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男人?我一直是一個人。 ”素莎莎的表情很無gu,她聳了一下肩膀,無助而且帶些莫名其妙的看着這幾個男人。

“不可能,剛纔你們還在一起喝茶,一起聊天。”這時,有一個男人一時心急,道出了實情。

“你在跟蹤我?我只不過是和他在這裏巧遇,一起喝茶,然後各奔東西,我要登機了,抱歉。”素莎莎說着,他們沒有不敢再追問下去。

機場處處都有攝相頭,如果被拍到他們不合情理的事情,有可能會直接被送進了公安局中。他們只能眼睜睜的看着素莎莎往機場內走去。

“SHIT。”

“我們上當了。”他們說着,再回過頭到洗手間找人,卻發現洗手間的窗子居然是開的。

如果剛纔沒有和素莎莎說話,那時開始追人,人應該還在機場內,只是時間不等人,現在想必李澤已走遠了。

他們離開之後,李澤其實就呆在垃圾間內,他拿着自己的證件,走了出來,往前臺去登記,這個時候他不是按着素莎莎的說去愛爾蘭,而是飛往法國。

才三天的時間,冷然辦到了。

在沈靜初的要求下,所有的事情都順利的進行。安城軒被抓,安氏眼看就要倒了,所有的員人跳的跳,轉眼間,所有的安氏員工只有莫助理留下,其他人早就飛奔到其他企業求職了。

上城的其他企業,包括全球很多強大的企業,都想吞噬了安氏,而在這個時候,沈靜初在安氏的股票不斷往下跌的時候,其他股東把自己手上的股份都拋出去,而這個時候,沈靜初收買了所有的股票。

“怎麼樣?成功的滋味好不好受?”這時,冷然走進了沈靜初的辦公室,只見沈靜初一個人開着電腦在發呆。

三天了,已經過了三天了,安城軒進去警官局已是第三天,沈靜初如願的拿到了自己應該得到的,同時,也辦到了自己一直想辦的,原來一切都這麼簡單。

“你來了?”沈靜初對於這個莫名冒出來說是與自己有着婚約的冷然,她一時之間還沒有辦法接受。

雖然她很感謝冷然給予她機會去報復安城軒,她更加感謝在自己最無助的時候,冷然站了出來幫忙了她。

可是,這一切真是她自己想要的嗎?時間過了,東西得到了,可是,她卻沒有絲毫的快感,這幾天她一睡覺就是惡夢連連,很多以前的事情都涌在腦海中。

事實在告訴她,現在的她過得並不快樂,她不明白自己是怎麼了,一閉上眼睛,她能想到的不是成功的快樂,而是安城軒深情的眼眸,這是怎麼了。

“欣兒,成功當然需要美酒陪伴。”冷然說着,手中多出一瓶陳年的紅酒,開瓶的時候散發出一陣陣的香氣,沈靜初一聞便知道這是上等難得的紅酒。

對於冷然,他一向出手都大方,這是沈靜初從開始就知道的,這麼大方的男人,甩錢買一瓶難得的上等酒品,也並不是怪事。

“我想要沈氏的股份。”她提出要求,雖然她知道自己的要求有點多了。

她不應該在冷然幫了她這麼多之後,還會提出這些要求,可是,她除了得到淩氏集團之外,還想擁有她自己家庭的企業,哪怕她並不是沈宏和陳曉的女兒,但是,她知道這十多年來,養她的恩情,她必須要回報的。

“股份並不在我的手上。”冷然老實回答,淩氏集團的他可以幫忙,可是,對於沈氏集團的股份,他一直都沒有告訴沈靜初,其實那些全部在安城軒的手上,安城軒一直都沒有拋出來。

冷然爲沈靜初倒了一杯紅酒,她輕輕的品嚐着,低頭傾聽着冷然說話,她一直都不語。她的話並不多,一直以來都是,包括在這一年內她在美國沒有朋友,一年內說了幾句話,她能曲一下手指數清。

