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個我可以答應你,不過再此之前你能否告訴我原因呢?”對於落無情的做法,張三風有些不解。

“師命而己!這個使命似乎是從唐朝便開始了,也許你會尋到緣由吧。這也是我一直想要知道的。”落無情長嘆一聲,收回目光,落到張三風身上。

原本晴朗的夜空,像個玩童一般說變就變,雨絲從天空落下,細細密密,冷風吹來,點點滴滴,打在兩人的臉上。

落無情仰望蒼穹,半晌,才慢慢收回目光,再次低聲道:“你要得怎麼樣了,是否要繼承斬邪劍?”

“我答應你!”

聽到張三風答應了自己,落無情再不遲疑,伸手在張三風身上拍了幾下,直接將張三風定在原地。

“你要做什麼?”

雖然己經知道對方不會對自己如何,張三風還是免不了有些緊張。

張三風感覺到一股嚴然的天地正氣在緩緩注入體內,不多久張三風便陷入了沉睡之中。

張三風悠悠醒來,似乎想到了剛纔的的情形,便嚇出一身冷汗,自己居然睡着了,這要是讓有心人給自己一下!

張三風想要坐起來,不過似乎什麼也做不到,只能被動的接受落無情的施爲。

“閻王大大快幫我看這落無情感要做什麼?”

“小子,不必大驚小怪的,對方這是用天地正氣給你洗經伐髓呢,不用擔心。不過說使在的作爲一個屍妖,居然可以使用天地正氣,也是奇哉啊!”

過了好一會兒,才恢復正常,看清了眼前的驚景,頓時嚇了一跳,這落無情滿頭的大汗,也分不清究竟是水還是汗了,劇烈的喘着氣。

“我斬邪一脈雖是道家傳承,所學的卻是儒家的浩然正氣……”

落無情微微一笑,再不多說其它,便開始傳他一套口訣,而這套口訣的名子叫做太浩正氣訣。

這太浩正氣訣說長不長,只數百字而己,但枯澀艱深,張三風足足用了三個小時,方纔記了下來。

落無待張三風完全記了下來,這才鬆了一口氣。

“小子,中古戰國時代,百家爭鳴,各家不同學派的涌現及各家族之間出現流派爭芳鬥豔,用是輝煌燦爛、羣星閃爍的時代,諸子百家彼此詰難,相互爭鳴,我儒家便是最大贏家!而創出這太浩正氣訣的便是唐朝時期儒家大儒杜平!”

“這百家爭鳴,不都是思想家嗎?怎麼都是修士了?”張三風剛說出此話就後悔了。

“思想家就不能是修士了嗎?”落無情似乎做了很久的心理鬥爭,將斬邪劍插在了張三風的面前,有些不捨,“小子這是我師傅給我留下的唯一之物,我希望你可以珍惜他。斬邪劍據說奈是大儒杜平煉製的儒門至寶,而我己經在你體內打入的太浩之氣的種子,你可以用它來驅使斬邪劍。”

不知爲何張三風再第一次見到斬邪劍的時候就有一種很特別的感覺,似乎這斬邪劍便是自己多年老朋友一般。不過張三風可以確定自己一定沒有見過這把劍。

張三風,用手握住了劍柄的一瞬間居然和斬邪劍之間產生了共鳴。張三風有種奇怪的感覺,似乎劍在歡笑一般。

就連落無情也完全沒有想到這把劍會這麼快認可了張三風。要知道即便是落無情當年修練太浩正氣訣五年,也用了五天的時間才讓斬邪劍認可。


“這不可能!竟然是認主!”落無情一陣驚呼,要知道認主和認可是兩個概念。認主之後便是人亡劍亡,而認可卻是承認對方的使用而己。

落無情也不想糾結這些了,從衣服中又掏出兩個木質卷軸和一枚不知什麼材料製成的令牌,交到了張三風手中。

三千諸法令!

斬邪三式!


令牌正面寫着天妖二字,反面畫卻是畫着一隻狐狸。

“以後這裏就要交給你了,希望你可以揭開我斬邪這一脈心中的謎團吧,我也該走了,完成對莫雪兒的約定。”

張三風看着一臉深情的落無情,一時還真沒有反應過來,這還是落無情嗎!

