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那十幾張咒符似乎為攝魂幡提供了源源不斷的力量,轉眼間就將雪白的旗幡變成了鮮紅如血。

「破!」

又是一聲大喝傳來,攝魂幡突然間紅芒一閃,如同沉睡的惡魔從亘古蘇興而來,慢慢的睜開了一隻血紅眼目。

下一刻,不計其數的紅色光線,便從攝魂幡上激射而出,直接將擋在曹龜八身邊數十丈範圍內的鬼卒陰兵殺個乾乾淨淨!

而此刻,遠遠站在緩台之上,望向這邊的十殿閻羅,不禁面有一絲疑色,似乎被那曹龜八的驚世之技所動容。

「這陳天斗身邊的都是些什麼怪人,居然還有人身揣乾坤袋?轉輪王,你可知那人是何來歷嗎?」秦廣王沉聲說道。

可轉輪王聽罷卻是驚出了一身冷汗,臉上通紅一片,又羞又怒,半天也不作答。

「這個…呃這個….」

秦廣王眉頭一挑,瞥了他一眼,冷冷一笑,說道:「對了,我差點忘了,你手中的輪迴簿,已經被陳天斗那小子給騙走了。」

聽得此話,轉輪王將頭伏的更低了,就差找個地縫鑽進去才好受一點。

而這時,一旁的卞城王卻是忽然說道:「這曹龜八乃是一個江湖算命先生,並無任何特別之處,只是有一點甚是可疑。」

「可疑?何處可疑?」秦廣王奇道。

卞城王眉頭緊鎖,看上去似乎百思不得其解,沉聲道:「我之前查閱過這曹龜八的人生閱歷,完全就是一個以算命為名,騙吃騙喝的小騙子。可是不知為何,從他嘴裡說出的話,多半都會靈驗,並且誤打誤撞泄露了天機。所以才會在陰間被判永久流放,永世不得輪迴。」

秦廣王微微點了點頭,臉上稍有一絲驚異之色,但一轉眼間便恢復如常。

「此人身份甚是詭秘,切不可找到機會令他還陽。就地誅殺!」

「是!王爺!」

「咳咳!咳咳咳!你們…你們這些傢伙怎麼殺不盡啊!別過來了!快別過來了!我受不了了!」

一番拼殺之後,曹龜八已經是氣喘吁吁,彎身弓背立在鬼卒之中,看上去已經精疲力竭。

雖說手中有攝魂幡,但是看樣子他也只不過能夠使用幾招而已,一旦超過了自己的修為,便會開始感覺到吃不消。

然而似乎是那些鬼卒已經看穿了曹龜八不過是在裝腔作勢,實際是外強中乾,便一群又一群的向著他不斷湧來。

「你們不要過來了!千萬不要過來啊!要不然我可手下不留情啦!」

曹龜八一邊說著,一邊將左手哆哆嗦嗦的伸進了乾坤袋中,又是掏出了幾張白色護符來。


可如今他體內真元似乎已經耗盡,無法在施展符咒之術。

而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一個芊芊倩影從空中飛掠而過,一把抓住了曹龜八的肩膀,將他提了起來。

曹龜八一愣,見自己慢慢飛向了空中,便愕然轉頭,卻看到了靈玉正雙翼猛震,帶著自己飛出那鬼卒的包圍圈。

只不過此時靈玉那一頭青絲,看上去有些許的凌亂。

如凝脂般的小臉兒上也濺上了許多血跡。

露在外面的肌膚上也可見數道細小的傷口,看樣子應該是剛剛經過一番激斗。

而在剛剛靈玉被數名獵魂者圍住的地方,現正在只剩下了一張張殘破不全的面具。

至於那幾名獵魂者,竟然被靈玉一人盡數斬殺!

「哎呦謝天謝地!靈玉姐姐你來得真是時候!」

曹龜八一見到靈玉出現,便如釋重負般的呼出了一口氣。

可是很快,他便發現靈玉的臉色看上去有些不對勁。

隨即他向著靈玉身上細細看去,卻發現在她的肋處,黑色長袍的遮掩之下,有著一個深可見骨的猙獰傷口!

