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個就是特製零件,沒有它相機就無法發揮能力,拍出的照片也就是無效的!”法官將特製零件展示給所有人看。

“每晚3點鐘開始,警察的相機纔會被允許使用。也就是說,在3點鐘之前,警察與平民一樣,可以任由殺手殺死。

同樣,從3點鐘開始,警察也有三次探查機會,第一次同樣有傳送能力,這點各位殺手可要注意了。

現在大家都明白了嗎?”

“這一點和傳統的殺人遊戲一樣,在桌面遊戲中,也是殺手先殺人,警察再驗人的。”藍海辰聽後心想。

“哦,對了!相機包括上面的照片除了警察之外,其餘玩家可是看不到的哦,就連摸都不行。所以各位警察請不要想着用這種方法證明自己的身份,或是證明殺手身份。”法官又說。

“也就是說,相機對於其他玩家是隱形的,看不見也摸不着。”藍海辰聽後心想。

“還有就是關於遊戲線索的事,這一輪遊戲的線索將於上一次不同,是通過爭奪的方式進行的。”法官又說。

“爭奪?”所有人都不解的看向法官。

“對,爭奪!每晚我會根據殺手方和警察方的表現來判定誰做的更好。更好的那一方就會獲得對手的線索!所以爲了得到線索,請各位努力表現。”法官點頭說。

“也就是說,平民沒有獲得線索的機會了。”藍海辰聽後心想。

“現在,大家還有什麼問題要問嗎?”法官說完看向衆人,見沒有人說話這纔再次開口。

“那好,規則解說就到這裏,第一晚從明天開始。今晚身份相同的玩家可以湊在一起商議一下,遊戲將會保證你們的身份不會泄露。具體方式詳見各位的手機。”法官說到這裏站起身來,細長的眼睛再次看向所有人。

“那麼各位玩家,後天清晨見!”

法官剛說完,衆人就感到一陣拉扯之力,大屋裏頓時空無一人。

與此同時,藍海辰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中。他拿出手機,發現那個殺人遊戲APP裏有了新的內容。

在裏面,4名警察已經建立了一個羣,可以在裏面自由聊天,江雨煙就在其中。

“從現在開始大家就是隊友了,我們聚在一起好好聊聊吧。”藍海辰發出一條信息,向其他人建議。 於是在藍海辰的建議下,4名警察來到了藍海辰的房間,商議接下來的事。

除了江雨煙外,另外兩名警察分別一男一女。

男的帶着一副眼鏡,文縐縐的樣子,叫劉子言。

女的則長得十分小巧,留着個十分可愛的西瓜皮頭,叫李陌陌。

劉子言看起來比較靠譜,而李陌陌則有些柔弱,不是很靠得住的樣子。但藍海辰已經學會了不以貌取人,所以沒表現出什麼。

果然,李陌陌一進屋就給了衆人一個大驚喜。

“我的第一輪評分是a,大家先把自己的評分說一下,好相互有個瞭解,選出個管事的人。”她毫不拖泥帶水,直接說出想法。

“好,我的評分是b+,沒有你高呢。”劉子言先回答,他也沒想到這個看上去十分可愛的隊友會如此厲害。

“還不錯,那你們呢?”李陌陌又看向藍海辰和江雨煙。

“我也是a,和你一樣。”江雨煙對李陌陌笑道。

隨後衆人都看向藍海辰,想知道他的評分。

“a+,我是a+。”藍海辰回答說。

劉子言和李陌陌都驚呼出聲,滿臉不可思議的看着藍海辰。

“居然遇到了一個a+,你是怎麼做到的?”李陌陌問。

“難道你第一輪兩晚上就解決了?”劉子言也說。

“不,正相反。第一輪我們險些團滅,可能我鬼點子比較多吧,最後絕地反擊活了下來。”藍海辰苦笑着搖頭。

藍海辰猜測,他的評分很可能是因爲發現了教室位置才那麼高,否則沒有可能得到a+。

“但不管怎麼樣,遊戲的評分應該比較客觀。你是我們中評分最高的,看來我們這就是你說了算了。”李陌陌聽後說,藍海辰點點頭沒有推辭。

“我聽別人說,咱們這批玩家中似乎還有一個a+,你們說對方會不會在殺手中?”江雨煙忽然說。

“很可能啊,這樣一來雙方的實力才相當嘛。”劉子言點頭道。

“不錯,如果真的有另一個a+的話,很可能就在殺手那邊。”藍海辰也點頭。

“那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隊長?”李陌陌看着藍海辰問。

“哈,殺手的強弱倒是先不用考慮太多,我們現在最主要的是破解今晚法官話中的意思!”既然人家都叫自己隊長了,藍海辰決定拿些乾貨出來。

“法官話中的意思?”劉子言想起了今晚法官的話,“確實,法官很多事沒說清楚。”

“對,不明白的地方至少有兩點。

第一,遊戲白天不準所有玩家接觸,他們怎麼保證殺手和警察的身份不泄露?