“是誰?”她想知道的是誰拿了沈氏的股份。她只記得當初,沈氏集團的股票不斷的往上漲,到底股份在誰的手中,她並不清楚。

“給我時間。”冷然這一次沒有直接告訴她其實在安城軒的手中,如果讓她知道在安城軒的手中,如果讓她去見安城軒,那麼他安排了這麼多年的事情,都沒戲了。

遊戲越來越好玩了,他想他需要一段時間去整理,這是一個完美的遊戲,當然要有上等的人來當主角,只有這樣,這個遊戲纔有屬於它真正的價值與意義。

“我們什麼時候回去?”她指回到冥組織的基地,她一直都想知道那裏是不是她在記憶中,在她的夢裏出現過的地方。

那裏有着一個很大的花園,那裏也有很多下人,有很好吃的點心,當年還有漂亮的媽媽。她穿着小裙子不斷的在花園裏奔跑,很多下人在身後追着她叫公主,後來記憶中是一片火海,燒燬了她所有的東西。

她一直沒有告訴冷然,其實她記得了,記得以前的事情。但是,可笑的是冷然告訴她,他與她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可是,她的記憶中並沒有冷然這個人,他到底是誰,出現爲的是什麼?

這是她心底的迷,自然不會把冷然真的當成了心中的知已,哪怕他是幫了她,她也知道應該提防着這個可怕而好心又危險的男人。

“我會盡快安排。”冷然盯着沈靜初看了沈久,她一向都是這麼淡然,臉上的表情越來越像安城軒了。

是不是與安城軒相處久了,就連性格,表情都與他有沈多相似的地方?顯然沈靜初比安城軒更加狠,更加毒。

只用了三天的時間,就可以完全的摧毀了安城軒的一切。感情在沈靜初心中的位置可想而知,對於這個沒有感情的女人,正是他冷然想要的。

“這些日子,謝謝你。”她舉起酒杯,與冷然共飲了一共。

在酒中,她迷失了自己,苦澀的味道,品嚐後卻有巧克力的味道。凡事苦中都帶有樂,她做的是自己想要的事情,可是樂卻無從說起。

冷漠這時走來了,看到冷然與沈靜初在聊天的模樣,他只是眉頭一蹙,來到冷然的耳邊說了什麼,冷然點了點頭,與他一起離開。

冷漠離開的時候,深深的看了沈靜初一眼。這一眼,讓沈靜初的心裏不斷的跳動,好象冷漠在提示着她什麼,是她想太多嗎?冷漠到底是想和她說什麼?

