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盧寶和高翔的對話全部都被沫沫聽在二中,沫沫壞笑道:“聽你們兩個人說話就好像情侶一樣,總是覺得怪怪的。”

放下手機的盧寶捏着沫沫的鼻子說道:“我可是直的,你可不要在這裏胡亂說。”

“呵,你自己當然會說自己是直的,我也沒有看到事情的真相,我能說什麼?”

盧寶輕輕涌動身上的氣息,原本躺在自己懷中的沫沫突然被強迫的坐了起來,盧寶毫不客氣的吻向沫沫的嘴。

“現在你知道我是直的了吧?”

沫沫根本沒有空暇回答盧寶的問題,而是還在疑惑自己爲什麼會忽然之間坐起來,就好像做夢一樣。

而盧寶根本沒有給沫沫機會,一直享用着沫沫柔軟的嘴脣,起初沫沫還很是抵抗,但由於盧寶高超甜蜜的吻技也只好放棄,和盧寶纏綿起來。

在知道盧成纔是在利用自己後,滿寧並沒有像之前那樣盡心盡力的幫助盧成才凝固資金,而是儘量的向後推遲。

着急等着用錢的盧成纔不停的給滿寧打電話催錢用,滿寧卻一拖再拖,很快,一週的時間過去了,而那一百萬就好像石沉大海一樣,失去了消息。

轉眼間又到了發薪水的日子,而那些錢仍然沒有任何消息,在迫於形勢之下,盧寶只好帶着盧寶等人親自登門拜訪。

接到消息的滿寧立刻出來迎接:“請坐,盧老闆。”

盧成纔沒有任何客氣,直接坐下來,開門見山的問道:“滿老大,是這樣的,之前我讓盧寶拿着一百萬來你這裏,如今都一個多星期過去了,卻遲遲沒有消息,這是怎麼一回事?”

滿寧撓了撓頭:“盧老闆,您可能有所不知,我這裏出現了一些小狀況,所以有近一半的金錢都難以運行,而盧老闆您的錢就在這一半里。”

滿寧說的有理有據,聰明的盧寶第一時間便識破了滿寧的藉口,分明就是在聽說自己那天所說的話之後才做出這樣的決定,看來自己的離間計使用的很是成功。

同樣識破滿寧謊言的還有盧成才,盧成才冷笑一聲:“我認識你這麼長時間,還是第一次聽說會有這樣的情況,你每天的交易額都要超過我,資金流動更是活躍,怎麼可能會出現這種問題?”

“盧老闆,我們合作這麼長時間,難道你對我一點信任都沒有嗎,如果真的有錢的話,我怎麼可能不給你?我知道要你相信我所說的話確實很困難,但我所說的都是真的,這一點你要相信我。”

見滿寧一口咬定,盧成才很想繼續辯解下去,但唯恐到最後滿寧連這一百萬都不還給自己,只好選擇放棄。

“那好吧,既然這樣我也沒有其他的事情要說,我等滿老大你的消息,希望不要讓我等太久,否則我父親那邊我也不好交代。”

滿寧見盧成纔要走,急忙起身相送:“請盧老闆放心,我一定儘快處理你的那筆資金。”

這一次,滿寧沒有在留盧成才吃飯,而盧成纔在離開時也沒有多說一句話,兩個人之間的談話以不歡而散收尾。

看着慢慢消失在視線內的車尾,滿寧冷笑一聲:“真是有意思,竟然還用盧天閎來壓我,一個連自己父親都不屑於幫助的人,還有什麼資格在我面前囂張跋扈?有趣!”

“老大,可是我看盧成才這架勢不像會輕易罷休,我們要不要採取什麼措施,以免有變。”

滿寧點點頭:“這個盧成才別的能力不行,陰謀詭計可是他最擅長的方向,你過來,我有一些事情需要你去做。”

滿寧在手下的耳邊叮囑一番,結束後問道:“聽清楚了嗎?”

“請滿老大放心,我現在就去安排。”

“哼,盧成才啊盧成才,我要看看你究竟能耍出什麼詭計出來!” 另一邊,滿寧的猜測很是準確,在回去的路上盧成才就已經開始和盧寶商量如何對付滿寧。

盧成纔看着車外的風景,臉色變的凝重起來:“盧寶,回去之後你準備一下,晚上我們去找滿寧。”

“盧總,難道您打算?”