第二,法官說明天白天至關重要,他到底是什麼意思?

我們要先弄清楚這些話裏的含義,才能仔細構思接下來要做的。”藍海辰解釋道。

“這兩點我都沒有明白,你知道什麼意思?”劉子言問道。

“我有初步的猜測。”藍海辰看着衆人說,“首先是第一個,殺手和警察白天在一起好理解,關鍵是平民。”

“對,平民只誰不和他們在一起,就能大致判斷殺手和警察都有誰,這根本就是作弊。”李陌陌點頭說。

“所以只要不讓平民判斷就好了,方法就是平民除了自己誰也見不到,連其他平民也不行!”藍海辰回答說。

“啊,還可以這樣?但法官不是說過,是除了同一身份的玩家之外,其他人白天將不會有機會見面。

我記得很清楚,法官就是這麼說的。按照你的解釋這就說不通了呀。”劉子言皺眉說。

“你記得很準確,但卻忽略了一點。”藍海辰搖頭說。

“哪一點?”劉子言想不明白。

“法官的用詞,你想想,身份這個詞是法官只有在提到殺手和警察時才用的。而平民,嚴格意義上講並不是有身份的人。

在殺人遊戲的桌遊中這種用詞方法也常被使用。比如某個玩家問另一個玩家‘你是有身份的人吧’,指的就是那名玩家可能是殺手或警察等身份。

所以法官說的除了同一身份的玩家之外,是將平民排除了的。”藍海辰解釋。

“確實,這樣的話就解釋的通了!”李陌陌拍手說道,劉子言也連連點頭。

“但具體要怎麼不讓他們呢見面呢?”這時江雨煙問。

“這個我也不清楚,只能等白天的時候看看了。”藍海辰搖頭說。

“那第二點呢,第二點怎麼解釋?”李陌陌又問。有了第一點,李陌陌突然對藍海辰很有信心。

“在第一點的基礎上我們可以得出一個結論,那就是這場遊戲是以殺手和警察爲核心的。

從雙方獲勝的條件也能看出來,殺手殺光平民或者警察都可以獲得勝利。

但警察的人數遠比平民要少,而且還掌握着威脅很大的驗人能力。所以一般來說,殺手都是想優先殺光警察的。”藍海辰說着看向所有人。

“所以我問大家,這場遊戲的本質是什麼?”

衆人聽後都思索起來,過了一會兒,江雨煙首先回答。

“是平民,殺手和警察雙方都要儘量爭取平民!”

“不錯,這場遊戲本質上是平民的爭奪戰!爭的是平民手中的票!”藍海辰點頭說,“尤其是我們,只有爭得更多的平民票,纔有可能獲勝,否則就算是知道了對手的身份都沒有用!

而殺手,既要控制平民的票來保全自己,又要利用平民來隱藏自己。”

她與黑夜盡纏綿 “也就是說,在這輪遊戲中,如果殺手選擇了殺光警察的戰略,平民反而相對安全。因爲如果平民死光了,殺手就會暴露!”李陌陌突然說。

“對!所以我說平民爭奪纔是這場遊戲的本質!”藍海辰笑着點頭。

“不對啊,我們可以跳警的。殺人遊戲裏不是可以通過表明自己的警察身份來爭取票數,同時帶領整場遊戲的節奏嗎?”劉子言又說。

跳警就是警察表明自己的身份帶領平民投票,是殺人遊戲中常用的手法。

藍海辰聽後無奈一笑。

“我現在讓你去跳警,你願意嗎?”他問劉子言。

劉子言聽後頓了頓,沒法回答,李陌陌則在一旁偷笑。

“是啊,誰願意跳警啊。畢竟這會引起殺手的注意,一旦死了可就真死了……”劉子言也無奈的笑道。

這就是真實版殺人遊戲的殘酷之處! 現在已經清楚,對平民的爭奪,就是這次遊戲的本質。

閃婚千億總裁:吻安,小嬌妻 看到衆人的反應,藍海辰暗暗點頭,又繼續說道:

“所以你們明白法官話中的意思了嗎?所謂的第二點,法官之所以會提醒我們利用好明天的原因?”