“公主,您這是要去哪?”祕書看到沈靜初出去了,連忙叫住她,問明她的去向。

公主?她回過頭看了這個祕書一眼,是冷然的人,只有冷然的人才會這樣稱呼她,原來冷然居然已經安排人在她的身邊了?動作真快。

“上洗手間,你要不要跟?”沈靜初的心很火,她的語氣也不太好,瞪了祕書一眼。只見祕書職業的對她微微一笑,又坐回了屬於她的位置上低頭工作。

沈靜初走出了淩氏集團,她上了自己的跑車,要去哪呢?開着開着,熟悉的路,熟悉的地方,熟悉的大廈,安氏集團四個大字在陽光下很剌眼。

以前這繁華的地方,現在卻是人去樓空,只有一個保安在這裏守着。她走了進去,保安也沒有擋住她,坐了電梯,來到了頂樓,安城軒的總裁辦公室。

原來,一切都開始變了。

辦公室內,莫助理不斷的忙碌着。

明明安氏集團都快散了,現在被沈靜初收購了,按理說莫助理不需要再上班,更不用工作了。沈靜初站在大門外,看着她小身影在裏面不斷的忙碌着,似乎在處理着什麼。

若大的辦公室,若大的地方,只有她一個人,燈也沒有開,只有她手指敲打着鍵盤的聲音。

“沈小姐?”這時,莫助理終於意識到有人站在門外,當她擡起頭的時候,看到了沈靜初的身影。

她站在外面,不知看了多久。莫助理有些不好意思的站了起來,卻沒有以前那麼熱情的去泡咖啡倒茶了。

“在忙什麼?”顯然,莫助理將自己與她之間的關係拉遠了,以前有些熟悉,但也並不算是朋友。可是,現在更陌生了沈多。

莫助理看着她的到來,神情有些奇怪,臉部的表情有些僵硬。沈靜初走上前,看到莫助理想擋着的東西,她拉開莫助理,發現她的電腦裏處理着東西,是一些資料。

莫助理居然在蒐集着資料,想救安城軒?她是在想幫安城軒減行罪行嗎?沈靜初不可思議的往下面拉,一邊看着上面的文字。

安城軒的身邊,瞬時之間,只有這個平時只有工作關係的助理。以前的那些高級也沒有一個留下來守着安氏集團,可是,莫助理拿着薄薄的工資,卻還是一心在等着安城軒平安回來。

“要不要去淩氏集團上班?我缺個祕書。”沈靜初沈久之後才找到自己的聲音,她確實缺一個忠心的人兒。 現在身邊的人是冷然安排的,全部是他的手下。其實在外人看來,她和冷然是一家人,是一伴的,但是,她知道冷然總是安排人在監視着她,她快喘不上氣了。

莫助理聽她這一說,甜甜一笑,推一了下架在鼻樑上的眼鏡:“不用了,謝謝。”她知道安總裁一定會回來的,她知道安氏集團一定會回來的。

上次如果不是安城軒幫她,她現在可說成了欠債到處跑的人。那些錢對她而言確實很重要,也很多,但是,安城軒卻不用她還,說是她工作努力,應得的。

爲了報恩,她留下了,守在這裏,守住安城軒的辦公室。

人去樓空,守着一個辦公室有什麼人?這裏都不再屬於安城軒了,可是,莫助理卻一直都沒有離開,每天按時上班,按時離開,三天了一直都是這樣。

“那我走了。”她想了一下,沒有必要再留在這裏,沈靜初邁着步伐,高跟鞋踩着節奏離去。

莫助理看了她離開的背影,似乎有什麼要說,便跑上前去叫住了沈靜初:“沈小姐,你可不可以幫一下安總裁,我相信安總裁不會做那些事情的。”

求她,莫助理居然求她。外面的人都知道,現在弄得安城軒變成這模樣,是她沈靜初一手造成的,這一切是她想要的,她得到的,她失去的,通通都報復了。

“抱歉。”她不會救安城軒的,如果救了他,她的靈魂就會下地獄,她沒有辦法給自己的寶寶一個交待。

一年了,她依然沒有辦法忘記,自己肚子裏的那塊肉,屬於她的一個小生命,被安城軒無情的弄掉了。

“這個是安總裁留下的。”莫助理說着,從口袋裏拿出安城軒的手機。

這個是警察把安城軒帶走的時候,安城軒忘記拿走他的手機了,這幾天莫助理一直把安城軒的手機帶在身邊。

沈靜初看了一下外型,是安城軒的手機,一年了,他居然連手機也沒有換,依然是以前的那一個熟悉的蘋果5代。

“我走了。”鬼使神差的,她居然接過了安城軒的手機,在她進入電梯的時候,她拿着他的手機,輕輕的打開。

裏面設了密碼,她輕輕一按一組熟悉的號碼,居然真的中了。她記得在她失憶以前曾經開過他的手機,上面的密碼是她的生日。

密碼居然還沒有換,是她的生日。找到了相冊,她看到了,是她與安城軒的合照,還有她很醜的相片,是照着了,還有些是側着臉,各種姿勢,沒有想到安城軒居然保存了下來。

她翻了一下他的手機,裏面存着一些信息,還有一些相片,大多數都是她的。她內心有種說不能出來的感覺,安城軒到底是在想玩什麼新的花樣嗎?

“當。”電梯門開了,幾秒的時間,她又回到了一樓,走在這空蕩蕩的大廈內,她看到保守正在無聊的玩着手機,看到她出來的時候,他站了起來。

“沈小姐,這麼快就走了?”保安認得她,以前來過嘛,是安城軒帶她來的,當時,兩個人的關係很親密。

沒有想到一年之後,兩個人最終變成了仇人? 寵妻無度:豪門總裁誘嬌妻 相愛的人變成敵人,這是世上最殘酷的事情。

“你怎麼還在這裏上班?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在這裏上班,也不會有工資或補償了。”她不明白爲什麼這個大大的大廈,以前安城軒的帝國,現在只有兩個人在這裏守着。