盧成才的目光變的兇狠起來:“既然滿寧這傢伙和我們偷奸耍滑我,我們也沒有必要對他客氣,他不是說自己手上沒有多餘的資金嗎?好,我就要看看他所說的話究竟是不是真的。”

“是,盧總。”

在聽完盧成才的安排之後,盧寶心中暗喜,認爲已經到了最佳時機,隨即將自己內心的計劃告訴了高翔,得到了高翔的大力支持,着手準備起自己的行動部署來。

等到了晚上,盧成才帶着盧寶一行人來到麻將館。

由於在此之前並沒有接到盧成纔要來的消息,所以在看到盧成纔等人的時候,所有人的臉上寫滿了驚訝,伸出手將其阻止下來。


“盧老闆,滿老大不在這裏,回去休息了,如果有什麼事情的話還請盧總明天再來。”

一聽滿寧不在,正是符合盧成才的內心,用目光看了一眼盧寶,盧寶立刻領會深意,突然出手,兩記手刀命中兩個人的脖子,兩個人如同斷了線的風箏一樣,貼牆滑落下來。

爲了避免發出其他的聲音,其他人在兩個人還沒有掉在地上的時候便出手,將其攙扶到一邊。

在解決完眼前的麻煩之後,盧成才便繼續帶人走了進去,麻將館內部的防守很是薄弱,被盧寶三下五除二全部結果掉,盧成才輕鬆順利的走到二樓,開始按照盧寶的指引深入到滿寧洗錢的地方。

就在盧成纔信誓旦旦以爲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時,讓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並沒有如期出現自己想要的畫面,反而是蟄伏待機的滿寧帶人出現。

看到滿寧出現的那一刻時,盧成才一臉愕然,詫異的問道:“滿寧,不是說你已經回去了嗎,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滿寧嘴角上揚:“看來對於我的出現盧老闆很是意外,說實話,我對你的出現也很是好奇,這是我的地方,我很想知道你出現在這裏的原因是什麼。”

“既然已經被你發現,我也沒有必要和你藏匿下去,滿寧,是不是你根本就沒有打算用我的錢!”

滿寧攤開雙手,做出一副無奈的表情:“哎呀,沒想到你竟然這麼聰明,你說的不錯,我這一次根本就沒有打算要替你洗錢!”


知道真相的盧成才氣的握緊拳頭:“沒想到你會說出這樣的話來,虧你今天下午還說的這樣真心實意,沒想到你竟然是這樣的一個人。”

“盧成才,沒讓我想到的人是你吧?你口口聲聲說在以後會源源不斷的提供資金給我,結果呢?不還是在用我自己的錢來從我這裏挖取好處嗎?盧成才,你不要以爲誰都是你可以玩弄於股掌中的對象!”

“我是說過這樣的話,我也沒有欺騙你,只不過我現在需要用錢來度過難關,在度過這次危機後,我一定會履行自己的承諾。”

“哼,說的真是好聽,盧成才,不要以爲我不知道你現在的情況,你明明已經被踢出盧家,毫無價值,我說的沒錯吧?”


盧成才的臉色變的鐵青起來:“你在胡說什麼?”

“算了吧,你就不要在我面前繼續遮掩下去了,如果盧天閎真的在意你的話,就不會坐視你現在的困境不管,你旗下的如龍公司已經面臨着破產的邊緣,否則你也不會來找我。”

滿寧的話讓盧成才的臉色變的越來越難看起來,沒有想到滿寧會對自己的情況瞭解的如此透徹,甚至開始懷疑起來是誰將這些事情告訴滿寧的。

“你是怎麼知道這些事情的?”

對於幫助過自己的盧寶滿寧並沒有選擇出賣,而是不屑的說道:“這種爛大街的事情想要不知道都難,你還問我是怎麼知道這件事情的,你是不是在和我開玩笑?”

“哼,我現在只有一句話想要問你,你究竟將不將我那份錢給我?”

“可以還你,但只有最初的一百萬,多的一分都沒有。”

“好,既然你都已經這樣說了,我也沒有必要和你僵持下去,盧寶,準備通過野蠻的手段把屬於我們的一切奪回來!”

就在雙方準備大打出手的時候,刺耳的警笛聲鑽進所有人的耳朵當中,緊接着,滿寧的手下狼狽不堪的跑進來說道:“滿老大,不好了,外面來了好多警察,有一半的兄弟們都被抓走了!”

聽到這個消息的滿寧大吃一驚,如果讓警察發現這裏是洗黑錢的地方,就算自己跳進黃河也洗不清,當務之急只能啓用被動方案。

滿寧叫過來兩個人說道:“你們兩個人去啓動預備方案,剩下的人跟我走。”

見滿寧率先離開,盧成才也不想在這裏有過多的時間進行停留,同時也準備離開。

這時,盧寶卻有着其他的事情要做,對盧成才說道:“盧總,我去看看能否找到滿寧,您先走。”

盧成纔對於盧寶所說的話深信不疑,點頭應允,而盧成纔則帶着其他人離開。

得到命令的手下立刻來到之前引起盧寶注意的房間,發現守在這裏的人正在交頭接耳談論着什麼一樣。

盧寶意識到如果在不動手的話可能就沒有機會,直接挺身而出。

看到盧寶的其他人變的警惕起來:“你不是跟在盧成才身邊的人嗎,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盧寶的目光更多停留在屋內,值得慶幸的是這些人並沒有按下開關,自己還有機會。

有人注意到盧寶的目光,連忙說道:“大家小心,這傢伙的目的是想制止我們的行動,快點動手!”

