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劉易跟着開口說道:“你先坐着,我去弄東西去!”

隨後劉易便去拿東西去了,只見劉易回來的時候我看見劉易抱着一大摞的肉,全是培根人,我跟着有些不可思議的問道:“這麼多的人,咱們能吃完了嗎?”

“當然能了,這些我一個人都不夠吃呢,你趕緊去拿你吃的去吧,我在這裏給你看着。”說完以後劉易衝着我擺了擺手。

我跟着有些鄙夷的看了一眼李苦役,隨後我便去拿東西去了,弄了點海鮮以後又弄了點別的甜點什麼的我便回來了。

我看着劉易眼前這麼多的肉跟着有些不相信的樣子問道:“這麼多的肉你能吃完嗎?”說到這的時候我壓低了聲音說道:“這裏超過200克是要扣錢的!”

劉易有些不屑的看了我一眼說道:“我都一個月沒沾葷腥了,這點肉肯定不夠我吃。”說到這的時候劉易跟着嘆了口氣“你可不知道,我這一個月給人誦經守靈的日子有多苦,天天連肉都吃不上,我都快瘋了。”

“你這一個月該不會就是給人守靈誦經了吧?”我有些不相信的問道。

“不然你以爲呢,我也的吃飯的,我師傅也一樣,我們平時就是幫人看看風水,捉捉鬼,給死人做個超度,誦誦經什麼的,靠着這些過活的。”說到這的時候劉易一臉認真的樣子看着我問道:“對了,你跟我講講那個紅衣女鬼的事情唄?你們是怎麼處理掉的?”

我跟着把事前的前因後果講了一遍以後,劉易跟着有些吃驚的點點頭說道:“我糙,你知不知道這紅衣女鬼有多兇猛?你認識的那個李叔肯定不是一般人。”

我跟着點點頭說道:“我覺得也是。”

跟着劉易看着我繼續說道:“對了,你師傅的事情查的怎麼樣了?”

我跟着搖了搖頭說道:“說句實話一無所獲。”說到這的時候我忍不住的嘆了口氣。

這個時候劉易擡起頭看着我說道:“下個星期就是國慶節,你們學校要是放假的話,我跟你一起回村裏看看吧,順便幫你看看有沒有什麼線索,我師傅說了,你是劉先生的弟子,也是劉先生最後一個傳人,讓我好好的對待你。”說到這的時候劉易頓了一下,看着我繼續開口說道:“不過你師傅的死我已經跟我師傅說了,我師傅說你師傅的事情卻有蹊蹺,但是這些事情他算不出來,所以無能爲力了,能做的事情就是我幫你一起尋找線索了。”

說句實話我聽到劉易的這些話的時候心裏確實忍不住有些感動,因爲很久沒有人對我說過這樣的話了,我跟着有些感激的看了一眼劉易說道:“謝謝你了,跟我非親非故的還這麼拼命的幫我。”

劉易搖了搖頭說道:“其實不然,我長這麼大也沒什麼朋友,我從小就能看到鬼,所以沒人願意跟我做朋友,村裏的人說我是掃把星,同齡人也都瞧不起我,我是被我師傅一手帶大的。”說到這的時候劉易頓了一下看着我繼續說道:“第一次接觸你的時候,我就感覺你這個人很真誠。”

我笑了笑,沒有說話,隨後劉易看着我說道:“行了,趕緊吃吧,再不吃肉都糊了!”

我跟着點點頭,拿起來筷子開始烤肉,我和劉易兩個人吃完這頓飯的時候就已經是晚上十點多了,我倆也沒什麼事情,便在大街上溜達,一邊溜達一邊聊天。

我也是跟他聊天我才知道,劉易的左眼是一個陰陽眼,其實我開始也並不知道劉易有一個陰陽眼,他師傅說這個明陽眼,洞察世間一切事物,可以的看見鬼魂,也可以看穿一個人的一生,但是爲什麼叫明陽眼我就不知道,我還特地問了問劉易,能不能看穿我的一生,而劉易搖了搖頭說道:“看不到。”

“那你這明陽眼有什麼用?除了可以看見鬼魂!”我問道。

“我記得當時我們鄰居快死的時候,我就看到了他的靈魂離體了,若隱若現的,後來沒過三天,我這個鄰居就真的死了,我還跟我村裏的人說過呢,結果被他們當成弱智了。”說到這的時候劉易嘆了口氣繼續說道:“還有一次就是,我看見一個人額頭髮黑,結果他第二天就被車撞死了,這就是明陽眼。”

我聽見劉易的這句話的時候有些不可思議的問道:“你該不會真的可以看到一個人什麼時候死吧?”

