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全國人民有錢出錢有力出力,一片氣勢恢宏。

但……蔣,這個自私自利準備利用這次戰爭做點小陰謀,抱着藉助戰爭之便把其他軍閥盡數消耗的無恥痞類,早些年就因爲缺德事幹得太多,腦袋生瘡導致禿頭的傢伙,就這樣把近乎所有的軍隊都放在了人家的海軍炮口之下。

結果輸了,一瀉千里。

差一點就把錦繡河山拱手相讓。

而之前的軍閥內戰,早已是民不聊生,爲什麼會有幾十萬僞軍?

他媽的就是被自己人抓壯丁強收稅,弄得民不聊生,衝冠一怒了,就要跟你整個天下同歸於盡了,愛他媽誰誰,只要有人幫老子打你,老子就玩命了!

曾經八國聯軍進四九城,一羣身穿錦袍的大辮子衝在最前面去進攻城牆,寧可死也要在缺德的清朝身上嗑他一頭血!

島國怎麼了?

它就是一匹狼!

百姓罵怎麼了?看着人家的動作片爽了一把後,吃着泡麪滿世界的轉發抵制島國貨就有用?就滿足?就舒爽?

有志氣的話,就他孃的賺下大筆金錢,到島國上用錢砸他們的男人,幹他們的女人,收購他們的公司,當他們的王!

媽的,你們覺得他們是狼,老子就當他們是狗!

驚世風華:廢材要翻天 整整四千年,人類沒有把一種動物變成家畜來養活了……

老子就讓你們看看,把那隻餓狼變成關在家門裏最忠心的狗!

你們不能,老子能!”

說到最後一句,王昃的口水都噴在了姬老的臉上。

後者苦笑着伸手抹了一把,有點委屈的嘆了口氣,說道:“你原來是這種想法啊……那早說嘛,弄得我們很擔心吶,怕你被資本主義的繁華眯了眼,被溫柔鄉捆住了腳,沒來由要是再幫着他們搞自己的祖國就不好了嘛……”

王昃抖着眉頭道:“你們這是操的哪門子閒心?”

姬老道:“嘿嘿,畢竟……島國的女子有些還是堪稱典範的嘛。”

王昃一愣,隨後嘿嘿一笑,蹲在姬老旁邊,摸着下巴說道:“要說溫柔似水的……她們還真有些傳統吶~”

隨後兩個男人互相看了看,同時哈哈大笑起來。

一個誤會,一個決心,便就在這樣的環境下,定了。

可正在這時,一個祕書從外面跑了進來,慌張的喊道:“不……不好了!姑奶奶們打起來了!” 「說來這一切紀香都是為了你!」見袁尚不屑於他的禮貌,上川收回自己的手,雖然心中充滿不服,但他要的己然得手,便沒有必要再次嘲笑被羞辱者。

「你…」此時紀香的臉完全緋紅,袁尚也不知該如何面對。

「他從江東海商那裡聽說你將與中土最大的勢力舉行一次決戰,於是答應了我的求婚,山島氏與太和家的聯盟使得正東家處於必敗的局面,正東家並不愚蠢,最後三家決定擁護紀香為倭女王,統冶全島,在她的全力組織下,戰無不勝的海船戰艦便準時出現在這裡…」上川不希望自己的妻子白白做了好人,而受到幫助的人一無所知。

「上川君,不用再說了,我嫁給你,是真心的!」紀香摟著上川的手臂,強裝歡笑,做為女王,決定即是命運。

原來是這樣,他們的到來,讓江東的哨探以為是倭寇準備襲擊江東海岸,原來是千里迢迢來幫自己,袁尚瞬間有種受寵若驚之感。

「紀香!」袁尚滿懷感激,不知如何表達出來。

「請叫女王陛下,不可直呼其名!」上川打斷袁尚的話,他極力維護本國的尊嚴。

「袁盟主,聽說你己經娶了江東最漂亮的二位絕世美女之一大喬,我們前天見過面了,很好,人長得漂亮,心地善良,祝你們幸福!」倭女王擦了擦眼睛,勉強一笑,卻不敢直視對方。

她原本是一位經得起時間考驗的真情女子,為溫存的柔情,可以放棄一切,然而有一天得知丈夫有了新歡,內心經歷著無邊的痛苦,傷痕與寂寞交織在一起,形成死結,可是她並沒有死心,依舊日復一日夜復一夜的等待,希望那個男人沒有忘記月光下美麗的夜晚,聖池荷花依就開放著,或許有一天他會回來。

