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想了想,蘇葉決定暫且將這個藏寶圖碎片收好。

想了想,蘇葉還是將它塞回了天珠裡面,天珠邊角的蠟並未完全乾,輕輕一蓋就又封上了,只是沒有先前那般的完美而已。

做完了一切,蘇葉將燭火吹滅,一臉自然的走了出去將門給帶上,回了房間。

而她離開之後,一個身影從拐角走出來,一張臉在陰影處顯得晦暗不明。

那個人眼底滿是陰翳。

那個東西……似乎是藏寶圖吧?

她嘴角維揚,想起來江湖上的傳言,得寶藏者得天下……

而身懷藏寶圖的人,無疑是所有人的目標。

蘇葉?

你死定了。 豪門霸愛:追妻一人行

翌日一早。

蘇葉是被吵醒的。

外面有著人的尖叫聲。

這聲音蘇葉很熟悉,分辨出來的瞬間就皺緊了眉心。

又是她……

藍櫻。

她穿上鞋下了床,推開門就看到了在外面砸著東西的藍櫻。

伍冬的頭上纏著厚厚的繃帶,整個人都很虛弱,卻還是要跟在藍櫻的屁股後面處理著殘局。

蘇葉見狀挑眉,她又發的什麼瘋?

「本小姐的話你都不聽了嗎?誰是主子誰是奴才你不知道了嗎?!」藍櫻憤怒的大吼著。

伍冬一直默默地跟在她身後撿著花盆花瓶各種東西的碎片,也不說話。

「撿撿撿!誰讓你碰了!」藍櫻一腳踢在伍冬的胸口。

伍冬又小又虛弱的身子扛不住她的大力,一下就被踹飛出去。

蘇葉眉心蹙起。

這也太過分了吧?


蘇葉正要上前,便有一個人先她一步了。

「喂!你也太過分了吧?他還受著傷呢,就算他是下人你也不至於這麼對他吧?下人也是人!」

出聲的人是紫竹,此刻她正一臉憤恨的看著藍櫻。

這是她第一次這樣和藍櫻說話,之前就算是生氣也沒敢這樣正面的剛。但今天藍櫻的所作所為實在是讓她看不下去了。

最主要的還是,伍冬就那麼點個小個子,看著和孩子無異了,她居然也下得去這麼狠的手……腳。

實在是太過分了!

「怎麼?因為同樣是下人所以惺惺相惜嗎?你算什麼東西也敢這麼和本小姐說話!」藍櫻整個人就好像是吃了**一樣,對紫竹的態度和對伍冬沒多大差別,也就是沒有對紫竹動手了。

不過她很清楚,她是打不過紫竹的。

紫竹不是她的人,從小習武,武功也很好,所以她沒底,不確定紫竹會不會真的動手。

是以,她頂多是口頭上兇惡一下,還是不敢對她下手的。

「這裡可不是島上了,稱你一句小姐是給藍長老的面子,少主一早便說了,沒必要慣著你,你若是做的過分了我們就可以隨著心走,到時候他會為我們善後。」紫竹揚起下巴很是驕傲。

這話莫星河確實是說過的,之前離開的時候少主隨便提了一嘴,說是讓她們沒必要委屈自己,該反擊就反擊。

最重要的吩咐是……一定不要讓蘇葉受委屈。

「你!不可能!」藍櫻咬著牙,眼睛瞪得老大。

她實在是不想相信,莫星河居然連表面的關係都懶得維持了嗎?

「那你且看著,看看我們會不會按少主的話做。這裡是冰殿,不是你可以隨意撒野的地方,這裡的一花一草一木都是少主精心挑選的,你傷了這些少主回來之後有你好看!」紫竹冷哼一聲。