一滴滴藍色的血液正從傷口中溢出,灑落在曹龜八的臉上。

「靈玉,你受傷啦!」

「少廢話!大麻煩要來了。」

只見靈玉雙翼猛然一震,便飛過了下面那一片黑壓壓,向著他們紛紛投擲長槍的鬼卒。

此刻的靈玉沒有片刻的停留,只是帶著曹龜八向著陳天斗所在急速飛去,心裡隱隱感覺到一絲不安。

而就在這時,一陣劇烈的震顫在酆都大地之上傳來。

本來如潮水般追趕陳天斗和靈玉的鬼卒忽然間停下了腳步,怔怔的望著這一陣震動傳來的源頭。

此時此刻,陳天斗也已經殺入了酆都核心處,眼看著就要到達十殿閻羅所在之地。

可是忽然間,一股極其強大的鬼煞之氣卻是撲面而來,帶著如刀般的罡風,似要撕裂這個世界。

陳天斗獄火神劍再次揮動之間,又是將大片鬼卒砍得魂飛魄散,將身下的世界變成一片火海,隨即極目遠眺。

「嗯?那是….」

陳天斗微微蹙眉,隱約間看到一個巨大的身影,正從十殿閻羅所在的緩台處慢慢行來。

那巨大的傢伙每走一步,地面就會震上一震,幾乎都要將人的心從嗓子眼裡面震出來。

而此刻,在遠處已經看到那巨大身影的靈玉,忽然間面現驚恐之色,雙目之中一片死灰,驚道:「噬魂巨魔!」

噬魂巨魔乃是十殿閻羅合力飼養的「寵物」,實力強大到難以想象,需要十殿閻羅齊心協力才能夠將它勉強震住,可見其生性暴烈,難以控制。

「是一隻巨魔?」

這時陳天斗也已經看清了那噬魂巨魔的身影,眉心緊緊的擰在一起,手中的獄火神劍又一分一分的握緊。

十殿閻羅站在緩台上,望著那身形如一座小山般的噬魂巨魔,后脊樑也已經是**的一片。

為了對付陳天斗手中的獄火神劍而動用噬魂巨魔,這樣的代價實在是太大了點。

一旦巨魔真的失去了控制,又難以馴服,恐怕將會令酆都更加混亂,多了一個可怕的敵人。

然而十殿閻羅卻一語不發,紛紛將目光投向了第一殿的秦廣王身上。

只見秦廣王依舊沉穩如山,一雙眼眸沉凝如水,看不出他此刻究竟在想些什麼。

忽然,他眼中精光微微一閃。

接著前方那巨大的噬魂巨魔便產生了劇烈的反應,高舉雙臂,捶胸頓足,似要發狂一般!

面對著如此可怕的噬魂巨魔,陳天斗寧定的漂浮在空中,身後一對火翼緩緩扇動,雙目死死盯在了它的身上。

這噬魂巨魔長得很是猙獰,那一張鬼面如同千百萬隻惡鬼融為一體,表情不時變化,看上去兇狠非常。

那一身殘破的灰色鎧甲只能夠勉強遮擋住它的身體,而其餘的**都裸露在外,且上面布滿了各種各樣巨大而又可怕的傷痕。

似是這東西,不知在巨魔之間經歷過多少場廝殺之後,才最終活了下來,成為了噬魂巨魔。

看著巨魔一步步的逼近,陳天斗的心跳也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許多。

「來個一個難纏的傢伙,看樣子你的皮很厚嘛。」

說罷,陳天斗便將手中獄火神劍凌空一揮,頓時一道火浪自面前劃過,氣勢懾人!

可是下一刻,令人震驚的一幕便發生了。

只見那噬魂巨魔繼續向前走了幾步之後,突然間張開了那一雙似能遮天蔽日般的大手,一把將圍在他腳下的鬼卒陰兵抓了起來,狼吞虎咽的就往嘴裡塞!

頃刻間,牙齒摩擦的聲音,和那些鬼卒陰兵屍體被咬碎的聲音摻雜在一起,聽上去甚是恐怖。

這噬魂巨魔,居然已經開始不分敵我,吞噬陰魂了!

可在他吞噬掉大量的陰魂之後,背後卻突然出現了兩處奇怪的凸起。

「吼…吼!!」

只聽噬魂巨魔一聲震天怒吼,隨即他背後的兩處凸起便突然被撐開!