見有人注意到自己的行動,盧寶立刻行動起來,快速的將阻擋在自己面前的人打倒,與此同時,距離盧寶最遠的手下已經將手指伸了過去,距離按鈕只有一釐米的距離。 就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候,盧寶一躍而起,趁着手指還沒有按下的時候,將其踢倒,盧寶這才鬆了一口氣,嘴角上揚。

另一邊,雖說滿寧趁亂離開,但並不知道祕密泄露的事情,依舊處於盲目樂觀的階段。

而奮力逃脫的盧成纔剛走出沒多遠,就被埋伏已久的高翔蹲到,從兩旁走出來。

“舉起手來!”

盧成才心中叫苦不迭,沒想到這麼快就被抓到。

就在盧成才自認爲無法逃脫的時候,盧寶在危急時刻出現,將高翔在內的三個警察全部打倒在地。

‘噗通’高翔三個人全部倒在地上,昏迷過去。

盧寶的及時出現讓盧成才鬆了一口氣,看着倒在地上的警察說道:“盧寶,你是把警察打了嗎?”

“這有什麼的,他們也不知道是誰對他們動手的,難道盧總還想被他們抓走?”

盧成才放聲大笑,對於盧寶的出現很是滿意:“說的很有道理,滿寧呢,是否找到他?”

“滿寧跑的還真快,當我追上去的時候他早已經不知去向。”


“媽的,沒想到最後還是讓這個傢伙跑了,不過說來也是奇怪,滿寧經營這裏這麼長時間,還是第一次遭遇這樣的事情,究竟是誰偷偷泄露給警察的?”


Wшw¤ttκд n¤¢ ○

“盧總,現在還不是商討這件事情的時候,我們還是先離開這裏比較好,否則到時候被警察追查到盧總您的身上,說不定會發生什麼事情!”

盧成才鬼鬼祟祟的看着周圍的環境,警笛聲依舊響在耳邊,警察仍然對於每一處進行尋找,看起來似乎在尋找什麼東西一樣。

“好,我們先離開,等到時候再找滿寧算賬!”

在離開之前,盧寶回過身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高翔,發現高翔正睜開一隻眼睛看着自己,兩個人達成了共識。

原來這件事情是盧寶和高翔之前就已經安排好的,目的就是故意演給盧成纔看,這樣一來,盧成才也就不會懷疑到盧寶的身上。

截止到現在,所有的事情都在盧寶的安排當中。

等到盧成纔等人完全離開之後,高翔和其他兩名警察從地上站起來,似乎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重新走向麻將館。

高翔看着相繼被押上警車的人,嘴角露出笑容,看來自己接下來只要等到合適的機會將滿寧抓住就足夠了。

落荒而逃的盧成才一路上馬不停蹄的回到了自己家,大口呼吸着新鮮空氣,伸手示意其他人離開,只剩下盧寶一個人。

“盧寶,這一次滿寧被抓,估計滿寧洗錢的事情很快就會被所有人知曉,早晚會調查到我們的身上。”

“是啊,盧總,我也沒有想到事情會發展成現在這樣,這個滿寧做事還真是不靠譜,盧總,這樣一來,我們一分錢都沒有得到,反而還搭上了一百萬。”

“現在我哪裏還有精力顧及錢的事情,現在要做的是該如何保住我們,我現在擔心的是你剛剛動手打警察的事情是否被監控器看到,如果被拍到的話,你會變的很難做。”

盧寶的語氣變的鄭重起來:“請盧總放心,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我是堅決不會連累到盧總的身上!”

“盧寶,我想你是誤會我的意思了,我還真的不相信有人敢對我盧成才動手,你放心,只要有我在,就不會有人敢動你。”

“謝謝盧總,謝謝。”

盧成才頗爲滿意的點點頭:“不過話又說回來,是誰會暗中通風報信?”

“這一點我也不知道,可以肯定的是很有可能滿寧的人,否則他也不會在第一時間處理的那麼完善妥當。”

“按照現在的情況來看只有這一種解釋能夠說的過去,沒想到滿寧竟然會想出這樣互相傷害的計策來,真是可惡,但這樣也好,我倒要看看滿寧這樣做能夠得到什麼!”

“盧總,如果沒什麼事情的話,那我就先回去了,我還有一些事情需要處理。”

“好,時間也不早了,你也該回去休息了,盧寶,不管怎麼說,今天晚上的事情都要謝謝你。”

“盧總這話太客氣了,再見。”

在從盧成才家中離開後,盧寶並沒有像自己所說的回家,而是找到了高翔。




那十幾張咒符似乎為攝魂幡提供了源源不斷的力量,轉眼間就將雪白的旗幡變成了鮮紅如血。

Previous article

等了半個多鐘頭,楚婷玉的頭髮也做好了。相比於剛纔,楚婷玉的形象更加大氣了,彷彿從一個御姐進化到了女王,看得溫旭不由得呆了。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