直到傳來中土諸候大戰,那個男人被大漢天子選為重臣,要與天下實力最為雄厚的梟雄決戰,這是一場實力極為懸殊的戰爭,聽到這個消息她心急如焚,相隔千里,別說救應,就是看上最後一眼亦難上加難。

想來想去,不得不承認一個事實,她愛的男人變心了,可是她的心沒有變,為了救他,只能這樣做,嫁給太和家,讓正東家屈服,統一倭島,駕著海船遠征,成全對方的同時也為這段曾經的感情劃上句號,對兩個有緣人來說,這也許是最好的結局。

現在看到了本人,心中有萬分不舍,可是木已成舟無法挽回。

「啊,是,是有那麼回事!」袁尚摸了摸腦袋,回答得很尷尬。

「沒有你的無情無義,我和女王陛下成不了夫妻,袁公子,真誠的感謝您!」上川倒也實在,真的向前深深鞠躬,誠心致謝。

「不必客氣,祝你們也幸福!」袁尚后對兩步,恭恭敬敬給兩人行禮,他心裡對紀香是充滿愧疚的,此番能夠千里來援,真是幫了大忙。

周瑜被人從帥船上扶下來,整個人顯得極其狼狽,但他對關鍵時刻來援並助其扭轉局勢的恩人敬仰有加。

「謝謝兩位,謝謝兩位的大恩大德!」

「盟主大人,看來你的倭國之行遠遠沒有我們想象中那麼簡單,真是交了幫好朋友,要是沒他們,我周瑜今日差點成了江中孤魂!」

「大都督能險中不亂,有序抗擊曹軍,延緩了時間,也是一大功勞!」見袁尚沒緩過神來,倭女王幫著應承一句。

「大家都累了,先吃點東西休息一下吧…」袁尚向眾人拱手,然後轉過身去,他需要整理一下思緒,好好接受眼前的一切,這些天的意外有點多。

魯肅臉上洋溢著從未有過的喜悅,彷彿看到東方有一個高大的身影向自己走來,手裡攆著把盤古開天地用的通天斧,輕輕一劃,便是全新的世界,人們在這片新土地上開荒犁田,撒下棕色的麥種,城池被裝飾一新,他將在這片熱土上打造屬於自己的商業帝國,投資錢糧,出租田地,販賣商品,讓魯家成為天下巨賈,名滿一方。

周瑜將遠道的客人安置在自己營中,換了身乾淨體面的衣服,見魯肅手裡拿著本簿子呆立在火堆旁,有種中邪的感覺,不免輕推了一下。

「子敬,把剩下的糧草都裝到戰船上,那些破損的船隻讓匠人們連夜搶修,明日清晨我便率軍北上,收復失地!」周瑜見四周無外人,小聲囑咐道。

「要不要先請示盟主?」魯肅點點頭,但回頭一想,周瑜偷偷摸摸的,莫不是擅自決定。

「我剛剛查問過來自江夏的兄弟,劉備都己經跑路了,現在袁尚孤掌難鳴,曹操只怕是連夜便要逃往江陵,我軍應該乘勢追擊,明日直取漢津,先拿下荊州首府襄陽,斷其歸路!」周瑜皮笑肉不笑,只要稍有時機,他便會打荊州主意,那塊土地,扼住長江上游,如梗在喉。

魯肅微微側目,以此看來,周瑜的野心還不只是荊州,他想封住曹操大軍所有退路,顯然是想讓南下的四十萬北軍葬生於長江以南,這樣一來,中原空虛,取南陽而鎮兩關,這可是盤天大的棋,只是今日一戰,江東也耗盡不少元氣,一口吃成胖子還是咽死,不好說。

「天下之事,不可急功進利,周郎,曹操雖敗,廋死的駱駝比馬大,我們還需穩中求進,謹慎行事!」看到機遇的同時不可無視風險,為了阻止周瑜拿江東僅有的力量豪賭,魯肅當然要極力阻止。

「子敬,我知道你向來對我不滿,可是在大事面前,我們應當同心同德才是!」見對方頑固不化,可能要錯失百年難得的機遇,周郎又氣又恨,他就不明白,魯肅執商政,他執兵權,不存在利益衝突,為何老是執不同意見。

「非也,公瑾,你仔細想想,曹操南征驅的儘是北方士卒,現在長江決戰失敗,他們個個歸心似箭,以我江東數萬之眾,要阻擋數十萬歸家之人,他們回家心切,自知已無退路,必與我軍死戰,到時候能擋得住嘛,就算拚死擋住,傷敵一萬自損八千,若明年曹軍復來,我們拿什麼守衛荊襄?」魯肅說話有些激動,但他的話又不無道理。