在他背後,竟然又鑽出了兩隻手來!

然而這僅僅只是開始。

在眾人驚愕目光的注視之下,最終這噬魂巨魔,居然變成了的三頭六臂的魔神!

!! 看著那兩隻活生生從它體內鑽出來的腦袋,陳天斗的眼角不禁微微跳動了一下,似也是被這血腥恐怖的一幕所動容。

這血淋淋的蛻變場面,將巨魔身下的大批鬼卒全身淋撒上了綠色的血液,焦臭難聞。

甚至直接有人被那血液的炙熱高溫淋的灰飛煙滅!

噬魂巨魔一出,陰間天地變色。

「嗷!」

只見那噬魂巨魔六隻粗壯的手臂猛然伸展開來,三隻猙獰魔頭仰天怒吼,胸膛挺起,似乎要吼盡這萬千年被封印的憤怒。

「公子!」靈玉一聲輕叱,揮翼來到陳天斗身邊,急聲道:「這是噬魂巨魔,乃是酆都的守護妖獸,彙集極陰之力,就是獄火神劍恐怕也難以抵擋的!不如我們先行退去,來日在做打算吧!」

然而陳天斗卻一動不動,對靈玉的話充耳不聞,片刻后輕聲說道:「退去?我們現在還有退路嗎?」

靈玉聽罷心頭便是一震,隨即轉頭向著來時的路看去,卻發現早已經有一望無際的鬼卒,以及數位鎮魂將軍封住了他們的去路。

此時此刻,陳天斗三人,已是陷入死絕之地!

下一刻就在靈玉眼神中滿是絕望之時,一道溫暖的火光卻照亮了她臉頰。

隨即她愕然轉頭,卻發現陳天斗全身已被熊熊烈火纏繞,左眼完全被火焰所吞噬,閃爍著奇異的紫紅色光芒,仿若銀河深處的神秘星空,璀璨無比。

只見陳天斗將一人高的獄火神劍橫執身前,冷聲道:「既然已經無路可退,那我們就殺出一條路來!」

話音剛落,陳天斗整個人便化作一道紅色流光,身後火紅雙翼扇動之間,已經向前飛行百米,直奔那噬魂巨魔而去!

而那噬魂巨魔似是也感覺到了陳天斗周身的凜凜殺氣,六隻粗壯手臂在高高挺起的胸膛上用力敲打,發出震天吼叫。


這股吼聲卻極是刺耳,聲音似能飄散萬里之外,令人心如針刺般劇痛。

它這吼聲一出,陳天斗頓時覺得心頭猛然一陣收縮,身子向下一沉,險些就墜了下去。

好在他及時運足真元,才勉強支撐住了自己的身體。

然而距離他不遠的那些鬼卒,卻就沒有那麼好命了。

只見他們個個抱頭鼠竄,鬼哭狼嚎,聲音一經入耳,便立刻讓他們爆成一片濃濃青煙,瞬間灰飛煙滅,魂飛魄散!

遠處閣樓緩台上的十殿閻羅縱然道行深厚,也不禁眉頭緊鎖,額頭上滲出了一行細密的汗珠。

「陳天斗簡直是以卵擊石!敢和噬魂巨魔對抗,簡直就是找死!」


「他太過年輕,又自恃過高,就算現在不死,以後也必定不會有好下場。嘿嘿!」

一時間,十殿閻羅紛紛對處陳天斗指指點點,甚至已經在預言他不出兩招,就會倒在噬魂巨魔的手下。

然而秦廣王卻雙目死死盯住陳天斗,負在身後的右手緊緊握成拳頭,指甲深深的陷入掌心肉里。


喬魘面無血色,獰笑如厲鬼般,吼道:「待我不薄?戚剛你會否老糊塗了,多年來。凌雲絕宮隔不久,便要到幽鬼一族清洗衣一次,而你戚剛的九幽閣正是開路先鋒,手上不知沾染了多少我幽鬼一族的鮮血。還輪到你不認賬嗎?今日小爺我就跟你們拼了!」

Previous article

盧寶和高翔的對話全部都被沫沫聽在二中,沫沫壞笑道:“聽你們兩個人說話就好像情侶一樣,總是覺得怪怪的。”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