“因爲明天是我們唯一與全部平民接觸的機會,也就是說,幾乎是我們唯一爭取平民的機會!”江雨煙回答道。

“正確!這就是爲什麼會給我們這麼一天,也就解釋了爲什麼,法官說只要有效利用明天就能鎖定勝利的原因。”藍海辰點頭說。

“居然是這樣,先前我還真沒注意到。”李陌陌也點點頭,“我還以爲這一天就是讓我們選擇躲藏地點的呢。”

“我之前也是這麼想的。那既然這樣,我們該怎麼辦呢?怎麼爭取平民?”劉子言又問。

“這就要說到另一個方面了。你們覺得,在現在這種情況下,平民們有可能理性的判斷出誰是殺手嗎?”藍海辰又問。

“不太可能,大家彼此都不熟悉,而且什麼線索也沒有。在這種情況下要從19個人裏判斷出殺手很難。”江雨煙搖頭說。

“是啊,也就是說,目前根本就沒有判斷殺手的任何依據。我們還可以靠相機一個個驗,而平民什麼手段都沒有。

那麼在這種情況下,平民們會根據什麼來判斷呢?”藍海辰繼續引導衆人。

“恐怕還是盲從者居多吧,人都有盲從心理,只要有人懷疑某人,其他人也會跟着懷疑。”劉子言分析說。

“但他們肯定不會誰的話都聽對吧?”藍海辰說。

“一般大家都會聽比較聰明的人,或者人氣比較高比較有公信力的人的話。”李陌陌說到這裏腦中突然靈光一閃,拍手叫道,“也就是說,只要我們是人氣比較高活着有公信力的人,就可以帶領大家了!”

“而且這種情況下也不需要跳警,無聲無息的就可以帶領大家的節奏!”劉子言也說。

“對,說白了這場遊戲就是一場人氣大戰,我們要把關鍵放在人氣的獲取上!”藍海辰點頭說,“至於殺手的身份,因爲我們有驗人的手段,是根本無需擔心的。”

“不錯,只要我們隱藏好自己,保證不被殺手殺死,就遲早會知道殺手的身份。在獲得足夠人氣的情況下,就遲早會贏!”江雨煙思索道。

衆人臉上都露出喜色,目前來看只要獲得足夠人氣,獲勝的機率相當大。

“那麼問題也來了,如何獲得足夠的人氣?我們總不能去大街上拉票吧,一定要足夠隱祕才行,不能暴露自己。”李陌陌又說。

“這個就要大家各顯神通了,其實我們還是很有優勢的。”藍海辰笑着說。

“很有優勢?”劉子言不解。

“對啊,不都說現在是一個看顏值的時代嗎?我們這裏的顏值可不低呢。”藍海辰說着看向江雨煙和李陌陌。

江雨煙不用說,放在哪裏都是讓人傾倒的存在。而李陌陌的外表也很可愛,容易讓人產生好感。

“男性玩家就拜託兩位了,美女總是容易給人好感。”藍海辰嘿嘿笑道。

“……我是絕不會出賣色相的!”李陌陌艱難的開口。

“誰讓你出賣色相了……”藍海辰一陣無語,這裏面可有江雨煙在,藍海辰怎麼可能讓自己的女友出賣色相。

“大家聽着,據研究一個人在幫助別人後,就容易對幫助過的那個人有好感,並格外寬容。

大家聽說過國外那個傳奇推銷員的故事嗎?他就有一條祕訣,在敲開人家的門之後先不推銷,而是討要一杯水解渴。而對方在幫助過那名推銷員後,就更有耐心聽他說話,自然成功率就飆升。”藍海辰將自己的建議說出。

Wшw✿ttκǎ n✿℃O

“也就是說,我們可以通過向他人求助,來增加好感度。”江雨煙聽後說。

“對,尋求幫助可是提高好感度的重要手段,加強交流嘛。”藍海辰點頭說。

“怪不得女神總是喜歡找備胎修電腦什麼的,原來這都是套路!”劉子言恍然大悟,然後突然看向李陌陌,“你要是想用這招,可得好好隱藏一下你的性格。”

“你什麼意思!”李陌陌掐着腰問。

“就是讓你溫柔可愛點啊,不要白瞎了這副好模樣。”劉子言沒好氣的說。

“要你管,註定孤獨一生的傢伙!”李陌陌氣道。

“我有女朋友!”