她早就看不下去她這副仗勢欺人的樣子了,之前是白蓮姐姐她們一直都攔著她,讓她行事謹慎。

但今日藍櫻做的實在是太過分了,白蓮姐姐也不縱著她了,便讓她出來教訓一番。

雖說是教訓,但卻不是真的讓她動手,只是口頭恐嚇一番。

不過很顯然,還是有用的。

藍櫻臉上有著明顯的恐懼。

愛到深處無怨尤

她想要退卻了,但餘光掃到蘇葉正看著她,臉上帶著不明的笑意。

那笑在她看來卻是在嘲諷她。

一瞬間,她想要退卻的心又收了回去。

她挺起胸膛:「本小姐想做什麼由得你管么?他是我的狗,我想打就打,想罵就罵,你算什麼?」

她這麼說著,又是一腳重重地踢在了伍冬的身上,讓剛剛才爬起來的伍冬一下就又倒在地上,頭重重地撞擊在地面,臉色白的就好像是一張紙一樣。

蘇葉眉心蹙起。

現在小姑娘還沒醒,等會兒若是醒了見到伍冬這個樣子肯定又心疼。

想著,蘇葉便抬腳走向了伍冬,伸手去扶他。

藍櫻見她的動作,嘴角勾起一抹不明顯得笑,抬起腳就朝著蘇葉的後背踩去。

只是她沒想到,蘇葉那醜女人的後背就好像長了眼睛一樣,她的腳才探出去,蘇葉就重重地抓住了她纖細的腳腕,用力的往旁邊一扯。

「啊!」

一聲尖叫,藍櫻整個人都倒在了地上摔了個四仰八叉。

蘇葉將伍冬扶起。

伍冬看了她一眼,那眼神……有些莫名,不是感激也不是生氣,死氣沉沉的看的人心裡不舒服。

他整個人就好像是一個感受不到疼的機器一樣,彎下腰去扶藍櫻。

「啪!」

藍櫻抬手就是重重地一巴掌打在他的臉上:「誰允許你碰本小姐了!」


伍冬的臉被抽的歪向一旁,依舊是不說話。

藍櫻憤憤的爬起來,瞪向蘇葉。

「我看你是真的活夠了,先前本小姐是懶得與你計較,你竟然敢打我?」藍櫻咬牙說著,突然就朝著蘇葉沖了過去。

蘇葉眉心蹙起,下意識的閃身避開,藍櫻卻是伸手朝著她的手腕抓去。

蘇葉那隻手腕帶著天珠,因為方丈的叮囑,不能讓人隨便碰到便一直很注意,很多時候也會下意識的保護。

就好像現在……

藍櫻的手朝著這邊抓過來,她的手反抓住了她的手,另一隻手抬起來就是一掌推在她的肩膀上。

就這樣,剛剛才站起來了的藍櫻,又被蘇葉那大力給推倒了。

藍櫻滿臉怨毒的看著她,恨不得將她給生生咬死。

剝她的皮、吃她的肉、喝她的血。


「別用這種眼神看我,我不過就是自保罷了,下意識的反應這怪不得別人。 寵妃傾城之梅妃亂國 。」蘇葉淡淡道。

她這理所當然的語氣讓藍櫻死死的盯著她的臉。

她把她當成什麼了?


這樣想著,她咬了咬牙。

「是不是我一直都表現的太善良了,才會讓你這樣的有恃無恐?」藍櫻的聲音幾乎是從牙縫中擠出來的。

「善良?」蘇葉挑眉重複著她的話。

善良這個詞和她搭的上邊么?

紫竹也是被她的這句話給逗笑了。

居然說自己是善良的……

不過她才笑了一下就立刻捂住了嘴,她還是少惹麻煩的好,現在既然蘇葉要出頭,她就沒必要把自己扯進去。

畢竟她和蘇葉還是不一樣的,她以後還是要常去島上,蘇葉卻不用面對那些。

藍櫻從地上爬起來,視線冷冷的掃過蘇葉與一旁憋笑的紫竹,從脖子里拽出一根繩子來。

繩子上面系著的是一個哨子。

紫竹看到那個哨子的時候瞳孔猛的一縮,伸手想要去阻止。

蘇葉挑了挑眉,不太懂她的操作。

哨聲吹響,一切都晚了。

紫竹的臉一下就垮了下來。

藍櫻的臉上滿是得意。

她看著蘇葉哼笑一聲:「等著吧,你死定了!」

她之前一直退讓只是因為這裡沒有她的人。

當然,伍冬是個廢物,算不得人。

蘇葉看著她不解的皺了皺眉,下意識的看向紫竹。

紫竹朝著她搖搖頭。

她小心的湊近蘇葉:「要不然你跟她服個軟吧?她那個哨子就是島上的人才有的,那個哨子一吹就會有傳遞訊號的東西將消息傳至島上,這個是遇到危險才會有的,所以沒多久就會來人。到時候少主不在也沒人能夠護的了你。」

蘇葉皺著眉,沒說話。

紫竹又繼續道:「我們島上有著非常獨特的傳遞訊息的方式,千萬不能小看這個哨子的……」



一聲悶響,身體巨痛,劉智勇「嗷」的一聲慘叫,愛車的引擎蓋被他落下的身體硬生生的砸出一個凹坑來,隨即他的身體從引擎蓋上滾落到地上。

Previous article

於是幾乎在同一時刻,四周忽然出現數道身影,這些身影速度極快,每個人兵器不同,手段不同,但目的都是爲了擊殺藍海,以便吸收這珍貴的能量,若是誰能吸收這些能量恐怕能一舉突破至小圓滿境界。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