周郎盯了魯肅半天,一時無言反駁,他背手踱步陷入沉思。

「既然全殲曹軍不大可能,那取其次,明晨我率隊前往江津,與劉備的部隊一起攻打江陵,取下江陵之後,尾追曹操敗軍,他們必不敢死守,局時再取襄陽便是!」截擊消滅不成,只能追擊驅趕,將這批毫無戰心的敗軍逐出荊州,送他們回家過年。

「這倒是個好主意!」魯肅點點頭,只是他隱隱有些擔心,劉備回了荊南,張飛正在攻打江津,他們會不會此時和江東翻臉,吃下去的肉吐不出來可怎麼辦? 農家福女,有點甜 自從王昃的一家人被姬老從大海市接到這個新蓋起來的超級大樓後。

天朝就多了好些個姑奶奶。

有大姑奶奶,小姑奶奶,老姑奶奶,無理取鬧姑奶奶。

但有一天,突然一個女人出現,所有的姑奶奶都消停了,所以便只剩下來一個姑奶奶。

女神大人。

這位姑奶奶霸氣。

自從到了這‘新城’,那是從未給誰一個好臉色看得。

而且在新城最爲危機的時刻,現在幾個新興國家的元首齊齊到訪,想要直接建造溝通橋樑,還要求天朝爲他們國家提供各種物資的時候。

姬老都沒有辦法,只能報以苦笑,準備一拖再拖。

就在這種時候,姑奶奶閃亮登場,一句話沒說,上去就是一個嘴巴。

一個接着一個,從左邊抽到右邊,誰都沒落下。

抽一個,便說一句話,被抽的也只能低下頭,捂着臉滿是委屈,卻不敢還嘴。

“精靈王!小昃離開的時候怎麼跟你說的?讓你感受這個世界,去愛這個世界,你現在就只知道要好處不知道管事了?!”

“大地女神,你這個臭娘們,我應該第一個就把你掐死!現在還敢過來要東西?”

“軒轅?哼,你這臭王八,是不是以爲小昃死了?不會回來了? 換魂新娘 我現在是抽你,這是爲了救你!省的小昃回來直接抽你的筋!”

……

一排排扇過去,也許是上了癮了,最終連姬老都捱了一下。

這位姑奶奶反而也能振振有詞的說道:“被人欺負到頭上了,你就知道在這裏傻笑?以前的氣勢吶?真是人越老越活回去了!”

而姬老也是報以苦笑,他能說什麼?

於是乎,整個天朝的人都知道了,寧可得罪了當家老人家,也千萬別得罪這個姑奶奶。

而這個姑奶奶,今天聽到王昃回來了,興高采烈的一通打扮,可謂花枝招展,走出來尋人的時候。

卻跟另外兩個女人碰見了。

兩個女神大人正走一個對面,先是呆呆的望了一眼,試圖判斷面前是不是有一個鏡子。

隨後就是大怒。

一個嬌聲喝道:“好啊!可算是找到你了!”

另一個也不甘示弱,嬌呼道:“你這個狐狸精又是哪個?爲什麼化作我的模樣?”

有疑問,但人家也不着急得到解釋,打過了再說!

兩個女人張牙舞爪的就衝到了一起。

三兩下,外面的衣服都盡數破了,兩個女神大人都是一身金甲白綢,再加上一模一樣的長相,旁邊躲閃的人都凌亂了。

這是咋?難道要來個真假美猴王的戲碼?

也不知道是那個大人,突然使出一手‘凌空一挑’~

雙手從下到上,急速的劃過另一位大人的身前。

如果對手是男人,那這一手便空了。

但如果是女人……正正好好,胸口別管是有金色鎧甲還是什麼,都得……急速的上下晃啊晃!

千萬不要小瞧這種晃動,會讓那東西很腫,很痛,一痛疼好幾天的!

極爲兇殘!

拍之絕藝啊!

被拍的大人突然雙腿一纏,好一招無敵剪刀腿。

直接纏住另一位大人的身上,雙臂一撐,突然一口就咬了上去。

還是咬的腦門!

咬之絕藝啊!

這是一般的人能夠懂得的嗎?

除了姑奶奶之外,還能有人擁有如此高級的絕藝嗎?