劉易不置可否的點點頭說道:“我說的都是真的。”

我跟着漸漸有些相信了劉易的這個明陽眼,也就是後來被人稱作明眼,當然明眼有連個說法,一個是先生就是看東西什麼的比普通人看的明白,所謂的明眼,也就是先生,還有一個關於明眼的解釋,我想應該就是關於劉易這個明陽眼的解釋吧?

而我和劉易走到了我們學校門的時候,劉易回過頭看着我說道:“你這幾天別注意安全。”說到這的時候劉易看着我笑了一下說道:“不過以你的能力應該是可以解決的。”

我跟着愣了一下,隨即開口問道:“什麼意思?”

“我的明陽眼告訴我,你這幾天會有點小災難,所以你要小心了。”說到這的時候劉易衝着我笑了一下說道:“不過應該不會傷及你的性命。”

我呆住了,劉易說的這些話讓我有些接受不了,我隨即開口問道:“我會有什麼災難啊?”

劉易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是算命的,能告訴你的就已經是我知道的全部了。” 030 篝火

我聽見劉易的話以後跟着點點頭說道:“那行吧,我知道了,我會注意的。”說完以後我衝着劉易擺了擺手以後我便走進了學校裏面。

而我進了學校以後直接奔着宿舍走了進去,我進去宿舍以後,陳浩偉看着我興奮的笑了起來“小道,你知道不,咱們學校上次不是讓交了一個什麼郊遊的錢麼?200塊活動經費的那個你記得不?”

我跟着點點頭說道:“當然記得,怎麼了?”說完以後我隨手點了一支菸。

陳浩偉衝着我神祕的笑了起來“據可靠消息稱,這個活動可能就安排在了國慶節前,也就是這週日到下週三,一共四天的郊遊時間,然後咱們回來的時候正正好,就放了國慶節的假期。”

我聽着陳浩偉這麼一說,頓時感覺還不錯,如果這麼說來,明天開始就不用上課了,然後郊遊結束以後我們就直接放國慶節的假期,想起來就有點爽,我跟着有些興奮的說道:“真的假的?”

“當然是真的了,他們老師週五剛剛調研結束的時候說的這個事情。”陳浩偉說道。

我聽見陳浩偉這麼一說以後,感覺確實不錯,直接嗨翻天了就,反正我在我的概念裏乾點什麼都比上課強,想到這以後我不禁點頭笑了笑說道:“那不錯哈,反正不上課就行了。”說到這的時候我的心裏都有些興奮了起來。

而我正在胡思亂想的時候,我的手機卻突然響了起來,我跟着按了一下接聽鍵,“喂,小道,他們跟你說了麼,咱們明天可能要去郊遊了。”說到這的時候李菲菲頓了一下說道:“聽說這次取景的地方是石景山,而且這次去的班級裏,咱們班是第一個。”

我跟着笑了笑對着電話說道:“這個我知道,剛剛浩偉都跟我說了。”不過一說到石景山的時候我心裏就有點彆扭了,因爲聽說去年的大三去的也是石景山,那破山根本沒什麼可玩的,就是個荒山,有幾個亭子,還有幾個墳頭,想到這以後我跟着開口說道:“石景山貌似沒什麼可玩的吧,就是一個荒山,也不知道學校怎麼想的。”

“我還不瞭解你?只要不上課你比誰都高興。”李菲菲笑了笑繼續說道:“對了,我和薇薇明天去買點零食和吃的,你有什麼想吃的,我給你帶點。”

李菲菲說完以後我心裏就感覺有些不好意思了,隨即開口說道:“不用不用,你們買你們自己的就行了,我和浩偉有時間了我倆自己去買去。”

李菲菲哦了一聲以後開口說道:“那好吧,隨便你咯。”

“嗯呢。”說完以後我就掛斷了電話。

陳浩偉這個時候扭過頭看着我笑了笑說道:“咱倆哪兒還有錢買吃的呢?”說到這的時候陳浩偉苦笑了一下。

很明顯,這廝肯定是聽見我電話裏說的什麼了,隨即我搖了搖頭說道:“要誰的都不能要她的。”

“其實我也特別想不明白,小道,你說你吧,普通人一個,人家李菲菲還那麼喜歡你,一喜歡就喜歡了你三年了,你也是無動於衷的。”說到這的時候陳浩偉跟着嘆了口氣說道:“如果是我我早就跟人家姑娘在一起了。”