“哪個瞎眼的女孩看上你!”

“對了隊長,我不是美女,該怎麼提升人氣?”劉子言突然又轉向藍海辰。

“這個……你賣相也不錯,試着去討好一下女性玩家?”藍海辰猶豫道,江雨煙在一旁偷笑。

“這個就靠他自己啦,總之咱們明天的主要任務就是拉攏人氣。”李陌陌插嘴說。

“對,就這麼定了。”藍海辰點頭說。

衆人商議完畢便各自離開,沒過多久,江雨煙又重新回來,與藍海辰坐到一起。

“其實我們可以通過發信息影響別人的,這招在第一輪中還挺好使。”江雨煙對藍海辰說。

“但這一輪大家都變精明瞭,我不確定還有多少人會相信一個陌生的號碼。”藍海辰思索道。

“行了,接下來咱們來看看更重要的事吧。”江雨煙正色道。

“對,這可是咱們這次遊戲的一大助力。”藍海辰說着拿出揹包,翻出徐淵給他的那臺DV。

“讓我們看看,到底都有誰是一起來的!”藍海辰打開DV,開始一點點查看起來。

徐淵這夥計平常看起來大大咧咧,但做起事來卻異常細心。在把DV交給藍海辰之前,徐淵已經將所有有人的視頻剪輯到一起,這樣就省得藍海辰再一點點去查。

所以沒過多久,藍海辰和江雨煙就找出了想要的答案。

一起出現的玩家一共有3對,都是一男一女的組合。

第一對是一個相貌不下於江雨煙的年輕女孩和一個有些孃的男子。

藍海辰記得那個年輕女孩姓林,就叫她林小姐。至於那個男子,就叫他娘娘腔好了。

第二對其中一個,是先前介紹過的外號低頭族的女孩。

另一個則是一個打扮很像都市白領的男人,當時坐在藍海辰右邊,與綾波挨着。藍海辰就把這個男人叫做白領。

第三對是一個穿着百褶裙留着長髮的清秀姑娘和一個頭戴鴨舌帽的男子,那姑娘就叫她百褶裙,男子則叫鴨舌帽。

藍海辰看着這三對人,他明白,這裏面很可能就隱藏着殺手!畢竟他自己和江雨煙也是一男一女的組合,算上他們一共有四對人是一起出現的。

所以這裏面沒理由不存在殺手!

“這樣咱們的範圍就大幅縮小了,我想等咱們第一晚驗人的時候,可以優先選擇這些人!”江雨煙說。

“對,這樣我們每晚至少有三分之一的機會查出殺手。”藍海辰點頭說。

三分之一的機率,可以說相當大了。

“要不要通知一下李陌陌和劉子言?”江雨煙問。

“可以,由我來告訴他們。”藍海辰說着翻出手機,在殺人遊戲APP提供的聊天羣裏輸入了這三對人的外號。

“林小姐、娘娘腔、低頭族、白領以及百褶裙和鴨舌帽。這六個人的嫌疑很大,明天大家注意他們,第一晚驗人的時候也要優先從這裏面選。”

“這些稱呼是什麼,玩家們的外號?”劉子言最先回復。

“對,是我爲了方便記憶每一個人而取的外號。”藍海辰回答,然後具體解釋了每個外號對應的人。

“噗,總覺得隊長取得很形象呢!”李陌陌回覆道,還送上一個捂嘴笑的表情。

“這個APP連表情包都有嗎?”江雨煙看着那個表情,嘴角抽搐了一下。

“話說爲什麼這幾個人有嫌疑?”劉子言又問。

“是我根據每個人的表情和表現推測出來的,也就是察言觀色的能力。”藍海辰回覆。他還不想讓太多人知道自己所用的方法,畢竟這涉及到藍海辰最大的祕密。

我很想告訴戴總,她的奶奶想要和我姥姥嘮嗑恐怕還要等上三兩年呢!一想到未來的幾年裏,姥姥都不能入土爲安,還要人不人鬼不鬼的在山間和墳地裏遊蕩,我就難受得好像心裏堵了塊大石頭一樣。

Previous article

“蘇聯當時給北京的一句話是,如果這副錄像帶公佈出去,西方國家會有什麼反應,那些信封上帝的國家人民都會瘋狂,整個羅布泊,甚至可能是毀滅中國的源頭。 會引起整個世界的瘋狂爭搶。”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