“這又是什麼?”看着手中令牌張三風有些不解。

“從今以後,世間在沒有無情法師落無情了,有的只是天妖谷一直只小散妖落無情,如果你以後遇到解決不了的事情可以憑這個來找我,天妖谷是不喜歡外人來打擾的……”

“天妖谷?”

“極北之巔天妖谷!”

說完也不等張三風反應,直接幾個縱身,消失在茫茫黑夜之中。

張三風轉身回到客房之中,自己卻是己經睡不着了,拿起兩個卷軸讀了起來。

清晨,雨還是在淅淅瀝瀝的下着。樹上的水珠晶瑩剔透,從樹葉邊緣靜靜滑落。蟲兒偶爾也會長鳴。

一絲涼意把張小凡從夢中喚醒,他睜開眼睛,似乎沒有變化,如果不是看到放在牀頭的那把斬邪劍,張三風還以爲自己似乎只是做了一個長長的夢。

他怔怔地想了一會,咋晚落無情讓他背的太浩正氣訣,不錯,不錯還沒有忘。

張三風甩了甩頭,走到門口,用力推了一下大門,便覺得一陣寒意襲來,忍不住打了個哈欠。

“媽的,也不知道落無情這貸怎麼樣了,不過還真想不到,他也會有溫柔的一面,什麼時候我也去天妖谷去看看他所說的莫雪兒究競是一個什麼樣的妖。”

張三風口中嘀咕着。 張三風和鍾鈴一起跟在孫倚晨的身後,三人走出了一個長廊,呈現在眼前的是一條更長更大的迴廊,光是邊緣都有一丈長。

華麗!

他們順着迴廊向前走去……

孫氏中心大廈二十五樓會議廳,談判還沒有開始,陸陸續續有不少的有不少人走入了會議廳。

會議大廳中衆人不少都正在談話,似乎在談論着什麼今日簽約什麼的。

張三風和鍾鈴也是跟在孫倚晨身後一同走了進來。不說別的,單從這份規模來說,這間大會議廳就有數十間普通房間那麼大,白牆之上掛了不少名人字畫,一幅“鵬程萬里”卻是顯得格外矚目,長達數十丈的長桌居然是一個整體,也不知當初是如何找到如此巨大的木料的,可見這孫氏集團的富有。

孫老視若無睹,大概平日裏進進出出,看得都習慣了,也或許長年的養氣吧。臉上絲毫沒有其它人那般動容之色,面無表情,徑直走入會議廳。

真他媽大!真是有錢!

“跟着我。”似是明白張三風的心思,孫倚晨面上露出一絲笑容,不無炫耀,繼續向前走去。


看衆人落座,孫老也似乎放心了不少,這幾天不是暗殺就是綁架的,技術在自己手中還真不是什麼好事。早早和國家交接也好早早找消別人的念頭。

“現在開始吧。說實在的我真沒有想到連國家修煉維穩委員會的諸位都對我們的這項技術如此的看衆呀!”

“孫老你這就說笑了,你們集團發明的這種新型營養劑對於我們修煉者來說也是福音呀,可以提高修煉者半層的修煉速度,所以我希望孫老可以將技術轉讓給我國修委!”

“老張,你幾個意思,孫老可是並沒有邀請你們前來,怎麼你還想威脅孫老怎麼地?”

一個矮胖的中年人此時聽不下去了。

“我說老劉你民生委是國家一部分,我國修委就不是了嗎?現如今,國際爭鬥也很嚴峻只有提高我國委會修士的實力,才能更好的爭鋒吧!”

中年瘦高個反駁道。

“恐怕你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矮胖中年也是不甘示弱。

談判還沒開始,便己經開始爭鬥起來,很顯然這次代表談判的並不是一夥人。

什麼國修委,什麼民生委的張三風都不知道,不過這些人到來不用說都是爲了自己的利益而來的,什麼爲國爲民的都是空話。

看着彼此爭論,孫老也不說話。似乎幾個人的討論和自己無關一樣。


似乎是想到了什麼,矮胖中年沉吟了一下,轉頭向坐在上坐的老者,問道:“許老,覺得呢?”