我苦笑了一下沒有說話,陳浩偉哪兒裏會明白我心裏的苦楚呢,我搖了搖頭以後躺在了自己的鋪上。

兩天以後,我們班開始集合了,也就是要去石景山了,我們班裏也就去了二十來個人,因爲還有些不去的人,所以人就特別少了,我坐上車的那一刻我就有點後悔了,早知道就不去了,所謂的班車就是一個破舊的公交車,好在他們說學校在山上給我們報了一個旅店,還算不錯了。

緊跟着到了石景山的時候,我們下了車,姑娘們都是大包小包的東西拎着,我和陳浩偉兩個人明顯什麼都沒帶,直接輕裝上陣,當然還有不少男生找機會跟女生獻媚的,我和陳浩偉對於這樣的人只有鄙視。

登到一半的時候,導員看着我們幾個男生笑了笑說道:“我說,陳浩偉,還有你趙小道,你倆倒是什麼都不帶呢?”

我倆跟着笑了笑說道:“那不是因爲交了200的活動經費麼,幹嘛還自己帶東西呢?”

“行,你倆這覺悟不錯,都是黨和人民的好兒子。”導員這句話說完以後我們邊上的同學都跟着哈哈的笑了起來。

其實也不是我倆輕裝上陣,主要是我倆兜裏沒錢了,也就沒買東西,反正去石景山的這幾天都是管吃管住的,大家也都樂的自在。

而我們到了半山腰的時候,導員把我們幾個帶到一間旅店,這旅店看起來不是特別大,完全就是一個四層小樓的樣子,我們幾個人也都依次進了房間,男生和男生在一個房間,女生和女生是一個房間,反正就是兩個人一個房間,我和陳浩偉我倆住在一個房間,而另一邊的李菲菲應該是和高薇薇在一起。

當天晚上的時候我們在旅店吃飯,大家坐好了以後我才知道,這特麼飯菜就是饅頭和白菜,一些受不了的人已經開始吃自己帶的東西了,而我和陳浩偉也沒錢也沒啥的,只能硬着頭皮吃饅頭和白菜,好在粥還是不錯的。

獵愛蠻妻,狂傲總裁勢不可擋 我倆正吃着的時候,李菲菲走了過來,拎着一個袋子放在我的面前,看着我說道:“小道,這兜子你們拿着吃吧。”

我剛剛準備開口拒絕的時候,陳浩偉一把就接過袋子了,跟着呲牙的笑了笑說道:“謝謝你了哈,菲菲姐。”

我一看這情況也不好再說什麼了,隨後我點點頭說道:“那行,謝謝你了,回頭我會錢給你的。”

李菲菲聽見我這句話的時候顯然有些生氣了“趙小道,你這人怎麼這樣?”

我心裏自然明白李菲菲是怎麼想的,隨後我深呼了口氣,繼續說道:“我和你非親非故的,拿你的東西總歸不是那麼回事的。”

“那你當時爲什麼救我?”李菲菲有些生氣的說了一句。

還沒等我說話呢,李菲菲轉身就離開了這裏,我也不好再說什麼了,隨後我看着李菲菲離開了也沒有繼續說話了,而另一邊的陳浩偉厚着臉皮衝着我嘿嘿一笑拿起東西就開始吃了起來。

而我們吃完飯以後導員說讓我們自由活動,但是晚上十點之前必須回來,我看了看錶,現在也就才七點多。

而大家也都非常高興一窩蜂的就都跑了出去,我跟着陳浩偉也慢慢悠悠的走了出去,走出旅店的時候,我們班一個叫張少聰的學生,看了我一眼笑了笑說道:“小道,走啊,剛剛都說了去點篝火呢,一起去吧?”

