手下,這個手下這條腿算是完了,很無力的躺倒這地板上。

看到這一幕,剩下的幾個人,心裏有了恐懼,幾聲大喊,同時衝向了李浩。李浩根本就沒有放在眼裏,緊緊是一拳一腳,任意的揮灑,腳來我出腳,拳來我出拳,巨大的力量傳遞到這些打手的身上,很快麻痹,到底,失去了直覺,隨之而來的是巨大的痛苦。

這也是李浩只用了幾分力道, 畢竟這裏地酒店,打碎了東西要賠償的。儘管李浩可以讓李雲買單,但李雲花的錢也是李氏集團的,就這樣扔了 有些可惜。

李雲驚呆了,沒想到這個人如此的厲害,從來沒有聽說過有這樣一號人,大一的學生,這也太恐怖了嗎,簡直就是逆天的功夫。

李雲不相信李浩會是鐵打的, 就憑自己的十段高手,就算是鐵人也給你留下痕跡。李雲脫掉了上衣,露出了身上結實的肌肉。

“我說小子,你就是脫光了,也不管用”李浩有些無奈的說道,當着這麼多女生脫衣服,是不是有些流氓啊。連自己都沒有這麼做,讓你小子這麼做了,雖然是親戚,也要分清楚一些。

憤怒,還是憤怒,李雲揮舞着粗壯的大腿用極快的速度向李浩的要害部位踢去。對這一腳李雲是給予了很大的希望。 眼看這一腳就要揣在了李浩的腦袋上,這一腳對於李浩來說根本就沒有殺傷力,李浩很隨意的揮出一拳,直接就打在了李雲的大腿上。

隨着一聲慘叫,李雲被李浩巨大的衝擊力,直接就打飛了,沒有來得及體會腿上傳來的痛苦就直接暈了過去,實在是太痛苦,嬌生慣養了十幾年,哪裏受得了,而且這李雲這跆拳道的十段,也是有很大的水分,要是論實際的水平,連這幾個手下都不如,只是爲了給李雲戴高帽子而已。

一時間所有的同學都張大了嘴巴看着李浩,沒有想到李浩不僅有錢,是帥哥,還是一個武林高手,這些女生們,不論是長得漂亮的,還是醜陋的,都有了想獻身的想法。

這讓王曉敏看了是極大的吃醋。使勁的擰了一把李浩的胳膊。算是提醒一下。

“帥哥,看到了吧這些女生,你可以隨便挑了,只要你願意,估計一晚上換幾個也沒有問題”王曉敏醋勁十足的說道。當然這也只是氣話,看到自己的男人這麼厲害,心裏自然高興了。

“哇,老大,你真是神勇啊,有時間教教我們,好跟着您鞍前馬後啊”室友高峯看到了李浩只是隨後 幾招就把這幾個兇狠大漢收拾了,羨慕到了極點,如果自己有了哪怕是十分之一的手段也好啊,就很拍馬屁的說道。

“真是掃興,這酒喝不成了,”李浩很想離開這裏,估計很快這警車 就會趕來,雖然自己不怕,但被警車帶走這面子可就丟大了,所以就很氣憤的說道,而且帶頭走了出去。

李浩走了,這些同學自然也就沒有人留下來,只剩下這一桌子飯菜,還有幾個這地上不住的**的李雲等人。


回到學校,李浩本來想到食堂裏邊這吃一回,這高峯自告奮勇的,給李浩去打飯,李浩特意叮囑高峯要三十個饅頭,外加肘子肉,沒有肉,李浩可吃不下去。

“老大,衝這麼多饅頭,還有肘子肉,你就教我兩手吧,這可是我一個月的 伙食費啊,”高峯有些苦着臉說道,要知道李浩這麼能吃,自己可不攔這個活。

李浩有些無語啊,但這些學生,家裏確實很窮,自己看來要照顧一下這些人了,於是從兜裏拿出一張銀行卡。

“兄弟,這裏有幾十萬,夠你們吃了吧,以後你們的吃飯問題就交給我吧,至於學武的事情,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你們只要注意鍛鍊身體就行了,順便沒人弄一個手機,一臺電腦,”李浩很慷慨的說道,而且李浩的兜裏放着幾十張銀行卡,每個卡了都是幾十萬到幾百萬,這是爲了方便,自己有這麼多錢,要散盡這萬貫家財也不容易。

“老大,你就告訴我們,你的牛叉的背景吧,我們以後就跟着你混了”王飛也湊了過來,沒想到李浩這麼大方,這李浩肯定是富二代,要摸就是***,反正不缺錢,還有工夫。

“沒什麼,開了一家歌廳,一個小公司而已,”李浩很隨意的說道,根本就不想對這些問題深究。可以說經過今天的跟李雲的交手,李浩隱約的感覺到自己跟李氏集團很有可能會有進一步的衝突。

一時間這三個室友都鎮住了,從李浩的嘴裏出來雖然很隨便,但這幾個哥們聽了,簡直就是聽到了神話一樣,充滿了崇拜。沒想到攤上了這麼一個有錢的帥哥,牛叉高手,能不高興嗎。

就在此時,李浩的手機響了起來。李浩拿起了一看, 居然是翟芳,剛剛分手,就又想了,看來這個翟芳真是精力旺盛。

“喂美女,想我了, 這哪裏見面,順便問一聲,那出租屋找好了嗎”李浩嘴角掛着**的笑容說道,那樣子要多壞有多壞。

“李浩別廢話了,你闖禍了,你知道你打的那個李雲是誰,那是京城四大豪門之一的李氏集團的獨苗,我這學校門口,你出來吧”翟芳十分十分生氣的說道, 沒想到剛剛見面,這個李浩就又惹禍了。說完就掛斷了手機。

李浩無奈的搖搖頭,回過頭,見這三個室友正衝着自己發呆,什麼情況。

“老大,你究竟是何方神聖,能不能告訴我們,”高峯十分崇拜的說道,而且另兩個人也是這樣的看着李浩,從手機裏邊知道肯定是美女有約,一個很直接的感覺,就是李浩深不可測。

“你們這三個臭小子,找抽啊,沒空搭理你們,這個那好了,”李浩說着把剛纔的那張銀行卡扔給了高峯,大步的走了出去。

果然學校的門口停着一輛高級的越野轎車,雖然沒有自己的路虎高級,但也算是可以了,估計也得幾十萬的 樣子。

“美女,我們去哪裏鬼混一下,”李浩見今天晚上翟芳穿的很正規,但還是開開玩笑的說道,順便把手放在了翟芳的彈性十足的他腿上,感受着女人的溫柔。

“警察局,人家的爺爺等着你那”翟芳一本正經的說道,而且啓動了汽車。

什麼人家的爺爺,就是李雲的爺爺,那也是自己的爺爺啊,也不知道這爺爺長什麼樣,沒想到來的這麼快,雖然想了千萬次見面的樣子,事情來了還真有些緊張,思想準備還是沒有做好。




小小陳的來歷陳二可以結合家裏三位老人平時談話透露出的信息,隱約能猜到一些,但是文聖的來歷,他就不清楚了。

Previous article

蘇大少一看對方有三個人,又不想在經濟艙待着,所以只好被迫買了四張頭等艙的機票。不過好在幾個人根本不用過安檢,又一次偷偷的經過了特別通道。要不然皮蛋還真的得託運了不可。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