一個是莫助理,一個是門口的保安。兩個都是他們以前不太重視的人,可是,在最後,卻是唯一留下的。

“唉,像我這樣大把年紀了,上哪找工作?再說以前安總裁對我也挺好的,工資也比外面的保安高三四倍,再加上年終獎金,都夠我養老了。 ”保安知足了,他也沒有再多說什麼,又坐回了那個位置上玩着他的手機。

這麼容易知足,那麼其他人,相信安城軒對他們也不薄,只是,卻早就人去樓空,安氏也走到了盡頭。

“嘟嘟。”這時,安城軒的手機響起,顯示說電量不足,馬上就要關機了。

沈靜初收到他的手機,邁着瀟灑的步伐離去。今天的天氣真好,陽光很明媚,在這樣的太陽底下,她的心情很輕鬆。

“沈小姐。”這時,莫助理從樓上趕了下來,追上了她。

沈靜初回頭,不知莫助理還有什麼事情呢,她打了一半的車門,動作停了下來,等待着莫助理追出來氣喘喘的模樣。

“怎麼了?”

“聽安先生說你身體不好,這個送給你。”莫助理把東西交給她,然後又返回了安氏大廈。

“我身體不好?”沈靜初自言自語,她的身體一向都挺好的,除了瘦了點,其他都應該很健康呀。

她沒有在乎,把東西丟在車裏,開着車子揚長而去。

冷然低下頭,看着小笑親密的挽着自己的手,臉上帶着勝利的微笑。

這個女人葫蘆裏賣的是什麼藥?當初,他不是讓冷漠處理他了嗎,怎麼會出現在這?

“冷漠。”顯然,冷然的心情不佳,語氣也冰冷,瞬時將剛纔那火爆的氣氛都壓到零下n度來着。

冷漠站在冷然的身後,掌心已冒出一些冷汗,這件事情他一直想找機會給冷然說,可是,卻一直沒有要機會,到最後,事情越來越多,他也漸漸忘記了。 沒有想到這個女人今天敢光明正大的出現在冷然的面前。

“在。”冷漠恭敬的回答,他知道一下要出事了,應該是他自己要出事情了。

“解釋。”冷漠欠他一個解釋,雖然大家從小到起長大,冷漠了爲他做過了沈多事情,但是,公事就是公事,冷漠從出生開始就註定是他的下人。而他的出身,也意味着他這一輩子都是高高在上的主人。

“然,你不開心見到我嗎?”聽到冷然的聲音不爽,小笑一邊撒嬌的看着冷然,她知道以前冷然是因爲安城軒纔會把她留在身邊三年。

可是,三年了,沒日沒夜的在一起的日子,相信她在冷然的心中,是否也有一丁點位置?她在賭,她現在沒有去路了。如果得不到冷然的認可,那麼,她下一秒就會死掉。

現在沈靜初在查她的事情,一理讓沈靜初查到了,下場會更加慘。現在她雖然接手了慕霸天的事業,卻兄弟們都不服心他,而她的那個妹妹慕素言也不知去向,她越想心越不安。

“放手。”冷然看着她的手,對於這個女人,他早就玩夠了,他根本就從沒有真心過,她現在跑過來,就是壞了他的計劃。

他和沈靜初會結婚,他一直都有信心,但是,他不允沈任何人插進來壞了他原來早就計劃好的事情。只要沈靜初和他結婚,所有的東西都將會有大半是屬於他,到時,他就是世上最富有,也擁有最大權力的人。

如果長在古代,他能稱帝。如果在這個現代,他想他應該可以站在商業的最高尖峯。

冷然這一刻,恨不得把小笑粉身碎骨。沈靜初站在一邊拉着陳助理的手,捂了一下她的臉,傷得好象有點重,她的心思完全沒有在冷然的身上,而是在爲陳助理把冰壞貼在臉上。在沈靜初的心中,凌墨身邊的人,永遠比冷然要重要多了。