我看了一眼陳浩偉,陳浩偉點點頭說道:“那就走着唄,反正長夜漫漫的。”

我跟着一點頭也就同意了,隨後我們二十多個男男女女的就開始收拾東西準備篝火,好在山上這個樹林子有一片空地,要不然我估計都得給他燒了不成。

而很快大家都開始坐在一起點着篝火講故事,聊天,學生嘛,永遠都是吹牛逼,後來不知道誰說道我們畢業以後,不知道怎麼回事這個話題越說越傷感,跟着大家就唱起來歌了,那首歌我記得特別清楚,叫《朋友》周華健的歌。

大家唱完歌以後,李菲菲跟着湊過來坐在了我的旁邊,我看了一眼李菲菲,邊上的陳浩偉跟着輕聲的咳嗽了一聲以後,看着我和李菲菲兩個人笑了笑說道:“你們玩着點,我去上趟廁所去。”

我瞅了一眼這四周,哪兒有什麼廁所呢,周圍都是黑漆漆的一片,隨即我跟着開口說道:“要不我跟你一起去吧?這特麼的樹林子也太黑了。”我多少心裏也有些不放心,而且我總感覺這周圍好像陰氣特別重。

陳浩偉嘿嘿的笑了笑說道:“不用不用,你跟菲菲姐聊會,我待會就回來了。”

隨後我也沒多想,點點頭以後陳浩偉跟着大家說了一聲以後就一個人跑着去上廁所了,但是我心裏卻隱隱之中有一種不好的預感,而我又突然想起來那天劉易跟我說的話了。

李菲菲這個時候推了我一下說道:“小道,你想什麼呢?”

我搖了搖頭說道:“沒,沒什麼。”我回過神以後看着李菲菲笑了笑說道:“對了,你不生我氣了吧?”

“生你氣有用麼?你就是個木頭人!”李菲菲沒好氣的說了一句。

我跟着笑了笑,沒有搭話,隨後李菲菲看着我說道:“趙小道,我問你一個問題,如果你不喜歡我,你爲什麼要救我呢?”

“因爲我們是朋友。”我笑着說道。

“就知道你會這樣說,對了國慶節,你有事情嗎?”李菲菲看着我問道。

我突然想起來劉易那天說的話,我國慶節得去一趟村裏,查查我師傅的事情,想到這以後我點點頭說道:“有點事情。”

“哦!”李菲菲說道。

而我和李菲菲便沒有繼續說話了,可是一晃過去了半個多小時,我始終沒有看到陳浩偉回來。 031 荒墳野鬼

這個時候我看着大家也都興致勃勃的在聊着天,也不好說什麼了,但是陳浩偉的事情卻讓我一直想起來那天劉易對我說的話。

而這個時候李菲菲可能看着我的臉色有些不對勁,跟着推了我一下,臉上帶着疑惑的表情看着我問道:“你想什麼呢?小道!”

我跟着開口說道:“陳浩偉去廁所的時間不短了,到現在還沒回來呢。”

這個時候坐在我另一個邊上的張少聰看着我說道:“要不我跟你咱倆去找找浩偉去?”

我思索了一下說道:“那行,咱們去找找他們吧。”說完以後我就起身了,跟着李菲菲也站了起來。

我看了一眼李菲菲說道:“你在這呆着吧,我和少聰去就行了。”

“對啊,你一個女孩子的,還是在這裏呆着吧。”張少聰也跟着說了一句。

李菲菲搖了搖頭,一臉拒絕的樣子看着我說道:“小道,我要跟你一起去。”

我有些無奈的看了一眼李菲菲,隨後我看着大家都在玩呢,便打斷了他們說道:“我和少聰還有菲菲去看看浩偉去,你們先玩着點。”

跟着我們班班長衝着我笑着點點頭說道:“那行,你們去吧,有什麼事情記得打電話,知道嗎?”

我衝着他點點頭說道:“行,我知道了。”

說完以後我和張少聰還有李菲菲就一起離開了,而我和張少聰他們離開以後,張少聰看着我說道:“這樣,小道,你和李菲菲一起,我自己一個人,咱們分頭去找找浩偉去。”

我想了一下是種感覺有些不妥,隨即搖了搖頭說道:“別了,我們一起去吧。”

“沒事,正好給你倆創造個機會。”張少聰笑着說道。

我也沒解釋什麼,跟着點點頭便同意了,隨後張少聰朝着另一個方向走了,而我和李菲菲則順着陳浩偉離開時候的方向走了過去,一邊走我一邊給陳浩偉打電話,但是陳浩偉的電話卻始終是沒有人接,這讓我心裏反而更加不放心了。

李菲菲走在我的旁邊,回過頭看着我說道:“小道,你說這荒山野嶺的,浩偉不會出什麼事情吧?”