許老身材雖然有些骨瘦,卻是鶴髮童顏,面貌**,國刑委的一位長者。除了那位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委員會創始人,便以他國刑委一脈聲勢最盛。

許老生性嚴峻,除了管理國刑委之事,還兼管整刑罰之事。

這些人平日裏各自爲政,誰也不服誰,但最害怕的,卻反而是這個不苟言笑的許老了。

當下許老兩道濃眉皺起,過了一會,才道:“手心手背都是肉,我也不太好說什麼,反正當務之急便是將技術移交國家。”

“可是……”

矮胖中年點了點頭,道:“不錯,我也是這個意思。當時孫老便是想要將技術交於我民生委,要不是老張在這胡攪蠻纏我己經將技術帶回去了。”

“劉一刀,你!”

“張麻子,你什麼你,不要以爲我怕你!”

……

兩個人再次吵了起來。

聽着兩人罵街似的爭吵,張三風忍不住笑出聲來,原來這麼高規格的談判也變得好似罵街一般呀。

這兩人正氣不打一處來,看到張三風笑,更是生氣,瘦高的中年:“你兄弟你笑什麼,難道你有什麼高見不成。”

“兩位前輩,我能有什麼高見,兩位前輩是入局者迷呀。”張三風可不敢託大,他剛剛用天眼看了一下兩人,這兩人修爲都不在酒道人之下,甚至那個許老的修爲更是可以用深不可測來形容。

“怎麼說?”

“即然兩位前輩都代表國家何不共同和作?”張三風提議道。

許老想了想,道:“這位小兄弟說的有理。我們當以國家榮辱爲主,放開個人恩怨,我知道你們一直爲農家和我法家的恩怨放不下身架,不過這都過去這麼久了祖輩的恩怨又和我們又有何干系?”說着,他向衆人看去。

只見其他幾人,以張麻子爲首,劉一刀等人的目光幾乎同時都落在了孫老的身上。

“即然如此那便由老孫,我來擬訂合同吧,我會以一元的價格轉讓給你們,不過我希望你們在我百年以後可以幫我照料我的女兒和我孫氏集團。”孫老看衆人不再爭吵繼續說道。

“爹的,你在說什麼?”孫倚晨似乎對孫老說出不吉利的話而不高興。

“什麼,一元?孫老你是不是說錯了?”而另外幾個孫氏集團的高層則提出了質疑。

“沒錯,一元!我知道你們覺得我瘋了,這些年你們跟我風風雨雨也明白,我們孫氏集團雖然表面龐大其實也是無根的浮萍。我想你們也應該清楚這麼多年我爲什麼要花費這麼大的代價研發營養劑吧!”孫老堅定說道。

……

幾個人坐在談判桌前等待着,祕書將合同拿過來。

“這位小兄弟,不知你師承何處,似乎剛纔老夫有一種被窺視的感覺。”許老樂呵呵的看着張三風。

完了,居然被發現了,這可是大忌諱呀。不過對於許老的尋問,張三風真有一種受寵若驚的感覺。

“前輩,晚被只是一名散修罷了。”

“那你拜我爲師如何?”許老依舊微笑着。

聽到許老的話語,在坐的不少的青年修士都露出了羨慕的模樣。

“這個……”

張三風露出了一絲爲難的神色。自已的祕密太多了,萬一被有心人發現就不好了。

“怎麼不願意?”許老依舊面帶笑容,似乎並沒有因爲對方沒有立即答應自己而生氣。

“不是,只是……”

“好了我也不爲難你。”

張三風看看四周,似乎不少人用不善的目光看着自己。

……

ps:喜歡就多多撒花收藏吧,要是來個打賞就更好了,嘻嘻,謝謝朋友們。 “小子聽說你很厲害呀,居然拒絕了許老!”



「這個……」冥希本想反駁,但還是覺得……玄夜說得沒錯。

Previous article

女子話音一落,寺井勁難就迫不及待,開始移動步伐,陸浩站了個丁字部,一動不動,這是武術中的以靜制動,而且這步伐,退可以守,進可以攻,所以寺井勁雄繞陸浩轉了大半個圈子,也沒有找到擊破口,這時,陸浩見寺井勁雄在移動時,步伐中略有破綻,這種機會那能錯過,就見陸浩輕呼一聲,整個人彈空而起,右腳就踢向了寺井勁雄的肩部。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