但緊接着,被咬的大人突然雙臂一展,猛地向中間聚攏。

唰唰兩聲,八道紅線就出現在另一位大人的臉上。

撓啊!

這是撓啊,除了拍、咬兩個絕技之外,還有這個撓啊!

女人,這是女人的致命武器!

曾幾何時,從女人還是小孩子的時候,就開始精細的打理她們這個武器。

從仔細的修剪,到後來學會了留出適當的長度,完美的把發揮力量和保持韌性的結合點做到最好。

最後,還要學會諸如染指甲美甲之類,在上面黏上亮片或者水鑽的終極技能,這樣就可以利用光學反射,達到迷惑敵人視線的能力。

簡直就是……人身體上最爲強大的武器啊!

“啊呀!你敢撓我?看我不咬死你,你這個臭狐狸精!”

“我呸,你纔是冒牌貨,看我撓死你!”

“你是冒牌貨!”

“你是冒牌貨!”

……

周圍看熱鬧的人,一點一點,緩緩向後退着,然後……慌亂而散。

他們害怕啊,這要真的是龍爭虎鬥倒也罷了,他們是‘見證’。

可是這般彷彿大婦和小三撞在一起的殘酷戲碼,他們就是……‘目擊者’,不管哪個贏,他們怕是都要被滅口啊!

有個機靈的,趕忙跑到姬老那裏,就是向王昃喊出那一句的傢伙。

王昃翻了翻白眼,說實話,他是真不想去啊……要不,要不等等?看誰打贏了?

不行不行,要論實力的話,表面上是遠古女人更強大一些,因爲她畢竟保有雙神格,而且早已經到了蔑視衆神的地步,更在須彌界當王當了那麼久,什麼天材地寶肯定沒少吃,實力只會更強。

但實際上……現代的女神大人也不弱啊,她的身體是從新匯聚起來的,更是由荒天九印這種逆天存在弄成了,所以她身體裏就蘊含着時間空間這兩個世界法則,她的力量並不比任何一個世界差啊。

遠古女神有利於長年的積累。

現代女神有利於能量級別的高端。

兩個傢伙真要往死裏掐,倒真是不知道誰更優勝一些吶……

痛苦的揉了揉額頭,王昃還是走了出來。

逆着人們奔跑的方向,他就到了‘戰場’之中。

“呃……”

然後就呆住了。

兩個女人已經翻滾在地上了,躺着打,小拳頭小貓爪,小勾腿……什麼的,接連不斷,口中也都是振振有詞,叫囂的十分猛烈。

也就是地面是大理石的,被擦得很乾淨,兩個人這纔沒有掀起什麼塵土來。

飛霜橫着走到王昃身邊,嘴角嘿嘿一笑,小聲說道:“你看,其實這兩個女人都不能要的,都不適合當老婆啊,你說是吧?”

王昃翻了翻白眼,苦笑道:“這也是妺喜告訴你的?”

飛霜毫不臉紅的點頭道:“嗯,她剛剛這麼跟我說的。”

王昃拍了拍自己的腦門,暗道這個懂事的讓人心疼的小丫頭,也感覺到自己地位的危險了,開始要搞風弄雨了。

神念一動,妺喜就哎呦一聲從小世界中‘掉’了出來。

王昃蹲下身呆呆的看着她,說道:“怎麼了?擔心了?”

妺喜眨了眨大眼睛,把頭一歪,很委屈的說道:“有一個,我們見你一面就已經很難了……這要是有兩個……怕是……怕是……”

“哼,你這丫頭。”

伸手在妺喜額頭上點了一下,隨後便把她摟在了懷裏,額頭在她的耳鬢間摩擦了一會。

小丫頭就是可愛的不行。

而這個動作,又怎麼可能瞞得住正在打鬥的兩個女人。

她們同時一愣,隨即猛地跳起,幾乎一瞬間便同時來到王昃面前。

大喝一聲:“你這個該死!到了這種時候還敢沾花惹草!”

兩個女人幾乎是異口同聲,而且動作也一樣,都是伸出了自己的拳頭。

不過一個是針對左眼,一個是針對右眼。

“哎呀!~”

慘呼一聲,王昃幸福的昏了過去。

冷血總裁倒貼山寨辣媽 其實勸架吶……最好的辦法,如果不計後果的想要勸,其實沒有架是勸不了的,只要把兩方面所有的仇恨都拉到自己身上就好。

多簡單?

“趙老闆此話怎講?”一直沒有說話的陸老闆問道。

Previous article

劉易跟着開口說道:“你先坐着,我去弄東西去!”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