我心裏也有些犯嘀咕了,但是我不能表現出來,隨即搖了搖頭說道:“應該不會,咱們去找找他就行了。”說完以後我帶着李菲菲便往前走了。

而我們離篝火越來越遠了,前面的路依舊是漆黑一片,讓人有些不舒服,隨即我看了一眼李菲菲關切的說道:“菲菲,你跟緊我。”

李菲菲聽見我這句話的時候臉上泛出了一絲異光,跟着笑着點點頭說道:“嗯,我知道。”

隨即我也沒有多說什麼,一邊走,一邊大聲的喊着陳浩偉的名字,可是這樹林子我轉了半天卻始終沒有見到陳浩偉的影子,而且這樹林子黑漆漆的一片,連個燈都沒有,這個時候李菲菲拿出來手機打開了手電,照着前面的路。

微弱的燈光下,我和李菲菲走在這片樹林裏,心裏卻是種感覺有些不對勁,我越想越覺得劉易說的話可能要應驗了,但是具體是什麼災難呢,我想不到,始終想不到,這荒山野嶺前不着村後不着店的,確實是讓人有些膽寒。

而這個時候李菲菲拉住了我的手,回過頭看着我說道:“小道,要不咱們回去看看去?看看浩偉有沒有回去?”

我想了一下說道:“要不我把你送回去吧。”我看得出來李菲菲有些害怕這樣的環境。

李菲菲衝着我搖了搖頭說道:“我不是這個意思,要不你跟班長打個電話問問吧,看看他有沒有回去。”

我跟着點點頭以後,找到了我們班班長的手機號撥了過去,很快,我們班班長就接聽了電話,跟着問道:“小道,你們在哪呢?找到浩偉了嗎?”

我一聽這句話以後我就知道了,浩偉應該沒有回去呢,隨即開口說道:“還沒有呢,不知道浩偉去哪兒裏了。”

“要不我讓大家一起去找找吧?你們三個人畢竟人少,找浩偉一個人也不好找。”我們班長倒是挺會說話的。

我跟着搖了搖頭說道:“別了,我自己找找吧,有什麼事情咱們電話聯繫。”其實不是不想讓大家幫忙,而是這荒山野嶺的太容易出事了,到時候我就怕陳浩偉沒找到,其他人在出點什麼事情。

跟着我們班長好像也明白我什麼意思一樣,跟着笑了笑說道:“那行,咱們電話聯繫。”

我跟着掛斷了電話。

隨後我和李菲菲又在這荒林子找了一遍,卻始終沒有找到陳浩偉,我心裏不好的預感卻也越來越重了,而就在這個時候,我的手機響了起來。

我跟着接了電話以後,電話裏的張少聰語氣有些顫抖的說道:“小道,我看見浩偉了。”

我一聽見他說看到陳浩偉了,緊跟着問道:“在哪呢?”我的語氣有些急促。

“在林子最東邊這邊,好像是一片荒地,你來這邊看看吧。”張少聰的語氣始終有些不對勁。

我緊跟着問道:“是不是出什麼事情了?”

張少聰跟着語氣有些怯懦的說道:“還是先等你回來再說吧,我感覺這個事情沒那麼簡單,你來就知道了。”

“好,那你在那裏等着我,我這就過去。”說完這句話以後我匆匆忙忙的掛了電話。

李菲菲拉着我的手,擡起頭看着我說道:“找到了嗎?”

我跟着點點頭說道:“找到了,說是在這個林子東邊的一片荒地呢。”我說道。

“那咱們趕緊過去吧。”李菲菲說道。

我跟着點點頭以後,拉着李菲菲的手順着張少聰說的方向走了過去,走了大概十來分鐘的時間,我看見了張少聰站在遠處。

張少聰看見我和李菲菲手裏的燈光以後,趕忙就衝着我們跑了過來,我緊跟着問道:“浩偉呢?”

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我才注意到,透過我手機的亮光,張少聰的臉特別白,煞白煞白的樣子。

隨即張少聰跟着開口說道:“就在前面一片荒墳前面呢!”

“什麼!” 一品嫡妃 我聽見荒墳兩個字的時候,聲音忍不住的大了起來“快帶我過去看看去。”

“好!”張少聰說道。

果然是怕什麼來什麼,但是現在也沒那麼多時間猶豫了,只能先過去看看陳浩偉到底是個什麼情況,隨後我和張少聰往前走了一段路的時候,我明顯感覺到了這裏的陰氣特別的重,周圍的路都有些潮溼了,這說明這個地方不僅是常年不見光那麼簡單,相反,陰氣已經重到了一定的程度纔會產生這隻現象。

隨後張少聰指了指前面,對着我說道:“喏,就在那裏,我剛剛就看到他在那裏,但是沒敢走的太近。”