這時,冷然心裏的惱怒讓他變的煩躁,素來傲人的冷靜,現在居然變得有些煩燥。

“我跟了你三年,你說你有沒有喜歡過我。”小笑大聲的說着,同時也引起了沈靜初的注意。

跟了冷然三年?三年三年?如果她沒有記錯的話,聽說小笑離開了安城軒三年,難道那三年,她是和冷然在一起?那麼說,冷然是一個知情者?想到這裏,她的手中的動作也停下了。

“滾。”冷然拉着小笑,想讓她離開,不能讓任何人在沈靜初的面前亂說話,任何人都不可以。

小笑看着冷然的表情,她突然覺得眼前這個在她身邊睡了三年的男人,他居然喜歡沈靜初?爲什麼天下的男人都喜歡這個長得這麼醜的女人?不單長得醜,而且又無能。

剛纔她顯然是忘記了,她居然在十招內,敗給了沈靜初。她顯然忘記了,在她沒有化妝的時候,素顏的她情何已堪?

“你忘記了嗎,我們之間有過寶寶,我和你之間,還需要說這麼多嗎?冷然,你好狠心。”小笑對冷然說着,冷漠早就爲她捏了一把汗,這個女人簡直就是在找死。

沈靜初的身子完全被震倒了,她真的被雷住了,小笑和冷然兩個人之間真的有這樣的一面嗎?居然有孩子,如果是這樣,那麼…

“我希望在我回來之前,你把事情都處理好。”沈靜初看了冷然一眼,她不想再聽下去。

她討厭男人花心,當然,她並沒有喜歡上冷然,但是,她討厭這樣的男人,如果這樣做,冷然和安城軒又有什麼區別?難道寶寶在男人的眼中,就這麼不堪嗎?爲什麼他們都不喜歡擁有自己的小孩?

“看什麼?要回家吃自己的?”冷然發現員工居然還愣在那圍觀的時候,他火氣本來就大,現在被小笑惹得,他直接是火上加油。

大家都是一轟而散,再也不敢看了。誰不知道被他們開除的人,在上城是找不着任何工作的,哪怕是去給人端盤子的資格也不會有。

“冷漠,送她走。”冷然看了小笑一眼,上一次讓她逃了,這一次相信她不會有這麼好的運氣了。

冷漠看了小笑一眼,直接拖着她出去。

“冷然,只要你幫我,慕族的所有東西都是你的。”小笑說着,沈靜初發現冷然的身子僵硬住,表情有些遲疑。

原來這個男人擁有了這麼多之後,還不甘心?他到底最終想到得到的是什麼東西?她的心在不斷的思量着冷然的最終目的。

“啊。”小笑被冷漠一掌打在了她的脖子後面,最終她暈倒在地上,被冷漠扛在肩膀上走了出去。

大家看到的,都當沒有看到。今天的所見,所聞,所聽,都會成爲大家心頭的一個結,只要被傳出去,他們的下場比死還難受。

“你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沈靜初雙手環抱着胸看着冷然,這個男人不管認識多久,雖然對她好,可是,總讓她覺得越來越陌生。

九月的天氣,太陽依然有些毒。

上城最最繁華的地方,此時,有一位女人開着寶馬,車子快速的來到淩氏集團的大前門,保安跑過去開了門,一名帶着墨鏡的女子車子上邁着步走了下來,緩緩地步入淩氏集團大廈內。

模樣清秀,身上那套剪裁獨特的小西裝,又恰到好處地體現了她優雅的身姿。大家都看呆了,不明她是哪號人物。前臺小姐上下打量着來人,只見她小巧誘人的嘴脣、吹彈可破的雪白肌膚上,依舊可以看出她的美麗。

“請問小姐要找誰?”前臺小姐禮貌的站了起來,與她打一個招呼。

小笑摘下眼鏡看了一下前臺小姐一眼:“新來了?我找你們的冷總裁。”

確實,這裏有兩個總裁,一個是冷然,一個則是沈靜初。誰最大?大家心裏都清楚,自然是實力派的冷然。

被小笑說得前臺有些愣住了,她並不是新來的,而是凌墨以前的祕書室內的,後來凌墨消失之後,冷然接手了淩氏,而她被降到了一樓來當前臺小姐,爲了工作,她只能暫時呆在這裏。

“請問小姐有預約嗎?”如果沒有預約的話,再大牌的客人,冷然都不會接見的,再說了,來人這麼囂張的神情,前臺小姐有些反感,但臉部還是保持着那動人的甜美微笑。

小笑啪的一聲,手撐在前臺的桌面上,瞪大眼睛看着前臺小姐:“我來,還需要預約嗎?”