我離的有些遠,但是還是能看到那裏跪着一個人,看身形很像陳浩偉,隨即我看着李菲菲和張少聰開口說道:“你們兩個別過去了,我自己過去看看去。”

“不!我要陪你一起去!”李菲菲一臉堅定的樣子說道。

我突然就有些生氣了,我跟着深呼了口氣,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態以後,看着李菲菲說道:“你別過去了,你們也不適合過去,你倆也幫不上我什麼忙,我自己過去看看就行了。”

張少聰有些詫異的看了我一眼,我沒有說話,很快張少聰也跟着開口說道:“行了,小道你去吧,我和菲菲在這裏等你。”

我點點頭以後便轉身走了過去,很快我,沒幾步路我便走到了陳浩偉的旁邊,只見陳浩偉跪在一個墓碑的前面,手裏還一直往自己嘴裏塞着土,是土,嘴裏還一邊唸叨着:“爸媽,我回來了,你們做的菜真好吃!”

“爸媽,我回來了,你們做的菜真好吃!”

陳浩偉的嘴裏一直都是這一句話,好在那些土他並沒有嚥下去,而是一直不停的往嘴裏塞,我看着眼前詭異的一幕以後,心裏隱隱之中感覺陳浩偉現在好像是被鬼上身了。

想到這以後我跟着看着陳浩偉說道:“浩偉!”

陳浩偉彷彿根本聽不見我的聲音一樣,我連着叫了幾遍,陳浩偉依舊是一點反應都沒有,我深呼了口氣以後,拿出來自己手裏準備好的符紙衝着陳浩偉的身上就拍了上去。

而陳浩偉看見我手裏的符紙以後,一下子就躲開了我手裏的符紙,擡起頭眼神有些兇狠的看着我說道:“你想幹嘛?”

這個聲音有些沙啞,可以說根本就不是陳浩偉的聲音,陳浩偉的聲音沒有這麼老成,我緊跟着說道:“我不管你是誰,上了我兄弟的身,你該做的事情也都做了,身體現在你也該還回來了,否則我讓你魂飛魄散!”我的聲音沒有一點害怕,而我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就把自己的掌心符拿了出來。

可能是經過上次那個紅衣女鬼的事情以後,我的膽子明顯大了起來,而且我感覺眼前上了陳浩偉身體的小鬼和那個紅衣女鬼比起來明顯不是一個檔次。

隨即陳浩偉擡起頭,眼睛有些血紅的樣子盯着我說道:“我要殺了你!” 032 鬼上身

隨即陳浩偉一臉兇狠的樣子,瞪着血紅的眼睛衝着衝着我就抓了上來,我跟着深呼了口氣,拿出來自己手裏的符紙以後衝着陳浩偉的腦門上就拍了上去,誰知道這廝一低頭居然躲了我的符紙,衝着我的脖子上就準備抓上去。

我跟着反手擡起了胳膊打了一下陳浩偉,不過陳浩偉的力量很大,撞得我胳膊一陣發麻,隨即我推開了陳浩偉,陳浩偉一下就倒在了地上。

我一看陳浩偉倒在了地上,剛剛準備撲上去的時候,陳浩偉一個鯉魚打挺就站起來了,我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陳浩偉我的五官已經猙獰在了一起,看起來非常的詭異恐怖,隨即我深呼了口氣,趕忙從自己手裏掏出來符紙,看着眼前的陳浩偉說道:“我再給你一次機會,否則這符紙就會貼到你的面門上!”

說完這句話的時候,陳浩偉依舊是無動於衷的站在那裏,兩眼冒着綠光看着我,隨即我知道沒辦法了,跟着拿出來手裏的符紙衝着陳浩偉的面門就貼了上去,陳浩偉跟着一下子就躲開了我的符紙,跟着擡腿將我一腳踹飛了出去。

我整個人頓時被他揣的飛出幾米遠了,而他也被我的符紙打中了,明顯他比我傷的更嚴重,看來想讓他從陳浩偉的身體裏走出去,那就只有想辦法把這個掌心符貼在了他的面門上。

想到這以後我深呼了口氣,艱難的站了起來,眼前的陳浩偉,五官都已經猙獰在了一起,我跟着深呼了口氣,衝着他說道:“來啊,你衝着我來啊!”

全國人民有錢出錢有力出力,一片氣勢恢宏。

Previous article

其,龍頭和龍尾各了一劍,龍身很均勻地了五劍。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