她不記得她見冷然,還真的要預約?她記得以前冷然最喜歡在她的牀上呆着,最後雖然她的孩子沒有了,但是,她逃走了,如今,她回來了。

她第一個要找的人,當然是冷然。像他這麼無情的男人,她得好好看看他現在變成什麼模樣了,她知道現在的他,一定不敢動她,暫時不會對她怎麼着的。

“對不起小姐,如果沒有預約,總裁不會待見任何人。”前臺小姐很認真的回答着,她只是公事公辦罷了。

爲了這一份工作,受了很多委屈,她都連辭職的心都有,只是後來凌冰小姐回來了,她以爲事情會有好轉。

只是,她一直不明白,爲什麼凌冰小姐最後會成爲公主,事情太複雜了,不是她這些人能猜想的。 “啪。.pbtxt.”小笑揚起手,狠狠的甩了一巴掌給前臺小姐。

所有的人都驚呆住了,從來沒有人敢在這裏鬧事,而這個穿着這麼時尚打扮,而且長得挺清秀的女人,怎麼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呢?大家都對她刮目相看了。

“唔。”前臺小姐捂着發痛的臉,她的淚水不斷的在眼眶中轉呀轉,卻沒有流出來,她的心很堅定,總裁說不見沒有預約的,她就不允沈任何人上去,至少這是她的工作,她一定要把工作做好。

這時,外面一輛車子停在那裏,一陣急匆匆的高跟鞋聲音傳來,大家的目光都移到了來人的身上。

沈靜初走回來,她沒有想到今天會在這裏看到小笑,而且,她居然敢動手打她的人?這個前臺小姐正是凌墨以前的助理,她以前都稱她爲陳助理,爲人挺好的。

“你敢再動手試試。”沈靜初上前抓着小笑的小手,她瞪大眼睛看着小笑,這個女人太囂張了,在這裏都敢放肆,以前的事情她不計較,現在居然跑到淩氏來鬧事了?

小笑看着來人,她把眼鏡往一邊一丟,身子往前一傾,笑得很甜的看着沈靜初:“我看是誰呢,原來是沈靜初,那我應該是叫你沈靜初,還是凌冰呢?再說了,我在這裏動手,你能把我怎麼樣?”

在她的眼中,在她的心裏,沈靜初永遠都是柔弱得讓安城軒在身後保護着的那個女人,只要她失去了安城軒和冷然的保護,其實沈靜初什麼都不是。

敢搶走她男人的女人,她怎麼會這麼輕易的放過?沈靜初以爲自己是什麼東西?

“那你儘管動手試試。”她甩開了小笑的手,倒要看看小笑要怎麼動手。

陳助理看着沈靜初來了,臉上的疼不算什麼,但是,她不允沈沈靜初再爲她出頭了,其實並不值得的。

“總裁。”她輕輕的叫一聲,沈靜初回她一記微笑:“放心,只要是凌墨的人,我都不允沈任何人傷害你們當中的任何一個。

這就是她的決定,凌墨所有的東西都必須保留。忠心於凌墨的,她都要護,哪怕她自己還能活着,還有呼吸,都不會允沈別人來淩氏來鬧事。

“啪。”小笑揚起手,還沒有觸到沈靜初的時候,卻被沈靜初反手抓住了。

小笑一個反腳,她在冷然的身邊呆了三年,並不是白學的,那些拳腳功夫她還是懂的。沈靜初與小笑在淩氏大廈內大打出門,若來了沈多人的注意,更不可思議的是大家都不知道原來這兩個女人的身手都十分了得。

“這是真的嗎?”“總裁的身手真好。”“看吧,陳助理,總裁在爲你出氣呢。”

咒語念罷,葉知秋將紙符丟在地上,帶着柳煙疾走幾步,在樹木茂密之處,伏身蹲下。

Previous article

但是他們還是沒有籌到200萬。

Next article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